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要换地图啦
    “fbi!”一群黑马甲从车上拖着枪跳了下来,bau里唯一的女士率先赶到了wx-79身边。

     霍奇看着这个莫名出现在罪犯住所外的不明人士,拧紧了眉,“先控制住,这次的行动不容有失。”

     “了解,头儿!”

     wx-79瞥了眼自说自话擅自决定他命运的探员们,脑内飞速扫描了一遍美国现有的法律,就迎着气势汹汹抓向自己的探员女士,拒绝的后退了半步,“似乎您并没有这样的权利,鉴于我从未触犯任何法律。”

     “但我们有理由怀疑您此时出现在凶犯门外的动机,并请您协助调查。”霍奇用眼神示意格林诺威继续,脑中却在思索如何突破,能够最大程度确保受害人的存活。

     即便那名受害者本身,就是导致凶手发狂,提前结束掉一条生命并将她视作猎物罪魁祸首。

     wx-79皱紧了眉,他不想被这帮fbi拖延以至无法迎接他的主人,也不愿在扭打中弄脏弄皱了自己特地挑选的纯黑色燕尾服,竟进退维谷,一时陷入了两难。

     好在此时,威尔逊及时出现,将一场矛盾化于无形。

     也可以说,是凶犯拜伦的出现。

     当威尔逊大步走在前面,一个古怪的圆球高举着一名仅披着桌布的半.裸女人紧随其后,而在最后,一名穿着格子衫的大男孩轮圆了胳膊,将被层层捆绑的凶犯拜伦狠狠丢在地上时,守林人木屋外霎时间陷入了一片寂静。

     堪称落针可闻。

     好一会,霍奇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惊愕,“威尔逊·奥古?你为什么会在这?”

     “……为了惩恶扬善,伸张正义。”威尔逊严肃了面容,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好似浸泡着浓重的正义之气,让人无端信服……

     才怪!

     克拉克眼神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想起了不久前的那一幕。那时自己刚一拳打昏了拜伦,抖开了条麻绳歪歪斜斜的捆绑完,这位伸张正义的奥古先生,便一把推开他,用失望的眼神瞅了自己半响,仿佛他太过无用一般,自己动手拆开了他松垮的失败品,重新将对方捆了个瓷实。

     手法之纯熟,力道之精准,若非上手过百八十人,难以练成如此炉火纯青之境。

     即便他再天真,也知道对方没那么简单了。

     而bau们的目光,就要比肯特少年复杂得多。赶来守林人木屋抓捕拜伦前,霍奇刚接到摩根打来的急电。内容总结一下大概就是:监控崩了、门被撬了、警员倒了、奥古跑了。

     能在有fbi坐镇的警署成功脱身,甚至瘫痪了整个警署的监控系统,这种本事,就算是让fbi头疼的老手们,也少有能够做到的。

     仔细想想,似乎也就只有前几天刚刚越狱成功的尼尔·卡夫瑞能够媲美了。

     不过卡夫瑞是高科技型的诈骗高手,不是什么反社会型连环杀人犯,他们倒是没什么交手的机会,无法将两者直观的相互对比。

     这么多人里,真正将威尔逊一时戏言当真,并近乎虔诚般信仰着的,大概也就只有wx-79一人……哦不,一个机器人了。

     他瞥了眼被自家主人震慑的愚蠢的凡人们,恭敬地对威尔逊一躬身,提醒道:“先生,您接下来还有行程。”

     威尔逊一愣,而后拍了拍脑门。

     他之所以会蹚这趟浑水,不过是黑锅太脏,他不愿背罢了,实在没必要和bau们多做纠缠。

     尤其是在真凶已经被捉住的当下。

     他指了指地上丢掉的那一坨,“这个就是最近频频作案的凶手,卡宁厄姆·拜伦,托我们及时赶到的福,他还没来得及杀第四个人。”又指了指球球举着的那一滩,“我想布里特纳女士此时最需要的不是fbi,而是医生。”

     “医护车正在路上。”虽然奥古出现的时间有些过于巧合,又抢了本属于fbi的工作,不过鉴于成功抓捕了凶犯,解救了受害者,他心里也是狠狠松了口气。

     威尔逊示意球球将女记者交给探员们,又似不经意地提起,“不过我倒觉得杰克嘴角的疤痕与那几名受害者颇为相似,恐怕与拜伦不无关系。”

     对于总是在坑自己的奈皮尔先生,威尔逊反坑起来可没有半点怜惜之情。他看了眼wx-79,自家管家立刻心领神会,入侵阿卡姆的内部系统查询了起来。

     几秒过后,wx-79双眼闪过一抹炫目的金属光泽,找到了自家主人想要的答案,“8月5日,卡宁厄姆·拜伦入住阿卡姆疗养院,同月27日,痊愈出院。”

     “不到一个月就出院了?”探员女士不可置信,“而且做出这种事情,怎么看都不像是痊愈的啊。”

     wx-79扯出了一个不怎么真诚的微笑,“实际上,那只是对外的说法,院方大概是不愿承担‘有病患逃脱’的名声,才将档案归入了‘已痊愈,通过审核出院’那一栏。”

     威尔逊和自家管家互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都明白最大的可能,恐怕是那位乔纳森院长将人体试验的魔爪伸向了拜伦,而后在对方逃脱后无法宣之于众,才如此粉饰太平的。

     而杰克的受伤,不用调查,威尔逊就能猜到,那八成源自于他自己的挑衅。想想杰克平素欠揍的表现,没准拜伦的失控还有他一份功劳呢!

     ……

     医护人员很快到齐,将失血过多的布里特纳和毁容的拜伦一起抬上了车,便呼啸着离开了。鉴于威尔逊本就无罪,又在抓捕过程中出了大力,霍奇最终放弃追究那位的袭警罪,只让他到警局做份笔录,就放他回家了。

     分别的时候,克拉克叫住了威尔逊,“奥古先生,我……我很迷茫。”经此一事,肯特少年长大了许多,也许是见识过了如此变态的凶犯,他眼中懵懂的天真,也褪去了大半,只是在根本上,他还是那个善良的小镇男孩。

     完全不打算当心灵鸡汤的威尔逊闻言一愣,还是看在土猫这么可爱的份上,附和了一句,“迷茫什么?”

     “拜伦是罪犯,可他也是个身世可怜的人,布里特纳是受害者,却也是导致自己遇险的元凶,好人和坏人的分界一下子变得很模糊,让我很迷茫。”

     “身世可怜的人很多,并非所有人都会走入歧途,你不该可怜他。”

     克拉克恍然。

     “受害者大多无辜,却也总有些是不作不死,你也没必要困惑。”

     克拉克抽了抽嘴角,“总之我都有些无法直视记者这个职业了。”

     威尔逊挑眉,“大多的记者还是不错的,布里特纳只是个特例,有时候不亲身经历什么,是没有资格说它好或是坏的。”

     大男孩垂着头思考了一会,才慎重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你说得好有道理!”

     完全不知道哪里有道理,只是觉得这么说比较高大上的威尔逊严肃的点了点头,目光赞许的摸了把克拉克的头毛。

     wx-79维持着僵硬的笑脸,崩裂了额角的青筋。

     主人都没有给我顺毛呢!

     ……

     第二天,bau们从拜伦颠倒的话语和加西亚查出的资料里整理出了他开始行凶的真正诱因。

     老拜伦的死亡固然让他陷入阴影,拜伦却还未崩溃,然而在哥谭散心时他机缘巧合的认识了一位姓克莱恩的心理医生,却在治疗心理问题时突然发狂,后被送入了阿卡姆急救。而他之所以割裂奈皮尔嘴角,确实如威尔逊猜测,是杰克欠揍的出言挑衅,处处揭拜伦的伤疤,才叫本就精神恍惚的拜伦突然暴起,打开了心里的那个开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阿卡姆……”探员们念叨着这个名字,皱起了眉。bau敏锐的直觉告诉他们,一切并不如表面上的那么简单。然而哥谭虽然是犯罪大城,但自从去年开始,他们却再没有收到来自哥谭警署的求助,也不好贸然过去。

     看来只能等某次休假,去那边一探究竟了。

     而与此同时,刚下飞机,在哥谭夜色中穿行的威尔逊接到了一个电话。

     来自他的老朋友杰克。

     “小威尔太不够意思了,竟然丢下我跑掉了。”杰克在电话那头不满的抱怨。

     威尔逊不为所动,“那是因为你陷害我在前。”

     “哦,那只是一个玩笑,你不能这么对我!”

     “很不幸。”威尔逊凉凉地说:“我能。”

     杰克一噎,而后无赖的说:“反正我已经过来找你了,你得收留我。”至于那些看护并密谋着把他送进疗养院的bau,谁管他们!

     只可惜回答他的却是威尔逊残忍的挂断了电话。

     他叹了口气,将手机递向wx-79,“帮我保管,期间凡是杰克打来的电话,都不要接。”

     然而就在wx-79刚要接过时,却被一把醉醺醺的声音突兀打断,“小子,交出你们的钱!”

     这是哪个不长眼的蠢货,敢来打劫他?这么想着,威尔逊捏了捏拳头,慢悠悠的转过了身。可惜还未等他动手,一道黑影便忽地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向了那个醉汉劫匪。胖劫匪“哎呦”一声扑倒在地,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昏了过去。

     事情结束的太过突然,威尔逊一时愣住。他眼睁睁看着那道黑影转过身来,黑色的战甲、黑色的披风、黑色的尖耳帽一一呈现在他的眼前,叫他下意识的抓了抓手心,瞠大了眼睛,“那是什么造型?好萌呀!o(///▽///)p”

     蝙蝠侠身子一歪,狼狈的瞪了过去。他明明是为了引起罪犯内心的恐惧,才披上这身战甲好伐?!萌个什么萌!

     wx-79见此,倍感忧愁的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家主人的审美,完全不可能痊愈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