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威尔逊心里仍有许多疑问,就比如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能让沃克在十五年前就布局谋划,设计一场场或可串联的事故;又比如这般费尽心思又为何手段不显,除了索拉竟无一人遇害。而现在将塔利亚牵扯进案件的行为就更另人费解了。只是谜团再多,没抓住对方之前,一切都是徒劳。

     这么一来,威尔逊不免想起了之前的事,“刚才就沃克一人,是捉他的好时机,怎么不让我动手?”

     班恩自有他的理由,“他帐篷左侧埋了新型热感装置,人一旦靠近百米之内,便会自发激活警报系统,展开攻击。咱们统共只有三个人,并无十足的把握,恐怕还会让他警惕,就更麻烦了。”

     “帐篷左边?我还以为那是他找东西挖过的土坑。”当时沃克神情亢奋,四周都是他挖找过后的土坑,大小不一,且又松软的填了些土,与帐篷边上的乍一看毫无区别。其实就算是现在,被特意提醒过,他也并不觉得二者有何不同,班恩如何一眼便认出来了?

     “因为那是影武者联盟里新研发的装置。”可能是威尔逊疑惑的表情太明显,塔利亚解释道:“离开基地前装置主体还在预测阶段,连我都拿不到的实验型号,也不知沃克如何能带了出来。索性我与班恩都参与了部分预测,与主体关联的感应配件还未拆除,一路灼烫着过来,这才侥幸发现端倪,没有酿成大错。”

     原来如此!

     不过,“既然是联盟里研发的装置,拆除起来应该难不倒你们?”

     塔利亚颇有几分郁闷的说:“都说了还在预测阶段。除了研发基地的人,恐怕没谁了解里面的构造,等等……”

     “怎么?”

     “沃克在联盟里最好的朋友佩恩,就在研发基地工作!”随着她渐渐回忆起对方的身份,脸色愈发难看了起来,“她在基地工作了十几年,细说起来甚至比沃克还早些。”

     班恩也想起了那个女人,不由隆起了眉头,“的确,而且他们的关系十分亲密,一度有人坚信他俩才是一对,直到沃克表明自己挂念前妻不会再娶……”

     塔利亚冷笑,“如果不是联盟里大家的误会,沃克恐怕还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宣扬自己对‘前妻’的忠贞呢。”

     “所以沃克利用了佩恩,拿到了感应装置?”威尔逊才刚说完,立时又将自己的猜测驳回了,“不,如果两人并没有暧昧举止,又如何会让整个联盟都产生误会?恐怕不是利用,是合谋。”

     塔利亚抿了抿唇。

     “两个叛徒。”班恩捏了捏拳头,粗壮的手臂又鼓涨了一圈,“沃克是大师的心腹,佩恩也在研究基地任职多年,如果他们从一开始就怀着不轨的目的……联盟危险了!”

     “我知道,更糟糕的是我们并不确定叛徒是否只有两人。”塔利亚脸色难看。

     “我们得和联盟取得联系了。”班恩说。

     塔利亚耸了耸肩,“逃家游戏到此结束。”她掏出手机,拖出被拉黑的那个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拨通却一直无人应答,直至快自动挂掉,才突然传出一道熟悉的男音。

     塔利亚心中升起一阵不安,果然便听那边急急说道:“塔利亚,不管你在哪,都先不要回基地。”紧接着便是一阵炮火的轰鸣声,伴随着细密的弹药射入钢板、门柱,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

     基地里正有一场恶斗!

     塔利亚不好的预感应验了。她手机开着公放,忍者大师那一边的情况,三个人也都有了些了解,知道不能占用太多时间,她长话短说,“沃克背叛,我们怀疑佩恩也有问题。”

     “没错,就在三个小时之前,佩恩不仅叛逃,还带走了大量的研究成果,里面甚至包括现用装备的详细结构,以及基地的防护程序。”雷肖古倒不是特别担忧,“不过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她没掌握到最核心的部分。我正好能利用一番,趁机抓出隐藏的叛徒。只是你们既然躲过了这一遭,就不要赶回来蹚浑水了。”

     虽然忍者大师是出于保护女儿的考量,不过从语气中也听得出,形势并不算十分严峻。

     三人都不免松了口气。

     塔利亚将寻到弟弟的好消息和父亲分享一番,班恩又将沃克在再生池外古怪的行为描述了一遍,雷肖古一时欣喜一时发愁,最后也没想出原因,时间紧迫,只反复叮嘱几人小心行事,又将热感装置的构造图纸传来一份,才算作罢。

     大块头班恩他不关心,可宝贝女儿和才失而复得的儿子,可不容闪失!

     几人准备万全,点齐人手备好弹药,绕路逼近沃克,却没料到等待他们的却是一个死人。沃克就倒在那一片大大小小的土坑中间,神情亢奋而激动。他周身没有任何外伤,只青紫的嘴唇昭示着他恐怕死于毒素,沃克的右手死死捏着枚指甲大小的小型晶片,想来就是他要寻找的事物。

     被灭口了。

     一瞬间几人都想到了这一点,线索骤然中断,随着沃克的死亡,太多的谜团无法解开,大家不免都有些颓唐。过了片刻,威尔逊突然灵光一闪,“还有一个人,我们忘了佩恩。”

     他说着给便摩根传去照片,让bau们帮忙留意这个逃跑的女人。

     而与此同时,匡提科留守的加西亚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bau出公差,加西亚一向都是留守人员,这次也不例外。照惯例冲一杯咖啡敲击着键盘查验有无遗漏,却真叫她有了发现。

     那是网站隐藏极深的一段代码,她按照破译后的网址逐一搜索,将对应的图片一一拼合,竟组成了一副纹路繁复的矛头图案!而叫她毛骨悚然的是,同样的图形,上一次出现,正是不久前轰动全美的连环劫机案!

     十三名少年男女至今生死不明,唯一的幸存者却也不知道更多有意义的线索,fbi迫不得已将案件封存,却没想到与这次的网络强.奸案联系匪浅。

     加西亚深吸一口气,联系了霍奇,“头儿,新线索,sac俱乐部恐怕与连环劫机案有关,我刚拼出了代码隐藏的图案……”

     “然后发现那是一个矛头?”摩根的声音微冷,“还恰好是劫机案现场,降落伞顶的那个。”

     “嘿,巧克力甜心,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还没来得及说!”

     加西亚吃了一惊,而电话另一头的bau们,皆是神情冷峻,尤其是组长霍奇,“因为我们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在他们眼前,沙地被掘出一道道沟壑,恰拼出一副巨型的繁复图案,而即便不由天空俯视着看,这些阅览过无数次劫机案卷宗的精英们,也能看出这图案代表了什么。

     在图案正中,矛头尖部,黄沙被染成深红,狼狈的女郎仰躺在血水流淌的源头,身体已然僵直。摩根默默调出了威尔逊传来的照片,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没错,就是威尔逊让咱们留意的佩恩,沃克的那名同伙,可惜现在也成了尸体,怎么办?”

     烈风呼啸,沙土渐渐将图案掩埋,不论是来时清晰的沟壑,还是尤未凝固的血液,都昭示着他们来时,佩恩刚刚死亡的事实。

     佩恩神态惊恐,肚腹处整个炸裂,仿佛有什么破体而出,又像是被恶意掏挖过一般,残忍至极。霍奇眉间紧锁,他看了眼摩根,“联系威尔逊,我先向上头汇报下情况。”

     线索彻底中断了。

     #

     堪萨斯州的乡间空气清爽,微风阵阵气候宜人。

     横穿大片大片的玉米田,不再年轻的长者提着小篮子,拨开摇曳着叶子的玉米梗,步伐优雅而又坚定。

     “阿罗,又去祭拜亡妻啊?”将剪掉的杂草堆进车里,乔纳森抹掉额间的汗渍,眼底有着同情与钦佩。同情他早早死了爱妻,一个人活得寂寞,又钦佩他学识渊博,是儿子最崇敬的师长。

     被称作阿罗的男人笑容很浅,点了点头,“要是忘了她的生日,艾米就又要生气啦。抱歉乔纳森,今天可没办法与你叙旧,等哪天我们都方便,叫上克拉克,再好好说会儿话。那小子一去大都会,就心野的不愿回家啦。”

     “下周就能回来了,说是赶在下一个项目之前,回来陪陪我们这两个老家伙。”

     阿罗却遗憾的叹了口气,“那我恐怕赶不上,以前的老伙计有点麻烦事,叫我过去帮阵子忙呢。”

     告别肯特先生,长者走出玉米田、渡过小河,钻进山林,最后停在了一片私人墓地中。

     不顾昂贵的定制西装,他毫无形象的盘坐在地,将小篮放在一边,取出里面的花束饼干,放在了墓碑旁。

     “艾米,我就要成功了,你也睡得够久了,合该起来陪陪我了。”他抚摸着墓碑上亲手刻下的字母,将头靠在了上面。

     他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就像任何一个放不下过去的执拗小老头,直到夜□□临,风开始刺骨,才将一旁的小篮拎起,走回河畔的下游。

     他拿出一捧被拆分成碎片的电子零件撒入河中,脑海里闪过一天之前,沃克挖出解锁晶片,即将拆下腕表的瞬间。那是多么欣喜若狂,多么充满希望的表情呀,可“因为攒够了功勋所以奖励他拆除毒针”这件事本身就是个谎言,他又如何会留下他性命?追随自己十几年的下属在最狂喜的一瞬死去,那从微型探头传来的图像,着实娱乐了他好一阵子,长者颇为满意。

     佩恩的表现就要无趣的多。明明给了机会,却没有在定好的时限里将图腾绘制完成,他只好“勉为其难”的引爆对方皮下植入的小型炸弹,将他送去了另一个世界。本来便暗中恋慕着沃克,这下便能够永远在一起了,主仆一场,他也算是仁至义尽。这么想着,长者又将另一堆零件丢进河中。

     河流湍急,零件浮浮沉沉着四散而去,任谁也不会知道,这两组引爆装置,才刚刚结束了两条人命。

     卖命十几年的下属成为了废子,卧底科研基地的衷仆他也杀的利落,似乎对他来说,除了艾米,没有任何人命值得珍惜。

     夜风吹皱衬衫,他摘下金丝眼镜,解开脖颈处的两颗纽扣,抬手在斑白的鬓间一抹而过。

     他眼中闪过一抹暗芒,月色下,竟冷酷的不似真人。</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