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终于碰面了
    到处都是暗红的血迹,有的已经干涸,有的还很新鲜。脏污不堪的床板上被束缚带紧紧绑缚着一位赤.裸的女性,她涕泗横流,面容扭曲,身体上刀痕纵横,早已在身体的痛楚与心理的绝望下精神崩溃,只能发出无助的哀吟与喘叫。

     而一个穿着灰色连帽衫的成年男性,正高挑着嘴角,哼着欢快的小调,转着一把细长的裁纸刀,优雅的向她走去!

     “嘘!内娜,安静。”连帽衫的男人弯下身子,在女人耳边低声呢喃,“我是在帮你,你的身体罪孽深重,只有经受惩罚,才能得到净化。”

     “我……没有,我没有。”内娜的神智都有些不清醒,只能模糊的重复着拒绝与哀求。

     “不知悔改。”男人的声音冷了下来,嘴角却仍旧高挑着,“说谎与盗窃是最沉重的罪孽,而你……”他轻柔抚摸着女人的头,“恰恰两者皆犯。”

     内娜虚弱的摇头,却根本不可能甩脱男人的掌控。

     连帽衫的男人忽然起了谈兴,就像很多不作不死的反派一样,开始了长篇大论,“那个女人就是这样,她告诉我只要总是笑着不哭闹,她就会来接我,但她最后还是拿走了家里所有的钱,一去不复返。她是谎言者,也是窃贼,只可惜我净化她时做的还不够完美,我毁了那个仪式。”他沮丧了一会,马上又打起了精神,“不过你与她那么相像,一定能弥补我的遗憾,对吧!来吧,内娜,笑一笑。”

     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内娜疯狂的摇头,然而那把细长冰冷的裁纸刀,仍旧稳稳地插.进了她的口中,撬开了她的牙齿。呜咽不明的哀求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男人的眼睛陡然亮的惊人,嘴角挑的愈高……

     “不好!”克拉克低呼一声,只来得留下半句,“那个记者有危险,我先去阻止”就一阵风似的跑成了道残影,威尔逊紧随其后,眼睁睁看着对方迅速攀爬上高架的铁网,撑网一跃,在通电的瞬间毫发无伤的落了地,朝着内院里的密室冲去。

     威尔逊很快也赶了过去,他当然无法像肯特少年一般视电击为无物,他顺着铁网跑到院门前,不知从哪捡来两节铁丝,捅进了门锁里。

     也不知他如何用劲,两手动作一阵,找准角度忽地一别,特制的门锁便“咔哒”一声,应声而开。

     当威尔逊推开铁门跑进院子时,克拉克已经扯下了草皮,一把抓碎了木门,举着拳头对准木板下的那层钢板正要砸下去。他赶忙阻止了对方,摇了摇手里的铁丝,“用这个,你的方法动静太大。”

     “那可是机械锁,没有密码根本打不开!”克拉克皱眉看着那两段平平无奇的铁丝,还是觉得自己的拳头更靠谱些。

     威尔逊没再多说,整个人趴到地上,将耳朵贴近门锁,一格一格缓慢地转动起拨盘来。机械锁发出“咔咔”的细微响声,通过分辨这些在常人耳中毫无差别的声音,他轻而易举的找到了密码。

     锁孔随之露了出来,威尔逊将铁丝捅入后找巧劲儿一撬,笑道:“瞧,机械锁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克拉克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是怎么做到的?”

     “大概是与生俱来的天分?”丢掉铁丝,威尔逊拉开了钢板。

     “你一定从来不怕忘带钥匙。”想起自己忘记拿钥匙,在家门口蹲守父母长达五个小时的可悲经历,克拉克语气不觉有些酸酸的。

     完全没听出嫉妒感的威尔逊眯眼一笑,“钥匙?不,我根本不需要那种东西。”欠揍感瞬间爆表。

     威尔逊与克拉克跳下入口,顺利滑到了地窖,再顺着地窖入口处那条长廊迅速深入。几步路后,当他们顺着呜咽不清的呻.吟绕过一个转角,推开半腐的破败木门时,看到了叫他们脊背发凉的那一幕。

     女人已经神志不清,只本能的摇头抗拒,细长的利刃插.进她口中,已有鲜血渐渐殷出。周围尽是昏黄的吊灯、飞溅的血痕、四处逃窜的鼠类、破败简陋的摆设、锈迹斑斑的铁链以及……

     站在这场景中,完美融入了其中的连帽衫男人。

     他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握住刀柄的手也神经质般的痉挛起来,女人发出一声痛哼,他却突然暴怒地斥道:“我说了,安静!”下一秒语气又转而温柔暧昧,放软了声音,“听话。”

     “混蛋!”克拉克立刻被激怒了,听见永远不如看到更加震撼,面对一个货真价实的变态,他只来得及搓软后颈根根竖起的汗毛,便猛地冲了过去,一把拔出裁纸刀,将连帽衫男人猛地扑倒在地。

     男人仍旧仿佛面具般的笑着,眼神却怨毒的渗人,“重罪者,你毁了我的仪式!”

     克拉克无法理解,为什么总有人大张旗鼓的触犯法律,将伤害别人视作理所当然,甚至是荣耀,“也许你该自己尝尝那种滋味,才能懂得如何尊重别人的生命。”

     这时威尔逊已经查看了布里特纳一番,在发现对方只是有些失血过多昏了过去,他们来的比较及时,她甚至脸都还没来得及被毁容后,便将注意放回了罪犯身上。

     一眼看到克拉克还在和拜伦说着什么,威尔逊无语的接下了话头,“就算如此他也是不会理解的,反社会人格者都是一群不需要也无法拯救的疯子,尤其是这种已经开荤的,我深有体会。”想起症状还很轻微的杰克,威尔逊就头疼的想要按太阳穴,索性对方只是针对*的社会,除了十七年前杀了自己亲生母亲的那次,倒是没再对娜个特定的人群下手。不过,“你还和他废什么话,打晕了带走,省的节外生枝……”

     话音还未落,拜伦却突地大笑了起来,一股不祥的预感刚刚冒头,便听得对方大叫一声,“你得赎罪!”与此同时不知从哪抽出一把匕首,狠狠捅进了克拉克的小腹。

     “唔!”克拉克表情扭曲,下意识地痛.吟出声。

     “你怎么样?”威尔逊跑了过去,扶住克拉克的肩膀,急切地问。

     “……唔?”眨了眨眼,克拉克有些不解的拍开拜伦的手,一把抽出匕首,无辜的看向威尔逊,“我穿的衣服太厚了吗?”不然怎么会毫发无伤?还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又进化了的肯特少年将疑问先压在心底,再不敢掉以轻心,高高地抬起了拳头,冲着那张惹人生厌的笑脸,狠狠地砸了下去。

     “嘭!”

     威尔逊咂了咂舌,“他这回八成要毁容了,不过……”伸出大拇指,“干得好。”

     ……

     wx-79在守林人木屋前停下了车,刚要进入联络器便响了起来。

     “先生?”

     “小79,你在哪?”

     “大门口,马上就要进去了。”

     “停在那,不用过来了。我和肯特已经制服了那个罪犯,把他留给fbi们头疼就行了。不过布里特纳有些失血过多,要送医院,我这就带她出来,你呆在原地等我就行。”威尔逊的语速很快,间或夹杂着克拉克的一声“我捆好他了,下面要怎么做?”

     wx-79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主人身旁的位置本该是他的,结果现在却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土包子抢走了,怎能不叫他懊恼?看来他还是不够强啊,要是自己也能超音速行驶,主人又怎么可能转投别人的怀抱?

     进入自省自厌模式的wx-79垂下了脑袋,连身边的球球在他的影响下,耷拉下了天线,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眼角的余光瞟到了球球,wx-79一个激灵,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先生,你要如何带那位女士出来?”

     看对面半天没说话,刚要关联络器的威尔逊闻言一愣,理所当然的说:“抱出来啊。”

     抱……抱出来?!

     数据组成的大脑里突然出现一幅画面:他伟大的主人公主抱着一个娇羞的赤.裸女人,缓缓朝他走来,说着:“wx-79,以后她就是你的女主人了,要好好照顾她哟!”

     “嘎嘣!”脑子一热,手一抖,wx-79抓在手里的联络器便无辜的被殃及了池鱼,被捏碎了。

     他看着手中仅有的半截传声装置,深吸口气,“先生,请稍后,我在车旁等您,让球球前去接您吧,这样体力活就可以交给它了。”

     “这样也好。”威尔逊同意的很快,也叫wx-79多少松了口气。他迅速抓过球球,在对方不解的豆豆眼注视下,飞快地编写了一段程序,而后那颗圆球便骨碌碌的朝着地窖滚去了。

     大雨不知何时停了。

     等候的时间最是难熬,就在wx-79数着秒数,将头发理顺,西装的褶皱抚平,以最好的状态站在车旁等主人欣赏时,一伙不速之客高调的靠近了。

     响彻夜空的警笛声震耳欲聋,而后一排四五辆警车便呼啸着停在了他旁边,将wx-79团团围住。

     皱着眉头,wx-79不解地歪了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