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小丑奈皮尔
    匡提科

     bau办公室里,jj按下遥控器,暂停了显示屏里播报的新闻,将资料分发给了她的组员们,“这个月的第四起。”

     “目前的失踪人数增加到四人,已有两人被发现抛尸路旁,分别是9月3日失踪的丽贝卡·奥卡伦和9月10日失踪的凯丽·考德,尸体赤.裸,无性侵痕迹,都遭到殴打,被划割皮肤,以及……”她将照片摆放在圆桌上,点着其中两张,神情严肃,“嘴部被割裂。”

     照片上的女子被摆成仰躺的姿势,而她们的上半身,都被刀具划出了许多混乱的线条,皮肉翻卷,可怖异常,最叫人无法理解的是,她们的嘴角都被割裂,直至耳根。

     “划痕看起来杂乱,却深浅相同,不明嫌犯的控制力很强。”摩根双手环胸,挑了挑眉。

     “并且有一定的医学知识,法医的鉴定结果,被害人死于失血过多,这些伤痕都不致命。”霍奇接口道。

     瑞德快速翻看着资料,高速运转的大脑很快将所有信息一一记下,他突然一顿,将资料放下,疑惑地皱起了眉,“若从失踪时间来看,不明嫌犯一直保持着七天一个周期的作案频率,是什么让他在两天后绑架了第四个人?”

     摩根推测道:“精神失控,控制力减弱,所以他加快了速度?”

     “也许,但还有一种可能。”吉登目光不错的盯着照片,神情若有所思,“他被什么打乱了规律。”

     瑞德眨了眨眼睛,“被什么?”

     “好问题。”霍奇收好资料,对他们的联络官说:“不过咱们恐怕要先联系专机了,jj。”

     如今的bau小组与几十年前大不一样,至少拥有专机这一点就能傲视整个fbi了,所以当天下午,天还未黑,他们就抵达了曼哈顿。

     草草在宾馆里放好行李,根本来不及收拾整理,一行人便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这里的警署分局。

     霍奇翻看完更加详细的资料,还没等分配任务,便得知了一个不那么美妙的消息。

     ——案件详情被泄露了。

     “又是那个布里特纳!”摩根眼底带着怒火,不满的说:“她太爱出风头了,上次若不是她非要跟踪报道,疏忽下泄露了目击者的保护地,那女孩也不会死了!所以呢?这次又是因为她,我们的不明嫌犯加快了速度?”

     霍奇道:“还不清楚,先去目击者那了解下情况吧。”

     瑞德早就将所有资料牢牢记在了脑子里,所以霍奇话音刚落,他便快速说道:“拾荒少年和店员,我们先去找哪个?”

     “医生建议怀特至少休息到周末,那个男孩被吓坏了,根本想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细节,所以去便利店,这个时间卢克应该还在工作。”霍奇带上墨镜,说出了他们的目的地。

     摩根挑了挑眉,也抖出别在上衣口袋的墨镜,跟了上去。

     瑞德落在最后,看着率先钻进车里的两位前辈,忧愁地眨了眨眼,“这种比起fbi,更像是黑帮的装扮……真的能够获取目击者的信任吗?”

     不过不管他再怎么怀疑,也还是在摩根高喊完“babyboy,快上车”后,小跑着赶了过去。

     #

     银色的曲线急速划过,一阵尖锐的铃声突兀响起,威尔逊单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手在副驾驶上胡乱摸索,直到铃声响到第四遍,才堪堪找到了手机。

     显示屏上的“小丑”字样跳的正欢,他嫌弃的将手机放远,这才不情不愿的按下接听键并开了公放。

     “啊哈!惊喜!”电话甫一接通便传来一声带着气音的愉悦男声,紧接着便是一连串古怪的低笑,听起来诡异又渗人。

     “杰克·奈皮尔……”威尔逊嘴角下意识的抽了抽,想起这位友人旺盛的精力以及魔性的三观,头不由更疼了。他沉默片刻,在如何挂断电话上犹豫了几秒,终于决定做一个委婉的人,“谢谢,你的‘惊喜’我收到了,我现在正在开车,不方便接听电话,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挂……”

     “等等!”“欢快”的笑声戛然而止,杰克急切的打断了威尔逊,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满与指责,好不委屈,“小威尔,你可真叫人扫兴!”

     威尔逊面瘫着脸:“所以?”

     “我们已经有将近半年没见了!”

     “那是因为你去了疯人院接受治疗。”威尔逊不为所动,将铁石心肠演绎的淋漓尽致,“治疗结果如何?”

     “唔,克莱恩院长大概学艺不精,他的药剂除了让记忆更混乱、幻觉更真实外,没有任何效果。”杰克遗憾地说:“所以我只好离开阿卡姆了。”

     “克莱恩?”听到熟悉的人名,威尔逊下意识地挑了挑眉。

     说起来他之所以会“离家出走”,还是拜这位克莱恩所赐。若非他背着老头子和仇家勾结,研制什么神经毒素做什么*实验,自己也不会大老远的跑到美国来清理门户。只是不知道老头子为什么对这次的背叛消极怠工,甚至连番阻拦想要动手的自己,害的他只能偷跑,被迫坐了黑船。

     想到这里,威尔逊不由对布莱恩感官更糟,他想了想,问道:“你对克莱恩了解多少?”

     “你对他感兴趣?你要抛弃我吗?”

     “回答我,奈皮尔。”威尔逊有种耐心告罄的感觉。

     “好吧。他是阿卡姆的院长外加精神科医生,也是哥谭大学的心理学教授。”杰克笑的十分欠扁,“不过除非你来接我,否则他在哪进行非法实验,那些间歇性发狂的“病患”又都被看管在何处,我恐怕就都想不起来了呢。”

     “……你赢了。”威尔逊长长地吐了口气,“我去哪找你?”

     “我们初遇的命运之地!我今晚穿了礼服,还化了淡妆,一定特别醒目!”

     “好的,歌剧院外的小巷子,我了解了。”威尔逊说:“这么说来,你连夜逃出疯人院,也是因为不想在未来当某一个“被发狂”的病患?你被克莱恩选中了?”

     杰克停顿了好半响,才闷声说道:“所以我才讨厌聪明人。”

     威尔逊不满的冷哼了一声,摸了摸钱夹,心塞地说:“你肯定没带现金和信用卡。”

     “那些东西会毁了我们珍贵的约会!”

     胡说八道!威尔逊抽搐着嘴角,“也没有身份证明?”

     “是呢,全赖你我存在的痕迹才能消失的这么彻底。”

     威尔逊叹了口气,“好吧,你的指纹、dna和牙科纪录的确是我让wx-79帮忙抹除的,那么杰罗姆,在那等着我,马上就到。”

     电话另一头突然陷入了一片死寂,几秒过后,才传来杰克粗重的喘息。与之前的“欢快”不同,这次显得压抑又阴戾,“别叫那个名字,奥古。”

     “冷静,杰克。”威尔逊从善如流的改了称呼,他可不想因此激怒一个疯子。懊恼于自己的失言,又不敢放杰克一人多呆,他只得远远抛开手机,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他得快一点了。

     ……

     一路疾驰。

     不到十分钟,银色的轿车便稳稳停在了一个瘦高青年的身后。

     车窗被摇下,露出了威尔逊苍白的侧脸,“上车,杰克。”

     那青年穿了身深紫色的收腰西装,扣了顶古怪的高礼帽,他闻言一怔,而后嚯地转过了身来。

     “小威尔!”杰克看到来人,双眼微眯,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呃,你终于忍不住去毁容了?”威尔逊看着对方惨白的仿佛刷了层白漆的脸,殷红的仿佛饮过血的唇以及嘴角两旁狰狞的疤痕,乌黑的熊猫眼外加草绿色的卷曲半长发,只觉得胃部一阵痉挛,“这个‘淡妆’真不错。”

     “谢谢。”杰克优雅的弯了弯腰,从摇下的车窗里看见了随意摊在副驾驶的帆布口袋,明白今晚那个位置不属于自己,便极为自觉地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下一秒,他又迅速缩回了钻入一半的身子,挑了挑隐藏在颜料下根本看不见的眉毛,充满惊喜的说:“小威尔,我就知道你是个天生的罪犯!”他指着后座仅盖了条薄毯,身上带伤,明显处于昏迷状态的半.裸女人,一脸的询问。

     但是。

     那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语气是怎么一回事啊?!

     “那是你的错觉。”威尔逊翻了个白眼,示意杰克快点上车,又不放心的追问道:“我来之前……你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当然。”杰克耸着肩,无辜的说:“我就站在那,连脚都没有动过!”他说的信誓旦旦,至于那个几分钟前来抢劫他,如今被扭断脖子,不知躺在哪个垃圾桶里腐烂变臭的醉汉混混……是他不长眼撞进自己手里的不是吗?

     “姑且信你。”威尔逊语气里透着怀疑,却还是启动了车子。

     杰克愉悦的捋了捋头发,随手关上了车门。他视线无意间扫过昏迷的女士,饶有兴味的掀开薄毯,暴露出女人前胸皮肉外翻的可怖伤痕,眯着眼睛欣赏了起来。

     “手艺真烂。”他最后嫌弃的总结。

     紧接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便再也压制不住,在车中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