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吃醋的管家
    夜色正浓,偶尔响起几声犬吠,传到这座高速公路附近的小店时已经不高,却仍旧使人毛骨悚然,无端颤栗。

     如今正是雨季,昨晚才下过一场暴雨,今夜的天公依旧不作美,刚过凌晨,豆大的雨点裹杂着尘土砂砾,就这么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霎时间,旷野内外一片噪杂。

     这倒也为fbi的隐蔽提供了便利。

     得到留守探员摩根的汇报,霍奇举起手.枪,偏头看向他的组员们示意行动,悄无声息的挨近了便利店。和着暴雨的‘噼啪’声,霍奇砸碎便利店的玻璃窗,带头冲了进去。

     之前因摩根的询问,加西亚调查了兰尼·卢克,然而那个少年的履历十分清白,他一直生活在英国,直到今年夏天才来到曼哈顿,除了中学时去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寄宿学校,并没有更多的疑点。不过也因着他们的扩大调查,另一个名字闯入了bau的视线。

     的店长卡宁厄姆·拜伦。

     拜伦的父亲是个一事无成的雕刻家,追求艺术败光了他们的大半家产,他的母亲也因此抛下他们,离开了美国。这使得他父亲大受刺激,行事变本加厉,让拜伦吃足了苦头。

     直到五年前老拜伦病重,不再作乱,才让卡宁厄姆慢慢经营起了那家便利店,安定了下来。只可惜一个月前,他父亲的不治身亡,成为了拜伦‘另类’的发泄的诱因。

     当然,他们能够确定拜伦就是罪犯,除了他符合侧写并有作案动机与条件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起连环杀人案的第一名受害人,正是拜伦的生母!

     她离开美国后又重新组建了家庭,在半个月前独自来美国度假,目的地正是曼哈顿。或许她是来看望自己儿子的,却没想到不慎激怒了刚刚失去父亲的拜伦,成为了亲子的第一个猎物。

     罪犯已经明确,而比较棘手的是,他控制着那名失踪的女记者,为了给人质更多的生机,也为了得到更多的证据,他们必须争分夺秒。

     只可惜bau们找遍了便利店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拜伦的踪迹。

     搜查一时陷入了僵局。

     霍奇随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一边带着警员们将搜查范围继续扩大,争取找到可能存在的密室、地下室,一边让加西亚查询拜伦是否有另一个根据地,以期救回失踪的布里特纳。

     雨越下越大,留守在警署的摩根,突然皱起了眉。他摸着下巴,盯着手里的资料,陷入了沉思。

     总觉得哪里不对。

     总觉得忘记了什么。

     是什么呢……

     之前递过报纸的新人警员再次敲门而入,拿着记录本一脸认真的询问:“摩根探员,既然威尔逊·奥古洗脱了嫌疑,咱们什么时候释放他?”

     摩根:“……”

     “摩根探员?”新人警员试探的又问了一句。

     卧槽!他终于知道自己忘记什么了!他忘了释放那个奥古!摩根一拍脑门,眉毛整个扭做了一团.

     而此时此刻,被探员们一齐遗忘了的威尔逊,却在夜色中被一个穿格子衫的大男孩拦住了去路。

     “你是?”

     威尔逊摇下车窗,看了被大雨淋透,浑身湿漉漉的大男孩半响,再次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

     “你们不能再向前了,有危险。”克拉克顶着雨声雷鸣,大声说道。

     威尔逊挑了挑眉,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叫还很青涩的大男孩一瞬间急红了脸,他胡乱抓了抓头,认真地说:“警方在办案,你们最好不要靠近那边。”想了想,他又尴尬地补充,“呃……奥古先生,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你认识我?”对前半句话不置可否,威尔逊的关注点显然在后面。

     克拉克更尴尬了,“我是韦伯斯特太太……就是您救下的那位夫人的邻居,她当时昏迷了,我一路追到了您的家里,因为误会,打伤了您的朋友又拆了房子。”他真诚地道歉,然后小声嘀咕了一句,“唔,虽然那位先生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变态杀人犯。”

     威尔逊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极其微妙,他挑高了眉毛,语调古怪地说:“你就是那只小野猫?”

     “啊?”克拉克瞪大了眼睛,微张着嘴发出了一道疑惑问的单音,不在状况内的模样蠢透了。

     一抹趣味在威尔逊眼底一闪而过。

     杰克的本事他很清楚,虽然很多时候他看起来都不靠谱,但论格斗水准,即便是老头子养的大半私兵,都不是他的对手。可眼前这个不过十几岁的少年,甚至可以说是大男孩,看起来瘦弱又单薄,更不像是受过什么专门训练的样子,却能把他伤成那副模样,又怎能不叫他好奇?

     威尔逊眯起眼睛,在审视中愉悦地拉开车门,邀请道:“雨太大了,你进来说。”

     克拉克呆愣愣的眨了眨眼,慢半拍的应了一声,“……哦。”

     然后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明明是来阻止威尔逊继续前进的,如今却坐进了对方的车里,车子更是又按着原来的轨迹继续有条不紊的行驶了起来。==+

     这厢克拉克局促的坐了一个角,屁股仅有一小半挨着座椅,后背更是直挺挺的不敢向后靠,毕竟他浑身都湿透了,车里这么干净,又看起来很贵,他可不敢随便弄脏。

     然而阴差阳错的,少年这幅束手束脚的样子落在威尔逊的眼中,竟出奇的顺眼。再加上对方湿漉漉的头发软趴趴的贴在头皮,看起来极为乖巧;蔚蓝如苍穹的瞳眸蒙上了水雾,看起来分外迷人。威尔逊一时喜欢,竟纡尊降贵的抬起手来,摸了摸少年的头毛。

     至少在机器人管家wx-79眼里,这种行为用“纡尊降贵”来形容,完全不为过。他仰慕的主人,竟然用那只尊贵的手掌,去触摸那样一个脏兮兮的家伙的头!

     wx-79下意识的皱起了眉,脑子里给主人消毒的想法随着时间越来越强烈,终于承受不住一下爆发,“吱”的一声刹住了车。

     威尔逊腰腹用力,完美的稳住了身形,一直局促不安的克拉克却没那么好运,一头撞到了前座。他“呀”的低叫了一声,不知所措的捂住了头。

     “79,为什么停车?”威尔逊纳闷的问。

     wx-79垂着头沉默了半响,才在他家主人不解的眼神下一顿一顿的扭过了头,“先生,消毒。”

     话说的没头没尾的,威尔逊竟意外的听明白了,他打量着自家管家此事的模样: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一脸极为浓重的委屈,声音更是带着些鼻音,听起来竟像是哭过,怎么看都不正常。

     虽然无法理解机器人的嫉妒心,威尔逊还是顺从直觉,在wx-79眼巴巴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wx-79立刻多云转晴,在球球系统里迅速输入一道程序,那颗人头大小的双色圆球,便兴奋的举着好几只机械手臂,朝着克拉克蜂拥而去。wx-79抿了抿嘴唇,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条格子手帕,又轻轻执起主人的右手,仔仔细细擦拭了起来。

     “好啦,先生。”wx-79笑容灿烂。

     手重新变得干燥舒适,威尔逊满意的点了点头,夸奖,“你还是那么能干,小79。”

     从wx-79脑袋一格一格的向后转,最后整个倒过来面向后背开始,克拉克就傻在了原地,他用自己来自外星的大脑绞尽脑汁的回忆,也没有想出脖子转了一整圈人还活着的真正原因。所以当球球挥舞着手臂,给他扒衣服、擦水、吹干时,他慢半拍的只来得及护住那条可怜的平角短裤。

     克拉克这下子更局促了。

     不过好在这一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发现自家主人的视线总是时不时瞟向克拉克少年看着单薄却意外有料的小身板时,wx-79终于带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吩咐球球加快动作,将对方的衣服快点弄干,送了回去。

     一行人再度启程,车内的气氛也渐渐回温,威尔逊好奇地问:“我知道我之所以被抓,多半是因为杰克,就是你打伤的那个家伙,不过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加害者的?”

     克拉克有些不好意思的,“是我太鲁莽了,之前韦伯斯特太太醒了,有警员给她辨认照片,我这才知道闹了多大的误会。”

     是啊,当那个年轻的警员拿出威尔逊的照片告诉他嫌犯被抓住,并让刚刚苏醒的韦伯斯特太太辨认凶手时,他可着实被吓了一跳。等他慌忙解释被自己丢在地上断了肋骨折了手脚的小丑才是那个绑架犯,警察被蒙骗抓错了人时,韦伯斯特太太更是语出惊人,说照片上的那个少年,竟是救了她的人。

     虽然不知道那个小丑用怎样的甜言蜜语才从疑似的绑架犯摇身一变成了“新的受害者”,不过真相大白之后,那位妨碍执法的杰克先生,还是被一位年纪不小的探员先生严厉批评了一顿,然后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做进一步的问询了。

     克拉克系好最后一颗纽扣,坐直了身体,严肃地说道:“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不过我已经给fbi的特别专线打过电话了,他们应该不会在为难你了。”

     威尔逊倒是很无所谓,“就算你没发现真相也无所谓,因为在我被带走接受调查的时候,又有新的案件发生了。”

     克拉克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我正是为此而来的,韦伯斯特太太告诉了我她被关押的地点,我打算去捉拿凶手。”

     威尔逊却摇了摇头,“早在她逃走的时候,那个地方就已经被拜伦放弃了,就在半个小时前的地窖就已经被发现了,不过里面空无一人。”

     克拉克一惊,“你怎么知道?”

     威尔逊带着点淡淡的炫耀,“因为我有一个无所不能的机器人?小79入侵fbi的联络系统,所以能够知道一些内部信息。”

     随着一声赞叹的低呼,wx-79握住方向盘的拇指欢快的点弄了几下,嘴角下意识的上挑了几公分。突然,他皱了皱眉,说道:“先生,bau那边有拜伦的消息了。”

     “在哪?”

     “约翰克森林。”wx-79的眉头仍未舒展,“守林人木屋。”

     威尔逊点了点下巴,眯起了眼睛,克拉克却是没那么淡定,忍不住低叫,“那岂不是离你们家很近?”

     “准确的说是只有1.2公里。”他皱眉道:“从这里到约翰克,最快也要一个小时。”

     wx-79肯定道:“根据统计分析,十分钟内布里特纳死亡的几率是12%,半个小时后上升为46,一个小时后高达93%。”

     克拉克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憋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威尔逊轻易看出了他的隐瞒,却没有点破,只是安静的看着对方。索性少年很快便停止了纠结,他深吸了一口气,忐忑的偷看了威尔逊几眼,斟酌着说:“不然让我下车先走,我跑的比较快。”

     “能快过汽车?”

     克拉克矜持地点了点头。

     是速度吗?威尔逊挑了挑眉,猜测少年的特殊能力,但想想至今还躺在医院里的杰克的惨样,便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他的能力至少还有一项力量。

     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好,你带着我。”

     “什么?”

     威尔逊对他的管家说:“79继续开车,尽量追赶我们。”然后又一脸严肃的看向克拉克,“我们走吧。”

     “………………”

     经历了几秒钟不那么坚定的推拒,克拉克便认命的背起了威尔逊,然后“咻”的一声窜了出去。路旁的景物飞速后退,雨点凶猛地砸下,烈风呼啸的割来,击打着外露的肌肤,叫威尔逊忍不住皱眉。

     少年的速度绝对超过了音速,若非他常年经受训练,又接受过改造,早已忍受不住,可再看少年自己,却是眉头舒展,没有半丝难受之感。

     能力还有防护吗?

     还不知道克拉克属于黄太阳下逆天的外星人,威尔逊终于诧异了起来。

     ……

     几分钟后,也有可能更短,他们便出现在了近百公里外的高速公路上。又绕过一段林路,便能远远看到一间铁网围绕的木屋。克拉克掩在一棵巨树之后,将威尔逊放了下来。

     威尔逊看了他一眼,说道:“速度、力量和防御?”

     “嗯?”

     “我是说你的能力。”

     克拉克挠了挠脸,倒没有再隐瞒,“也能这么说,不过我的听力和视力也都还不错。”

     “范围大概多远?”

     “小时候还差一点,现在横穿整个小镇没有问题。”

     “……”威尔逊这下终于不再淡定,他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了克拉克,不可置信的说:“你是说,你的能力是在进化的?”

     克拉克谦虚的‘嘿嘿’笑了。

     威尔逊头疼的说:“你这性格……算了,以后这种事情不要轻易告诉别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异类,即便他们从未妨碍过那些人的利益。毕竟比一般人强大会得到崇拜和荣誉,但超过一定的界限,就只能带来恐慌了。”

     克拉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爸爸妈妈知道,然后就是你们了。”虽然他也曾想过对朋友炫耀,不过总是阴差阳错的失去机会,现在想想,似乎是好事?

     威尔逊拍了拍他的肩膀,“努力伪装成普通人吧。”

     “伪装?”

     “对。我见过不少能力者,他们有的是地下拳王,有的是知名医生师,想尽办法合理化他们的能力,全看你怎么想了。”

     克拉克皱了皱眉,“我不知道,我父亲想让我上大学,其实我比较想帮他打理农场。”

     “你还有的是时间慢慢想,现在集中注意力,我正需要你的能力。”

     克拉克听话的点了点头,他先闭上眼睛,用耳朵倾听。

     雨滴砸入泥土的声音不绝于耳,十几公里外传来警车的长鸣声,不远处隐隐升起粗重的喘息声、老鼠的吱吱声、难耐的低.吟声……

     他猛然睁开眼睛,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越过屋舍周围的层层护网,穿透荒草和泥土,木块与钢板,克拉克的视线直直扎入隐匿于地下的密室,看到了里面骇人听闻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