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黑胶唱片缓缓转动,悠扬轻缓的乐声在偌大空旷的书房中回荡,回音婉转,令人迷醉。

     双鬓斑白的长者双目微眯,随着节奏摇摆食指,仿佛是舞台上指挥的艺术家,说不出的悠闲惬意。可没过多久,这惬意便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长者蓦地睁开双眼,眼中逼人的锋锐一闪而逝,那双浅金色的瞳眸闪着金属制的银色光泽,摄人心魄。他很快敛下眼睑,再睁开时已变得温和慈祥,借由镜片的遮挡,重新变回了那位睿智的长者。

     他走出书房,关紧房门,确定没有一丝声音能够穿透出来,才缓步走到玄关,打开了门。

     “我一猜就是你们,乔纳森、玛莎,好久不见。”

     “阿罗,我们明明上个月才见过。好啦,为了安慰你,这次带来了玛莎特质的苹果派。”乔纳森笑着抱怨:“我猜你刚才又在批改论文,不然也不会这么久才来开门。”

     “是的,是的,你猜中了,怎么不见我的爱徒?”

     玛莎把点心盒递了过去,笑的一脸甜蜜,“克拉克在大都会稳定下来了,说是进了星球日报,现在已经是一名实习记者了。”

     “恭喜,我就知道他可以。”他摇了摇点心盒,不客气的捏出一块吞下了肚,“唔!就是这个味道,玛莎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你喜欢就好。还要多谢你的教导,说起来从学生世代,你就很照顾他。”

     “谁叫他是我最优秀的学生呢,要不要进来坐会儿?”他让开身子,“我们可以一边吃苹果派一边聊聊克拉克。”

     乔纳森一脸遗憾,“今天恐怕不行,我们已经和韦伯斯特夫妇约好了下午茶。”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他叹了口气,目送肯特夫妇离开,“祝你们玩的愉快。”

     阿罗又站了很久,直到肯特夫妇的身影远到看不见,才拉平嘴角,漠然地关上了门。他走回书房,将点心盒随手丢进垃圾桶,又一把拉开遮挡住整面墙壁的朱红色帷幕,方才走近老旧的留声机,优雅地弯下腰身,将唱片换了个面。

     悠扬的乐曲忽地激烈了起来。

     抬手捏了捏鼻梁,小指顺势勾住鼻梁上的金丝镜框,手腕微抖,便将整副眼镜折叠起来,轻轻放在了桌上。

     他走到窗边朝远处眺望,掌心在斑白的鬓间轻轻一抹,双目微挑,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改,那满身的锋锐逼人便再也遮挡不住,轰然溢散了出来。

     窗外是肯特家大片的玉米田,层层叠叠一眼看不到边际,而他背后,上百个监控电视齐齐运作,最角落的一台屏幕漆黑,而它周围的十二台中,赫然出现了十二名被束缚在试验台上的少年男女!

     #

     哥谭的夜晚从来都不平静,尤其在远离市中心的工业区。

     终于被蝙蝠战车逼至角落,塔利亚反倒松了口气,就像一直等待的另一只靴子落地,再没有应战以外的任何选择了。

     跟随她来到哥谭的影武者人数不少,可一连发了几次急召,却没有任何人赶到,她已经确定能源大厦出了问题。

     塔利亚皱了皱眉,刚才为了寻找弟弟,和班恩约好了分头行动,现在仅凭自己和身边的几个下属,恐怕不是蝙蝠侠的对手。

     该死!

     在心中咒骂一声,一把扯下长风衣,将里面黑色皮衣的拉链一直拉至脖颈,那裸.露的瓷白锁骨便一点一点被皮革包裹,再不露分毫。

     她在副驾驶底端拨弄两下,座椅忽然整个翻转,露出了座底常备的消音机枪。塔利亚脸色严肃地端起机枪,扣上墨镜,一脚踹开车门跳了下去。

     转瞬之间,塔利亚接连躲开数枚蝙蝠镖,朝蝙蝠侠冲了过去,而与此同时,才根据阿弗雷德提供的坐标找到这里的威尔逊,却与匆匆赶来的班恩撞了个正着。

     他当然知道对方是班恩,十几年过去,曾经的少年长成了青年,但除了身体壮了不止两圈,脸上多了道长疤,并没有更多变化,威尔逊一眼就认出了年幼时的那位保护人。然而对于班恩来说,脱胎换骨的威尔逊就要陌生得多,他又没有塔利亚对双胞胎弟弟的特殊感应,只以为遇到了一个普通的哥谭土著。

     还是一个挡在他面前,妨碍自己营救塔利亚的碍事土著!

     “滚开!”班恩本就脾气暴躁,情急之下更顾不得多想,直截了当一记飞踢,狠狠朝对方踹了过去。威尔逊不想自相残杀,只好向后一跃,连退数步,手臂也十字交叉的护住前胸,将那记狠辣的攻击全数挡下。

     好强!

     这个时候才意识到班恩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若非自己经过改造身体素质远超常人,恐怕最好的结局也是手臂骨折或是肋骨断裂了。如果班恩并未经过任何外在的实验、药物,单纯以自身体能训练便到达了这种程度,那此人未免太过可怕。

     威尔逊不动声色地捏了捏拳头,手臂却仍生理性的颤抖着。

     对手如果是蝙蝠侠,他会成为劲敌。

     与班恩蝙蝠侠两败俱伤这种悲剧结局相比,还是蝙蝠侠制服塔利亚但并未造成伤亡这一结果更容易让人接受。这么想着,威尔逊迅速绕到班恩面前,再次将对方的“英雄救美”化于无形。

     班恩……班恩比较烦,班恩还心里苦。

     发现土著在故意碍事,他也就明白不先把对方制服,就没办法插入战局,也终于开始正视眼前的青年。

     他歪了歪脖子,骨骼噼啪作响,再用力握拳,手臂上本就鼓涨的肌肉愈发结实骇人。

     这明显是一副认真起来的架势。

     威尔逊吞了吞口水。

     他站出来,可不是为了代替蝙蝠侠和班恩决一死战的,赶紧跳出危险范围,喊道:“停手班恩,情况不对!”

     班恩才不理他,大步跨来,安全距离瞬间便重新危险起来。不过相邻高架桥上的塔利亚却因此身体一僵,意识到什么般猛然回头。

     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举动,可听到威尔逊声音的那一刻,塔利亚实在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回头看。

     声音和儿时相比分明差别很大,语气也不再带着依赖与亲昵,可那股无法言说的熟悉感,却又告诉她,这就是科瑞姆,她的弟弟。

     某一刻,威尔逊侧身躲过一记肘击,恰好与偏身看来的塔利亚四目相对,与其母肖似的脸孔让她更加确认了这一点,而她的走神同样让威尔逊心中暗惊。

     因为就在这时,一枚蝙蝠镖已悄然逼近,可只顾着打量胞弟的塔利亚却仍未回神!

     “当心!”

     噗——

     话音未落,飞镖射进肩窝,塔利亚整条右臂忽地垂落下来,她连退几步,狠狠撞在防护栏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班恩最先在内心的剧痛中反应过来,趁着“碍事土著”还在愣神,几个跨步翻身跃上护栏,脚下用力,猛地朝对面高架桥弹跳了过去。

     威尔逊也回过神来,追着班恩跳了过去。

     不过他们都晚了一步。

     等他们赶到出事地点时,蝙蝠侠已经割开塔利亚的衣袖,束住了那条流血的臂膀,蝙蝠镖特殊的结构让伤处很难自然结痂,在这番紧急处理之下,血终于止住。

     班恩抿住嘴唇,眼中尽是懊悔与愤怒,他粗鲁地推开蝙蝠侠,单膝跪地,将塔利亚拦腰抱起。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他直直看进蝙蝠侠眼睛,语气阴森。

     蝙蝠侠并没有出声驳斥,虽然面具遮挡住他大半脸孔,可相处久了,威尔逊却能从他拉平的嘴角与咬合的腮肌看出,骑士心中的愤怒并不下于班恩。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回想今晚,蝙蝠侠已经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线索得来的太过容易,罪犯的出现也极为凑巧,就好像被熟知他们双方的某个人,精心策划好的一样。尤其在看清能源公司负责人长相的一瞬间。

     因为这位挂名米兰达·泰勒的女人,正是埃米尔托付他寻找的塔利亚·奥古!

     塔利亚强势惯了,对现在的姿势显得十分不适,拍了拍身下结实的肌肉,她勾住班恩的肩膀,扭身跳了下来。

     没工夫理会虎视眈眈的蝙蝠与背叛的属下,她只沉默的注视着威尔逊,瘦削的青年并没有错开目光,他抿了抿嘴唇,局促的张开了嘴。

     就仿佛破闸一般,塔利亚最想听到的那个单词,终于从他口中滑出。

     “姐姐……”

     他无声叹息,“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