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女记者之祸
    瑞德猛地抬起了头,瞠大了眼睛,“?”

     威尔逊不确定的说:“似乎……是叫这个名字?”

     一切线索直指‘’便利店,而更为凑巧的是,受害人嘴角的疤痕远远看起来竟像极了店铺卡通招牌上,那张扭曲的笑脸!

     霍奇立刻决定全体集合,去抛尸现场寻找线索并调查那个出镜率过于频繁的便利店。

     然而恰在此时,更加棘手的情况出现了。

     一个年轻的女孩儿来到了警局,声称她的前辈失踪了。

     “我不久前才成为记者,还在实习期,内娜·布里特纳前辈偶尔会指导我。我们约好了今晚下班开小灶,可我在啡店等到了九点半,也没看到内娜的影子,现在甚至已经超过我们约好的时间近两个小时了。”

     留守的摩根一脸古怪,“只有两个小时?要知道那可是标榜‘特立独行’的内娜·布里特纳,爽约两个小时去追踪什么新鲜报道再正常不过。天知道她这回又是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赶在警方前去破坏现场了。”

     “探员先生,你根本什么都不了解!内娜从不爽约,就算有突发情况,她也会提前告诉我的!”女孩愤怒的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真难相信,你这样没有同情心又不负责任的家伙,也能成为fbi!”

     摩根看着气势汹汹的女孩,默默咽下了“既然是突发情况,怎么来得及给你打电话”的反驳,举起双手示意,“请继续。”

     女孩长长地吐出口气,调整好情绪后坐了回去,继续说道:“我主动给内娜去了电话,可惜一直无人接听,去她家里也只能看到一片漆黑,问她要好的同事又都说她早就下班离开了,我就知道内娜一定是出了事!”她看起来还很年轻,应该不到25岁,虽然表情焦急语速很急,但却尽量克制住了自己,比较完整的说完了事情的始末。

     摩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虽然还不知道这位麻烦记者的失踪和他们正在查的案件有没有关系,也还是将笔录收好,打算过后去找加西亚查查对方的通话记录和行动轨迹。

     “对了,露易丝·莱恩。”他看了眼女孩登记的姓名,问道:“布里特纳和你说过她的行程吗?比如下一步打算去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

     莱恩稍微思考了一下,还真的想到了一点,“她说要先去见个朋友,但七点半一定会来找我。”

     摩根问:“什么朋友?”

     “关系亲密的那种,具体身份内娜没有明说,只知道似乎是个警察,给她提供过一些帮助,她最近还需要对方所以常常会见面。”莱恩脸色涨红,看起来有些尴尬,“内娜她,有许多男朋友,她在这方面比较……呃,开放?”

     “给她提供帮助的……”摩根一瞬间捕捉到了什么,皱着眉头缓缓吐出了那个词,“警察?”

     内娜·布里特纳不过是一家中型报社的在职记者,却总是能得到一些警方封锁的资料,拍到些还未被公布的内情,甚至在电视台里大喇喇的出镜露脸,之前只觉得那女人消息太过灵通简直堪称无孔不入,可如果再联系莱恩的话呢?这妥妥就是局里有人泄露案情的节奏啊!

     摩根直觉这是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把这件事原封不动的电话给了他的队友之后,便又借助神奇女孩儿加西亚的“超能力”,把整个曼哈顿警署分局的资料库翻了个底掉,便终于抓住了那个信息泄露者的尾巴。

     只是一个比较外围的警员,在曼哈顿警署分局干了七.八年,没有功劳却也没什么过错,不过如果他们调查到的事情是真的,单泄露警方内部资料这一条,他以后恐怕就都不能再佩戴警徽了。

     露易丝·莱恩坚持留下,要等到布里特纳确认无事后再离开。摩根便也随她,将她带到休息室,给她接了杯热咖啡,让一名警员照顾着,就急匆匆的赶到审讯室,见到了那位“害群之马”诺克警员。

     按照这位诺克先生的说辞,他是最近才和布里特纳复合的。情.事前后,偶尔会将警方的一些不那么重要的消息透露一二,也正是这些消息,让布里特纳赚足了风头。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追究,而是问出布里特纳的消息,“据露易丝·莱恩所说,内娜·布里特纳最后见的人是你?”

     诺克此时还不知道布里特纳的失踪,他只以为这是自己泄密的事情被发现,便认命地叹了口气,有些局促地说:“我们今晚五点半,有个……小约会。”他的眼神有些躲闪,话语隐晦,显然那个小约会,不是什么纯洁的坐着聊天。

     摩根挑了挑眉毛,不理会这点,“你们几点分开的?”

     “六点多一些吧,我后来听到了整点的钟声,不久后我们就分开了。”

     “六点?!”摩根的表情有些奇特,扭着眉毛一脸不可置信的嘀咕,“也太快了。”

     ——当我听不到吗!你倒是在心里质疑,别说出来啊!

     男性的尊严被污蔑,诺克受不了的拍了下桌子,涨红着脸为自己辩白,“我们没有做到最后!”所以才会那么快!

     摩根抽了抽嘴角,示意他稳定情绪继续说,便听诺克深呼吸几下平稳情绪,然后说道:“内娜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随便……帮我,嗯,之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说道最后,诺克升起了些不祥的预感,戒备的问:“等等,你问我这些做什么。”

     摩根回答了他,“布里特纳失踪了。”

     预感成真,诺克瞠大了双眼,突然想到了布里特纳一个催命的特征,“她是金发茶眸!”但他又立刻否定,“可她未婚!”

     “不幸的是三年前她曾步入过婚姻的殿堂,虽然那段关系只维持了不到一个礼拜。”摩根说:“所以我才来询问你这些,现在仔细再想,我要知道你们之间最后一次见面的所有细节!”

     诺克整个人都颓唐了下来,弯下腰弓起了身子,他沉思半响,才不确定的说:“和往常一样,我随便和她说了些不太重要的案件进展,她就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说要先回趟家,还突然给了我一个热吻,说感谢我,她这次是真的要出名了。”

     “你说了什么?”

     “就提了句,之前那个发现尸体的店员对嫌犯多有包庇,弄不好是帮凶……天啊,我只是随口一说!”

     摩根的声音冷了下来,“可她显然当了真。”而且恐怕还试图去那里搜集证据。

     这时一个年轻的警员敲门进来,严肃的把一张报纸摊在了桌上。摩根垂头瞟了一眼,立刻皱紧了眉,“现在连死者过早出现,以及她被绑架的原因也都找到了。”

     那是今天的晚报,几个小时前才发行,而上面最大的一个版面,正写着连环杀手被捕的劲爆消息,还附赠了一张不知何时偷拍的模糊照片,有理有据,让人忍不住信服。

     可惜照片里的威尔逊并非凶手,真正的不明嫌犯,反倒对于自己的风头被抢,不太高兴。

     他瞥了眼一脸空白的诺克,猛地站了起来,给出外勤中的霍奇去了电话,“头儿,你们当心,布里特纳失踪前去了!”

     ……

     汇报完这一信息,摩根便急匆匆地离开,去找他们的神奇女孩要兰尼·卢克的详细资料了,而一墙之隔的另一件审讯室里,威尔逊略放松了坐姿,铐在背后的双手轻轻挣动,指腹摩挲着手铐的锁孔若有所思。

     问询他的bau探员们已经离开了将近三个小时,他被遗留在此无人问津,这显然并不正常。

     按理说就算为了给嫌犯施加压力而故意不做理会,也不过晒上一两个小时,如今这种局面,倒更像是出现了什么不在预计中的新情况,那些焦头烂额的警员们一时疏忽,便将自己给遗忘了。

     而能产生这样影响的事,威尔逊看着头顶的监视探头,闲闲的想,除了出现了新的受害人,不作他想。

     “滴!”

     一声几不可闻的细微鸣响突然从胸口处传来,威尔逊面色不变,铐在身后的双手却飞速地动作起来。他先在袖口一摸而过,取下备用的回形针,捋直后插入缩孔,也没见如何动作,手铐便咔的一下应声而开。

     将手铐叠好放到桌上,威尔逊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跨步到门边,而此时富有节奏感的鸣响声,才不过响到第四下。轻鸣在第七响后戛然而止,威尔逊微眯起双眼,在审讯室的钢制大门上轻轻一推,那曾困住无数嫌犯的漆白大门便缓缓而开,露出了其后单手夹着机器人球球,一身西装的高挑青年。

     青年的衣服没有一丝褶皱,脸孔也完美的不似真人,动作神情更是带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金属质感,他微微躬身,嘴唇微微开合,低沉悦耳的男音便从他身上传了出来。

     “抱歉先生,我来迟了。”

     “而且疏于练习,开锁的技术也生涩了许多。”威尔逊略显忧愁地说:“这次竟然用了整整七秒。”

     青年脸上的神情更为羞愧,“门卡不慎消了磁,我只好紧急入侵这里的消防系统,才将门锁打开,这的确是我的失误。”

     威尔逊看着浑身上下透出沮丧气息的青年,心软的走上前,摸了摸对方后脑,青年便如同充电完毕一般猛地抬起头来,双眼晶亮地看向他,“先生?”

     “呃……79号,我还是不太适应你现在的样子。”威尔逊看着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机器人管家wx-79,心情复杂。原本会制造对方,也是因为对过去的还念,思及山顶“老家”里的种种,他一朝被吸入了恶魔的世界,又在逃脱后莫名换了时空,也不知道管家wx-78会不会按时充电,好好在关节处涂抹机油。

     越想越觉得难过,再加上那时候刚被老头子收留,一个脑力劳动者偏偏被逼着接受体能特训,特别难熬,便挤出时间,用有限的工具制作出了一个机器人,聊以慰藉,外形就与老家的wx-78一样。

     后来日子好过了,对这个机器管家二代却再舍不得放手,只好陆续更新了程序、改进了原材料,到后来甚至研发出了人工智能与对方融合,对他的感情早不下于wx-78了。

     只唯一的一点,老头子仿佛看不惯自己顺心随意一般,非说79号的外形丑陋,不符合他的审美,硬逼着自己把他改装成了仿真机器人,让他如今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wx-79瞥了眼愤懑不平的主人,悄悄摸出一面镜子,看着如今精致完美的自己,又思及曾经那身土黄色的旧金属外壳,无声的叹了口气。

     有个审美异常的主人,可真是个甜蜜的负担。╮(╯_╰)╭

     索性威尔逊并没有纠结太久,他很快回过神来,确认道:“监控系统搞定了吗?”

     wx-79恭敬回答:“是的先生,路况也已清理完毕。”

     威尔逊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踏出审讯室,步履从容地走了出去。

     一路畅通无阻,除去拐角处几位昏迷的警员,堪称完美。不过威尔逊很快忽略了这些小小的瑕疵,毕竟对于一个机器人来说,即便拥有人工智能,能用如此温和的手法来清路,也已经实属不易。

     至少没有人员伤亡不是吗?

     威尔逊就这么一路“低调”的溜出了警署,路过咖啡机时,还特别自觉的给自己接了杯热咖啡。毕竟之前已经两晚没睡,今晚似乎又不能得闲,还是有备无患的提提神比较好。

     ……

     警署外夜色正浓,威尔逊大步在前,wx-79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在某个路口,威尔逊脚步微顿,“杰克现在在哪?”

     wx-79漆黑的瞳孔骤然变白,内里闪烁着无机质的幽光,难以计数的数据在其内飞速闪现,几乎在瞬时后,他便得到了答案,“曼哈顿第一医院,加护病房。”

     “那种家伙,永远不会死在医院里。”威尔逊嘀咕了一句,而后对管家说道:“先不用理会,帮我查下给我带来麻烦的罪魁祸首。”

     入侵了bau神奇女孩的电脑,wx-79很快找到了案件的关键,威尔逊略一思考,便决定去罪犯的大本营掺一脚,毕竟他可没有那么好的涵养,无缘无故帮别人背了黑锅,也可以当做什么都未曾发生,逃离般飞去伊利诺伊。

     至少不管是上一世还是现在,他都没有圣母到愿意以德报怨。

     在“老家”时候的他,是站在绝大多数科研人员顶端的科学家,研究的多是机械和化工一类,手上当然干净。不像基地里那些研究生物、基因的同僚,死在他们手里动物、活人,数量甚至庞大到叫人心惊。

     毕竟总有些走投无路的赌徒会抛妻弃子,总有牢狱中等死的囚徒被秘密转移,也总有私欲作祟的诱拐犯带来孩童和女人……人性的丑陋集中在了那些研究者压抑的实验室里,他虽没亲手沾染,却也因此看透了太多人性的丑恶,早已不再天真。

     这一世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生池底地狱般生活、养父的恶待以及被老头子收留后,所经历的种种。

     他曾跟着许多人一起,在枪林弹雨中匍匐前进,也曾拗断人的脖子,只为了保护老头子的安危。那个老人让他流泪流血,在严寒酷暑中没有尽头的集训,他也同样为他庆生,向他展露难得的柔软。

     不知何时,老人已经占据他心里太多的位置,他填补了自己所需要的全部亲情,以自己能做到的最好,爱护他、教导他,让他的身体变得强大,让他的心灵变得坚韧。

     他其实一直把他当做父亲。

     这么矫情兮兮的想完,威尔逊越发觉得哥谭市里胆敢背叛老头子,另找靠山的乔纳森·克莱恩罪大恶极。再加上从杰克那里得到的情报,这人竟还背着他们研究精神性药剂,甚至利用病患做人体试验……这么多踩他底线的行为,也不知道老头子为什么偏偏不让他动手。

     害的自己只能冒着老人暴怒的风险逃家,偷偷摸摸的清理门户。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早点解决哥谭的事早点回家,老头子应该也就会消气了吧?

     这么想着,对于眼下这名拖慢他行程的杀人犯,威尔逊决定速战速决。

     让wx-79导航一条最近的通路,两人钻进管家开来的汽车中,很快融入了黑暗。

     #

     阴暗的地下室里,吱吱乱叫的老鼠、吱嘎作响的木板以及老旧灯具摇曳的声音,奏成了一篇阴森可怖的交响乐章。肮脏木板床上被捆缚的光裸女人恐惧的啜泣出声,身体生理性的痉挛着。

     那曾经是个美丽的女人,如今却涕泗横流,脏污不堪。

     一个穿着灰色连帽衫的男人烦躁的走来走去,脸孔隐在深深的帽兜中,看不清神色。他粗重的喘息了一阵,而后猛地在床边停下,转身对向女人。

     女人又痉挛了一下,哭叫道:“放了我,放了我!求你……”

     “是我!”那个男人突然深深吸了口气,猛地凑到女人面前,语速极快的低声呢喃,“不是什么扫把头的小男孩,他看起来连只兔子都不敢杀,怎么可能创作出那么多完美的艺术品?他不知道怎样使力,才能让刀具划出深浅相同的创口,也不知道如何避开致命的器官、甚至让她们笑的最美!”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大,直至嘶吼:“这些都是我做的,是我!那些无能的警察,还有你,你们凭什么抢走我的荣耀!”

     阴冷的鼻息喷洒在颈间,女人蓦的瞠大了双眼,心下一凉,不由痛哭出声,“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呜……”

     直到现在,内娜·布里特纳才终于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她一直对自己能抢到第一手新闻而沾沾自喜,不管警方怎样的封锁消息,她总能使些小手段找到些没来得及清扫干净的小尾巴,再夸张的报道出来。

     也许这样有些失真,但却恰恰迎合了大众的口味,让她成为了名人。

     她从不是什么有节操的女人,也有过很多情人,曼哈顿警署分局里,恰巧有个警员是她的前任,他们前阵子刚刚复合,她也就趁这个机会,多了条别人没有的信息渠道。

     他满足肉.欲,她得到情报,多么公平。

     就比如情.事过后,她能在巨石大树后蹲守偷拍到的那些模糊不清的受害人照片,又或者在bau抓获威尔逊时抓拍到几个瞬间,大肆报道残忍的杀人犯被捕获……那些偷拍的结果足够她组合文字图片,拼凑出自己想要的内容,她为此得到了关注、追捧、以及如今的灾祸。

     她不明白。

     真正的凶手难道不该悄悄躲起来吗?不该为有了替罪羊可以逃过一劫而暗自窃喜吗?布里特纳抽噎着想,自己做的一切难道不该正合他意吗,他为什么反而愤怒?

     布里特纳不是变态,所以注定了无法理解变态的思维。

     正如眼前斥责嘶吼到粗喘的男人,他不需要什么替罪羔羊,他更不需要别人抢夺属于他的功勋,他要全世界的人都记住自己,可这一切,都被眼前的蠢女人毁掉了!

     “你偷走了我的荣耀。”男人蹲了下来,呵着气音在布里特纳耳边一字一顿的低声说道:“你是窃贼,你有罪。”

     “不……不是我,是那个威尔逊!”哭泣的女人想到了那个被误捉的青年,大声喊道。她今天就不该听信诺克的话,跑到便利店找什么兰尼·卢克的证据!

     “不,是你。”拇指缓缓推动,刀片出鞘间划出的‘嗑哒’声宛如催命的咒符,男人慢慢抬起头,帽檐下露出的瘦削脸孔如同面具般僵硬着,那高高挑起的嘴角却组合成了一道明媚的笑弧,让整张脸陡然狰狞恐怖了起来。

     “不——”胸口的肌肤被一点点割裂,布里特纳发出绝望的哀鸣。

     上帝啊,她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