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卧底进行时
    越过一手撑着门框斜靠在门边的欧米,威尔逊微眯起眼睛,望向环臂而立的头领西蒙,放肆的打量着对方的臀部。

     西蒙得到了一位不输山姆的新成员,心情正好,敲门声响起时,他刚将尼尔送进库房分辨上次劫来的珠宝真伪,一出来就赶上了威尔逊那复杂的一瞥,不由警觉的站直了身子,双手捂到身后,戒备的质问:“你看什么?”

     威尔逊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可怕的宠溺,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玻璃小瓶,拧开盖子,一股辛辣刺鼻的气味便弥漫而开。他恶心兮兮的笑了起来,十分“入乡随俗”的称呼道:“头儿,这是才从中国走私来的好货,听说专治跌打损伤,可以活血化瘀,送你揉揉?”

     头领的脸色霎时变得铁青,周遭温度直逼零下。

     看到头领不开心,威尔逊也就舒心了,他心情愉悦的推开欧米,走进房门将药瓶随手放在桌子上,陷入了回忆。

     遭遇劫案,的确是场意外。

     而威尔逊从来都不喜欢意外,再加上因为那位布雷少爷,而被这位黑斑头领迁怒的狠踹了两脚,心情就更加糟糕了。那个时候,他没有当场发难,都是本身“心怀大义”,顾忌着一干手无寸铁的倒霉宾客呢。

     所以他才借机将定位胸针显露给劫匪,打算追踪过去给对方一点“小小”的教训,舒解一下闷气,再顺便帮美国警察整顿下治安。

     劫匪撤离后,威尔逊给匆匆赶到的wx-79报了平安,就顺着追踪装置找到了对方的老巢,刚刚搞定门锁顺利潜入,却没想到凑巧听到了几个劫匪谈话,从而得知了他们下一次行动的目的地。

     五天后的珠宝展会!

     当皮特拿着之前汤姆搞到的参会名单挨个嘲讽的时候,“乔纳森·克莱恩”这个名字就这么大喇喇地钻入了威尔逊的耳朵,叫他临时改了主意,一瞬间将之前打算履行的好公民职责抛到了脑后。

     不过想要临时加入对方,即便有个成员因车祸正在急救,不展露些实力也是不行的。这么为自己找着借口,威尔逊便猛地冲了进去,将劫匪的会议搅乱一团。

     率先缴掉两个黑斑的枪支,以一敌二对威尔逊来说毫无压力,尤其是这种没有经过专业训练,连格斗术都仅是一知半解,只会耍耍枪的劫匪,当他们失去了自己惯用武器的时候,简直不堪一击!

     最重要的是,在威尔逊非常有报复心的在混战时对那位头领的臀部重点关照了一番之后,这才稍稍舒心了些。

     如此一来,威尔逊十分顺利的得到了两人对他实力的认可,还算顺利的加入了黑斑。至于珠宝展会过后,头领西蒙是否会过河拆桥的坑自己一把,就完全不在威尔逊考虑的范围中了。

     毕竟他也不打算和对方长久合作。

     就像根本目的是截获布莱恩,狠狠教训一顿送给老头子处置外加拷问出他所依仗的新势力是何方神圣一样。对于这个黑斑组织,他也不过是打着利用的算盘罢了,短暂的合作之后,必定会有新的冲突,这是他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

     正想着,内室的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灰蓝色收腰西装的青年缓步走了出来。

     “我错过了什么?”devore西装包裹的年轻身躯优雅而又迷人,再加上解开一枚纽扣的衬衫下□□出的半截儿锁骨,让他看起来有种致命的性感。

     更像是某个走秀的模特,或是夜色中浪荡的贵公子,总之与这个劫匪窝格格不入,完全不搭。

     “完全没有。”头领连为他的新成员互相介绍的心情都没有,相比于无奈之下选择合作的好感负值威尔逊,他更关心尼尔的工作进展,“都鉴别完了?”

     “当然。”尼尔将一个小布袋丢给西蒙,十分自在的走到茶几旁,窝进了舒适的单人沙发里,“不得不说山姆的眼光还不错,大部分都是真品。这几个虽然是假货,却也几乎能够以假乱真。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精加工一下,完全能售出不亚于真品的价格。”

     “不愧是尼尔·卡夫瑞。”西蒙一脸的赞赏,“不过精加工的事情可以先缓一缓,我们先着眼于新目标。”

     他说着拿出了一张布满密密麻麻字迹的图纸,平铺到了长桌上。所有人围拢过来,认真听他分析展会现场的安保系统,不得不说,西蒙不犯病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

     只是威尔逊却有些走神,应该说在西蒙称呼那个西装男为“尼尔·卡夫瑞”之后,他就有些心不在焉。尤其看向一脸认真,时不时点几下头说下自己补充观点的尼尔,心中就更是疑窦丛生。

     原来他的笔友长这个模样?虽然从未交换过照片,为了享受日后面基的惊喜,更从没让管家79入侵过美国的犯罪库查找笔友的资料,但这并不影响威尔逊在心里为这位大名鼎鼎的犯罪者套上一个形象。

     如今见到真人……怎么说呢,比他想象中更年轻一点,更俊美一些,气质也更加性感迷人。

     他原本还以为经济罪犯们,应该更偏精英范一些呢。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困扰他的是另一件事。

     说起来威尔逊已经有将近两个月没有收到尼尔的信件了,自从那家伙满纸兴奋又神秘的告诉自己,刑期只剩下不到三个月,他打算在明天女朋友探视的时候报喜外加求婚后,似乎就杳无音信了。就连他接连发去询问求婚进展的信件,都石沉大海再无回复,

     还以为对方忙着婚礼设想没工夫理会自己,想着解决克莱恩的事后顺便去看望一下老笔友并将一直提在信中的面基活动提上日程,威尔逊却是如何也没想到,会在黑斑的老巢里,见到尼尔。

     威尔逊打量的视线有些过于炙热了,至少已经引起了尼尔的注意,他挑了挑眉,询问的看了眼威尔逊,这才让他回过神来,暂且稳下心神,打算得空与尼尔单独相处时,再问对方的近况。

     行动的路线和成员的分工讲解已近尾声,西蒙将长图纸卷好收起,问他的同伴们,“好了,伙计们,还有没有问题?”

     皮特不怕死的说,“没有,只要头儿你不再失控的话。”

     “p!”欧米不赞同的皱了皱眉,却没能像在车里时那样弹压住这个脾气火爆的同伴。皮特反而越发不满,“那个女人活着的时候,我就很不喜欢她的指手画脚,没想到死了之后也不安生,看看她都把黑斑搅成了什么样吧,西蒙,也就你把她当做宝贝!”

     西蒙“嘭”的一下踢翻座椅,赤红着眼睛瞪向皮特,抽出了后腰的□□甚至上了膛,“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要自相残杀?为了那个女人?”皮特也上来了脾气,“我们跟了你十年,还比不上一个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女人?”

     黑斑被记录下的大案有四起,但某一个时期他们为了练习,曾经做过不下十起的小劫案,就在短短的半年之内。那个时候皮特就发现西蒙有些控制不了自己了,也许是西蒙受的压力最大,他渐渐比自己这个急性子还爱发脾气了。

     他们一开始便说好了只图财不害命,尽量节省下时间逃离,却还是担忧起西蒙日渐危险的状态。所以当那个女人出现,以一种出乎意料娴熟的手段安抚下西蒙,让他渐渐恢复正常后,黑斑的成员们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那个女人的存在。

     可皮特总觉得事情不对,尤其在那女人对他们的行动指手画脚,甚至几次以难度过大得不偿失为理由更换他们选定的目标时,那种预感就越发强烈。

     而且就仿佛印证一般的,这些更换后的劫案无一例外都没有曝光,哪怕他们闹出的动静很大。

     然后就到了三个多月以前,那个女人死于一场银行劫案,据说她在反抗劫匪时被枪杀,尸体留在了银行,又在爆炸中化作虚无,能找到她身影的,只剩下一卷监控记录。

     西蒙便一下子失了控,变得比那女人没出现前更加危险。他独自一人敲定了新的作案地点,打算纾解压力,他们这些伙伴即便隐隐觉得时间紧迫,筹备不足,却还是一个不落的陪同了他。却没想到当西蒙接了一个匿名电话,再出现在他们眼前时,就变成了那副狂态的摸样。

     更是在抢劫的途中杀了人。

     皮特看着对他怒目而视的西蒙,看着那把指着他眉心的手.枪,也被激出了真火。

     西蒙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收回了手.枪,面色不善的坐了回去。

     据点的气氛一时陷入了凝滞,欧米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拉开了皮特,打圆场外加安抚两个新成员,“不要在意,只是一点意外的小摩擦,现在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吧,后天下午展会正式开放,但我们需要一个人提前进入封锁严密的会厅,将这个……”他掏出一个安装了定时系统的漆黑匣子放到了桌子上,“固定在随便哪个隐秘的角落,它对我们有大用。”

     皮特气略顺了些,走过来拉开一把座椅坐下,“韦恩集团不久前出产的高科技产品,汤姆做了些修改,前两天才完工。现在这小东西不仅能够屏蔽磁场,还能妨碍任何电子设备的正常运行。至于那个哥谭最强的安保系统……”他耸了耸肩,“时间一到,不攻自破。”

     “不过以防万一,图纸上的所有陷阱仍要记牢。”西蒙扫视着他的搭档们,想要找出那个能担此重任的人。

     尼尔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摊了摊手,语气无奈眼神却很是自负,“我想除了我,一定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当然,尼尔·卡夫瑞。”西蒙看了他一眼,将金属匣子放进了尼尔手中。

     威尔逊皱了皱眉。他决定再观察一阵,先弄清楚尼尔的目的,并同时让机器人管家wx-79着手调查尼尔的近况。

     反正已经没了面基的惊喜,也用不着再多顾忌。

     不过那些得等到欣赏完尼尔的个人秀后,才能实施了。看着换上黑皮衣,套上皮手套,带上耳麦的卡夫瑞,威尔逊突然对今晚的“前期行动”,有了兴趣。

     即将举办展会的展览馆于斯塔克集团高价购得了半智能安保系统,是哥谭的龙头,即便在全美,也排的上前几。不过因为太过耗费能源,并不能时刻开启,所以在展品还未入场前的最后一晚,当工作人员的最后一遍检查过后,就是尼尔唯一的机会了。

     夜已深,一辆厢式货车悄无声息的停靠在展览馆外的街道旁,尼尔正了正无线耳机,披上一件灰色大衣便大步走下了车。

     威尔逊的任务的接应,他自然而然的申请下车,拍了拍尼尔的肩膀,然后隐进一个不起眼的墙角,和wx-79碰了头。

     “您将微型监控别在了卡夫瑞皮衣领口?”机器人管家并不十分明白,自家主人将他叫来现场的原因。

     威尔逊选了个舒服的角度靠好,回答他的管家,“而且摄像头的外壳是最新型的隐形纤维,现在,让我欣赏一下尼尔·卡夫瑞的表演吧。这就是我需要你的原因,小79。”

     好吧,既然这是主人要求的话。机器人管家心塞的叹了口气,启动微型监控,将360°无死角的全息画面投射在了球球组合出的屏幕上。

     灰大衣的男人目不斜视的在夜色中行走,睡眼朦胧的警卫打着哈欠从展览馆走出。两人擦身而过,很快走向两个相反的方向,然而威尔逊再看,那没展览馆警卫独有的身份识别芯卡,已经稳稳的夹在了尼尔的指间。

     尼尔边走边脱下大衣,黑色的皮衣让他更好的融入黑暗。

     在展览馆的铁门外停下,刷过芯卡,铁门应声而开。

     铁门内是到密码门,尼尔带上能够感应热度的夜视镜,根据九个按钮上热度的细微差别,准确的输入密码。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展厅。

     展览馆如今空空荡荡,他回忆着临行前背下的图纸,很快锁定了半智能安保系统的方位。

     “没有伴奏?”尼尔有些可惜的问。

     “什么?”黑斑集体一愣,威尔逊突然想到了什么,挑了挑眉建议,“芬格尔山洞序曲怎么样?”

     尼尔舒了口气,声音中带着股笑意,“正合我意。”

     当悠扬的乐曲响起,尼尔缓缓闭上双眼,而后猛地睁开,仿佛舞蹈般,他迈步、后退、弯腰、旋转,每一个动作都切合于忽而柔缓忽而激昂的乐声中,又在每个恰到好处的瞬间,躲避开旋转伸缩的监控摄像头。

     监控室中值夜的警卫毫无所觉,而尼尔却已成功越过整个展厅。那道漆黑的身影湛然若神,举手投足间,便将所有人玩弄于鼓掌。

     没错,那并非一次蓄意的行动,也不是怀揣恶意的劫匪的潜入,那是一场完美的视听盛宴。

     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