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沉默在整个房间里蔓延。

     虽然身为盲人,却能如同蝙蝠一般声波成像的马特简直尴尬恐惧症都要犯了。喉咙有些发痒,实在没能忍住,他咳嗽了一声。

     就仿佛什么信号一般,凝滞的空气猛地被撕裂,威尔逊与蝙蝠侠面面相觑,同时有了动作。前者缩了缩脖子,默默地往外挪,后者四肢僵直,却又极为迅速地直起了身子。

     威尔逊围好薄毯,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记得意识迷蒙间有道暗哑低沉的嗓音萦绕耳畔,具体说了什么想不起来,但他肯定那来自蝙蝠侠。耳廓似乎仍沉浸在很久之前的鼓振中,有些瘙痒,他下意识地抬起手,用力地揉了揉。

     “……”

     “咳!”威尔逊迅速收回手,见无人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才松了口气,拎起床脚被团成一团的平角短裤,慢慢展平,“不回避一下吗,超级英雄们?”

     蝙蝠侠立刻转身,眼不见为净。

     夜魔侠却深深地“看”了威尔逊一眼,才同样转过了身去。算了,自己能根据音波复原周围影像,即使背过身去威尔逊的宽肩窄臀六块腹肌以及傲人的尺寸依旧被他一览无遗这件事,还是吞回肚中,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好了。

     因为马特的“体贴”,对此毫不知情的威尔逊迅速地穿好衣物,把整个事件的关注点拖回罪犯身上,“这家伙怎么办?”他踢了踢地上的那一坨,问道。

     蝙蝠侠可怕的排外性早已在超级英雄的圈子里传遍了,除了个别不在状况的,几乎没人不知道。如今没有危险了,夜魔侠怕对方翻脸无情地把自己赶出哥谭再把罪犯丢到警署,只好抢先说道:“这家伙是个惯犯,也是我这次的目标,我需要找到他蓄谋强.暴的证据,当然,如果能证明他使用了违.禁.药物就更好了。”

     蝙蝠侠撩起眼皮瞅他,而后便是长久的沉默,就在马特皱起眉头,开始计算自己抢人的成功几率,又得到了一个悲伤的0.95后,蝙蝠侠终于妥协,“你在哥谭的所有行动我都需要在场。”

     “没问题!”

     “艾伦·怀特属于哥谭,你不能私自带走他。”做惯了半夜“出差”把逃到外州他国的罪犯偷偷抓回哥谭的事,蝙蝠侠当然得防备别人也这么做。

     “……”马特重重地吐了口气,“好吧,提审时会走公开程序,希望你能配合。”

     蝙蝠侠哼了一声,“那就是戈登的事了。”

     他一把扛起捆绑着的怀特,哑声说道:“抓紧我。”威尔逊与马特一左一右地抱住蝙蝠侠,下一刻他射出勾爪,黝黑的金属携带着钢索穿透玻璃,直入对面大厦,在顶层围栏处固定。蝙蝠侠调整好角度,扣下搭扣,便携带着三个拖油瓶如同离玄之箭般激射而去,倏尔消失在了夜色中。

     “到了。”在大厦楼顶飞跃了十几分钟,远离了这片繁荣的商区,蝙蝠侠停在了几个街区外的独体别墅前,别墅并不算大,赫然便是艾伦·怀特的暂住地!

     借着夜色几人快速潜入,然而除了厨房里几包剂量普通的大.麻,并无其他斩获。又进入书房,电脑的屏幕却被密码锁住,威尔逊活动了下手指,挑了挑眉,“看我的。”

     #

     哥谭的公墓中,摩根双手抄进口袋,垂眸站在两座小小的墓碑前,沉默良久。他不相信上帝,却依旧期望他们能去往天堂,再不用遭受现世的肮脏与丑陋。

     摩根没有信仰,因为在他所有无助彷徨的时刻,上帝都没有救他。

     十岁那一年,他那与自私冷漠的贫民窟格格不入的父亲,终于在阻止一场抢劫时被罪犯枪杀,他亲眼目睹了那一切。姗姗来迟的警察救不回父亲的生命,那个喜欢和他丢橄榄球的高大男人永远的离开,他做了无数遍的祷告希望换回父亲,然而那个时候,上帝没有来。

     那之后不久,他一次又一次被混混围堵揍晕在巷尾,也曾无数次地祈求上帝,救他脱离苦海,可上帝依旧没有来。

     他开始狠命吃饭,锻炼肌肉,对每一个挥来的拳头不要命地反击回去,他终于不再挨揍,他成了混混们的一员,也让妈妈很失望。而就在他深陷泥沼时,upword青年中心的管理者忽然伸出了援手。卡尔·布福德相信自己并没有坏透,只是父亲死后产生了叛逆,他接纳了自己。

     对摩根来说,那是失去父亲之后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布福德几乎成为了父亲的替身,他一遍遍安慰开导自己、教他打真正的橄榄球、带他去旅行、教他钓鱼……直到那一天。

     他把他带到了威斯康星州的小木屋,他们钓鱼、露营玩的很high,布福德请他喝酒,又告诉他裸泳最酷,他兴高采烈的跳下河,等来的却是背叛。

     布福德的触摸不再让他觉得安心与温暖,他只觉得恶心难忍,扒在河岸的手早在抓挠中伤痕累累,身后的撕裂感传来时,他最后一次祈求上帝,救救他。

     一切依旧徒劳。

     从那时起,他彻底失去了信仰……

     霍奇走过来,中断了摩根的回忆,他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至少你已经走出来了,摩根。”

     摩根看着新添的墓碑,心情沉重,“也许我该早些揭露布福德的罪行,这样达米安就不会因为知道真相被灭口了。”

     “现在也不迟,至少不会再有更多的受害者了。”

     卡尔·布福德一度被尊为贫民区的街头英雄,他建立了青年中心挽救了很多误入歧途的黑人少年,可这所有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他能以此为便利,猥.亵、强.暴中心里合他口味的少年。

     布福德是令人作呕的恋童癖,可他作案的手法却引起了霍奇的注意,“从十几年起,他作案的手段就已经十分成熟了,直到如今几乎没有改变,这不像是他自己慢慢摸索改进的,反倒像是……”

     “反倒像是根据一个已经成型的模板,重复的拷贝!”

     两人对视一眼,心下一凛,霍奇迅速掏出手机,“加西亚,帮我查一下布福德的资料,最好是他成立青年中心,刚开始作案的那段时期。”

     “上帝,十几年,时间太久了!”加西亚大呼小叫的抱怨,而后大喘气的嬉笑道:“不过还难不倒你们的神奇女孩!”

     加西亚抽调了普通资料加密档案,甚至抽取了十几份监控视频同步播放,然而并没有发现重复出现的可疑人士,不过在顺手调查布福德近期动态时,她发现了一件事,“我发现了个网址,从十几年前至今,布福德几乎每天都要登陆七个小时以上。”

     “是什么?”摩根快速问道。

     “等一下亲爱的,我正在恢复……”加西亚刻意压低的絮叨声停顿了几分钟,然后欢呼了一声,“搞定了,是个加密网站,这种密码我破译只需要半个小时!”

     ……

     怀特宅里,威尔逊食指翻飞,他不经意的舔了舔唇,眼睛在屏幕的映衬下明明灭灭,“放心,这种密码我破译只要几十分钟!”

     成功开机后,几人发现了一个加密网站,威尔逊再度请缨,破译了起来。

     然后就在第一缕夕阳染红天边时,怀特宅里的威尔逊与匡提科的加西亚,几乎同时登陆上了那个网站。

     然后一行直白的亮粉色字母便赤.裸裸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刺目又肮脏。

     “欢迎来到sac性.侵者俱乐部!”

     #

     哥谭最大的机场里。

     随着工作人员甜美的广播声,飞机降落,舱门大开,手提行李的人群从机体内涌出,一个烫着时髦大波浪的棕发女郎坠在最末,剪裁合体的银灰色西装套裙包裹出她所有的曲线,性感又不失干练。

     一只觊觎良久的咸猪手终于按耐不住,小心翼翼地攀上她挺巧圆润的臀峰。

     下一刻,一道凄厉哀嚎猝然响起,人群好奇望去,那女郎竟将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按倒在地!

     男人额间浸满冷汗,手臂扭曲成诡异的弧度,女郎缓缓站起身来,尖细的高跟鞋用力跺向了对方右手。她捋了捋头发,哼道:“人渣!”

     节奏急促的电话铃响起,她漫不经心地摸出手机,却在看到号码的那一刻脸色铁青,臭到了极点。

     “嗯?”

     “连爸爸都不叫了吗,塔利亚宝贝?”

     “哼!”

     “……爸爸还不是怕东边的老混蛋把你也抢走,才没带你去找弟弟嘛!qaq”

     “嗤!”

     “……好吧,一个坏消息,科瑞姆溜了。不包括租住,全美他拥有房产的城市就有二十八个,分布的太散爸爸和老混蛋排查不过来,听说你到了哥谭,你弟弟在那里置办了一座庄园,虽然目标太大他不太可能去那,也还是帮爸爸调查一下吧!”

     “呵!”

     塔利亚干脆利索的挂断了电话,也许父亲考量结合了很多,理智的判断出弟弟去往哥谭的几率不高,然而女性的直觉却告诉塔利亚,哥谭才是她唯一能有收获的地方。

     趁着安保人员还没过来,塔利亚抬起了脚,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