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小丑占据了整栋大楼,人质被关押在地下,同伙们或是架着机枪在楼体四周巡逻,或是在高层的窗口处探出身子,瞄准那些可能的危险因子,严阵以待。

     戈登踏入小丑的势力范围,枪支瞄准的红外线纷纷落在他的身上,他吐了口气,高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我只是想和小丑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小丑不会见你!”肌肉虬结的男人恶声恶气的喝骂。

     戈登知道小丑并不会谈什么要求,却还是说道:“别这么肯定,我还记得你,莱姆西斯家族的二把手,法官判了你□□一百五十年,可惜才过了不到三年就因为精神问题转移到了阿卡姆,强纳森在的时候你恐怕也受了不少苦,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总该抓住的。”

     自从来到哥谭,和政治家、黑帮头子打了太久的交道,他也渐渐变得能说会道起来,虽然心里对这些“保外就医”的社会毒瘤深恶痛绝,面上却还是一副为他着想的虚伪神情。

     看男人有些动容,他再接再厉,“离开阿卡姆、封锁犯罪档案、甚至要求法官改判,你们总该有个目的。那么,让我见见小丑?”

     男人们对视一眼,那位曾经的二把手,终于收回了枪,回身走进了大楼。

     这就是要带路的意思了。

     戈登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悄悄拭了拭手心的冷汗。他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但危险的事总该有个人去做不是吗?

     又过了一会,二把手探出身子,朝他招了招手,“小丑让你进来。”

     成了。

     戈登闭了闭眼,然后迈开了脚步。他谨慎的走向大楼,沿途布满了弹痕血迹,有种死气沉沉的压抑感,而当他走进大楼,那股压抑感却又陡然散去,反倒少了许多恶意。

     小丑在地下,肌肉男并没有继续带路,只是将他带到向下的楼梯口,便回归了自己的岗位。

     戈登的脑海里又冒出了威尔逊的话。各司其职井然有序,这的确与小丑以往的行动大相径庭,背后像是还有别人的影子。他皱着眉头朝下走去,越往下,周围越是嘈杂,几百个真正的精神分裂患者挤在一处,哭喊的尖叫的唱歌的祈祷的,数百个声音交叠在一起,推开联通外界的金属大门时,戈登的脑子忽地震蒙了一下。

     与之相对,小丑窝在破纸壳箱上,怡然自得的以手撑头,笑着与他打了个招呼,“哟,詹姆斯。”

     旁边甚至还有个女郎殷勤的为他泡了杯红茶!

     但很快,戈登就注意到了女郎的怪异,她脸上涂着浓浓的彩妆,看不出面目,和满脸油彩的小丑倒显得十足般配,不过她穿的却不是什么小丑装,而是有些破损的医护白袍。戈登神色越发凝重起来,他想到了一个不太美妙的可能。

     小丑该不会策反了一位医师,并且搞坏了她的脑子吧?女郎看起来可不像一切正常的样子。

     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小丑炫耀地撩了撩卷发,“别这么严肃,哈莉只是抛弃了虚伪肮脏的显示,做了正确的选择。”

     “所谓的正确,就是放弃高酬劳的体面生活,在脸上刷油漆,往楼里放炸弹?”

     “闭嘴,我当然要追随J先生。”哈莉折下身子,将头靠在小丑肩上,亲昵的宣誓。

     小丑不置可否,朝戈登挑了挑眉,“我以为你不是来挑衅的?”

     “那你到底想做什么?”

     小丑提都没提暴动的动机,只是表情夸张的重新编了个疤痕的故事,絮絮叨叨的给他嘴角的长疤新按了个出处。等戈登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对方是在故意拖延时,一切已经太迟。

     因为小丑突然朝他笑了起来,涂满深红油彩的嘴唇大大的裂开,将唇角的疤痕被拉扯的格外狰狞,他就这么眯眼看着他,将食指竖起凑到嘴边,哈着气轻轻的吐出了一个音节。

     “BOOM!”

     戈登心中一紧。

     “轰——!”紧接着,瞭望高台突然一震巨响,伴随着四溅的火星,升腾起阵阵金红的巨浪。饶是离得尚远,犹能感到扑面而来的烧灼炙热。

     瞭望台是阿卡姆的门户,也是病人们逃离的最大阻碍,上面24小时无间断旋转瞄准的重机枪甚至会攻击那些想要逃离的危险分子,没人知道炸弹是何时、怎样被安放的,这门户却已然被打开。

     浑浑噩噩的真正病人大多被爆炸骇的瑟瑟发抖,可那些因为各种各样原因被关在阿卡姆的罪犯,却高声欢呼起来。

     “还没结束。”带着恶作剧般的恶意,小丑轻轻喘笑了起来。果然,他话音刚落,整座阿卡姆陡然变得一片漆黑。

     有人遥控了整座疯人院的电力。而且多半是远程,帮手的踪迹找寻不到,他甚至连小丑都弄丢了。看着揽抱着医护女郎爬上直升机软梯的奈皮尔,警督先生头疼欲裂。

     该庆幸小丑有坑临时手下的习惯吗,至少他只带走了没什么犯罪记录的实习医师,丢下了这些阿卡姆凶残的原住民。

     招呼埋伏的警备出击,等控制了局面,戈登盘算着伤亡人数以及爆炸的损失总额,头痛欲裂。

     回去要被骂惨了!

     揉了揉额角,他看向身边的半片红色衣角,“我们该怎么办?你那神奇的力量能帮我追捕到小丑吗?”

     红衣角狠狠一抖,戈登甚至能猜到对方脸上惊愕的样子,他耸了耸肩,催促,“我们时间可不多,不知名先生。”

     终于,面前的空气一阵波荡,就像是撕下了蒙在身上的软布,从头顶开始,渐渐露出了一个黑发凌乱的瘦削青年。

     青年张了张嘴,吭吭哧哧的唤了声,“……教父。”

     “什么?”

     “教父!西里斯!呜……我终于找到你了。”青年委屈的眨了眨眼睛,狠狠的将戈登抱了个满怀。

     戈登整个人都懵了。

     ……

     直升机已经飞离阿卡姆很远,小丑让哈莉抱紧自己,背负着对方爬进了机舱。

     直升机不大,驾驶员也是老熟人了,“好久不见,威尔逊,你的托咐我可都办到啦。”

     “如果不算昨天晚上的视频电话,没错,我们的确很久没见了。”威尔逊松了口气,也有了调侃的心情。

     之前收到老头子来讯,说小79在追查他部下幼子走失事件时,无意中查出了阿卡姆的一些秘密。新院长似乎也有人体试验的另类嗜好,新建的大楼正是她研究DNA的地方,除了新来的实习生,医护核心或被威逼或被利诱,早就成了她的人,琼斯的手笔甚至比困在阿拉伯的强纳森还大。

     威尔逊上辈子起就不喜欢人体试验,这一世尤甚,可琼斯和强纳森不同,她背后有权力者的影子,79查出的证据,毫无用处。思来想去,也只有暴力拆除这一个解决办法,想到才视讯说阿卡姆太无聊要“越狱”的友人小丑,他便主动承担了遥控电路的职责,只要求小丑离开前,将那栋实验楼炸毁。

     一切都进行的十分顺利,只除了飞机上多出的那个人。

     “所以,你怎么还带了个人来?”他瞥了眼紧挨小丑满脸狂热的女医师,问道。

     “可怜的哈莉,琼斯院长总是针对她,我可不放心把她留在阿卡姆。”

     “……你确定把她弄成这样的不是你?”

     “小丑从不撒谎!”奈皮尔不满的强调。

     “不许说J先生的坏话!”哈莉很快适应了新环境,才听到自己的精神偶像被质疑,立刻踩住脖子一样急着反驳。

     白当了一回恶人的威尔逊翻了老大一颗白眼,没什么诚意的说:“算我多管闲事。”虽然他还是觉得小丑不会那么好心,多半是女孩太有趣,又太想弄清楚琼斯对她过多关注的原因。

     又过了一会,直升机渐渐飞出了哥谭的范围,小丑扒在窗边,眯起了眼睛,“这可不是哥谭的方向,我们要去哪?”

     “我要去趟大都会,克拉克安顿下来了,邀请我去做客,我知道你们不大对付,你可以等一会转乘大巴。”

     “顶着这一身行头吗?好主意。”小丑咧嘴笑了笑,整张脸越发恐怖了起来,“也许我该想一个马戏团名字,免得被好奇心旺盛的乘客问住,哦,你觉得Circu Circus怎么样?”

     威尔逊懒得理他。

     小丑再接再厉,“还是happy、smile?”

     “也许该叫shut up。”威尔逊冷冷的吐槽。

     小丑委屈的缩成一团,就算有哈莉的安慰也没能再次活泼起来。他点着下巴嘀咕了两句克拉克,突然嗤嗤笑了起来,“其实我到挺喜欢那个小镇男孩的,去大都会叙叙旧也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  还记得当初的无奖竞猜吗,为什么我要综HP?

     蛤蛤蛤,谜底终于揭晓,没错,我就是想玩弄一下演员梗啦,蝙蝠侠里演戈登局长的和哈利波特里演小天狼星的是一个人啊一个人,所以小天狼星掉进帷幕里木有死掉,而是因为XXXX(免剧透)成为了詹姆斯·戈登,你猜对了吗_(:з」∠)_</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