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胖姑娘沉着眼皮说完,便窝进靠椅睡了个天昏地暗,bau们疏通了半天,也终于获得批准可以跨国追捕沃克。几位元老饭都没吃,就急匆匆地登上飞机,而不需要手续的威尔逊姐弟,却早已坐进驾驶员班恩的直升机,率先飞去了阿拉伯。

     蝙蝠侠没有跟他们一起行动,虽然威尔逊带着满满的诚意邀请,但考虑到自己若无故消失太久,白天的身份恐怕会暴露,权和之下,只得选择拒绝。

     褪下战甲,卸下装备,布鲁斯熟练地按下密码,将整个武器库隐藏了起来。

     蝙蝠洞曾是内战时转移黑奴的秘密通道,自然有与庄园连通的地方,几次改建之后,如今的密道口,正设在他的卧室。而墙壁夹层内的密道上下连通,设有电梯,能更快、更隐秘的往来两处,也更方便他两个身份间的转换。

     登上电梯,表情一点一点改变,几秒之后就又变回了那个浪荡的花花公子。

     不一会儿,伴随着嗑哒一声轻响,电梯停了下来。他迈下电梯,大步跨入卧室,走向放置在角落里不起眼的白色钢琴,他在琴键上快速按下几键,密道口两旁的书柜便砰的一下收拢闭合,不露丝毫。

     拨了拨汗湿的卷发,布鲁斯解开衬衣纽扣,缓步走进了浴室。磨砂玻璃挡住了他的身体,却留下一抹朦胧的剪影。

     而刚刚收到小少爷回归的消息,急忙赶到卧室的阿弗雷德见此一顿,顺手将托盘放到了桌上。摆满了医疗用品的托盘很沉,即使老管家已经尽量轻拿轻放,仍旧发出了一声不可忽略的磕碰声。

     “阿弗,你来啦?”磕碰声果然没能瞒过布鲁斯的耳朵,他冲干净头发,随意套了条睡裤,便赤着脚走了出来。

     湿漉漉的头发软软的趴在头上,水滴淌过前胸后背,在羊毛地毯上留下一滩滩水渍,老管家不赞同地瞪起眼来,直看的布鲁斯承受不住,心虚地举手认输,才稍微温和了些许。

     监督着韦恩老爷接过毛巾,老老实实的将头发擦个半干,再将他裸.露在外的前胸手臂打量一遍,我们忠心耿耿的阿弗雷德才总算放过了他,勉强满意地表扬道:“我该庆幸您还算爱护自己,这一次没用弹孔和刀伤吓唬您可怜的老管家吗?”

     “当然,阿福,我一直有听你的话。”布鲁斯信誓旦旦的说完,便利落地拿起衬衫,动作迅速的穿了起来。

     阿弗雷德皱了皱眉。

     他一生无子,布鲁斯对他来说,既是侍奉终生的主人,也是看护长大的孩子,他对他一举一动,已极为熟悉。如今这着急的样子,像极了毁尸灭迹,阿弗察觉出不对,迅速绕到他身后,猛地抬手将衬衣一把掀开。

     淤痕与红肿层层叠加,比从前整整厚了半寸,青紫发黑的印子上满是血点,只看着都觉得疼,更何况是承受它。老管家叹息一声,越发沉默了起来。

     眼前的这条路荆棘满布,险阻重重,却是布鲁斯下定决心要走的,他可以心疼、担忧、不赞同,却终究无法阻止。

     气氛有些压抑,布鲁斯垂下眼睑,每到这种时候,面对阿弗都比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还要艰难,又怕气到老管家,他只好隐瞒大部分真相,好声好气的解释:“只是不小心撞到了护栏,我自己上一下药就好。”

     “我恐怕你需要帮助。”阿弗雷德自顾自地扒开布鲁斯的手,径自帮他涂抹药膏,只是伤处过重的压按,以及伴随的一*刺痛,总让他觉得,对方意在惩罚。

     不敢招惹*oss阿弗雷德,布鲁斯老老实实地坐在床上,顶着压力忍着疼痛,思考起离开的计划。

     说起来已经很久没和美女们聚会了,今天阳光又正好,也许他应该举行一场泳装趴,然后在阳光最美的时候,转乘直升机然后放掉所有人鸽子?

     布鲁斯干脆利落的下了决定,所以当天下午,在铺天盖地的新闻都在播报韦恩大少的奢靡浪荡时,男主角却已换上战甲、扣好面具,成为了夜色下的哥谭骑士。

     而与此同时,某先行部队开启直升机内的干扰信号,一路通畅地飞入了阿拉伯。

     “前面要到老头子的领地了。”威尔逊指着远处的黑点,仔细看的话,还能隐约看出城堡的形状,“不能再靠近了。”

     “先降落吧。”塔利亚指挥着班恩降落,调出警方传来的路线图,里面标注了红圈的地方正是她们此行的目的地。只是让她隐隐不安的是,沃克乘坐的飞机降落的地点,竟与埃米尔的基地相距不足十公里。

     威尔逊皱了皱眉,“他的目标是老头子?”才将塔利亚卷入麻烦,又遮遮掩掩的跑来阿拉伯,他没法不怀疑沃克的别有用心,可基地里戒备森严,他又能做什么?

     “你称呼的倒是亲昵。”塔利亚撩了撩眼皮,“要不是那老家伙独断专行,咱们也不会在“地狱”里出生长大了。”

     “可也同样不会遇到班恩了。”而且……想起离开基地前,老头子和雷宵古对峙的那番话,威尔逊隐隐察觉其中别有隐情,只是事情还不明朗,倒是不好立即说给胞姐听了。

     班恩将直升机隐藏在岩壁侧旁,做好伪装,刚走过来便听到了这句话,不由露出满脸问号。

     塔利亚心中一暖,冲他露出一抹浅笑,应道:“说的也是。”

     班恩双眼晶亮,收到微笑后,就仿佛有了使不完的劲儿,他低吼一声,抡着冲.锋.枪抗在肩膀,意气风发地指向一条小路,“跟我来。”

     小路由大块的砂砾碎石组成,大多都被风沙吹走或掩埋,断断续续的很不明显,若非有人指引,他竟看不出这斑点属于一条路。没走多久,威尔逊便忍不住问道:“我们要去哪?这好像不是通往基地的方向吧?”

     “当然不是埃米尔的基地,是我们的基地。”大个子这才发现,他与威尔逊别后重逢,还没有自己和塔利亚那般心意相通的默契,只好解释,“这是去再生池的路,几年前忍者大师把它传交给我,现在正好派上用场,可以做些补给。”

     “到时候抽调一些人手,你也可以选把趁手的武器。”来得匆忙,他们只是带了几把常用的手.枪,弹药并不多,弟弟更是双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带。还不知道威尔逊喜欢*攻击,偶尔用用冷兵器基本不用枪械的姐姐大人,忧心忡忡的加快了步伐。

     班恩突然停了下来,压下了身子,“藏好,前面有古怪。”

     不远处支着一个帐篷,一个穿着本土服饰的男人一会四处打量走动,一会埋下身子,不知在挖些什么。

     “那是沃克?”塔利亚打量着对方的身形,不太确定。沃克是个矮瘦的男人,虽然武力值不低,却因丧妻很是颓废,还有些驼背佝偻,可这人腰背挺直,浑身上下都透着股诡异的兴奋劲,和她印象中差别很大。不过想到他早已背叛,平常表现的恐怕都是伪装。

     “他在干嘛?”

     “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威尔逊皱了皱眉,犹豫的说:“我总觉得他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沃克很少出任务,离开影武者基地的次数,两只手都数的过来。”班恩压低了声音,“你能在哪见过他?”

     “而且熟悉的还不是便装,就是这幅阿拉伯人的样子。”他按了按太阳穴,努力回想。

     “等等。”塔利亚猛地眯起眼睛,朝威尔逊看去,“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印象。”

     “是再生池,他来送过食物!”不是在原身记忆里翻找的威尔逊,也不是几乎过目不忘的塔利亚,率先想起来的竟是班恩,“我第一次干翻其他人,护住食物的那天,就是他来送的饭,我记得很清楚,第二天,索拉就被送了下来。”

     而索拉正是威尔逊姐弟的生母。

     “暴动前一天,来的也是他。”塔利亚也想了起来。

     “巧合的就像安排好的一样。”

     对视一眼,他们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威尔逊抽出手机,对着沃克连拍几张,三人压低身子,借着岩壁的遮挡悄悄后退,从另一个方向绕了过去,朝着再生池急奔了过去。

     没工夫抽调狱卒,也没时间补给弹药,他们第一时间冲到了犯错狱医的监牢外,将抓拍的照片调了出来。

     “记得他吗?里恩。”

     狱医的眼睛动了动,看向了手机,下一刻,他瞳眸大张,突然激动的撞向铁栏。

     “他是谁。”威尔逊后退一步,躲开了铁栏里伸出的手臂。

     老狱医闭上眼睛,头无力的抵在墙上,沉默良久,他才嘶哑着开口,“引诱我吸食吗啡的人。”

     “什么时候?”

     “十五年前。”

     “暴动那一天……”

     老狱医睁开眼睛,那里面有绝望与化不开的仇恨,“我在他那里购买吗啡,有一次被人做了手脚,我不清醒陷入了幻觉,所以忘记锁门,然后……然后发生了暴动,是的,就是他,我绝对不会认错。”

     狱医不会忘记将他困在地狱的恶魔,威尔逊却陷入了更深的谜团。

     原来这么多事情的背后都有着沃克的身影,那么这个人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又有何目的?</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