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和笔友面基
    “卖你个人情,卡夫瑞。我知道你们在调查黑斑,他们在哥谭出现了。”亲密的称呼只出现了一遍,就又变成了冷漠疏离的卡夫瑞。

     “然后?”尼尔明白艾莱士的人情,不会只是如此。

     “s出了车祸重伤昏迷,你的机会来了。”虽然知道尼尔成了fbi的特别顾问,她却总有那么些“旧情难忘”,所以时常会关注对方,不久前才知道尼尔和他家探员在追查黑斑,又偶然得到了s昏迷的消息,艾莱士没有犹豫太久,就将情报告诉了她的旧情人。

     “那个鉴定专家?”尼尔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惊喜的笑了起来,“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黑斑五个人的身份他和皮特都已经查明,然而苦于没有证据,根本无法将对方绳之以法。正对此头疼,艾莱士便告诉他了这样的好消息,怎能不叫他欣喜?要知道s是黑斑里唯的鉴定销赃人员,如果他陷入昏迷,黑斑势必要寻找另一个替补,以他尼尔·卡夫瑞的名头,想要混入其中并不困难。

     艾莱士哼笑了一声,“得了吧,卡夫瑞。而且我也不是专门为了你打探的消息,只不过是顺手罢了。”仿佛看见了电话另一头尼尔吃瘪的表情,她得意洋洋的说:“火山岩可比你重要多了,亲爱的。”

     电话那头突然一阵沉默,紧接着一道更低沉些的声音响起,“如果你在明天之前将红宝石物归原主,我就将你犯的罪视作不见。”

     艾莱士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放大了声音,“卡夫瑞!那个fbi怎么会在你那!你出卖我?”

     “当然不!”尼尔抢过手机,急忙解释,“只是手机的隔音效果太差,而彼得凑巧在我身边……”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却已经无法阻止艾莱士的怒火,她仿佛找回了扇韦恩耳光时的气势,怒气冲冲的说:“我送给你情报,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早该知道的,你已经被fbi们收买了,你这个贱人!”

     她怒不可遏的挂掉电话。却在几十秒后收到了一条短信:

     [明天之前把宝石归还,不然我就会去抓捕你,就像四年前抓住尼尔一样,请相信fbi的信誉。:-d]

     几秒过后,又一条短信发来:

     [彼得是认真的,先还回去吧,艾莱士。]

     哪怕尼尔用了一个“先”,也没能阻止怒不可遏的艾莱士小姐,抠掉手机的电池,然后将它们猛地砸进副驾驶。

     做完这一切,她又不解气的猛锤了把方向盘,一把揪下了挂在颈间的宝石项链,将这个之前还宝贝万分的珍贵宝石,远远的抛到了后车座,眼不见为净。

     #

     拜伦宅

     尼尔盯着再无回复的手机,坐在床上烦躁的抓了把头发,然后猛地扭头,看向老神在在躺在他身边的探员先生,一脸麻木地问:“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我这!”

     彼得一脸谴责的看向尼尔,“不是说过了吗?我家正在升级布线系统,安装高清立体环绕音响,暂时住不了人。小伊带着沙奇摩去了她姐姐家,而我无家可归……”

     “不,是你拒绝了那家汽车旅馆。”尼尔飞快的打断他。

     彼得一脸无法忍受的说:“你根本不知道,那里竟然没有电视。”

     “我当然知道,彼得。”

     “我的床还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狗霸占了,所以我只能来找你了,你说过的,‘我的家就是你的家’,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我的朋友。”

     “……”尼尔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找回了他的思路,“你不觉得我们的对话很耳熟吗?三周前你才刚这样回答过我,那些系统、音响明明都已经安装和升级完了,想要蒙我好歹换一个理由啊,彼得!”

     探员先生笑的十分真诚,“没错,但不幸的是它出了新状况,现在正在紧急维修中,所以。”

     “我真想把你丢出去。”尼尔深深地吸了口气,咬牙切齿的说。而回应他的,则是彼得一个灿烂的微笑,“你不会,晚安,尼尔。”然后就一脸愉悦的关掉床头灯,很快进入了梦乡。

     “………………”该死的博尔克,尼尔重重地吐出口气,在心中咒骂起来。

     ……

     黑斑最近的行事与以往大相径庭,具体表现有二。一是头领失控,在抢劫期间开枪杀了人,致使他们头一次作案时间超过了五分钟,险些被警方捉住,第二便是整整三天了,这伙人都没有离开哥谭,不同于以往干一票就立刻走人作案特点。

     彼得分析,他们的停留并非是因为同伙s伤重无法移动,而是在预谋另一起大案。

     可频繁的作案只会让他们疲惫和疏于筹备,任何还有理智的行动策划者,都不会下这样的决定,即便两天后有一场盛况空前的珠宝展会,届时会邀请哥谭有头有脸的政界、商界人士参加,所展的宝石有市物价。

     不过黑斑屈从于私欲的举动,倒正好给他们带来了机会。

     和在哥谭警署工作的老朋友戈登沟通过话,得到一句“被蝙蝠侠丢出哥谭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就好”后,彼得通过了申请,忐忑的带着他的特别顾问,先于小组其他人员蹬上了开往哥谭的飞机。

     尼尔不着痕迹的踢了踢彼得的小腿,等到探员先生疑问的看过来后,向上抻了抻裤子,“你得打开它,黑斑可不会相信一个带着脚镣的卡夫瑞。”

     彼得抿了下唇,将资料翻过一页,冲他挑了挑眉,“当然,不过不是现在,我可不敢贸然打开你的脚镣,正如你说的,因为你是尼尔·卡夫瑞。”顿了顿,他好心的说:“不过放心,你的活动范围已经被扩大了,所以哪怕超过两英里,脚镣也不会发出警报声,从而让你得到整个飞机的乘客的瞩目,感谢我吧,尼尔。”

     尼尔沉默了半响,然后猛地后仰到靠背上,将礼帽盖到脸上,再也不去看彼得了。

     飞机在接近黄昏时着陆,接机的是下班状态的戈登,刚升任探长的詹姆斯·戈登最近愁得头发都多掉了许多根,就因为最近嚣张的那个黑斑五人组。

     不同于哥谭土生土长被他们所熟知的罪犯,黑斑虽然名头很大,却是头一次在哥谭犯案,甚至查不出对方的身份和据点。这几天他将哥谭新入住的人口查了个底掉,也没能找到任何线索,这只能说明,黑斑们在很久之前,就在哥谭拥有了一处隐秘的,亦或者是已经融入了人群、十分不起眼的房产。

     就连他所给予厚望的蝙蝠侠,也不过顺着警方那得来的线索,找到了一处人去楼空的临时住所,而直到今天下午,才有了点新的线索。

     戈登在哥谭干了几十年,从最初一个小小的警员,到如今的戈登探长,他娶妻生子,早已在哥谭扎下了根,可以说,对这座城市的爱,他并不比蝙蝠侠的少。

     所以在清楚认知到单纯的法律已经无法拯救这座城市时,面对横空出世的蝙蝠侠,他才没有向警署里那些和黑帮绑在一块的蛀虫们一起惶恐申饬,而是怀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多次给其以便利。

     这种复杂的感觉概括一下,大概便是“我救不了的城市你却能救,惺惺相惜却又羡慕嫉妒”吧。

     戈登眼尖的看到老朋友彼得,便不再多想,朝张望着走来的两人按了按喇叭,然后钻出车,给了彼得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不见了老伙计。”戈登笑了起来,连眉宇间的阴云都散去了些,“最近过的怎么样?”

     “再美妙不过。”彼得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耸了耸肩,“线路故障,我和小伊分隔两地,又多了个需要随时监管的卡夫瑞,可真是多姿多彩极了。”

     “尼尔·卡夫瑞。”戈登挑了挑眉,“久仰大名。”

     尼尔翻了个白眼钻进车里,不想再理会那边叙旧的两个老家伙。

     ……

     当戈登把他们送到酒店时,已经将近八点,面对谈兴正浓的彼得,他只能不舍的停下了话头,“哥谭不比其他地方,夜晚十分危险,我要是再留在外面,芭芭拉会担心的。还有,你们最好也不要在晚上出门,犯罪率太高了。”

     彼得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相信我,这已经是我尽了最大努力之后的结果了。”戈登又叹了口气,耸肩道别,“明天见,老伙计。”

     “明天见,吉姆。”彼得挥别好友,然后不得不强调,“还有,你最好去掉那个‘老’。”他总觉得才三十出头的自己,驾驭不了“老伙计”这个可怕的词。

     这厢将两边的情报互相分享,又在蝙蝠侠的各种协助下,彼得小组的“先头部队”彼得和尼尔,终于在来到哥谭的第二天晚上,找到了他们要找的人。

     就如他们推测的那样,黑斑果然是想要再干一票,目的便是明天下午的珠宝展会。不过即使黑斑在紧急招募同伙,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与他们搭上线的,也是这时,姗姗来迟的蚊子帮了他们大忙。

     蚊子看着他最好的朋友,高深莫测的说:“这个教训告诉我们,不管尼尔·卡夫瑞有多大的本事,他永远都需要自己的朋友,蚊子。下次再想丢下我和探员‘私奔’,我就和你绝交。”

     卡夫瑞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一脚踩上椅子,看向彼得,“现在可以解下这个了吧?”

     “当然。”彼得掏出了追踪脚环的钥匙,在他眼前晃了晃。

     “你们最好快点。”戈登看了眼时间,感慨的说:“如果不想被蝙蝠侠先一步行动的话。”

     蝙蝠侠不相信警察和法官,或者说,是哥谭*的警察和法官太多,他才会失去信任,独自出手。一年多来,他对蝙蝠侠的手段多少有了些了解,或是暴力中断一场犯罪,保存好现场等自己来收尾,或是潜入宅邸搜寻到关键的证据,又或是用那副黑漆漆的形象恐吓罪犯黑帮们,让他们伏法认罪。

     但黑斑不同,他们哪怕成员都已暴露,却根本没有有力的证据,证明劫匪就是他们。但如果真如彼得设想的那般能够打入罪犯内部,得到切实的证据,这一切也就都不成问题。

     对于其他妄图插手哥谭之事的英雄们,他敢怒吼一声“滚出我的哥谭”,但对于有正常手续进入哥谭调查的fbi,鉴于哥谭仍属于美国,这位黑暗骑士也只好暂时按耐下来,给他们提供些便利了。

     有了蚊子,和黑斑的接头变得不再困难,两人停在一栋房屋前,蚊子长长短短的用摩斯密码敲起了门,过了不到半分钟,也或许更快,门便被一把拉开,一个深棕色头发的瘦高男人迎接了他们。

     “你就是新加入的w?”欧米皱了皱眉,打量着矮胖光头的蚊子,虽然对方看起来很萌,确实在不像是能够当好一个劫匪的样子。

     “w?不。”蚊子立刻否定,让开一步露出了尼尔,“我带来了世界上最棒的鉴定专家,代替你们的o。”

     男人的表情这才有了变化,他回头询问头领,在得到对方首肯后,才点头说道:“进来吧。”

     “加入我们需要测试。”房间中央的男人高挑英俊,眼底却隐含暴戾,与其他或坐或站的劫匪迥然不同,那是一双已经开荤过的眼睛。“即便你是大名鼎鼎的尼尔·卡夫瑞。”

     三颗颜色各异的宝石摆在桌面,尼尔随意走上前,只看了一眼,就笑了出来。在黑斑们不解的视线下摩挲了两下,他很快下了决定,“全是假货,虽然做工精密到以假乱真。”

     这下劫匪们是真的惊讶了。那两块红宝石不提,可测试用的蓝宝石,就算是s,也要借助一些机器才能分辨,而卡夫瑞紧紧是看和触摸,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断定这是假货,又怎么能不叫他们惊讶?

     头领猛地站了起来,刚想赞叹些什么,就在这时,门外再次响起了长长短短的敲门声。

     欧米拉开房门,看着一身漆黑的瘦削青年,试探的挑了挑眉,“w?”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眼熟。

     “你可以叫我威尔逊。你一定就是o了?”

     欧米突然记忆回笼,一脸纠结的看向他的同伴们,挑高了声音,“新来的竟然是上次劫案的苦主?你们怎么没人告诉我!”

     皮特不负责任地摊了摊手,“谁叫你当在陪t和s,错过了一场好戏呢。”

     那的确是一场好戏。

     当黑斑们千辛万苦的甩掉警察,回到他们的据点后,怎么也没想到会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欧米作为唯一懂医疗的黑斑成员,在隔音室里为山姆进行急救,当然,同行的还有因为不放心而一直跟前跟后的好哥哥汤姆。所以真正和不速之客威尔逊打过交道的,就只剩下了头领和皮特。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情况是如何从剑拔弩张变成新同伴迎接会的,但不可否认,在汤姆宣布山姆康复前退出黑斑时,他们因为那位不请自来的替补,着实松了口气。

     威尔逊为什么突然改变目的,反而加入了黑斑?

     答案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