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哥谭的深秋已有了初冬的影子,冷日高悬,寒月又还未沉没,两尊大神一齐俯瞰着这座冷色调的罪恶都市,叫塔利亚都忍不住哈出一口雾气,将手揣进了口袋。

     走出机场的监控范围,塔利亚直奔路旁停靠的黑色保时捷,她谨慎的观察周围,确保没有任何不讨人喜欢的小尾巴后,迅速拉开车门,把自己塞了进去。

     汽车启动,迅速绝尘而去。

     驾驶座的男人扫了眼塔利亚双手插兜的动作,不着痕迹的调高了车里的温度,见对方脸色一缓,不由微微挑起了唇角。这男人身形魁梧,握住方向盘的手掌宽厚手臂粗壮,鼻梁上更是有道深可见骨的巨大疤痕,横贯半张脸孔,使他乍看之下异常可怖,然而此刻男人温柔笑着,却又说不出的憨厚无害。

     塔利亚放松地靠在椅背上,拨弄着手机,“事情办得怎么样,班恩?”

     “人已经控制住了,现在就安置在基地……不,公司里。”班恩干咳了一声,赶忙改口。他在“未来岳父”的非法组织里呆久了,一朝和心仪的女神“私奔”出来,要组建什么公司,用财富找到幼弟征服哥谭并顺路近距离观察胆敢背叛忍者大师的韦恩大少,这一时改不过口来也是在所难免。

     塔利亚表示理解,“有问出什么吗?”

     “他嘴很硬,什么都不肯说,不过你放心,我会问出科瑞姆的消息。”班恩想到幼时那个瘦小的少年,眸色渐深。

     再生池底的那一幕他永生难忘,当瘦弱的科瑞姆将他死死护在身下,当那双小手紧紧攥住砍在鼻骨上的锋利匕首,那个他一直保护着的孩童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让他心神震颤。科瑞姆保护了自己,如果没有他的一挡一抓,他恐怕不仅要毁容,更要永远生活在剧痛之中。忍者大师请来的医者曾说过,那片冲他削来的利刃若再深上半分,立时便会切断痛觉神经,那时钻入脑髓的疼痛会把意志最坚定的人逼疯,而唯一办法,只有永久地背负麻醉装置,让药剂不分昼夜的麻痹神经,隔绝痛感。

     他如今能够如正常人般生活,可那个孩童却死在荒漠,尸骨无存。

     虽然塔利亚总觉得弟弟没死,班恩却知道,孩童生还的几率几乎为零。他一直心怀遗憾,直到不久前,妮莎竟带来了科瑞姆的消息,班恩才恍然发觉那压在胸口的巨石终于移动了一些,让他可以短暂挣脱着喘一口气了。

     上一次行动时,忍者大师将塔利亚丢下的举动彻底激怒了他本不温顺的女儿,再加上班恩报恩心切,两人一合计,便一起离开了父亲的老巢,在名曰“双胞胎感应”的断言下,涌入了哥谭。

     班恩先行一步,却在奥古庄园里扑了个空,大宅里虽然整洁,却没有人气,一看便是有些时日无人居住的样子,冷清极了。他不信邪,里里外外找了一圈,就不甚和刚被威尔逊放假的兰尼撞了个正着,当时心下一动,班恩就把这唯一有可能知道庄园主人去向的可疑分子抓了起来,带回了公司。

     想想那人也够奇葩,遇到危险不避不闪也不反抗,反而掏出了根脆弱的小木棍晃来晃去,叫他心烦之下抽过来一把撅断,想到那人呆若木鸡生无可恋的表情,班恩不由一哂。

     塔利亚似有所感,看了过去,班恩侧头注视着他的女孩儿,眼角微弯,加深了笑容。

     班恩的眼里充斥着太多沉重的感情,有十数年如一日的恋慕、求而不得的苦涩、踟蹰不前的隐忍,和仅仅是短暂独处都会迸发的欣喜满足。疤痕使他的容貌大打折扣,却叫这位面对塔利亚一向有礼克制的保护者,多出了一份莫名的侵略性。

     塔利亚眸光一闪,慢慢转开头去,手机里下属汇报的信息头一次无法吸引她的注意。车内的温度似乎有点过高了,塔利亚抻了抻领口,把手机按的震天响,“注意路况,班恩。”

     班恩抿了抿唇,决定适可而止。

     如果科瑞姆真的没死,横贯在他俩之间唯一的痛苦与遗憾消逝,也许他就能毫无顾忌的倾诉爱慕,追求自己的女孩。

     公司的大厦渐渐映入眼帘,班恩的眼睛越发亮了起来。

     #

     bau们看着电脑里被加西亚恢复的网站,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加西亚,调出布幅德的浏览记录。”

     “那家伙当然删除了浏览记录,不过这当然难不倒我。”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过后,内置论坛里的热门帖子便被一个个抽调了出来,“‘成功逃脱制裁的案例剖析’、‘强.暴诱.奸视频汇总’、‘女童初夜贩卖贴’……甚至还有‘奸.杀视频’?*!那帮人渣!”一道锤击声透过手机传了过来,加西亚显然气得不轻。

     鼠标下拉,看着几百页的浏览记录,霍奇皱眉,“你恢复到了多久之前的?”

     “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但你太高看我了,十几年前的浏览记录我不可能恢复得了,十几年,电脑都有可能换了不下三台……”

     “不,你已经找到了。”摩根突然坐直了身体,点开了一个布幅德两天前浏览的热帖,“虽然很久前就已经被禁言了,但这个帖子的创建日期却是十三年前,建站的同一天。”

     名为“行动指导大全”的热帖里充斥着各种学术性的研究分析,却是为了论证什么地点强.暴最为安全,选择哪一类人群麻烦最少,如何伪装自己才能规避嫌疑,以及怎样一步步诱骗猎物落网,最后吞食殆尽。

     摩根攥紧了拳头,呼吸渐重,“没错,就是这个步骤,布幅德一点点骗取我的信任,最后……”

     霍奇问道:“我们找到了布幅德的参照物,加西亚,能查到发帖人的住址吗?”

     摩根不太乐观,“从这些文字的严谨性来看,嫌犯谨慎多疑,查到可能性不大。”

     然而几乎在下一秒,电话里便传来了加西亚如梦一般的惊呼声,“我查到了,就在哥谭,离你们不到一百公里,对方现在还显示着网站登陆中!”

     bau们一脸的“这不合逻辑”。他们留下继续调查电脑的人手,其余的跳上车,马不停蹄的朝着目标地点飞驰而去。虽然这个地址的获取,轻松到所有人都认为是虚假的陷阱,但bau们从不浪费任何一点线索。

     一路油门猛踩到底,他们停在了一栋独体的别墅前。

     刹车、拔枪、潜入、踹门!

     “fbi!”气势如虹的开头,结尾却音调一拐,摩根被噎得一阵咳嗽,语气不善,“怎么又是你?”

     威尔逊眨了眨眼睛,回以满脸无辜。

     ……

     房间里一时沉默了下来,突然,闯入的警察里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是蝙蝠侠,那个暴徒!”

     紧接着响起了更多的议论声,“旁边那个是夜魔侠吧?最近总在地狱厨房附近出没,不知道给那边的警察造成了多少麻烦。”

     “就是,罪犯就应该交给警方,他们的行为就是动私刑,与犯罪没什么差别,都该受到制裁!”

     冲进别墅的除了bau,还有相当一部分当地的警力,而哥谭除了戈登和他的小队,对待蝙蝠侠的态度都不太友善,尤其在黑帮力量渗透整个哥谭,威逼行贿屡禁不止的当下。

     蝙蝠侠的脸色更冷了几分。

     夜魔侠嘲讽的看向议论者,“你们要是做的足够好,我们当然不会存在。”他说着踢了踢脚边五花大绑着的人渣,嗤笑,“艾伦·怀特,无耻的强.奸犯,但法官却认定他当时仅是在招.妓。”

     呛声的警员不以为然,“这种案例有很多,那些女人谎话连篇,你肯定受了蒙蔽。”

     “可惜这位怀特先生有一些不太好的小癖好。”蝙蝠侠独有的喑哑嗓音紧跟着响起,将对方堵了回去,“他记录下了自己犯罪的过程,网站里发表的记录帖粗略计算已不下二十个。”

     警员脸色难看,暗中咒骂怀特的自找麻烦,却碍于克拉里斯家族的“好处费”唱起了反调,“妄想犯罪,追寻刺激,美国人的通病,一些文字根本证明不了任何事。”

     “如果再加上地下室里搜出的成品致幻剂,以及行贿法官的录音呢?我猜怀特本打算用它作威胁,控制法官,没想到我破译了密码,将这些调了出来?”威尔逊敲了几下键盘,一段介于法官与罪犯间的清晰录音便播放了出来。

     警员的额头冒起了一层冷汗,bau们哪里还看不出问题。

     将别墅里能充作证据的物品收走,简单给威尔逊他们做了笔录,又紧急联系戈登,通知他警备里出现问题的情况,bau们便将怀特铐住,一行人钻回车里,迅速朝警署分局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