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失控的凶徒
    审讯室里的气氛十分压抑,威尔逊不动声色的瞟了眼资料夹里露出的半页资料,猜测麻烦的源头大概是被他捡到的受伤女人,而推波助澜的则是损人不利己的杰克·疯子·奈皮尔。

     “已经见过了。艾伦·霍奇。”霍奇简短的介绍道:“这是瑞德博士。”

     棕发的大男孩拘谨的点了点头,习惯性舔了舔嘴唇,紧挨着霍奇坐了下来。他将盛放案件资料的箱子放到桌上,贴着受害人可怖死状的照片正对向威尔逊。这是bau们常用的手法,用视觉冲击和精神压力刺激嫌疑人,让他们无法保持冷静,过早暴露,这种手法他们用过很多次,有时效果也不过,只可惜却在威尔逊这儿碰了钉子。

     威尔逊看着那些人可怖的死状,没有兴奋、没有遗憾、没有紧张、也没有自豪,他没有产生任何的情绪波动,他只是冷静的陈述,“不是我。”

     不,如果是普通人,见到这样的照片也会产些惊讶甚至害怕的情绪,而不是什么情绪波动都没有!所以眼前这一定是个冷静到冷酷的人,瑞德暗暗想到,这意味着对方心性坚定极难攻破,并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对他们来说再糟糕不过!

     如果威尔逊知道瑞德在想什么,一定会觉得万分委屈。他这些年跟着老头子风里来雨里去,曾亲手杀死过敌人,也给满身是血的同伴缝合过伤口,什么大场面都见过,心里早就被锻造的极为强大,对这些毛毛雨般的照片,怎么可能还会惊讶害怕?

     霍奇同样感到了棘手,不过他还是紧盯住威尔逊的双眼,开口道:“美丽的主妇。她们都有金色的长发,茶色的双眸,和你的养母一样。”

     “……”威尔逊看着那几张失踪女性的照片,脑海里渐渐浮现出另一张脸,很温和,较为柔美,不算年轻却很耐看,那是他的养母。

     和后期酗酒暴力的养父不同,养母留给威尔逊的印象永远都是包容且温柔的,所以他才会那么快接受这个比他的心里年龄没大上几岁的女人,真心将他当做母亲。

     不得不说,从上辈子起就是孤儿的威尔逊,最不会应付的就是这类人了。

     可惜奥古太太遭遇车祸不幸丧生,奥古先生没过多久,就从一个彬彬有礼的画家变为了酗酒发疯的醉鬼,到最后竟活活喝死了自己,让他过早的结束了迟到的幸福,只不过……“这和我母亲有什么关系?”

     霍奇说:“你认为养父的改变,以及童年的悲剧都源自于你的养母,你狩猎和你养母相似的女人,然后亲手杀死她们,就好像这样就能阻止过去的悲剧。”

     “不得不说……奇妙的想象力。”威尔逊抽了抽嘴角,“而且你的逻辑有问题,为什么杀死和我母亲相似的女人,就能阻止已发生的悲剧?”

     霍奇:“……”

     瑞德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低声快速的说:“呃,事实上你和我们做出的侧写有不少重叠,20-30岁,白人男性,不久前回到曼哈顿,拥有一辆可运载受害人以及尸体的车,以及住所偏僻交通不发达。我们还发现,你幼年长期处于养父的暴力中并有过一次纵火前科……”

     “然后?”威尔逊摆出一个无辜的表情,反问。

     对话的两人看起来都白白净净的像是大学生,但与真正害羞内向的瑞德相比,威尔逊更像是披了层伪装的皮,扒开这层皮,也不知道会露出什么富有攻击性的疯狂内在。

     霍奇暗中观察威尔逊所有的微表情,皱着眉侧写着。

     会出现这种情况当然怪不得威尔逊,他外表乖巧又年轻,但内里却有着四十多年的人生阅历,再加上两辈子都很不平凡:上一世成名已久,是世界最顶尖的科学家之一,又阴差阳错被诱骗进荒岛世界挣扎多年,可谓阅历丰富,而这一世更是遭遇了老头子,遇见了太多不平凡的人和事,又哪里是瑞德博士这种才刚出校门不到一年的书呆子能够比拟的?

     瑞德这厢被问的半张了嘴,小动物一般瑟缩了一下,很不自在的移开视线,“呃,我是想说……许多连环杀手幼年时期都伴随着这些行为,他们也大多来自破碎的家庭、曾经遭受虐待或者被忽视。”

     威尔逊说:“这些我倒可以解释,关于纵火,事实上,我只是在烧毁一些无关紧要的手稿,然后不幸的引发了一场小型火灾。”

     瑞德支棱起耳朵,“什么手稿?”

     威尔逊看着小博士,两对黑眼圈面对着面,其视觉效果不是一般二般。

     他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挑了挑眉,似真似假的说:“一些童年里天马行空的可笑幻想,比如制造一扇可以穿梭空间的大门。”然后在屡战屡败数十次后,心灰意冷的将手稿全部烧毁,放弃了回家的念头什么的。

     瑞德舔了舔唇,正想和威尔逊来场关于时空宇宙的长篇大论,就被霍奇的一声轻咳全部堵了回去,“继续。”

     威尔逊一脸的无辜,“至于失踪案件的不在场证明,我确实没有,但仅凭这个还定不了我的罪,fbi办案,也要讲证据的。”

     “梅·韦伯斯特。”霍奇突然说道。

     “什么?”

     “有人报案,你囚禁并伤害了韦伯斯特太太,而她正是这起连环凶案的受害人之一,三天前失踪。”

     威尔逊的脸色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他的手虽然被铐在身后,看起来却一点也不落魄。

     他略微前倾了身子,坦然的说:“我一个月前来到曼哈顿,期间一直住酒店,直到两天前才得知养父的旧房子还在,没有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们收走,是今早才搬过来的。你说的那位韦伯斯特太太,是我外出购物时无意遇到的,她当时突然扑到我的车头,哀求我救她,我这才让她上车,带她回了家,只不过刚一上车她便晕了过去,你们说我囚禁她的证词又是从哪得来的?”

     漏洞简直多的无力吐槽,霍奇强忍住翻白眼的*,犀利的指出,“既然是好心,你为什么不送她去医院?”

     “我为什么要送她去医院?她没有致命伤,虽然看起来吓人,但只要及时止血就不会有危险,而这些我自己就能做到。”而且涉及到命案,他的履历虽然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到底经不起推敲,若是哪个警官突然职业病发作调查起来,光是那堆加密文件空白经历,就是一大堆的疑点,到时候再牵扯出老头子,要抹平岂不麻烦。

     此时的威尔逊并不知道,他奇怪的履历已经引起了神奇女孩加西亚的注意,正摩拳擦掌的打算解开谜题呢!

     审讯室外,摩根双臂环胸的看着监控器,拧起了眉,“谁在说谎?”

     吉登说:“他没有说谎。”

     摩根的惊讶根本遮掩不住,“奈皮尔现在还躺在加护病房,他断了两根肋骨,手脚都有不同程度的脱臼骨折,难道是他在说谎不成?”

     吉登说:“奈皮尔当时的表现过于亢奋,我们当时认为他的情绪失控是因为可怕的遭遇,但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他精神原本就不正常。

     摩根自然听懂了吉登的未尽之言,“所以我们要把‘受害人’当做不明嫌犯或是什么帮凶捉来审讯?”

     “不明嫌犯的目标一直是金发茶眸的已婚女性,没道理在奈皮尔身上做出改变。”吉登说道:“而且奈皮尔嘴部的割痕不是新伤,受伤时间至少在半月以前,这是一条线索,至少不过不管真相如何,他都与这起案件脱不了干系。”

     摩根再度皱起了眉。

     吉登将视线从监视器上移开,看向单面镜后对驳霍奇的威尔逊,陷入了沉思。

     而审讯室中的气氛凝滞,审讯陷入了僵局。

     祸不单行,bau们紧接着又接到了一个十分糟糕的消息。

     死者再度出现了。

     昨晚才失踪的戴西·多尔比被杀害,依旧被抛尸在了高速公路旁。这次的抛尸地点距离卢克工作的地方不足十公里,可惜依旧超过了摄像头的监控范围,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信息。

     这是对bau的嘲笑!对警方的蔑视!

     也极有可能是不明嫌犯被激怒,自行打断了自己的步调。

     那么激怒他的诱因又是什么?第四名受害人的失踪很可能源于韦伯斯特太太的逃脱,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她的提前死亡?

     霍奇的眉头简直皱的可以夹死蚊子,他愤怒的握紧拳头捶向审讯桌,然后突然想起了威尔逊说的那些漏洞百出的证词,眼神一暗,迅速抓住了一个重点,“韦伯斯特太太扑到你的车头,向你求救了?”

     “没错。”威尔逊淡定点头。

     “什么地点!”

     威尔逊思索了一下,说:“那段高速公路没有什么标志物,不过再开四五分钟的车,能看到一家便利店,我去那买过东西。”

     瑞德猛地抬起了头,瞠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