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逃离再生池
    半人高的枯黄荒草堆里,虚虚遮掩着一个瘦小的身影,半遮半露出一截儿土灰色的衣角。

     一阵裹夹着黄沙的燥风吹过,荒草弯折,忽而露出了其后孩童的全貌。

     那是一个极瘦弱的男孩,六.七岁大小,穿着过大的灰色衣裤,半仰在地。他伤的很重,后腰紧贴着沙地,浸在几近凝固的暗红血泊中,胸口渐渐停止了起伏……

     死亡悄然降临。

     呼吸有将近半刻钟的停歇,然后便好似拉风箱一般,艰涩又粗重地,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男孩儿压抑的低.吟出声,平复半响,才捂着肚子缓慢又笨拙地爬坐起来。狂风掀翻了他的深色的帽兜,继而露出了一张迷惑不解的苍白脸孔。

     “我终于……逃离了?”威尔逊看着眼前的一切,怔愣出神。

     他曾是世界顶尖的青年科学家、拟人机械的创始人、人工智能的开发者,他拥有超前政府近百年的科研设备、获得了非凡的荣耀与成就,生活的惬意又充实。

     然而二十八岁生日时,他失去了一切。

     被大恶魔麦克斯韦引诱着制作了异世之门,又被蛊惑着启动了机器,他一瞬间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他面对的便是一个缺衣少粮,没有活人的荒岛世界。一个人勤勤恳恳地种地养蜂,与牦牛野猪为伴,躲避猎狗巨兽,艰难地撑过三个年头,他终于找到了森林深处的另一扇机械大门。

     他决定孤注一掷,他再次按下了启动键。

     然后……

     威尔逊皱起了眉。

     然后他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这里看起来的确不是饥荒怪岛,却也并非他原本的世界。没有僻静的山间木屋、没有设备齐全的地下研究室、没有全能的机器人管家wx-78、也没有那个放置在实验室中心,醒目到令人作呕的机械大门!

     空气中弥漫起浓郁的血腥味,威尔逊皱了皱眉,循着气味看向了不远处那片暗红的荒草堆。鲜血染红了沙地,秃鹫盘旋不止,那里赫然堆放着不下二十具残破的尸体!

     他瞳孔皱缩,大脑紧接着传来一阵刺骨钝痛,一段陌生的记忆汹涌灌入。他缓缓吸气,小心地按压住伤口,忍着剧痛查阅起来。

     记忆很短。先是懵懂不知事的两年,后是地狱中挣扎的五年。

     相处的人也不多,有冷漠的看守、敌视的囚犯、漠然的母亲,也有相依为命的胞姐,以及全心全力保护他们姐弟的少年,班恩。

     男孩儿的生命在一场暴动中戛然而止。当尖锐的铁片飞来时,他扑向班恩,将那个一直担任保护者的少年死死压在身下,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威尔逊垂下眼睑,捏了捏自己皮包骨头般的手臂,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现在有个好消息。

     他成功逃离了麦克斯韦,而且就在半公里之外,有着上百个他三年没见了的活人!

     同样,三个坏消息接踵而至。

     第一,那个活人聚居的地方叫做再生池,是一位大军阀的私人监狱,而他的身份,则坑爹的是里面唯一一名女囚索拉的儿子科瑞姆·奥古。

     第二,不久前那场动乱里,索拉被奸.杀,胞姐塔利亚趁乱出逃,不知所踪。

     以及第三,原身被一铁片扎没了半条命,又被当做尸体丢出了再生池,无人救治下已于半刻前彻底死亡。而自己之所以能够复生,只能说明穿越大门时出了意外,他不是死亡之后灵魂离体,就是那扇大门只允许灵魂的穿梭。

     想到这里,威尔逊苦恼地叹了口气,抬手遮住愈发刺眼的烈日,终于认命的打量起周遭环境来。

     周围……呃,漫漫黄沙没有路。

     “好吧,至少得选个不晒脸的方向……”威尔逊叹了口气,转身背对烈日,捂着伤口踉跄而行。

     那是个与再生池相反的方向,也许真正的孩童科瑞姆会回去看家人是否安危,但威尔逊知道,□□下已成为众矢之的他们根本没有活路。而他自投罗网般的回去,除了再增添一条人命,毫无益处。

     瘦小的身影在漫天的砂砾中渐行渐远,须臾间燥风扬起黄沙,孩童终于消失不见。

     然而他走得太快,并不知道,就在自己离开的当天晚上,一个面色悲恸的棕发男人,牵着一个同样发色的幼童来到了这里,在翻找了所有或完整或残缺的尸体仍旧一无所获后,那个只有一层棕色发茬的女童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

     可是直到最后,她也没有流出哪怕一滴眼泪,没有发出哪怕一声啜泣。因为她早就明白,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最无用的东西。

     男人叹了口气,“塔利亚,走吧。”

     “科瑞姆不在这里。”小小的手掌紧了紧,女童的音色并不清脆,倒少见的有些低沉,“他肯定没伤到要害,偷偷跑掉了。”

     “也许。”男人垂下头,看进了女童暗藏波涛的湛蓝眼眸。

     她移开视线,被男人牵着离开,再没有问半句关于科瑞姆的问题。只是他们谁都明白,比起她提出的荒诞期望,她的胞弟被秃鹫叼食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这下连唯一的牵绊……也没有了呢。

     闭上眼睛,塔利亚眼中的波澜渐渐消退,再睁开时,它们便沉静的仿若一潭幽深的死水。

     她出生于地狱,在苦难中成长,在悲痛里茁壮……然而阴暗的地底,终究无法绽放出纯真的花朵。

     而现在,她终于失去了‘唯一’的亲人。

     塔利亚看了眼身边自称她‘父亲’的男人,垂下了眼眸。

     #

     十五年后,堪萨斯州

     开在公路旁的便利店客源一向不多,再加上天色渐暗,店里只剩一个穿灰色连帽衫的青年还在光顾。

     「……截止到目前,曼哈顿已有四名女性失踪,两人宣布死亡……请广大市民注意出行安全……」

     悬挂电视正巧播到了最近频发的连环凶杀案,青年一愣,抬头看去,露出了一张过于瘦削的苍白脸孔。

     他的皮肤很白,更显得眼底青黑暗沉;他的眼睛很黑,却水汪汪的仿佛含满无辜;他将头发后梳,大多不服帖的四处乱翘,看上去就像个无害的学生。

     青年不甚明显的皱了下眉,“四个?”

     “是啊,半个小时前才发生一起绑架案,所以失踪名单就又多了一个。”店员停下归整货架的动作,抓了抓头发,颇为忧愁的说:“我已经开始后悔来美国了,至少在英国,我还从没遇到过什么连环杀人案。”

     “遇到?”

     店员虚弱的呻.吟一声,“相信我,那真是个糟糕的体验。”他撩了眼几个货架外的青年,动作隐秘的从口袋抽出一截短棍,划了道古怪的弧线,柜台上的一沓报纸便不着痕迹的贴地飞了过来。他将短棍重新插回口袋,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将报纸递了过去。

     那上面的头版赫然就是关于连环杀人案的详细报道,里面不仅有几张采光不佳略有模糊的现场照片,更是多多少少拍到了些受害者死状!

     甚至就连抛尸现场的两个目击证人也被简单介绍了一番,一个是九岁的拾荒少年汉克·诺博,另一个是便利店的员工兰尼·卢克。

     青年奇怪的看了店员一眼,再联想到之前对方过度的反应,试探的问:“兰尼·卢克?”

     “没错,那个倒霉蛋就是我!”

     “威尔逊·奥古。”简单交换了姓名,青年将报纸合上,递了回去,“这样已经算是泄露案情了吧,甚至会妨碍案件的侦破。”他瞟了眼记者栏,将那个醒目的名字念了出来,“内娜·布里特纳……难到不会被起诉?”

     “据我所知不会,布里特纳女士至今还很活跃。”一想到那位阴魂不散总来骚扰自己的记者小姐,兰尼就觉得头大,尤其是最近她将自己的信息泄露了出去,谁又知道会不会引起那个变态凶手的注意?虽说他有些不可告人的能力自保无碍,却也着实厌倦麻烦。思及此,兰尼重重地叹了口气。

     “可怜的兰尼。”威尔逊怜悯的看了他一眼,默默将自己购买的东西摆上收银台。

     兰尼拿过货物,动作熟练地扫码结算,顺口问道:“你很眼生,是新搬来的?”倒不是他对自己的记忆力过度自信,而是对方买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家里什么都缺的样子。

     威尔逊淡定的将锅碗瓢盆、刀具绳索装进了帆布口袋,一把拎了起来,“是啊,下午刚到,就住在前面不远。”他晃了晃皮夹,问:“一共多少?”

     “一百二十三!”兰尼笑眯眯地报出数字,觉得这个大客户分外可爱。收好钱,他目送威尔逊推门离开,看着玻璃门外那道模糊的背影,有些疑惑,“我最近一定是被凶杀案折磨出幻觉了,不然怎么会觉得他和抛尸现场的那个灰衣人背影有点像?梅林!这么一想,衣服款式似乎也差不多……”

     搓了搓胳膊上泛出的鸡皮疙瘩,兰尼对胡思乱想的自己翻了个白眼,重新整理起货架来。而便利店外的威尔逊,则利落的将大帆布口袋丢到副驾驶,矮身钻入车里。

     一阵引擎声响起,威尔逊一脚油门踩上,路旁便利店那可笑的‘’卡通招牌便被飞速甩远,很快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