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试探与怀疑
    在头领的指挥下,劫匪们各司其职,井然有序的进行着夺掠。两个持枪戒备,一个没收通讯装置,还有一个负责搜身,将宾客带来的所有珠宝全数没收,等回据点后,再将里面专业人士都难以分辨的假货全数剔除。

     没人阻止人群的哭闹,这些恐惧的发泄声仿佛恰恰愉悦了头领,他很是享受的站在俘虏前面,张开双臂,眯起眼睛沉醉地吸了一口气。

     威尔逊趴伏在地,忍不住皱起了眉。

     这伙劫匪显然都是老手,行事作风利落非常,绝不是头一次作案。再联系到对方古怪的装扮,一个名字突然浮现在眼前。

     黑斑——spots

     从来都是五个人,穿黑色皮衣,带黑色帽兜与白色无脸面具,他们青睐珠宝与可增值的藏品,作案有着固定的分工,一人断绝人质与外界的联系,一人搜寻辨认赃物,两人控制场面确保不会有意外以及断后。而他们最重要的一个特征,便是作案从不超过五分钟!

     这个团伙是从十年前始出现的,到目前为止,已作案4起,从未留下过蛛丝马迹,如果非要找到他们的一个优点,大概就是不管哪一起劫案,都没有人质死亡这一点了。

     然而威尔逊看着那位头领糟糕的状态,十分怀疑警方的调查是不是出了差错。这样享受恐惧的人,又怎么可能不造成伤亡?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威尔逊不着痕迹的将胸前的配饰蹭掉,那是wx-79不放心,特别为他制作的追踪装置,内附全球gps定位系统,关键时刻开启警戒模式,他的管家便能立即察觉,以最快的速度赶去营救。

     当然,最重要的是,胸针内置数枚漆黑钢针,在警戒模式之下射出,可带来麻痹眩晕之感,为持有者创造逃脱的机会。胸膛用巧劲狠狠一磨,威尔逊不着痕迹的开启了警戒模式,终于松了口气。

     等一会找到机会,他再以最快的速度干掉那两个持枪戒备的同伙,势必会叫劫匪乱作一团,届时再趁乱出手,他有六成的把握控制住其他人,让更多的人脱险。

     当然,有这种想法的显然不止威尔逊一人。布鲁斯放缓了呼吸,也很快锁定了他的目标。

     即便作为花花公子韦恩少爷,布鲁斯也是有佩枪证,可以持枪的公民。面对这种危机,他很快敛下眼睑掩藏住自己过分锐利的视线,手隐蔽而快速地伸入沙发之下,在那里地板的暗格处摸索起来。他得找到里面藏着的备用手.枪,控制住局面。

     两人都不约而同下了同样的决定,然而就在此时,一直伸展开手臂享受的头领却突然锐利的朝威尔逊和布鲁斯的方向看了过去。

     两人同时一僵,却听那头领突兀地开口,“p,右方,红头发。”

     站在后场的持枪男子猛地看向右侧,瑟瑟发抖的人群中,一个红头发的男人正借着拐角沙发的遮挡,将手伸进口袋,往外掏着什么!

     他显然没有经过太严苛的训练,动作有些大了,叫一直注意着人群的头领抓了个正着。

     “该死的!”被称作p的男人咒骂一声,瞄准对方动作的手臂,立刻扣动了扳机。

     威尔逊与布鲁斯不着痕迹地收回动作,老实的趴在地上,而刚刚平静了些的人群又重新疯狂尖叫了起来,红发男人痛呼一声,捂着被洞穿的手腕,被激怒了,“布雷家族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敢伤我,我一定会杀了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

     布雷集团是黑道起家,虽然后期有过洗白,却因哥谭是犯罪大城,行事依旧带着股匪气,与黑暗势力不清不楚。布雷家的两位少爷,也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在刚才,得知有人胆大包天的从布雷家偷走了宝石,布鲁斯才会那么惊讶。

     不过不得不说,布雷二公子的做法愚蠢透顶。激怒持枪劫匪,尤其在他们的头领状态明显不对劲的情况下,显然并不明智。

     那位头领果然有了动作,他步履从容地走向布雷,带着股不合时宜的优雅,“哦?你要杀了我的家人?”他在布雷身前站定,弯下腰轻拍了拍他的脸,“勇气可嘉。”

     布雷理智猛地回笼,一瞬间脸色煞白。

     可头领却没再给他第二次机会,他慢条斯理的将枪抵入布雷口中,眼神透出股诡异的疯狂,在他耳边呢喃,“我等着呢。”

     “嘭!”

     人群再次哭闹尖叫起来,头领这次却厌烦的皱起了眉,他朝天开了一枪,高声吼着,“安静!”然后猛地踢踹着趴在他身边的几个男女,“后面的都给我滚到前面去,谁再敢做小动作,这个婊.子养的就是你们的结果!”

     后场的零星几个男女颤抖着爬起身来,被推搡到前场,威尔逊与布鲁斯虽然独自脱身都没问题,却因为这些人质的安危投鼠忌器,只能暂时按对方说的去做。

     布鲁斯走在了最后,却在劫匪的推搡下彻底绽裂了伤口,腹部一阵剧痛,他一个不稳,撞到了威尔逊身上。威尔逊下意识的半侧过身,扶住了对方。

     “你们做什么!”代号为p的劫匪一脸戒备,将枪抵在布鲁斯后背质问。

     布鲁斯重新站稳,无辜的举起双手,“显而易见,是你推的太用力了,我才一时没有站稳。”

     劫匪并不相信他,却碍于时间紧迫还是收起了枪,继续叫他们朝前走。威尔逊在原地略停了一瞬,看着新邻居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刚才虽然与布鲁斯仅是一触即分,他却仍旧在对方靠近时,嗅到了一丝血腥味。并不浓烈,却很绵长,更像是什么新添的伤口未曾愈合,而后在剧烈的动作中崩裂开绽,渗出了血来。

     掌心粘腻,他垂眸看去,半个手掌都沾上了血迹,威尔逊快走几步赶上布鲁斯·韦恩,果然发现对方腹部有块布料颜色格外的深。他的新邻居应该有心遮掩,所以选了身黑色的衬衫,但若仔细去看,还是能够发现端倪。

     可知道了这一点,威尔逊更加疑惑了。一个不事生产的花花公子,为什么会受这种伤?

     微眯起眼睛,他觉得自己之前下的“定论”,似乎有些过早了。

     布鲁斯很快发现了威尔逊看向自己伤处的探究视线,他只僵硬了一瞬,便十分自然的耸了下肩,指着腹部压低了声音,“除了女人,极限运动是我仅剩的爱好,这些都是甜蜜的负担,你知道,有的时候并不难熬。”

     威尔逊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因为之前的骚乱耽搁了些时间,劫匪们之后的动作都有些急切。这时,另一个劫匪看了眼腕表,出声提醒,“四分十三秒了,头儿。”

     几个劫匪对视一眼,虽然面具挡着看不出神情,心中却都有些埋怨。若不是因为头没控制住自己杀了人,他们也不会耽搁了时间。要知道平常的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撤离了,可如今甚至还没有抢完珠宝!

     但想起之前那个挑衅的男人,句句话都踩准头儿的雷区,会被杀倒也正常。

     “s,加快速度。”头领阴沉的说。

     搜身的劫匪应了一声,来到了威尔逊身前。一眼看去,没有戒指、没有袖扣,就连耳钉的材质,也并非市面上任何一种值钱的宝石,s瞥了他一眼,“穷鬼。”

     威尔逊突然有了个主意,他仿佛不堪受辱般,身子抵抗地扭动了起来。

     “老实点!”s踹了他一脚,威尔逊顺势半翻过身,被压在身下的胸针便显露了出来。劫匪眼睛一亮,捻起来略看了一眼,确定上面点缀的蓝宝石价格不菲,便把它快速收进了挎包。等他又将布鲁斯镶钻的手表和宝石袖扣拽走,就立刻站起身举手示意,“头儿,我这儿好了。”

     “五分五十六秒。”一直在计时劫匪皱眉提醒。

     头领扫了眼现场,终于松口,“撤!”

     便仿佛训练过般,在十几秒内消失无踪,而直到这时,布鲁斯才终于有机会报了警。

     可哪怕警方告诉他有路人听到枪响报过了警,他们已经出车,有很大的把握抓住劫匪,布鲁斯眉宇间的褶皱也未曾舒展。红宝石的丢失是个麻烦,但这远远比不了布雷的死所带来的恶劣影响,布雷不是什么好人,布雷家族甚至还与他深恨的黑道粘连不清,但他想肃清犯罪守护哥谭,却绝不是以这种方式。

     ……

     劫匪们撤离的很快,相继钻入车中,驶离会所。

     可他们这次的行动有些拖沓,到了这时,已经有警车呼啸着赶来,在半途做好路障,准备拦截了。

     “o,再开快些!”头领骂了句脏话,催促开车的同伙。

     o连开出几道曲线,冲出了路障,为难的说:“已经是最快了。”

     几辆警车紧咬着他们,o哪怕施展了高超的飙车技术,也仍旧没能全部甩掉。一个躲闪不及,车便被一辆警车猛地别开,不稳的打了滑,和警车一起撞上路边的大树。

     “该死的!”o猛打方向盘,顶开警车冲了出去,却在好不容易逃脱后,发现了一个更加糟糕的问题,“s受伤了!”

     所有人都看向副驾驶的s,他整个歪在座椅上,右额角破了道拇指宽的口子,不停地流血,人已经陷入了昏迷。

     “头儿,s需要止血,不然恐怕会糟。”

     “再快一点,基地有医疗设备。”头领阴沉着表情,下达了命令。

     一直沉默的t突然开口,“去医院。”再开几分钟的路程,就有一家小型医院,这条路他们踩点过十几次,他早已记熟。

     头领断然否决,“警车咬得太紧,冒头太危险。”

     t直直的看向头领,声音越发冰冷,“他是我弟弟。”

     “哈!那你是想要我们所有人都陪你进监狱?”

     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凝滞了下来,t沉默许久,才冷声说道:“如果不是你非要杀死那个人,我们也不会有这些麻烦。”

     “t!”o低喝了一声,给了他一个闭嘴的眼神。有些事他们心知肚明,却不能明着说出来,尤其是在头儿脱离那个女人的约束的当下,“我抄近路,会尽快赶到基地的。”

     t深吸了口气,无视头领难看的脸色,按住了弟弟的伤口,尽量止血,车里又安静了下来。

     ……

     厢式货车才刚驶离,停在路旁的车便打了火,掉转了车头开上了路。

     艾莱士披上了一件长风衣,盖住了底下华美的礼服长裙,又将长卷发包进贝雷帽,戴上了一副遮住大半个脸的深棕色墨镜。现在的她哪怕再回到宴会现场故地重游,恐怕也不会有人认出来,这就是那个敢打韦恩少爷脸的火爆辣妹了。

     劫匪的车就从她身边经过,从未关严的窗缝里,她恰巧将那一瞬间车内的混乱听了个清楚,艾莱士缓缓吐了口气,过了很久才掏出胸前的红宝石项链,在那颗名唤火山岩的巨大宝石上烙下一吻,掏出了手机。

     那个号码已经烂熟于心,她在拨打的时候,却几次犹豫着险些中断。

     终于,电话接通了。

     “艾莱士?”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带着些睡意,又透着浓浓的惊讶,以及一些不易察觉的尴尬。

     艾莱士将墨镜摘下丢到一旁,细长的棕眉微微一挑,“嘿,尼尔,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