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兰尼并没有完蛋!

     事实上他没被扣工资、没丢工作、也没被打包卖给研究所抽血切片。威尔逊十分淡定的接受了“司机是个巫师”这一设定,只是想要一个解释罢了。

     这本就无可厚非。

     所以就算兰尼忧愁的头毛都蔫哒了下来,也还是规规矩矩地站好,垂头丧气的说起了自己悲惨的过往。

     兰尼从魔法界的存在讲到巫师血统的划分,从十几年前混乱的战争说到黑魔头的灭亡。他讲了如今魔法界的现状:战后萧条,虽然有救世主这面精神上的大旗屹立不倒,却到底在战乱中大失元气,不比从前。也解释了自己本就来自麻瓜界,如今魔法界势微,他毕业后就回了家乡讨生活。

     “惨的是我可能受到了诅咒,每次都工作不满三个月,好一点就老板的侄女外甥把我顶走,差一点就频频失误自己愧疚到辞职,最糟糕是像上一次,打工的便利店,老板居然是个变态杀人犯。”兰尼脸色青白,“虽然我是巫师,现在想起还都汗毛直竖呢,你们麻瓜真可怕!quq”

     这是得有多倒霉……威尔逊看了眼兰尼,目露怜悯。

     “你不会辞掉我吧,老板?”兰尼可怜兮兮地问。

     威尔逊示意他淡定,“你其实早就暴露了。”不然他和小79也不会把整座庄园都丢给一个人,要知道城堡内外再加上露天泳池和后花园,林林总总加起来可是十几个人的工作量。“只是当初猜测你是超能者,没想到竟然是巫师。”

     兰尼都不用看威尔逊越发诡异的视线,就知道对方一定把他和童话里带尖顶帽,熬煮魔药的女巫联系到了一起……

     虽然巫师们的确流行带尖顶帽,魔药也的确是必修课……orz

     兰尼越想越心塞,又突然想到庄园主一家离开前管家先生特地致电的一通威胁,的确是堪破他秘密的模样,忍不住一拍额头,暗脑自己的不够谨慎。不过想想老板得知真相后的种种表现,兰尼还是有点不可思议,“老板你都不怕的吗?”

     威尔逊都快走到二楼了,听见这句话不由一哂,倚着楼梯的扶手扭过了头,特别淡定的挑了挑眉,“你哪里比较吓人?”

     然后在威尔逊的视角里他家司机就一脸严肃地甩了下木棍,嘴里咕叽两句,摔裂的拖把打碎的盘子一瞬间恢复如初,“像这样?”木棍再甩,清洁工具排着队各归各位,“这样?”木棍又甩,厨房的炖菜声炖肉声又重新响了起来,“或者这样?”

     威尔逊停顿了良久,才斟酌着说:“你们学校教的不错。”他看着颠颠走到他近前的小青年,慎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干,工资涨两倍。”

     “哈?”

     “晚餐后去保罗酒吧,你准备一下。”

     “哦。”

     兰尼一脸迷茫又夹杂着庆幸与感激的看着老板走回房间,关上屋门,却不知威尔逊心中也是一阵庆幸:领两份工资干十几个人的活,买卖做的太划算,巫师真是个好物!

     威尔逊的晚餐很有巫师特色,自从兰尼彻底暴露,倒是不再遮掩,所以庄园主先生吃到了会翻跟斗的培根和被叉子踩着跳舞的干面包。饭后吞掉一杯红茶,他就坐进了兰尼调试好温度的爱车3号里,直奔凤凰大道拐角的保罗酒吧。

     保罗酒吧历史悠久,前身能追溯到南北内战时期,它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并非是有个叫保罗的老板,而是当初酒馆老板收留过逃难的黑奴,暴露后曾一度被南方的激进分子砸店伤人的威胁,最后有个自称保罗的男人为他解了围,不仅接手了那名黑奴,还为酒馆注资,才让它继续经营了下去,老板感激他,就将原本的“小镇酒馆”改名成了“保罗酒馆”。后来又换了几任主人,直到成为如今的保罗酒吧。

     保罗酒吧一直口碑良好,只是因为地处克拉里斯家族势力的边界,被他们看中使手段纳入了囊中,慢慢地生意越做越污,违禁药和娼.妓逐渐横行,再不复曾经了。

     威尔逊之所以要去那里,当然不是想领略大.麻的“魅力”,而是当初与尼尔·卡夫瑞当笔友时,这里曾是对方常提的“中转站”,酒保汤姆是个金盆洗手的欺诈犯,因为有了正经工作不招警察们的眼,他们这些老朋友但凡有些敏感的话题需要传递,通常都会找他。

     黑斑一事中,威尔逊为捉强纳森走的匆忙没与尼尔道别,又因为对方初出狱没来得及留下新的联络方式,也不好进入彼得的地盘,再加上wx-79不在,入侵fbi资料库风险大了不少,就只好去酒吧,让汤姆帮着传话了。

     放生物钟特别准时如今已经昏昏欲睡的司机兰尼去自由活动,威尔逊独自走入了酒吧。

     信件中暖色暧昧的彩灯已经变成了刺眼的闪光灯,沙哑吟唱的歌者也成了如今舞池里摇头晃脑衣着暴露的舞者,情.色与暴力充斥全场,乌烟瘴气,鬼哭狼嚎。

     威尔逊皱了皱眉,朝吧台走去。

     他敲了敲桌子,语气漫不经心地说:“听说汤姆技术最好?”那穿白衬衫佩马甲的调酒师便侧过身子,指了指最右边的光头胖子。

     “来一杯教父,老样子。”威尔逊走过去说出暗号,犹自不可置信,“这就是尼尔信中说的‘想认出汤姆太容易,永远不变的浅金色短发,蓝宝石般迷人的深邃眼睛,再加上一米九往上的个子笔直的大长腿,他鹤立鸡群到所有人第一眼都能看到他’?那我只能悲伤的表示,最近您大概脱发有点严重,又骨质疏松的缩了点个头。”那人胖的匀称,还带着呆萌的黑框眼镜,的确有些可爱,可与尼尔所说实在没有半处相似,容不得威尔逊不怀疑。

     “因为汤姆·克里斯被新老板赶走了,而我是接任的汤姆·莫兹。”光头一本正经的摇晃着调酒杯,“不过对熟客的生意依旧继续,你想知道什么?”

     “我来留下东西。”是指要对方帮忙传话。

     光头却停下了动作看向他,高深莫测地说:“汤姆不会出错,你得带走什么。”在威尔逊不解皱起的眉头下,他将调好的鸡尾酒递给了过去,“尼尔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威尔逊锐利的视线扫向汤姆,借着吧台的遮掩将被塞入手中的纸条放进口袋。

     “是尼尔的新号码。”汤姆右手摆了个“六”放在耳边摇了摇,扁了扁嘴道:“他被探员先生带走了,汤姆又因为长得太帅被新老板赶走,只好我亲自留下来等你了。”

     “你一直等到现在?”威尔逊多少有点惊讶。

     那颇有些可爱的光头男便一脸坚定地扬起了眉,眯眼笑着道:“这算什么,为了尼尔我可以做任何事!”他的语气那么笃定,眼神中也藏着睿智与淡然,虽然皮相很有些不起眼,却还是叫威尔逊下意识的认真了起来。

     “……阁下怎么称呼?”

     “你可以叫我汤姆,好吧……”受不了对方灼人的视线,他果断改口,“莫兹。”

     威尔逊终于恍然,“原来你就是蚊子!”

     对于尼尔的这位青梅竹马,威尔逊当然早有耳闻,他坐上高脚蹬,趁着蚊子调酒的功夫,快速的和对方交换了信息。威尔逊避重就轻的说了自己这段时间消失的原因,也知道了黑斑的诸多后续。四名从犯都落了网,根据罪责轻重判了几年十几年不等,头领却在被捕后不明原因的发了疯,没过多久就自杀了。其他黑斑成员并不赞同法医的鉴定,嘴里都出现过一个女人的名字,可惜那女人早就死在一场抢劫爆炸案中,没有什么调查的必要,fbi也就没有动作。

     黑斑一案草草结束,威尔逊虽然隐隐察觉出了一些古怪,却也因事不关己不再关注。

     蚊子任务圆满完成,立刻就要去找老板辞职回家找尼尔,威尔逊举着那杯出自蚊子之手的褐色鸡尾酒,突然来了兴致,打算找个地方喝完再走。

     左边是一群十七.八岁的中二少年围着吸大.麻,右边三两个混混搂着美女各种限制级,威尔逊抿了口酒,伴随着醇厚的酒香以及淡淡的杏仁甜味,他看到前方走来一脸想要搭讪打一炮的不明性向者,突然觉得倒足了胃口。

     真没意思。

     是该回去了。

     威尔逊皱紧了眉头,猛地站了起来。然而下一秒他眼前突然一花,而后便是身体突兀的疲软与眩晕感,天旋地转间,他脑海里斑驳的色彩逐渐消失,只余下了一片漆黑。

     蚊子?

     当然不会是他。

     闭眼前,威尔逊只来得想到这里,便彻底的阴沟里翻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