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少年干瘪瘦小,皮肤微黄发质毛糙,看上去就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没想到却能发出如此短促尖啸,古怪刺耳的叫声。

     一般人可能也就皱下眉头,可就威尔逊一眨眼的功夫,再看时刚刚还大杀四方威武不凡的律师马特,就已经双手捂住耳朵,半跪在地上痛苦的闷哼了。

     “马特!”马特的突变把好友弗吉吓得够呛,他一瞬间把之前的怀疑甩到脑后,忙不迭跑下座位,半扶住了对方的肩膀,一脸的焦急,“伤到哪儿了?”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受伤好吧。威尔逊盯着马特额间不住涌现的冷汗摇了摇头,到底帮了忙,直接伸手去堵干瘪少年的嘴巴。

     嘴唇紧紧贴着威尔逊温热的掌心,少年一顿,尖利的叫声骤歇,马特身体一松,蓦地瘫软了下来。弗吉把脱力的好友半拖着扶进座椅,一头雾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马特身体僵了僵,他的秘密一环接着一环,要解释就得从八岁开始,让他实在没勇气开口,想了想,他果断地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弗吉:…………

     马特晕的特别真实,没办法,他总不能和弗吉坦白,说自己正是警察日夜搜寻的夜魔侠,白天当着衣冠楚楚的大律师,为委托人奔波劳碌还经常败诉给黑帮的爪牙,晚上却化身为正义使者打击犯罪,在地狱厨房附近浪的飞起吧?

     没错,马特是和罪恶战斗的超级英雄,也同样是个盲人。八岁那年他被化学品腐蚀双眼失去了视觉,然而此消彼长,他的其他感官却突然非人般地敏锐起来。

     隔着半条走廊,他听到医生冷漠地告诉父亲,自己将再看不到光明;摔在冰冷的地板,他能感受到门外各种皮靴踩踏地面产生的震颤。仿佛接受雷达的蝙蝠,每一个音频振动,他都能在眼前描绘出外物的轮廓;比犬类更甚,坐在咖啡厅里,他甚至能够嗅到路边行人身上的传来的各种味道。

     他的身体比过去更加平衡,出拳击打也尤为精准,他不知道其他盲人是不是也和他一样,但马特决定利用自己的天分,在夜晚化身正义,制裁那些逃脱法律的罪犯。

     但他渐渐也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弱点。

     他的听觉太敏锐了,敏锐到极容易受伤。

     为了避免战斗时被噪音影响给敌人可乘之机,他想了无数办法,如今看来依旧收效甚微,马特这边犹自忧愁,威尔逊却已经连比划带蒙,艰难的和少年交流了起来。

     少年叫加比,听力没有问题,只是不会说话,所以还在襁褓中时就被父母遗弃,给丢到了孤儿院外。他长得干瘪瘦削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性格又孤僻不讨喜,再加上不会说话,收.养.孩.子的主力军散去后,自然就被剩了下来。

     的确是个悲惨的故事,但是……

     “这些劫匪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找你?”为了不节外生枝,这句话他是打到手机里问的。

     加比瞟了眼手机屏幕,立刻闭紧了嘴巴,装作文盲的样子无辜的呲了呲牙。一副消极抵抗的模样。

     威尔逊面无表情的拎着加比的衣领,把他按到了布鲁斯的座位里坐好,也闭上了嘴。

     他不是fbi又没打算当超级英雄,这种麻烦事还是丢给蝙蝠侠比较好,反正加比又看起来很黏他。威尔逊一瞬间说服了自己,抬头瞅了眼机舱中间横七扭八摆着的皮夹克,确定他们被绑的十分结实动不了分毫,便安下心来拨弄座椅背上的微型电视来。

     唔?这个男人有点眼熟呀……

     看着电视里一身骚包西装,正召开记者会的英俊男人,威尔逊不由想起了几年前从这人公司里偷走的隐体战机设计图。

     斯塔克这是又要作什么妖?

     想着前阵子这位大少突然抽风,宣布斯塔克工业不再制作□□,威尔逊就好奇的调大了声音。

     ……

     不同于经济舱里的一击即中,布鲁斯和摩根在头等舱里却扑了个空。

     当摩根喊着“fbi”一脚踢开舱门后,却没有劫匪也没有危机,他们只收到了一整舱男女老少们猛翻的白眼。

     “你们没看到劫机犯?”他不可置信的问。

     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撩了撩头发,看向两人的目光满是无语,“如果你说的是暴力进入头等舱的人,我只看到了你们。”

     角落里的西装男态度就要恶略的多,“大名鼎鼎的哥谭骑士竟然和黑鬼混到了一块,自甘堕落。”竟还是个种族主义者。

     面对无数不屑抵制的情绪,两人并没有退缩离开。蝙蝠侠扫视了整个头等舱,突然说道:“这里没有孩子。”

     那几个皮夹克的表现有目共睹,摩根又是bau的精英,早从对方的行动中,推测出了他们要找目标正是个孩子,“所以这里才幸免于难?可劫匪怎么确定头等舱里没有他们要找的孩子?”

     糟糕!蝙蝠侠和摩根对视一眼,齐齐脸色大变。

     摩根飞快的说:“我不会开飞机。”

     蝙蝠侠颔首,“我会,我去驾驶室,你回经济舱。”

     完全将头等舱这群有身份的乘客当做了背景板,蝙蝠侠快速冲进了驾驶舱,而摩根则转身跑回了经济舱。

     两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因为他们已经明白,能理所当然又毫不引人注意地接近这些乘客,并顺利潜入驾驶舱的,只有机组人员。而因为反抗劫匪,被一枪打中小腹的机组机械师。回忆着他故作疼痛却没带惧怕的眼神,两人的心情跌落谷底。

     只希望奥古那边不要放松戒备,叫那披着机组成员外皮的劫匪得逞。蝙蝠侠紧皱双眉猛地冲入了驾驶舱,可里面却空无一人。

     或者应该说,没有一个活人。

     两鬓花白的机长被推到了副驾驶位早已失去呼吸,他死相狰狞,双臂前伸动作僵直,死前的最后一秒恐怕犹在抢夺驾驶权,为了这架飞机和其内的数十名乘客。

     老机长死在了最爱的飞机里,蝙蝠侠却怒意更甚。

     他扒住大开的舱门,朝下看去,云层遮掩间,只能隐约看到一个极速下坠的人影,下一秒,就砰地炸出了一片浅灰□□落伞。伞顶不明含义的黑色纹路扭曲堆积,在正中间汇聚成一个宛如矛头的图腾,昭示着不祥。

     就晚了一步!蝙蝠侠抿紧了嘴唇,关上舱门。

     无人驾驶的飞机已经开始晃动,再度偏离航线。他不敢耽搁,立刻扭正方向舵,手下不停地操作起来。好在机身只晃动了一瞬,便在蝙蝠侠的操作下恢复了正常。

     可即便如此,对于伪装成机组人员的劫匪来说,依旧成为了一个讯号。

     ——驾驶舱有变!

     这次劫机的任务是向外发布的,发布者希望活捉一个十三岁左右的瘦小少年,没有准确的样貌、没有详尽的资料,也没有辨识度高一些的体征,只有一张几年前拍摄的模糊照片,难度不低。他们唯一知道的是,少年是个哑巴,购买了十数张不同班次前往哥谭的机票。

     任务发布了十三份,除了负责夺取驾驶舱的人是任务发布者的亲信,他们都不过是临时凑来的亡命徒。而那人高超的驾驶技术,他也曾见识过的,会出现这种明显的晃动,不是再次陷入了驾驶权的争夺,便是丢下了他们这些炮灰,弃舱逃跑了。

     机械师眼神越发狠戾,他悄悄挪开捂住腹部的手,黏腻的动物血浆已经干涸,可就在刚刚,他找到了此次行动的目标。

     靠窗而坐的少年呆愣的看向窗外,样貌竟与拍摄于几年前的照片没什么改变!

     在从那几个武力值逆天的家伙手里夺走目标人物和找机会逃走中犹豫了几秒,机械师便冷静下来,做了和弃舱而逃的人同样的选择。

     只可惜他却不知道,他所认为的亲信,也不过是个外围人员罢了。

     所以当机械师后退到舱门前,差一步就要打开门逃出升天时,突然感到勃颈处一阵刺痛,紧接着血管撕裂和血液逆流的痛苦席卷而来,失重使他头脑眩晕,在陷入黑暗前,他看到了人生中的最后一个画面:那个巧克力男人踹开舱门跑了进来,脸上带着焦急,口里喊着……

     “当心那个机械师,他也是劫机犯!”

     “已经迟了。”威尔逊的声音冷了下来,他蹲下.身,掰着机械师的头颅侧过,露出了勃颈处大片乌青的肌肤,“刚刚断气,应该是藏在衣领内的针头施放了毒素。”

     不仅如此,其余的三个皮夹克也同时停止了呼吸,死亡原因与机械师一般无二!摩根也蹲了下来,在一个皮夹克身上有了新发现,“更糟糕的是这个针头上还置有微型摄像头。”

     也就是说,加比暴露了。

     威尔逊皱了皱眉,终于感到了棘手。

     摩根说:“他需要警方的保护,我和霍奇报备一下,接他去匡提科吧。”

     威尔逊却摇了摇头,“加比恐怕不会同意……”

     就像他说的那样,当飞机耗时两个小时终于停靠在了哥谭机场后,加比看着顺利完成着陆,走回经济舱的蝙蝠侠,立刻黏了上去。

     威尔逊翻了个白眼,“大英雄,这里有你的小崇拜者。”

     加比闷着头不吭声,却用动作毫不含糊的做出了选择。

     恰在此时,椅背后的微型电视里传来了斯塔克先生纠结的解释声。威尔逊闻声看去,这才发现托尼·斯塔克正在开证明会,以证明自己……并非钢铁侠。

     斯塔克在老朋友吉姆的一再示意下终于放弃了糟糕的脱稿演讲,他重重吐了口气,看着手里团队精心准备的演讲稿纠结了半响,终于张开了嘴,“事实上……”

     吉姆鼓励的看着他。

     “我就是钢铁侠。”

     吉姆:……

     熬夜赶稿的团队成员:……

     “哗!”记者会整个沸腾了。

     威尔逊挑了挑眉,意有所指地看向蝙蝠侠,“斯塔克先生倒是意外的坦率呢。”

     回答他的,则是韦恩先生毫不犹豫的一个转身,当然,同行的还有他的小尾巴加比╮(╯▽╰)╭

     #

     几百公里外的小镇中,一间独立别墅的书房里,整面墙壁都想镶满了监控电视,而此时有十四个一齐打开,前十三个全都是劫机现场,而角落里的最后一个画面,赫然属于远在哥谭的阿卡姆疯人院!

     画面中不再年轻的女人慵懒地斜靠着椅背,笑的漫不经心,“阿罗,碍眼的家伙已经帮你清理掉了,我要的东西呢?”

     被称作阿罗的长者读懂了唇语,他举起棋盘上空置的黑皇后,在半空中滑动了一瞬,才轻轻将白兵撞翻。长者眯起双眼遮住眼底的情绪,惬意地抿了口热茶,将自己所有的表情都氤氲在那一片升腾的热气中……

     与此同时。

     飞机曾路过的荒地间,一个巨大的降落伞散落在地,伞顶有着黑色的矛头图案,而伞下则是一具早已失去呼吸的冰冷躯体,脖颈处有一片触目惊心的乌青淤痕,赫然便是曾经杀死机长夺下驾驶室的劫匪同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