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捡到一只蝠
    就如通信时彼此所想的那样,这两个有着不少共同爱好的青年,果然在面基中一见如故,直恨不能立刻寻个路人,或是某个戒备森严的高门严锁,切磋一下彼此的技艺。

     可惜在谈话中了解到旁边闷头品咖啡的西装男是fbi,而尼尔正被对方所监管后,他们也只好对视一眼,十分默契的放弃了这种极不安全冲动。

     只是威尔逊还有不少疑惑,“我记得你的刑期还剩一个月还剩两个月来着,怎么落到了这番田地?”他冲彼得的方向奴了奴嘴,探员先生却像是耳旁长了眼睛般一脸笑意的看了过来,很有些愉悦的更正:“准确的说,是四年零55天。”

     尼尔一脸的惨不忍睹,“你竟然替我记了日子!”

     “等等,为什么又多了四年?”还没顾得上管wx-79索要资料的威尔逊,对他笔友的近况了解的实在不多,“我记得上次通信,你还说再有几个月就自由了,要去找女朋友庆祝一下外加求婚?”

     “很不幸,就在卡夫瑞先生夸下海口后不久,凯特小姐就干脆利落地甩了他。结果这位大名鼎鼎的诈欺犯,就不管不顾的越了狱,为他自己再次赢得了四年的刑期,可喜可贺。”

     “嘿!彼得!”尼尔不满的叫出了声,彼得只是耸了耸肩,再次端起了咖啡杯。

     威尔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尼尔,感慨地说:“怪不得我后来再写的信你都没有回复,原来是被抛弃受了情伤。”

     虽然威尔逊分析的很大一部分都是事实,但尼尔还是忍不住反驳,“我只是忙着越狱,没时间罢了。别说我了,你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加入黑斑。”

     “如果我说得不好,你家那位会不会过来铐我?”

     尼尔被威尔逊的形容弄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彼得却丝毫不受影响的让他暂停一下,然后慢条斯理的从上衣口袋取出一只纯黑的钢笔,放到桌子上按了下笔盖,然后摊手请他继续。

     根本不用想,威尔逊就知道那是一根录音笔,而彼得刚打开开关。一瞬间倒足了胃口,他彻底没了兴致,“你家探员总这样吗?”

     “不,他变化其实挺大。”

     彼得关了录音笔的开关,挑了挑眉,“的确,就像以前我会立刻把你铐去警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坐在咖啡厅里吹着空调听你解释?”然后闭上嘴,再次将录音开关打开。

     尼尔抽了抽嘴角,狠狠翻了个白眼,却也不得不承认,彼得的确在自己的影响下,懂得变通了许多。

     “好吧。”威尔逊叹了口气,遂从他如何倒霉的在主题宴会上遭遇黑斑,说到他顺藤摸瓜找到对方老巢。又重点强调自己只是想要在明天的行动中捣乱,以解心头之恨,却绝口不提自己的过去以及暗地里的真实目的。

     这番话尼尔是全然不信的,彼得也不见得会相信,所以他只是举着录音笔晃了晃,半是威胁半是调侃,“希望你说的就是事实,否则这根录音笔就不只是我的收藏了。”

     威尔逊心塞的移开了视线,瞪向尼尔的那一眼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怨念。

     尼尔只好耸了耸肩,回以一脸的天真无辜。

     ……

     白领犯罪调查组的成员们陆续赶来了哥谭,彼得探员在连续接到第三通电话后,不得不轻咳一声,顶着自家顾问嫌弃的眼神打断了两人间兴致正酣的畅谈,

     急着去和组们商讨抓捕计划,又不放心尼尔与眼前貌似并非良民的青年单独相处,彼得只好出此下策。

     送走行色匆匆的彼得和尼尔,威尔逊也出了咖啡厅。其实他倒想趁着天还没黑,好好欣赏下哥谭的风光,然而时间紧迫,明天便是行动之日,为了不出差错,错失了目标克莱恩,他只好放弃享乐,早早地赶回家去和wx-79商量行动中的各种细节。

     脚下不慢地穿过街道,再走几十米就是他停车的地方,威尔逊想到计划外的尼尔和他家的联邦探员,越发觉得之前指定的计划还需要再润色一番,至少撤离时怎么越过fbi的眼线,如何携带好乔纳森·克莱恩,以及什么时间坑黑斑一把最为稳妥都成了他们需要再着重研讨一番的重点内容。

     想到这里,威尔逊不由得又提了提速,走的更快了些。

     这条街区的岔路很多,仅咖啡厅到停车场的这段路程,就有不下三处。停车场前的最后一处岔路里,两个脸上犹带着青涩的青年正大步走向出口。

     矮一些的男人有着浅棕色的半长头发,微胖的身材,他夸张地叹着气,一脸的畅想,“嘿,马特,你不觉得这里真赞吗?哥谭在美国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这里需要辩护律师的地方一定很多,我们很快就能赚大钱,然后拥有自己的工作室!”

     “可我还是觉得纽约更适合我们,弗吉。”更高一些的青年带着墨镜,手中不时探地的黑色盲人丈则表明了那副墨镜并非是主人想要耍酷,也不是碍于什么过晒的日光。

     “两个完全不同的风格,但要想在纽约扎根可不容易,你总得给我个冒险的理由,朋友?”

     “也许是因为哈德逊河太美丽了?”马特轻声笑了出来,却在挚友弗吉怀疑的“如果你欣赏的到美景的话”后,隐下了自己真正的顾虑。

     哥谭的确会带给他们更好的发展,但为有罪的人辩护,让作恶者逍遥法外,却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也不是自己成为律师的原因。墨镜之下的眼神空洞而无光彩,马特的表情却生动而又温暖,“相信我,即便在纽约那个大都市,我们也能拥有自己的工作室。”

     “当然,当然。”弗吉揉了揉头发,叹气的抱怨,“地狱厨房的那间商业屋,想想你当时的表情,我就该猜到你很满意那儿……哦马特,当心!”

     弗吉落后马特半步,眼尖的看见路口外疾步走过的灰衣青年,赶忙出声提醒他的好友。然而比他的提醒还要更早些,马特便眉峰微竖,以一种常人难以做到的灵活身形微斜过身,侧迈半步,躲开了本应发生的碰撞。

     “提醒的还算及时。”马特挑了挑眉,仅用一句话便提前防止了好友产生疑问,可惜事件的另一位主角却并没有那么容易糊弄。

     威尔逊打量着眼前的青年,他之前走得很快,但当拐角有人走出时想要躲开却极容易,然而就在他将要避开时,却敏锐地察觉到来人身体下意识的躲避。西装下包裹的肌理冲满了力量,在不算明显的弧度中,威尔逊几乎能够肯定,对方就算没有受到过专业训练,比他远远不及,也定然拥远超常人的格斗水平与反射神经!

     想要试一试对方,威尔逊便临时改了主意,结果也正如他所料。看着错身而后之后渐渐远离的背影,他微眯起眼睛,“盲人?”

     回忆着对方比明眼人还要精准的动作,他摇了摇头,很快否掉了自己。

     不过这只是一个插曲,威尔逊甚至连对方姓甚名谁都不知晓,很快便将事情放下。

     而等他钻进车里驶离大半个商业街区后,天色也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路况越来越偏,只要穿过商业区的最后一点尾巴,威尔逊就能看到一篇广袤的市郊,再开不到半个小时,就能抵达自己买下的那座庄园了。

     这么想着他又加了点油,打算在八点前赶回家。

     然而就在此时,“嘭”的一声重物砸击声忽地响起,与此同时车体猛地一颤七拐八扭的滑了出去,车顶更像是遭到重击一般,整个凹陷了下去!

     他赶忙停了车,钻出去看向车顶,然后便见到一个带着尖耳战盔,穿着黑色战甲的男人整个砸进了他的车顶!

     黑色的披风凌乱的遮盖在他身上,腹部淌出的血迹将战甲染得更黑,威尔逊双臂环胸,看着这位落魄的黑暗骑士,挑了挑眉,“蝙蝠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