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哈利波特是个大英雄,也是只可怜鬼。【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从小在亲戚的恶待下长大,好不容易上了学,却年年都要与大魔王对战,抢了奥罗们的活计。等到他好不容易消灭了魔王,又成为了真奥罗,天天四处奔波去追捕逃往天涯海角的食死徒。

     短短的二十五年里,他先后失去了父母、教父、师长、同伴、战友……似乎所有与他相关的人都会遭受厄运。他开始害怕了,便疏远朋友、辞别长辈、与恋人分手,他将自己变成了独行侠,可等到终于疲惫了、放弃了、打算就这样一直到老时,事情却又突然有了转机。

     转机来自他曾经的“死敌”马尔福。

     战争激发了许多矛盾,却也缓和了一些关系,曾经与马尔福斗得你死我活,相看相厌,如今却变的亦敌亦友,有了不菲的交情。就在三个多月前,德拉科从家族的藏品中翻到了一本手札,里面记录了许多关于灵魂的猜测与咒语,就比如怎样根据画像,寻找失踪的灵魂。

     这对他意义极大,因为西里斯,并没有死。

     他挂在布拉克老宅的画像就像最普通的巫师照片,可以活动会有表情,却无法同其他画像一般与外界互动,哈利甚至没听它说过一句话。这并非巫师死亡后画像该有的表现,战争还未结束时,他便产生了怀疑与猜测,只苦于无法印证,也找不到他的灵魂与身躯。

     他记得神秘事务司一役中,教父跌入帷幔,踪迹全无。

     没有人知道帷幔后有什么,甚至有人笃信它连通阴阳,是巫师死后的乐土,然而那个时候,他与卢娜都分明听到了里面断断续续传来的说话声。

     就像只有见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见夜骐,那会不会只有符合了某些条件,才能发现帷幔的秘密。战后他研究了许久,可惜毫无所获。直到马尔福将手札寄给他,直到他发现了那道咒语。

     手札的主人是不知道第几代马尔福,他的妻子就曾被帷幔吸走,他坚信妻子仍旧活着,历经数十年发明了一道咒语,可利用画像里的零星灵魂之力,搜寻到还未回归梅林怀抱的灵魂。

     咒语成功后,画像会发起金光,而距离所寻灵魂愈近,金光愈盛,直至最终重逢。手札的主人在垂垂老矣时成功,可惜寻到的爱人却失去了记忆,他耗尽毕生所学仍未找到自然恢复记忆的方法,只在手札末尾记录了一下猜测与想法,带着遗憾死去。

     哈利捧着手札欣喜若狂,他花费了整整三个月勤练咒语,终于在半个月前成功激活了画像,又随着金光的指引来到哥谭,他掏出口袋里缩小的画像,看着近乎刺目的金光,露出了笑容。

     教父,我就要找到你了。

     ……

     威尔逊终于收到了兰尼的简讯,里面粗略叙述了他的离开,以及魔法部驻麻瓜界巫师的到来。对于自己的失联他也做了解释,因为被掳的时间太久,手机电量耗光,还是回庄园充上电后,才有机会给他发一条短信,报个平安。

     威尔逊大发慈悲的放过了他,虽然在他看来,大街上随随便便就能看到公用电话,大部分路人,也不会吝啬外借一两分钟手机。

     退出短信界面,他将手机揣回口袋,随便找了把椅子,舒服地窝了进去。

     熟悉的环境让他放松,不知不觉回忆起了前世,他的山头、小木屋、助手和机器人管家,说起来,也不知道小79现在在干吗,有没有被老头子欺负。

     叹了口气,威尔逊越发觉得为了隐藏的更好而丢下79的自己渣到无可救药。不过说真的,穿上仿真人皮的79有点难看,实在不符合自己的审美也是原因之一就是了。

     远在阿拉伯半岛的w-79遭到了会心一击,来自他审美异常的主人。

     威尔逊怀念了一会过去,就在怒气冲冲的质问声中回过了神。

     “能源公司刚刚成立,我们才搬到哥谭,就算地址相同,又怎么会是你追捕的罪犯!”塔利亚受了伤,班恩情绪波动极大,基本属于一点就炸。听说掩码下真正的地址就是他们公司,他立刻反驳起来。

     蝙蝠侠环臂靠在墙角,“有一点错误,这家能源公司存在于二十年前,几年后倒闭注销,一应仪器存放在库,又在两个月前被你们重新启用。”一看就是和公司原主关系匪浅的样子,他也是因为查到了这点,才去追捕现在的负责人。

     “不可能是他。”塔利亚突然说道。

     “谁。”蝙蝠侠的眼神锐利起来。

     “公司注册的事一直是老沃克在办。”她眉头紧皱,“可他是影武者的元老,也救过我的命,不可能背叛。”

     威尔逊却不认同,“那不过是背叛的价码不够,不过也可能只是被人利用,才将两个公司绑在了一起。”他提出了一条新思路,越发怀念管家79,如果有他在,早就将沃克的老底扒开,哪用花这么多时间分析调查。

     塔利亚摇了摇头,就因为知道了犯罪内容,她才越发觉得荒谬,“老沃克木讷却重情义,更是出名的专情,他妻子死了快十八年却仍难忘怀,至今孤身一人,怎么会去创建那种网站,也不可能是你们说的发帖人。”

     “如果十几年都是装的……”那这人也太可怕了。

     班恩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看向蝙蝠侠,“你说的那家能源公司,是什么时候注销的?”

     “87年的12月24日”

     “十八年前的圣诞夜。”塔利亚吐了口气,闭上了眼睛,“那是老沃克妻子的忌日。”

     果然……

     “他现在在哪?”

     班恩脸色难看,“堪萨斯州,他半个多月前就回去扫墓了,至今未归。”

     “再具体一点?”

     塔利亚和班恩一时间沉默起来。这样一想,沃克似乎从没说过他的妻子葬在哪里,也没有详述过他的过去。每次提及那段经历,他都会露出绝望空洞的表情不愿多谈,或是说些似是而非引人脑补的话,而关于他妻子的所有认知,竟只有钱包里一张模糊的照片!或许除了将他收入联盟的忍者大师,没人知道他的底细。

     不,如果忍者大师也遭受了蒙蔽呢?这一切会不会从始至终都是一场骗局?

     塔利亚心中升起阵阵寒意,眼底闪过一抹阴霾。

     威尔逊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蝙蝠的信息来源是警方,也就是说这里已经暴露,而那帮bi哪怕动作再慢,也该到了申请到搜查令闯入公司的时候了……”

     话音刚落,仿佛证明什么一般,楼下传来了长鸣的警笛声,实验室内几人面面相觑,然后齐齐看向了威尔逊。

     乌鸦嘴!

     “咳。也许我们应该配合一点?”威尔逊心虚的站起身来,朝窗外看去,却见塔利亚带来的手下被成串儿的带了出来,又被持枪的警察团团围住,看守起来。

     很显然,这些人并不像给老板惹麻烦,所以装作普通的员工,并不抵抗。

     他眼尖的看到了熟人,“是那几个bau,哦,还有你的老朋友戈登。”虽然**的警察不少,哥谭里更是少有清流,可对这几个人,威尔逊还是信任居多。

     “戈登值得信任。”

     合作了将近两年,蝙蝠侠对戈登的了解与日俱增,私下更是有过调查,这位警长的确值得敬佩,至少十几年间仍未被哥谭同化,对改变这座罪恶都市从未丧失信心这一点,就足够使他另眼相待。

     塔利亚一向果断,此次也的确受了无妄之灾,再加上有警方介入,寻找沃克会更容易一些,衡量片刻,她决定相信弟弟和蝙蝠侠。

     她抬眼看向班恩。

     强壮的保护人立即点了点头,大步走到门口,在密码装置里印上了自己的指纹,磕哒一声,大门应声而开。外面堵着几个bi的蓝马甲,不知来了多久,一个混血黑人一马当先的站在前面,双手托枪,摆着一个蓄势待发的凶悍姿势。

     威尔逊笑嘻嘻的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啊摩根,不过这个虽然看起来是木质的,其实门夹层里嵌满了稀有金属,踹过来的话你的腿大概会断掉。”

     摩根瞪着阴魂不散的青年,只觉得右腿隐隐作痛,而且他们几个小时前才见过的好吧!

     围观的班恩坏心的戳穿了他,“分明是冷轧钢板做了层假木纹。”直指对方信口开河。

     “啊……我又不在这里工作,当然不会知道了。”威尔逊耸了耸肩,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

     摩根嘴角狠狠地抽搐了起来。</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