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警署一日游
    当威尔逊披星戴月的满载而归时,看见的就是他毁塌了一半的家。

     踢开挡路的木板,绕过歪斜的立柱,再面色不变的挪开摇摇欲坠半连不连的旧木门,威尔逊走进盥洗室和客厅之间的那条短走廊,便看见了满身伤痕,断了至少两截肋骨,左手和右脚都脱了臼还被捆住丢在地上的杰克·奈皮尔。

     而此时的奈皮尔先生似乎十分尽兴,正时不时抿动着嘴唇,满足的喘笑着。

     “谁拆了我的房子?”威尔逊觉得自己有必要问清楚这一点。

     杰克一脸回味的舔了舔唇,“一只可爱的小土猫。”

     “……”

     那根名为理智的神经几欲断裂,威尔逊深深地吸了口气,在估算出从对方口中套出真话的可能性为零后,毫不犹豫的无视掉那些期待恳求的眼神,一头扎进了厨房。

     “小威尔,你要去哪?先帮我松绑呀。”杰克可怜巴巴的蹭着墙壁坐了起来,委屈的冲威尔逊低叫。可惜威尔逊只在厨房门口微一顿,然后晃了晃手里的战利品,说了句干巴巴的“煮饭。”便头也不回,“嘭”的一声锁死了门。房子被毁成了这样,圣人也会发怒的!

     杰克眨巴了眨巴熊猫眼,看着好友决绝远去的背影呜咽了一声,真的有些欲哭无泪了。

     ……

     对于厨房里皱眉沉思的威尔逊来说,煮饭的确是件浩大而又繁琐的工程,至少没有球球在一旁指导,他完全无法胜任这项工作。

     而所谓的指导……

     “滴!小鱼还没去腥线,禁止下锅!”

     “滴!三十秒后溢锅,建议调成小火!”

     “滴!注意放调料,盐2克、酱油半勺、香菜一小把!”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威尔逊忙的焦头烂额,一点看不出摆弄试验器材时的行云流水技术卓绝,他看着未被战火波及,仍旧完好厨具们,也不知是庆幸多些还是失望多些。

     毫无预兆的,一道闷雷“噼啪”而过,大雨顷刻间倾盆淋下。

     威尔逊瞟了眼窗外,慢吞吞的关掉小火,将颜色不忍直视的鱼汤倒进两口小碗。他心力交瘁的坐到桌边,斟酌着舀出一勺,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挣扎着送到嘴边。

     唔!卖相很糟,喝起来却还不错!威尔逊欣喜的想到,至少他没呕吐,也没有闹肚子,甚至连口感都比以往更适合人类食用了!在这方面满足点低到可怕的威尔逊舒心的长出口气,决定大度的忽略杰克的拆房问题,将另一碗分享给他。当然,前提是先等他喝完。

     威尔逊在避雨的厨房喝着热腾腾的浓汤,一板之隔的杰克,却伤痕累累的瑟缩在墙角,迎着噼啪砸下的大雨,觉得自己无辜又可怜。

     须臾间又是一道闷雷劈下,落汤鸡杰克破罐破摔的仰躺在短走廊旁,不再试图找到避风挡雨的好地方。他觉得自己这次八成会发烧,而造成这一切的当然不是某只可爱的‘小土猫’,而是厨房里铁石心肠,没有同情心的渣友威尔逊。

     至于正是他和小土猫克拉克的纵情一战毁了威尔逊房子这件事……杰克不负责任的选择性忽略了。

     雨越下越大,暴雨冲刷着杰克的身体,将他脸上涂满的颜料冲去,逐渐露出一张苍白瘦削,唇色浅淡的年轻脸孔。杰克的长相本属清秀,又在伤重和冷雨下带了些病弱,而那一道剑眉与一弯凤目,却直给这道秀雅的风景更添了些凌厉,可惜此时配上嘴角早已结痂的狰狞疤痕,生生将这幅美好的画卷毁了大半。

     而就在此时,伴随着一道轰隆作响的闷雷,一声大喝猛然响起。

     “fbi!”

     杰克仰躺在木板堆砌的拐角处,看见一个古铜肤色的黑人青年一马当先的举着枪冲了进来,却姿势有些古怪的压了压脚踝,颇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在他之后,又有两个穿着特制马甲的fbi冲了进来,三人速度极快的在破木屋里搜寻了起来。

     “安全!”隔壁的客厅隐约传来低喝。

     “安全!”几步之隔的卧室也有男声传来。

     杰克眨了眨眼,对如此诡异的事态发展兴味盎然的挑了挑眉。错眼间,一个大男孩姿势别扭的拖着枪,小心的走了过来,又在看到他之后一脸空白的张了张嘴,“呃……这里有个人?”

     摩根和霍奇快速跑了过来,看着杰克的惨样面露不忍。

     “我以为不明嫌犯的目标只有女性?”摩根拧了拧眉,警惕的环视四周。

     “你安全了。”霍奇说着,弯下腰,快速给杰克松了绑,“放松。告诉我们罪犯在哪?”

     杰克眨了眨眼,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他眼底闪过一抹趣味,却被颤抖着垂下的睫毛挡了个严实,再不露分毫。他沉默片刻,才终于放心似的呜咽着哭出声来,仿佛崩溃般语无伦次道:“在厨房,那道门里。他要杀了我,救我,拜托救救我。”

     “看起来他需要毛巾和热水,在医护人员到来之前。”摩根嘀咕了一声,对瑞德说:“我们进去,你照看这位先生。”

     瑞德点了点头。他知道以自己的武力值,跟着冲进去大概只会拖后腿,便老实的停留在了原地。

     摩根深吸一口气,不着痕迹的压了下脚踝,眼底瞬时精光四溢。只见下一秒,他猛地抬脚,“嘭”的一声踹开了紧闭的木门,然后举枪大喝,“fbi!放下武器!”

     伴随木门摇曳的吱嘎声,摩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种心愿达成的舒爽微笑。踹门,还是那么爽!

     然而呈现在bau眼前的却并非什么穷凶极恶举着枪支或者刀具的罪犯,而是一个颇有些瘦弱,盛着一勺汤凑在嘴边喝的白净大男孩。

     “……”

     摩根干巴巴的重复,“……放下武器。”

     “???”威尔逊一头雾水的和入侵者们对视半响,然后皱着眉头将最后一勺汤喝净,又看了眼桌角还冒着热气的另一小碗,迟疑的说:“那是给杰克的……”

     霍奇大概明白威尔逊在说的是屋外面的那个男人,虽然这次行动处处透着诡异,比如莫名塌毁的犯罪窝点、态度奇怪的不明嫌犯,但他还是沉着脸说道:“我们会将他送到医院接受治疗,不要抵抗,跟我们去警局。”

     威尔逊皱起眉,一脸疑惑的看了过去,“你们确定需要去警局的是我,而不是杰克?”他本以为这群人是来捉杰克的,所以才想让杰克喝完汤再上路,怎么如今看来,事情有点不对?

     回答他的,是摩根摸了把后腰,拽出来的一副手铐。

     “……”

     虽然莫名其妙,但威尔逊还是极为配合的伸出了手,由着自称fbi的黑人帅哥将他背铐好,推搡着走出木屋,押上一量长鸣的警车。

     霍奇和摩根先后上车,威尔逊想了想将要和杰克同车另一名fbi,心下不忍。那男孩长了副营养不良的弱鸡样子,看起来乖巧又没战斗力,实在不像是可以制服杰克的模样,即便他和另一位一看就很有经验的当地警员临时搭档,也无法打消他的忧心。

     出于好意,他提醒了一句,“你们最好分个人去那辆车……”这样还能在杰克发疯的时候,加以阻止。

     “然后给你机会逃跑?”摩根完全领会不到威尔逊隐藏的善意,他冷哼了一声,想到那几个被残忍杀害的女性,态度恶劣的斥道:“老实点!”

     威尔逊翻了个白眼,识时务的闭上了嘴,朝着椅背靠了过去,他左右蹭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安顿了下来。

     警车里安静下来,威尔逊侧头看着隔壁车内裹着毯子,捂着暖袋,在弱鸡博士嘘寒问暖的间隙冲他得意贱笑的绿头发怪咖,再次肯定,他一定是被杰克坑了。

     警车呼啸而过,快速隐匿于黑暗,离这座荒郊的破木屋愈行愈远。

     然而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开在末尾的警车后备箱处,有一个上白下红,头支天线的古怪球体,正紧紧扒着车皮,豆豆眼中射出一道红光。

     “滴!发现入侵者,链接wx-79,启动追踪模式!”

     ……

     半个小时之后,一行人抵达了曼哈顿警署分局。

     被一个人晾在审讯室一个多小时,威尔逊终于开始觉得无聊。

     在思考了诸如这次结束后要不要把麻烦精杰克再丢进疯人院、怎样高效的逼问出克莱恩实验基地的具体地点、如何分解掉前阵子偶得的迷人绿陨石、回家后怎么撒娇才能逃脱惩罚等等极为重要的事情后,终于等来了夹着资料、捧着箱子走进来的fbi探员们。

     是‘老熟人’霍奇和瑞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