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听完这番对话,蝙蝠侠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极为微妙,他隐在面具后的眼角狠狠地抽了抽,声音一时没有伪装好,有些变调,“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索性另两位主角都没有注意到这点,似乎因为心心念念的小蝙蝠回应了他,小丑的声音立刻便雀跃了起来,“嗨!小蝙蝠,我就是小丑,你的那个仰慕者!”

     “小丑!”威尔逊低喝一声。

     碍于有外人在场,威尔逊又不知道小丑是否想要隐藏身份,便不好直呼他姓名,只用‘小丑’这一代号来称呼。

     他先警告了自家好友一番,才看向蝙蝠侠,说出了自己所了解的事,“阿卡姆的院长暗中利用囚犯或是孤身一人的病患进行非法实验,研制毒剂,我的朋友小丑患有精神疾病,一度在阿卡姆接受治疗,不久前发现了这件事,便连夜逃了出来,将这些告诉了我。”

     威尔逊隐去部分真相,半真半假的说:“可当时我们被卷入了一起连环杀人案,被迫协助调查,等案件结束,fbi又发现小丑逃出疗养院的事实,他们并不知道阿卡姆早已沦为非法实验的温床,阴差阳错的又将他送了回去。现在看来,院方恐怕也知道了小丑逃跑的原因,想要杀人灭口。”

     蝙蝠侠却在短暂的接触中,对这位小丑有了不少了解,于是带着深深的怀疑,一针见血的指出,“我看你的朋友似乎乐在其中,不需要帮助。”

     完全无法为小丑辩驳的威尔逊,心塞地叹了口气,“你说得对,他的确有些疯狂,又格外喜欢危险,这件事他虽有推波助澜的嫌疑,但罪魁祸首还是存在阿卡姆日久的人体试验。”

     蝙蝠侠对此不置可否,只问道:“阿卡姆疗养院的院长是乔纳森·克莱恩?”

     “你知道他?”

     蝙蝠侠关掉邮件,直起身,随手拿起搭放在椅背的漆黑披风,而后猛地抖开,在肩膀锁扣处重新扣合。他忽地侧过身来,硬质披风划出一道锋锐的弧度,哪怕战甲已然破损血迹斑斑,都无法让那股锐利逼人的气势减弱分毫。

     披上战甲的蝙蝠侠,看起来就像是夜色中不败的战神,神格是守护,神名为愤怒。

     因愤怒带来恐惧,为守护浴血奋战。

     威尔逊一时竟看得呆了。直到蝙蝠侠为他从何得知那个名字解释了将近一半,他的耳朵才晕晕乎乎的重新接受到信号。闯入耳蜗的声音嘶哑性感,让他忍不住抖了抖耳廓,狠狠打了个鸡皮疙瘩。

     “什……什么?”威尔逊搓了搓耳垂儿,总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要怀孕了qaq。

     蝙蝠侠迷之沉默了一瞬,眼神古怪的打量了威尔逊半响,才重新解释起来。

     “乔纳森·克莱恩,我当然知道这个名字。近一年来被我送去监狱的黑帮,有将近九成都因为他所开具的精神证明而逃脱了牢狱之灾,以疗养之名住进了阿卡姆。当时只是以为他在与黑帮交易,各取所需,现在想想,有很多并不在帮派核心的边缘人士也能得他帮助逃脱制裁,恐怕就不只是交易那么简单了。”蝙蝠侠肯定的说

     威尔逊总算正常了些,“帮那些大佬们摆脱牢狱之灾,将弃子充作实验体,的确是克莱恩一直以来在做的事。”

     小丑也跟着添乱,“这么说来,我家小蝙蝠竟然被利用了呢,因为院长的好多实验体,都是小蝙蝠帮忙抓来的呀。”

     哪壶不开提哪壶,小丑一如既往的抽风欠揍,蝙蝠侠倏尔沉下了脸,周身的气压不由得更加阴沉了起来。毕竟对一个为了守护哥谭而存在的骑士来说,付出血汗的努力被利用来作恶,会被激怒实在不算奇怪。

     索性小丑并未再出言刺激,而是略正经的将他所知道的内容补充了起来,“其实实验体不仅是黑帮的弃子,还有某些即便消失也不会有人在意的病患,都会被暗中抓去实验,活着便循环使用,死掉的话就在病例记录上标注下已死亡,再简单不过。可怜的拜伦就是如此,不过我一时心软,就大发善心的帮他逃跑啦。”

     小丑说着说着又有些失落,“可惜他到底刺激受的多了些,精神好像崩溃了,结局也不怎么好,听说成了个连环杀人犯,不久后又在监狱里自杀了。”

     这个故事实在有些悲伤,奈何蝙蝠侠再次发挥了他身为小丑命定死敌的可怕超直感,瞬间察觉到了这个“疯子”隐藏在失落中的兴致勃勃,“你如果告诉我救下那个拜伦只是因为有趣,想要观察收到精神创伤的人会有何种结果,倒更可信些。”

     “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小丑感叹地笑了起来,哪怕隔着电话线,也能听出他声音里满满的惊喜。

     威尔逊瞪着手机,深深的为自己好友的脸皮震惊了。

     就像每次接到小丑电话那般,他再次产生了想把手机远远甩开的冲动。

     威尔逊深深地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将手机放到桌上。想到小丑也不止一次被注射了毒剂,虽然觉得祸害遗千年,笃定对方根本不会有事,还是象征性的关心了一下,“注射了毒剂,你的状态怎么样?”

     小丑满不在乎的说:“这次加了量,感觉还不错,我觉得自己更兴奋了呢!”

     过于雀跃的语气却让威尔逊下意识地皱起了眉,之前大概用来忍受痛苦的精力太多,声音显得有些虚弱,倒叫威尔逊没有注意到小丑情绪的异常。

     小丑可以刻意装扮成乖巧懂事的学生,可以假扮老实木讷的工人,可以伪装成严谨知性的白领,然而他的本质一直都有些神经质。这种神经质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可以控制的,小丑牢牢掌控住了自己的情绪,让他展现出自己想要展现的模样。

     只有寥寥几次,他失败了。

     威尔逊只知道两次,一次亲眼所见,一次道听途说。

     八年前,他只有十三岁,才被老头子吸纳不到三年,阶段训练结束出外勤的时候受了点伤,鉴于任务提前完成外勤时间还剩下不少,他便就近在小镇附近散起步来。

     他没有去繁华的都市,只在接近荒郊的野外逛了逛,当他伸展开双臂深吸第二口气时,就看见了那个宛如恶鬼般的瘦高男人。

     他衣衫褴褛,浑身染满鲜血,有的是自己的,更多的却不是。

     更远的地方有警笛在长鸣,探照灯在不停扫视。

     他头低垂着,手也垂着,鲜血顺着指尖流淌而下,在脚边汇聚成了一洼血坑。

     男人的脚边,一个衣着体面的西装老爷倒在地上,嘴巴大张,眼睛暴凸,神情恐惧惊愕,仿佛不可置信自己的生命竟如此轻易地走到了尽头,更不能理解,杀死的自己的,竟是……

     “他是我父亲。”那个格外瘦削的男人缓缓抬起了头,清秀的脸孔面无表情,右额破损,有血痕顺着眼角淌下,宛若血泪。

     他不知何时发现了威尔逊,也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向人诉说,“多可笑,我的母亲在马戏团里艰难度日,为了生存和各种男人上床,是个实实在在的下等人,而我的父亲,却是一个体面的富贵老爷,这多可笑。”

     威尔逊皱了皱眉,并没有搭腔。

     那个男人也并不需要别人的回应。

     他歪了歪头,好像无法理解一般的说:“一个老爷,为什么要和妓.女上床?明明有大把的好女人,为什么偏偏选我母亲?可如果不是他,大概就不会存在我了,我应该感谢他,可他让我在充满痛苦的人生里挣扎,我似乎又该憎恨他。不过听说别人的父母都是该住在一起的,我送他去陪妈妈,应该也算尽到了责任吧?”

     说着说着,他的表情越来越鲜活,到最后竟挑高嘴角笑了起来,“我真孝顺呀!”

     威尔逊当时只觉得五雷轰顶,三观崩塌,对眼前人的感情一时间复杂到了极点。那个时候的他还不明白,自己只是又一次为小丑的脸皮震惊了而已。

     然而当时的自己毕竟“见识浅薄”,没能很好的认清自己的感情,一时冲动,便搭了句腔,“你不去自首吗?”

     “我为什么要自首?我才从牢里逃出来呀!”男人一脸的不解。

     “……那你就跑吧,警察要追来了。”被那理所当然的语气再度震惊,威尔逊指了指山下,又搭了句腔。

     “哦。”男人眨了眨眼睛,然后就跑掉了。

     而后威尔逊便被蜂拥而至的警察团团围住,花费了整整一个晚上才解释清自己出现在犯罪现场的原因,并证明一个与受害者毫无关系的十三岁男孩,是不可能成为凶手,或是帮凶的事实。

     其实他们也多少知道杀人者与威尔逊无关,是在逃罪犯杰罗姆,然而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分出了一些人,询问了威尔逊。

     那时的威尔逊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没有搭对,竟自发的隐瞒了对方逃跑的路线,只用欺骗性极大的外表装出吓傻了的模样,就这么放了他一马。

     那就是八年前的小丑,他也从警方的口中,逐渐拼凑出了对方的故事。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叫杰克·奈皮尔,也没有在脸上刷漆的怪癖,他眉清目秀,有着一个充满神圣气息的名字,杰罗姆。他也一直表现的乖巧懂事,聪明好学。

     他膝盖高的时候,就能在母亲夜不归宿的晚上给自己做饭,窜到母亲腰部高后,哪怕隔壁卧房半个晚上淫.词浪.语不歇,他也能稳稳的端坐在小书房里,安静的写作业。

     他的母亲是马戏团的耍蛇女,也是明码标价的暗.娼,但他很爱他的母亲。

     至少在他突然爆发,亲手弑母之前,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包括一直对他心怀愧疚的生母。

     那便是他的第一次失控。

     用了一些并不伤身的催眠手段,为他做笔录的老警长便缓缓吐露了那断往事。他一生都无法忘记那些画面,那个场景:人声鼎沸的马戏团,惨死的舞蛇女郎,还有审讯室里,那个从悲痛欲绝的丧母幼子,瞬间变为狞笑着的恶鬼的大男孩。

     他的眼角犹挂着泪珠,嘴角却狰狞地挑起,瞳眸仿若幽渊,本身即是黑暗。没有光能够照耀在他身上,没有神能救他出苦海。不,也许该说,他在苦海中徜徉,徘徊流连,早已融为一体。

     他拒绝所有向他伸出的手。他在审讯室里诉说着对母亲的憎恨,然而老警长却直觉的感到,那也许只是一个借口,他释放体内恶魔的借口。

     而那一年的杰罗姆,只有十六岁。

     威尔逊辞别了老警长,他不知道对方是因为恐惧而将那个少年妖魔化了,还是杰罗姆本身如此。但当他在之后的时间里越来越多的与杰罗姆偶遇,在越发频繁的交往中逐渐明白。

     对方也只不过是寂寞而已。

     从童年到幼年,从少年到青年,没有父亲的教导,没有母亲的体贴,没有同龄人与他玩耍,没有成年人予他尊重。哥谭的贫民区一直最缺少善意,尤其对一个本身孤僻过分沉默的妓.女之子。他生活在唾弃与鄙夷中,心灵逐渐扭曲。

     杰罗姆失控的缘由已不可考,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到底是日积月累的仇怨一朝爆发,还是那天清晨,她披着朝露归家,脸带得色的和他说自己可能找到了他的父亲,那位一掷千金,和自己足有九成像的绅士老爷。

     就连威尔逊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他和小丑将对方接纳进了自己的圈子,开始吐露各自的秘密。

     然而小丑对自己弑母的经历从来绝口不提,即便他们彼此心知肚明。威尔逊也从没说过老头子的身份与势力,哪怕小丑早隐约有觉。

     他们走得很近,却又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他们彼此坑害,却又在攸关性命时,鼎力相助。

     那时小丑被全美通缉,也说想要摆脱过去,威尔逊便动用老头子的势力帮他抹除一切痕迹,让他成为一个透明人,然后得到了一个新的身份,杰克·奈皮尔。

     后来威尔逊的任务逐渐艰险,小丑便总是时不时来掺一脚,不管是身陷险境的卧底,还是并肩作战的搭档,他总是转着把匕首,夸张的笑着,说行动有趣刺激,正合他意。

     可以说,至少在目前为止,威尔逊仍是最了解小丑的那个人。

     第一次失控,小丑亲手杀死母亲,第二次失控,他杀死了还未证实的生父,威尔逊一直在关注着小丑的精神状态,以防止失控的再次发生,然后便到了今天,透过电话,那种饱含浓重危险的兴奋语气叫威尔逊眉头大皱,直觉不妙。

     他摩挲着木质长桌的边缘,小丑曾经告诉过他,克莱恩的毒剂会让他记忆混乱,产生幻觉,但却并未细说,此时他却感觉这才是关键,“小丑,毒剂的幻觉到底让你看到了什么。”

     威尔逊的语气有些过于严肃,哪怕是兴奋中的小丑,也略有收敛,皱了皱眉,他的声音很有些不情不愿,“好吧,就知道瞒不住你,是恐惧。”

     “恐惧?”蝙蝠侠突然看了过来,眼神里一瞬间闪过什么,却快的没叫人看清。

     小丑哦了一声,没精打采的说:“看到了最不愿意见的事情吧,不过药剂量大,幻觉持续了这么久,我都有些习惯了。唔……这么一说,好像也没那么有趣了。”

     小丑的声音陡然落寞了起来,威尔逊却大大地松了口气,只要不让小丑完全兴奋,他失控的可能性便会大大降低。也是此时,他突然察觉到了蝙蝠侠口气的不对,“你想到了什么?”

     蝙蝠侠沉默了许久,才念出了那个组织的名字,“影武者联盟。”

     “他们?”威尔逊一惊,那是老头子深恨的组织,他们也有很多次任务,是针对这个组织而产生的,只是自己从没接到过罢了,怎么如今看来,竟和克莱恩有关?

     可如果克莱恩新投奔的势力是影武者联盟,老头子又有什么理由连番阻止自己?

     威尔逊百思不得其解,只好问道:“为什么这么想?”

     蝙蝠侠抿了抿唇,说出了那段很少有人知道的过往,“我的格斗术承自联盟,联盟里的最终试炼,便是克服恐惧,他们曾给我嗅闻过蓝花为引的熏香,而后眼前便出现了记忆中最恐惧的事物,当我不再害怕,试炼才算通过。现在想想,和小丑所说的毒剂,竟十分相似。”

     “剂量不同,造成的影响也不同。”威尔逊推测道:“量少时可以使之战胜恐惧,锻炼内心,量大就会变成致命的毒.药,痛苦致死。他们想要做什么?”

     “控制与毁灭。”蝙蝠侠突然说道:“这是联盟的宗旨,也是我无法理解,最终脱离联盟的原因。”

     影武者联盟已存在数千年,从给古罗马带来瘟疫到到将伦敦夷为平地,他们一直致力于充当清道夫的角色,去毁灭腐朽的文明,如今将目光投向哥谭并不奇怪,但克莱恩背叛老头子转投他们,却叫威尔逊无法理解。

     克莱恩一直都很忠诚,直到他成为阿卡姆的院长后,却逐渐与老头子疏远,很少再主动联系,等到他们发觉不对调查克莱恩时,才发现对方竟已背叛,暗中另有投靠。

     克莱恩虽然不是得老头子信任的心腹,却也跟随了他将近十年,解接触了不少机密事情。

     他们说起来虽算老头子的属下,但比起一个组织,更像是那位老人的私兵。

     很多人的职责是情报与卧底,更多人则在刺杀与战争,他偶尔出外勤,更多的时候却在贡献自己关于机械科研方面的天赋才能,而乔纳森·克莱恩,从甫一被接纳开始,培养的方向便是药剂与基因。

     克莱恩没比威尔逊晚入组织太久,但威尔逊却并不太喜欢那个沉默寡言的阴沉少年。

     也许是初见时那个眼神狂乱神情扭曲的少年留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不像是小丑失控后带着兴奋与残忍的天真,他更像是在长久的痛苦绝望中习以为常,然后怀揣着常人无法接受的深沉机密,将自己伪装成的尽量正常。

     一开始他是失败的,所以展现在威尔逊眼前的便是一个孤僻阴森的寡言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成功,表现的也越发正常。到后来,甚至为了缓解自己的情况而修习了心理学和医学,成为了一个事业有成的精神科医师与心理医生。

     再后来,等克莱恩接手了基因进化方面的工作,也就渐渐成了威尔逊从上辈子起就看不惯的那类人。

     不过好在老头子并不喜欢*实验,他们使用最多的便是动物与死尸,很偶尔会有生命垂危的组织成员,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志愿接受进化。如果失败,则在痛苦中死去,倘若成功,却能极大提高身体的各项指标,重获新生!

     虽然从始至终,成功的案例仅有一个。

     威尔逊自己也不明白,他是如何成为那个幸运儿的。他那时刚从一次任务中回归,错误的估计让他失去了刺杀的先机,频频在老头子领地制造恐慌的人并非普通人,当对方的身体突然钢化,刺破自己的内脏时,威尔逊便迟到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拼尽全力,利用装备赢得了战斗,却在回到基地后几度濒死。

     那是他第一次在老头子脸上看到那种神情,第一次听到他的语气急促而尖锐,隐约间听到对方询问自己是否接受基因进化,他便几乎没有犹豫的点了头。

     实验的过程短暂却又漫长,可能只有十几分钟,但对威尔逊来说,却又恍如隔世。迷迷糊糊之间他仿佛回到了上一世的山间木屋,以第三者的视角观看自己怎样一步步落入恶魔的陷阱,坠入深渊。

     恍惚间,他再次看见了搅乱他整个人生的麦克斯韦,他的笑容诡异阴森,再次道出了恶魔的秘语。

     那个状态下的威尔逊,意识是极其清醒的,他完整记下了麦克斯韦所说的话,并意识到这件事极为重要。但他的意识又是最为混沌的,在他终于苏醒后,所有的一切都被潜意识淡化遗忘,只余下一个荒诞不羁的怪梦。

     威尔逊成为了基因实验唯一的成功者,克莱恩的双手带给了他新生,但他仍旧不喜欢他。

     最大的原因是他不知道克莱恩隐瞒了什么,不知道那个最深沉的隐秘是否会给组织带来灾难。关于他的隐瞒老头子也许知道些什么,可他没有多说,也未曾告诉自己。还有些原因,便是克莱恩对*实验的痴迷。

     为了提高成功率,基因实验从不给实验体注射麻醉剂,所以他几乎全程都看到了克莱恩在对他进行试验时满脸的沉醉于满足。那是自己从未在对方脸上看到的神情,诡异又恐怖,还带了些神性的怜悯与当时的他无法理解的享受感。

     那个状态下的克莱恩,是比失控中的小丑更加可怕的存在。

     所以威尔逊无法喜欢不厌恶着他,然而即便如此,他也不认为那个从少年到青年都浸泡在试验台上的人会有多余的经历去思考背叛!

     虽然明白阿卡姆大概便是一切的源头,但对于克莱恩背叛的原因,他却仍旧毫无头绪。

     威尔逊忍不住皱起了眉。

     影武者联盟,带来恐惧的毒剂,人体试验,阿卡姆疗养院……原本杂乱无章的线索一一链接,拼凑出了一个依旧模糊的真相。

     他已经隐约意识到,大概只有抓到克莱恩,进行拷问或是深度催眠之后,才能真正明白,那个人心里到底是如何打算的了。

     ……

     天色渐明,这天凌晨,天亮之前,威尔逊小丑蝙蝠侠三人围着一部手机,决定了他们的最终作战计划与合作方案。

     小丑被剥夺了享受刺激、制造麻烦的权利,他被威尔逊强制要求乖乖去当好一名内应,在阿卡姆内部为闯入者大开方便之门,帮助他们躲避开克莱恩的爪牙与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影武者联盟成员们。威尔逊负责拖延,明天盛况空前的珠宝展会是克莱恩外出的唯一机会,他要利用一切机会,包括一无所知的黑斑与警方,拖延住克莱恩,为再次潜入阿卡姆的蝙蝠侠提供便利。

     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克莱恩常年龟缩在阿卡姆,进行他的实验和研究,珠宝展会已是他近三个月唯一外出的机会,因而他们此次的行动,不容有失。

     蝙蝠侠匆匆离开,回蝙蝠洞更换战甲,威尔逊却并未挂断电话,小丑幸灾乐祸的怜悯声音透着电话传了过来,“可怜的小蝙蝠,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而你我早有结盟。”

     小丑虽然精神不太正常,然而会进入阿卡姆接受治疗,却全是为了威尔逊。大约半年前,老头子察觉到了克莱恩的隐瞒,推测出了他的背叛,开始着手调查,那时候威尔逊也是调查人员之一。而后过了不到一周,也不知道老头子私下里查到了什么,竟不再允许威尔逊对事件的跟进,更是明令禁止他前去哥谭,清理门户。

     威尔逊百思不得其解,而那时小丑早已为了帮他获取更多的信息而深入阿卡姆内部,以一名接受治疗的病患身份。

     而就在不久前,他被克莱恩选中成为新的实验体,为了自保便趁乱逃脱,也将疯人院内部的信息一并带了出来。

     小丑一直是一个很好的帮手,除了他喜欢在行动中做些“小动作”以外。他的小动作引发了曼哈顿的连环杀人案使他们被拖慢了脚步,又叫克莱恩产生了警惕,龟缩于阿卡姆再不走出半步。

     威尔逊对此毫无办法,若非珠宝展会里出现了他的名字,自己大概也得去硬闯阿卡姆了。

     那个戒备森严的疯人院,里面的人想要逃脱犹自困难,外面的人若想要潜入更是难如登天,之前小丑逃脱之时,尚没有影武者联盟的成员护卫,如今却连哥谭的黑暗骑士,都一度失手而归。

     威尔逊的目的是捕获克莱恩,然而身陷阿卡姆的小丑仍需支援,*实验室里的设备药剂需要毁灭,威尔逊分身乏术,蝙蝠侠恰巧在这时撞进了手里,他便完全没有犹豫的,将对方利用了个彻底。

     毕竟除了三人联手,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想到这里,威尔逊耸了耸肩,“倒也不是全然的利用,至少我帮他肃清了哥谭的治安?没办法,他要抓克莱恩进监狱接受审判,可我也需要捉他去见老头子清理门户,克莱恩只有一个,我只能满怀歉疚的留为己用了。”

     小丑的回应,是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嗤笑。

     威尔逊暗暗翻了个白眼,挑明道:“而且没有蝙蝠侠,你一个人想要从加强戒备的阿卡姆逃脱,恐怕也不容易吧。”

     小丑却有些不大看好,“说是这么说,只可惜小蝙蝠受了伤,战斗力也不知还剩下几成。”

     威尔逊不满,“若不是你装神弄鬼,隐瞒了重要信息,蝙蝠侠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受伤?”

     小丑满脸的不服气,却耳尖的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开锁声,匆忙说道:“院长的爪牙来巡视了,我得先回去。”说完便匆匆挂断了电话。毕竟要是被他们看到囚室里关押的试验品大喇喇的在走廊里拍视频,那可就有意思了。

     威尔逊自然明白这点,他收起有些发烫的手机,走出书房,一路下到地下密室,找到了犹在忙碌的wx-79,“行动需要的装备准备的如何?”

     机器人管家端坐在电脑桌前,迅速的在一台巴掌大的电子设备中输入程序,手指快得甚至出现了道道残影,几秒后他敲完最后一个键,收回双手站起了身来,“所有程序确认录入完毕。”

     威尔逊拿起那个不足巴掌大的微型电脑,笑眯眯的装进了口袋,“黑斑的行动只有五分钟,我会提前撤离,和你汇合,我们到时怎么离开?”

     “直升机已就位,随时准备接应。”

     威尔逊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不再问了。

     天色已然大亮,威尔逊算了算时间,在后腰揣了把备用的手.枪,便和机器人管家告别,转而去找黑斑们汇合了。

     #

     时间很快到了行动前夕,西蒙敲开了威尔逊和尼尔共用的客房,将拎来的两口袋子丢给了两人。

     威尔逊倒出里面的黑斑制服,捏着自己那套白森森的无脸面具,在镜子里比划了一番,“真糟糕,我好像不太适合这身装扮。”

     尼尔也心情不太舒畅的叹气,“没有帽子,感觉身体失去了重要的一部分,空落落的提不起力气。”

     西蒙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亲自过来送服装,实在有些失策。他清了清嗓子,“准备一下,伙计们,我们整点准时出发!”

     送走西蒙,威尔逊一把关上屋门,“不通知你的搭档?”

     “才不是什么搭档。”尼尔耸了耸肩,盲打了一段信息给彼得发了出去,“只是监护人罢了。”

     “好吧随你,不过接下来可要看我们的了。”

     “的确。”尼尔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说:“我不会询问你的目的,只要你别拖我的后腿,朋友。”

     威尔逊一点也不意外尼尔看出了这一点,他友好宽慰,“放心,我的目标可不是黑斑。”

     两人穿好衣服,默契的相视而笑,一起将面具扣到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