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可怜的小丑
    蝙蝠侠面具下的眼皮瞬时跳了一跳,他眯起眼睛,直勾勾地朝威尔逊看了过去。

     威尔逊不知何时转过了身,正背对着他翻找什么,也许是黑暗骑士的视线太过炙热,威尔逊不由不自在地扭了下身子。他眼尖的看到搁置橱柜最内侧的医疗箱,便探出身子一把够了过来,再转回身去,顶着蝙蝠侠锐利的视线,一脸正直地接上了后半句话,“然后去床上躺好,我要给你缝合。”

     语气之正经就好像之前叫对方脱衣时浓重到令人无法忽略的暧昧语气,从来不存在一般。

     蝙蝠侠抿了抿唇,懒得多加计较,他抬手在肩膀指纹搭扣处轻轻一按,硬制披风便整个卸了下来,紧接着又如法炮制的卸下前胸肩背处的重甲,最后解开腰带,像脱套头t恤一般,将上身内置的贴身软甲整个褪了下来。

     威尔逊的表情严肃中略带担忧,眼神却晶亮地闪着光,飞快地瞄了过去。而随着对方软甲一寸寸的剥离,黑暗骑士肌理分明的火辣身材也就一点点地显露了出来。

     从毫无赘肉的小腹,到肌理分明的肩背,年轻的身体线条冷硬,一层并不夸张的薄肌覆盖其上。他的身材并不壮硕,然而触手之下的坚硬却足够显示,这具身体所蕴含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与此同时,这具年轻的躯体又伤痕累累,肩背处净是刀伤弹痕,有的已经结痂变浅,不仔细根本看不出来,但更多的被歪扭的缝合,在伤愈的过程中形成一块块并不平坦的凸起。

     这类伤多在近一两年内形成,再结合蝙蝠侠出现在哥谭的时间,不难猜出对方从甫一成为城市的黑夜守护者,或是在更早以前的准备之时,就没少受过伤,甚至因不愿泄露身份,总是自己缝合伤口,很少踏足医院经受正规的治疗。

     蝙蝠侠上身光.裸,面具却仍完好的挂在脸上,他依言在手术台上躺好,威尔逊也拎着医疗箱走了过来。他又打量了他腹部和手臂的伤口一番,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动作迅速地消毒完毕,遗憾地说,“没有准备麻醉剂,忍耐一下吧。”

     蝙蝠侠倒是没有太大反应,“麻醉剂会影响我的行动,不用最好。”

     他自己缝合伤口时,也是从来不用麻醉剂的,毕竟更多的时候当天晚上就会继续巡视战斗,哪怕紧用了局部麻醉,也会影响反应速度力度至少六层。

     清理伤口时,威尔逊动作一顿,他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对方腹部的伤口位置有些似曾相识,却一时想不起来。而手臂的伤口虽深,却长不到半尺,宽不足一指,形状更像一个上未封口不完整的菱,威尔逊忍不住挑了挑眉,“箭伤?”

     蝙蝠侠点了点头,更够穿透他战甲的箭矢并不常见,所以当那支冷箭破空射来,战甲被穿透,肌肉被撕裂后,他才会记忆的如此深刻,“那只箭通体漆黑,箭矢暗含银光,极好辨认,它的落点应该就在我坠落的附近,应该不难找到。”

     而且箭头的材质很是特殊,他不知道这是否是偶然,但不论如何,他的战甲都已显露出了自身的防不足,寻找到箭头,让福克斯分析据出它的组成成分,再进而改良加固战甲已经势在必行!

     找到那支箭十分紧要,但并不是现在,手臂腹部的伤势极大的影响了自己的行动力,如果非要逞能前去,倘若再次遭遇那些追兵,恐怕只会让他陷入绝境。

     蝙蝠侠早已无比清晰的认知到了这一点。

     威尔逊不知道蝙蝠侠这一会心里已经盘算分析了这么多,甚至在最后打消了自寻死路的主意。而且这位哥谭的守护者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那支箭有些似曾相识,至少在外观上很像自己在影武者联盟里看到过的那些。

     蝙蝠侠的思绪不由飘远。

     他是哥谭首富的公子,有睿智的父亲和温柔的母亲,从小便在双亲的爱宠下长大。

     韦恩先生的一生都致力于将犯罪率居高不下、贫穷罪恶横行的哥谭改变,更试图寻求与他一般富有的人的认可,一起挽救这座日渐没落的城市。他出资架起高架铁路,让更经济快捷的大众交通在哥谭扎根,方便那些并不富有的哥谭市民。也开设工场,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让穷困潦倒的人能看到希望,而不是在走投无路之下走向犯罪,甚至投身黑帮。

     可韦恩先生并未成功,至少没有完全成功,所有的努力就全都化作泡影,烟消云散。

     起因便是布鲁斯八岁那年,那场改变了一切的抢劫案。

     只是一个流浪汉饥饿之下的一次冲动,便改变了布鲁斯全部的人生。

     恐惧和自责过后,他被胸腔里无法停歇的愤怒烧灼炙烤,他还未修完学业,就无法忍受的离开了家乡,在流浪中与罪犯恶者为伍,研究他们的心里,寻找着犯罪的诱因。再之后机缘巧合,被忍者大师的代言人杜卡吸收进影武者联盟,悉心教导。

     在影武者联盟停留的时间足有一年,他学习使用各种兵器,练习以一敌百的格斗术,杜卡可说是他的授业恩师,他教会了自己如何战斗,怎样克服恐惧、利用愤怒。

     他们亦师亦友,他知道了杜卡不为人知的过去,比如他深爱的妻子曾经惨遭杀害,比如不理解他,执意出走远离的孩子。杜卡曾一度劝诫自己如他一般手刃仇敌,以免被愤怒控制失去本心,然而布鲁斯从来都在拒绝,但除了这些偶尔的理念不合,他们相处的一直愉快。

     直到一切训练结束,他站在最终试炼场的那天。

     他拒绝残杀罪犯以证明自己的决心,又得知联盟的下一个目标是哥谭,便自此与联盟决裂。

     亲眼看见忍者大师被吞吐着火舌的木板压倒淹没,再无挣扎,布鲁斯只来得及救下杜卡,便独自一人回了哥谭。

     他从来都没想过毁灭这座承载着父亲希望与心血的城市,哪怕她已经足够腐朽黑暗。

     他要保护它。

     以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给作恶者带来恐惧的守护者身份。

     他不是裁决者,没资格决定罪犯是否该死,但哪怕还有一个警察不与黑帮同流合污,还有一个法官坚持伸张正义,他就会将他们送进监狱,接受司法系统的审判。

     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除了某次打击黑帮时将战火波及到了市郊,意外炸毁了半个韦恩宅,一切都还算顺利。

     但这次不同以往。

     在影武者联盟受训时,他大多数的时候都和杜卡呆在一起,很少见到其他人,即便偶尔看到,那些人也都无一例外的佩带黑色面具遮挡住大半脸孔,看不出容貌。也正式如此,布鲁斯才会将更多的视线,放在那些“同门”的武器之上。

     影武者常佩直刀,偶然会负箭囊,而他曾经见过的箭矢外形,就和今晚飞射而来的墨箭,极为相似!

     腹部传来一阵阵钝痛,蝙蝠侠回过神来,才发现手臂伤口已然缝合,威尔逊此时正在为他剔除腹部的腐肉。银白的手术刀在他指尖上下翻飞,不过十几秒钟,腐肉便被剔除殆尽,未多一毫,不少一分,如此恐怖的掌控能力,即便是专业的医师,也难望其项背。

     不管是上辈子,身为科学家的威尔逊,还是被老头子管教的今生,威尔逊工作的时候一向认真,是以他还不知道,自己处理伤口没有隐藏的娴熟手法,再次引起了蝙蝠侠的怀疑。

     切去腐肉,再缝合好最后一针,威尔逊这才松了口气。恰在此时,蝙蝠侠的联络装置突兀地响了起来。

     蝙蝠侠吐出口气,小心的坐起身来,从脱下的战甲中翻找出通讯器,也不接通,只目光不错直勾勾地看向威尔逊。

     “好吧,过河拆桥的大英雄。”威尔逊瞬间心领神会,摊了摊手,“我回避。”说完便自觉的走出手术间,甚至体贴的为他关上了门。

     布鲁斯却并不敢掉以轻心,哪怕这位奥古先生不久前才救了自己的命。

     知道这个号码的只有阿弗雷德,就连最近与他合作愉快的戈登,想要找到他也只能用屋顶的投影仪。布鲁斯皱了皱眉,接通联络器,声音却仍旧维持着嘶哑低沉。

     “我很好,不用担心。”自己遇袭前才与老管家商量,潜入成功后会给他讯号,可惜后来遭到了追杀,又在奥古庄园接受治疗,天都快亮了,管家会担心实属正常。然而在并不熟悉的地方,哪怕对方识时务的给予了他私人空间,布鲁斯也不可能完全放松警惕,在无意中将自己一直隐藏的身份暴露。

     也是因此,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亲切的称呼对方,更没有用未经变声前,属于布鲁斯·韦恩的声音。

     老管家一瞬间明了布鲁斯的暗示,“您现在身处险境?”

     “这次的敌人有些棘手。”蝙蝠侠不愿叫老管家担心,只含糊的说:“受了点伤,已经得到了治疗。”

     “一定不是什么小伤,治疗的地点恐怕也不受你信任。”阿弗雷德揭露了布鲁斯的隐瞒,“不过我找你是因为另一件事。”他的语气骤然严肃了起来,“你的“新朋友”又送来了“礼物”。”

     蝙蝠侠猛地皱紧了眉头。

     是小丑。

     他一把将门推开,大步走了出去,却在半路被赶来的威尔逊拦了下来,“你要去哪,路都走不稳的骑士先生?”

     就如同蝙蝠侠可怕的直觉所料的那样,得益于机器人管家wx-79的小半个主脑,手术室中的每一帧影音资料都被尽职尽责的实时传送到接受屏,而威尔逊就一直躲在地下密室里以期能等到对方摘下伪装的瞬间。只是没有想到,对方不过是接了通电话,整个人的气势便陡然锐利起来,更是想要带伤离开。威尔逊这才赶了出来,将对方拦下。

     蝙蝠侠沉默片刻,突然问道:“电脑在哪?”

     威尔逊挑眉,“随我来。”他当然不会把蝙蝠侠带去密室,一路走进书房,威尔逊扬了扬下巴,指向窗前的电脑桌,“你要找什么?”

     蝙蝠侠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新邻居的藏书,科研机械占据了半壁江山,剩下的多为格斗。律法与心理学夹杂其中,并不显眼却比偶尔才会出现的宇宙探索,要常见得多。

     在主机前坐定,蝙蝠侠一刻不敢停留的打开了邮件,这个账号是他成为蝙蝠侠后所专用,也从不在布鲁斯韦恩涉足的地方登陆,倒不怕威尔逊顺藤摸瓜查到些什么。

     邮件的时间仅是十分多钟之前,署名却发生了改变。“失望的小丑”特意添加的前缀充分表达了其主人对“游戏”提前搁置的不满。

     那依旧是一个视频,蝙蝠侠移动鼠标点开了播放。而后那张极具辨识度的夸张脸孔,便显露了出来。

     “我很失望,小蝙蝠。”小丑依旧是那副招牌造型,语带不满的谴责。只不过这次的拍摄地点发生了改变,不再是阿卡姆四周的隐瞒之处,而在一处昏暗幽闭的窄廊。走廊两侧有着数十间囚室,除了无步一道的铁门并无其他,铁门又只在一人高的位置有不足一掌宽带的带锁小窗,必要时可以打开监视内部,没用时便上锁,断绝囚室里的人与外界的唯一联系。

     这种构造并不少见,监.禁者大多钟爱如此,就连他在影武者联盟里的那段时间,也曾无意中看见他们关押恶棍的地方,于此相似度极高。

     “只是潜入一家疗养院而已,我已经成功了两次,有一次还带着一个累赘,可你却失败的如此彻底。”视频的主角很快压低了声音,两侧的景象开始后退,镜头也跟着摇晃起来。小丑摇摇摆摆的朝前走去,语气又逐渐开心了起来,“我知道小蝙蝠不是没有能力,而是没有动力,所以为了激励你,我做了点小小的尝试。”

     蝙蝠侠面具下的眉头紧皱,心底陡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那预感很快便被证实,视频的镜头停在了一处囚室外,小丑并未出现在视频里,他独具特点的暗哑声音却神经质般的不停响起,有时是听不清声音的几句呢喃,有时是不成曲调的两声哼唱,他掏出锈迹斑斑的钥匙,打开小窗的铁锁,咯哒一声,将铁窗的格挡掰开,一股再也遮挡不住的凄厉惨叫,便立时响了起来。

     镜头特地调整了下角度,清楚显示出囚室里被束缚带捆缚着的男人,他穿着病号服,不住地挣扎嚎叫,双眼微凸脸孔扭曲,就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场景无法自拔,而从那过度扭曲的面孔中,依稀还能看到几分前任哥谭大佬的影子。

     没错,那正是不久前被他抓获送入监狱,又为了从牢狱脱身,假借精神疾病之名转移到阿卡姆的费康尼。恐怕就连这位黑帮巨擘自己,也没有想到他想象中比监狱方便舒适上百倍的阿卡姆,会给他带来如此噩梦般的体验吧。

     然而这并不能让蝙蝠侠轻松更多,即便受苦的是一个恶棍。

     搭在桌上的拳头猛地握紧,这位黑暗骑士显然已怒到极致。

     费康尼的“表演”似乎愉悦了小丑,他压抑不住的喘笑声在惨嚎的衬托下让人毛骨悚然,似乎欣赏够了,他好不容易停了笑,这才将镜头收回,对向了自己。

     这一次小丑似乎格外吝啬于显示自己,不像上一个视频,明明在介绍阿卡姆,自己却比整个疗养院还要抢镜。这一次除了甫一开始露了下脸,也只有视频的结尾这里,才纡尊降贵的现了身。

     小丑这一次脸上的白漆刷的更厚了,眼圈也描的更黑了些,他这次似乎格外偏爱低音,几乎全程都在呢喃,倒烘托出了一股诡谲的气氛。

     这次的视频很短,只不过三分钟,在最后十几秒的地方,他再次一脸神秘的将食指抵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而后说道:“小蝙蝠,现在你只有不到十五个小时了,唔……为了继续给你动力,我决定每隔两个小时,就选一个幸运儿,让他表演给你看,不要太开心了哟!”

     威尔逊一开始还避嫌的站在门口,但蝙蝠侠选择了公放,声音便没有保留的放了出来。越听到后来,威尔逊的眉头便皱的越深,到了最后,干脆快步走了过去。

     他总觉得视频里的声音,耳熟到自己不用看人都能叫出名字?

     果不其然,走到蝙蝠侠身后,看着视频里再次犯了病的小丑,威尔逊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只觉得心力交瘁。

     “伤了你的就是他?”威尔逊咳嗽了一声,引来蝙蝠侠的注意后,直截了当的问。

     “也不一定。”蝙蝠侠说:“也许是他的手下,也许是别的什么,并不能确定。”

     威尔逊松了口气,“我很高兴你能这么想,的确不是小丑。”

     “你很确定?”感觉出新邻居过于笃定的语气,蝙蝠侠隐在面具下的眉梢微挑。

     “因为我认识这个人。”威尔逊掏出手机,播出了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而且他看起来可不像是什么加害者,反而更像受害者,相信我,我了解他的每一份伪装。”

     不过威尔逊到底没有拆老朋友的台,将那句“自得其乐将计就计的受害者”咽回了肚里。

     电话很快被接通,威尔逊给蝙蝠侠打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顺便打开了公放。

     “小威尔?这可真是太惊喜啦!你怎么会想到找我?”电话那头的声音因激动而略有升高,也因此在场两人都听出了对方声音中的虚弱。

     “你回了阿卡姆?”

     “bau们查到了我的入院凭证,因为没有出院手续,就把我送回去了。”电话那头的小丑耸了耸肩,可怜兮兮的说。

     “陷害朋友的报应。”

     “qaq”

     威尔逊哼了一声,说出了自己猜到的那种可能,“你也是那十二个人质的其中之一,你们被克莱恩抓去实验,关在封闭的密室内,只有二十个小时的存活时间。我了解你的本事,你当然能够逃脱,却为了和蝙蝠侠‘玩游戏’留了下来。我猜那些追兵并非你的手下,而是为了守护克莱恩的秘密试验而存在,而那些试验品……包括你,都被注射了毒剂,和之前视频里的人遭受着同样的痛苦,你只不过比他们更能忍罢了。”

     他撩了撩眼皮,“你知道我没有猜错。”

     电话那头诡异的陷入了沉默,良久才传来了小丑的声音,“你看见了视频?蝙蝠侠就在你身边?”

     “没错,而且我还开了公放。”

     “…………陷害朋友,你也会遭到报应的,奥古!”小丑一瞬间泄气,跳脚道。

     威尔逊挑了挑眉,“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