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案件了结的不尽如人意,涉案人员死亡的太过巧合,然而任他们如何调查,所有的线索也都指向“佩恩为沃克所杀,沃克又自杀身亡”的结果。》 xs520.(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疑点太多,大家明知事有蹊跷,却依旧屡不清头绪。

     线索中断,案件终了,他们只能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匡提科的回匡提科,往哥谭的往哥谭,只是那出现频率颇高的矛头图腾,却刺一般的哽在所有人心头,蒙上迷雾与阴影。

     bau一行为此头疼,可对于威尔逊来说,糟心事不止如此。他才回哥谭不久,清洗完联盟的父亲与安顿好部下的外祖便纷纷赶来,上演了一场争夺儿子(女儿)/外孙(女)的大战。索性结局不算太坏,在所有人的冷眼旁观和冷嘲热讽之下,两个老人家总算不情不愿地放下各自武器,免去了奥古庄园被炸为废墟的命运。

     毕竟早在阿拉伯的时候两人就将误会解开,若非有索拉之死横在中间,早便和解,如今虽依旧处的剑拔弩张,却好歹在有关姐弟的问题上,能够心平气和的携起手来对外了。

     这两位一个呆了不足三天,一个咬咬牙留了一周,也都不得不回了基地,各自忙碌起来,威尔逊与塔利亚这才对视一眼,双双松了口气。

     塔利亚来哥谭的目的本是寻找弟弟,可找到之后又留恋起无人管束的自由滋味来,与忍者大师招呼了一声,便留在哥谭定了居。将库房中与沃克相关的一切上交后,能源公司又正大光明的重新开了张。威尔逊也因此在公司里挂了个虚职,暂时摆脱了无业游民的身份。

     也因此,蝙蝠侠、警署与眼线遍布的能源公司联起手来,哥谭的治安总算进入了相对的平稳期。

     不过与此相反,警官戈登却陷入了麻烦。

     准确的说,是陷入了原因不明的偷窥与监视之中。

     自从案件告一段落,他就总能感觉到一股若有似无的窥伺,不论是坐在家中、奔波在警局、巡查在大街小巷、甚至偶尔陪芭芭拉购物的二人世界里,他都能强烈的感觉到有什么人躲在不远处暗中窥伺,那种感觉离自己很近,可他却从来没能找到过对方。

     不过托他敏锐直觉的福,戈登倒也能感觉到视线主人的情绪大半是激动与探究,并没有什么恶意。

     一连七天,视线的主人毫无作为,戈登正思索着如何将对方逼出,副驾驶的同僚却突然接到了巡逻警员的求救信号。

     “怎么回事?”将自己的问题搁置到一旁,他立刻切换到了精英模式。

     同僚的脸色十分难看,“阿卡姆暴动,小丑劫持了医生和病患,打死打伤了好几名警卫,还安放了炸弹,咱们的人扛不住,请求支援。”

     “是嫌哥谭安静了太久吗,捣什么乱。”戈登皱起眉嘀咕了一声,立立即调转车头,将油门一踩到底,直奔阿卡姆开去。

     阿卡姆是哥谭医疗设备最为先进的疗养院,也是唯一一家关押着各式罪犯的精神病院。就比如被证明有精神疾病而逃脱制裁的黑帮高层、人格分裂的连环凶徒、以虐杀他人为乐的变态、以及像小丑那样真正的疯子。

     他没有善恶观念,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有趣,包括击碎他人的信念、释放人们心理的阴暗面、逼迫正义的一方做二选一的生死抉择,玩一切让别人痛苦的游戏,这些全都是因为有趣。他是一个理智的疯子,比一般的变态凶徒更为可怕,以往一个月里常常有半个月甚至更久都处于逃离状态,这次被抓回阿卡姆却接连半年都没有异动,戈登其实早就已经坐立难安心中发毛了。

     小丑一定在酝酿着什么惊天大事件,他一直这么认为,直到今天,接到求助电话,戈登才仿佛有了种尘埃落定的踏实感。

     克莱恩稻草人的身份暴露后便不知去向,阿卡姆的院长因此换了人当,如今掌权的是艾丽·琼斯,一个年龄成迷的强势女人。有人说她三十出头,有人却坚持她从医经验便已有三十年,她美丽迷人,却又手段强硬,短短一个礼拜便将阿卡姆整治的井井有条,多少挽回了些它岌岌可危的名声。

     可就在这样一个人的管理下,阿卡姆发生了有史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次暴动。

     他一路想了各式各样糟糕的可能,可真正到达阿卡姆,他才发现,事情远比他想象的更为棘手。

     阿卡姆几乎成了空城,原本的警卫死伤大半,专聘的心理医师能看见的也只有十几人,听手下汇报,小丑率领着一群精神不正常的凶徒,将那些没有攻击力的病人、以及七八个实习医生都压进了地下研究室,全都关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哪里弄来的枪支弹药,何时组装的爆破装置,也不提条件,也不朝外逃,似乎只是在享受暴动的乐趣,让人无从下手。

     和愁容满面的琼斯院长详细了解了情况,戈登叹了口气。

     得顾及那三百多名人质,他们既不能激怒对方也无法主动出击,十分被动,突然想起威尔逊与小丑私交极密,或许有劝阻对方的办法,白天联系不到蝙蝠侠,也只好先求助这位“大少爷”试一试了。

     电话接通,不一会便传来一道懒散的应答,透着些许疑惑,“戈登……警官?”

     戈登便将眼下的情况说了一遍,“你大概是小丑唯一的朋友了,希望能协助我们阻止他。”

     “有件事警官可能弄错了,一旦开始,就再没人能打断他的游戏,哪怕是我。”顿了顿,威尔逊又不紧不慢的追加一句,“不过,事情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

     “既然奈皮尔要用人命威胁你们,为什么要将他们集中起来,而不是分散到各处,那样启动定.时.炸.弹,看你们这群警察疲于奔命为救哪部分人陷入纠结不是更符合他一贯作风吗?只是炸掉一些医疗器材高层大楼有什么趣味?”

     “唔,这么一说,好像的确不是他的行事作风。”事情似乎更复杂了,戈登还想说些什么,突然被一股大力扯的一个踉跄,反应过来时便见自己脱离了防护圈子,竟大喇喇的暴露了出来。

     一道破风声由远及近,一支尾羽格外庞大的箭矢破空袭来……不,不是尾羽庞大,而是箭矢尾部固定着一枚进入了倒数的微型炸弹!

     威力不会过大,但炸死被箭射中的人已经足够!

     其他出路似乎都被封死,戈登只能朝左翻倒,那根箭却好似长了眼睛一般,凌空一弯,准准射进肩窝。

     戈登闷哼一声,鲜血喷涌而出,同一时刻,微型炸弹一声长鸣,白光猛然在眼前炸裂,耳边轰的一声爆响几乎将他震聋。

     “警督!”

     警员们的嘶喊是他最后听见的声音,戈登不甘的闭上双眼,却奇异的没有感到疼痛。

     一股绝对陌生又极为熟悉的能量环绕周身,当硝烟散去,警员围拢过来,他拍着毫发无损的身体,目瞪口呆。

     “残次品?”有人猜测。

     紧接着便被同伴反驳,“要是残次品,警督脚下这土坑是怎么来的?你之前挖的吗?”

     “可是警督毫发无伤啊。”那人很不服气,问起戈登来,“所以刚才是怎么回事?”

     戈登皱了皱眉,近距离的爆炸让他暂时性失聪了,并不知道两个下属在议论自己。他看向自己原本站定的位置,一个阿卡姆的高层医师正瑟缩的站在那里,警员们脸色不善的瞪视着他,若非估计自己肩上的警徽,恐怕都要动手揍了。

     他们不是瞎子,虽然局势紧张,却总有人看见惊险一刻时,医师将电话求援的戈登拽到他身前的举动。

     医师瑟缩着辩解,“我只是太害怕了,并不是有意的!”回应他的只是警员们粗鲁的推搡。

     戈登很快收回视线,朝另一个方向看去,监视他的人也跟到了阿卡姆,而刚才助他脱险的力量,也来自那里!看着低空里突兀出现的半截红色衣角,戈登眯起了眼睛。

     对方应该是有什么隐秘的隐藏方式,就如同日本的忍术一般,可以让人凭空消失,而刚才匆忙之下为了救他,才会漏出半片衣角,泄露了踪迹。他并不急着发难,而是冷静的下达一道道指令:

     “庞克,你是拆弹行家,带上你的人,这里的炸弹交给你了。”

     “索拉,带一队人确定人质的情况,不要轻举妄动。”

     “约翰,保护好这些医师们。”

     他将自己的下属一一安排好,然后高举着双手走了出去,“我来吸引他们的注意。”

     而眼角的余光处,那片鲜红的衣角,果然也跟了上来。</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