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凶手被锁定
    克拉克·肯特从小就与众不同。

     他的身体比同龄人要健壮的多,更是自从能够下地,满院疯跑后就再没有生过病。他的五感极为敏锐,能够看到十几公里外大槐树上的知了鼓动蝉翼,也可以听见镇尾人家传来的窃窃私语。他曾有一次不小心被滚烫的开水浇到脚背,却连一个水泡都没有起。小时候他还出过车祸,结果被撞坏的反而是别人家的车……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事无一不在证明着,他存在的不平凡。

     克拉克对此忧心忡忡,直到某一天,他如往常一样躺在床上,享受完乔纳森爸爸和玛莎妈妈的晚安吻后沉入梦乡。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梦境里充满了瑰丽的色彩和炫妙的线条。

     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应该从没见过他们,却由衷的感到亲昵熟悉。那两个人拥抱他、亲吻他,男人脸色严肃,女人眼含泪水。他们将他放进一个样式古怪的小飞行器中,然后将他远远推出。

     他快速的升空,然后在一片绚烂壮丽的橙光中,飞速远离。

     男人和女人都消失在那片橙光里,他似乎感到失落,拼命地哭泣,却连自己都不知是何原因。美丽的宇宙在他眼前渐渐展开,他却在橙光伴随的爆炸声中嚎啕着醒来。

     乔纳森和玛莎急匆匆跑来,在他抽噎着问出自己的疑惑时,他的人生悄然改变。

     乔纳森爸爸和他讲了一个故事,从他们漫步在大片金黄的玉米田开始,到他们遇见了□□着身子,慢慢爬出飞行舱的小克拉克结束。

     肯特夫妇没有孩子,他们将克拉克当做上天的恩赐,收养了他,而那个显然不属于人类的飞行舱,就藏在肯特庄园的地窖里,被层层封锁,不见天日。

     那天父母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也带他看了属于自己的飞行舱。

     克拉克知道了自己外星人的身份,生活却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肯特夫妇的悉心教导让他成为了一名心胸豁达乐观开朗的小镇男孩,他乐于助人且人缘极佳,可就在高中毕业后,他在纠结是要继承乔纳森的农场,还是继续深造时,与玛莎关系要好的邻居韦伯斯特太太却突然失踪了!

     那是第一次,他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那么有用,他的听力很强,视力也远超常人,如果用心,几乎能感受整个小镇的动态,可再远的就变得模糊不清,他奔跑在周边的几个小镇甚至城市里,每在一处停留便使用超级听力和超级视力,终于在这天晚上,找到了林间木屋里昏迷的韦伯斯特太太!

     没有准备也来不及布局,克拉克闷头狂奔到木屋外,隐藏起来,趁着‘罪犯’之一外出时当机立断一脚踹飞木门,制服了那个在脸上涂满颜料的古怪男人!虽然代价是他的手臂酸麻,肋骨隐隐作痛,但与更惨烈的对方相比,这点小伤实在不算什么。

     看着被捆绑住手脚瘫倒在地却仍旧古怪大笑着的杰克,克拉克粗喘着抹了把汗,跑进了卧室。

     他小心褪下染血的薄毯,又从衣柜里翻出男士衬衫和西裤帮她穿上,便匆忙背起韦伯斯特,逃离了这处随时都可能再遇危险的‘犯罪窝点’。

     沿着高速公路跑出十数公里,克拉克吐出一口浊气站在路边,才总算放心了些。他摸出手机先是打了通急救电话,又猛地想到什么,拨通了fbi的临时专线。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几日bau来曼哈顿特别调查的主妇失踪案件,与韦伯斯特太太的不幸遭遇不无关系。

     #

     三个小时前天还未黑便利店里,兰尼·卢克抽搐着嘴角看着眼前自称fbi的三个人,两个穿黑衣带墨镜,不苟言笑的仿佛黑帮大佬,一个白白净净,斜挎着背包乖巧的像个高中生。

     fbi的整体素质真令人堪忧……卢克略感忧伤的想。

     霍奇摘下墨镜,表情十分严肃,“卢克先生,我们希望你能再回忆一遍发现尸体的过程。”

     “呃……好吧。”虽然被询问过至少三次,但身在美国,还是要给fbi点面子的,卢克看着眼前的麻瓜精英们,开始回忆,“我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那里,前天早上我路过的时候,汽车抛锚了,给拖车公司打过电话我就下了车,打算透透气顺便等拖车公司的人。我当时点了根烟,刚刚吸了一口,错眼便看见路边倒着一具尸体……”

     “当时有看到什么特别的吗?”霍奇追问。

     “特别的是指什么?”

     “奇怪的人、车、或者不该出现在那种地方的设备器材。特征这么明显的犯罪手法,嫌犯通常都会回到案发现场,欣赏他的所制造的一切。”

     “听起来真变态。”卢克仔细回忆了一通,仍是摇了摇头,“抱歉,我想没有。”

     “那事后呢?除了警方,有没有别的什么人特地接近你、询问你相关的事?”

     卢克眨了眨眼,不确定的说:“我不确定,店长、记者、邻居……很多人都来过,就连今天上午,还有个客人和我一起谈论过这个案件呢。”

     “什么样的客人?”霍奇立刻警觉了起来。

     卢克意识到这位探员先生误会了什么,赶忙解释,“就是一个挺正常的客人,新搬到附近的,说实话比起威尔逊,那个总来骚扰我的女记者更可疑!”

     霍奇皱了皱眉,布里特纳确实惹人厌烦,却完全不符合他们对犯罪嫌疑人的侧写,而在这个敏感时间搬来曼哈顿的威尔逊……霍奇下定了主意,问道:“他姓什么?”

     卢克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探员先生在说谁,慢半拍的说:“奥古。”

     ……

     询问很快结束,bau们告辞离开。钻进车里,霍奇抢在摩根前给他们的神奇女孩通了电话,“威尔逊·奥古,二十到三十岁,白人男性,最近搬来的曼哈顿,帮我查下这个人。”

     “无所不能的加西亚女王为你服务!”加西亚欢快的声音随着手机话筒播放了出来。

     摩根十分不解,“除了人种、年龄和有辆车,奥古和侧写结果没有更多的共通点,你为什么怀疑他?”

     霍奇将手机递给摩根,发动了引擎,“有的时候,千万不要小瞧老男人的直觉。”他最后这么说道,得到了两枚大大的白眼。

     “找到了。”在一片富有节奏感的敲击键盘声中,加西亚元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威尔逊·奥古,22岁,美国白人。六岁之前没有记录,之后被奥古夫妇收养。哦,真可怜,小奥古被收养的四年中,养父母相继去世,他又成为了孤儿。诶?奇怪。”

     “怎么了加西亚?”

     “奥古十岁到十三岁的记录完全搜索不到!”

     “就像他六岁前一样?”

     警车里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脑子里都不约而同的想到,果然有问题!

     加西亚突然低呼出声,组员们问她出了什么事,大女孩一脸奇特的说:“专线的接线员刚给我传来了一段录音,说是和案件有关,觉得咱们该听听。”

     霍奇说:“接过来。”

     然后隔着手机,他们便听到了一段简短的录音:“是fbi特别专线吗?我的邻居梅·韦伯斯特太太遭遇了绑架,我刚刚救下她……”

     录音的语速很快,那个青年简洁的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并在接线员的询问下说出了他解救出韦伯斯特的具体地点,最后总结道:“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和你们正在调查的案件有关。”

     “绝对有关。梅·韦伯斯特,我们的受害人之一。”霍奇问:“他们现在在哪?”

     “曼哈顿第一医院。”加西亚手指在键盘上一阵翻飞,快速捕捉到了他们需要的信息。

     霍奇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刚刚查到的威尔逊·奥古,住在什么地方?”

     “呃……”调出所需界面,加西亚停顿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说:“和报案人提供的‘绑架犯’住址一模一样!天那霍奇,你的直觉真可怕!”

     霍奇却皱起了眉,“还不能确定。加西亚,通知吉登去医院了解情况,摩根瑞德,咱们去会一会那位奥古先生。”挂断电话,霍奇三人立刻驱车离开,卢克若有所思的看着玻璃窗外飞速远离的警车,冷不丁被人撞了一下。

     卢克右手猛地覆上口袋,警觉地转过了身,没人知道那里面静静躺着的小木棍是巫师的魔杖,能够带来巨大的杀伤力。

     “店长?”然而来人却并非什么不速之客,而是他目前的衣食父母店长先生,卢克便又放下了手,重新站好。

     “警察又来了?”金发青年笑着摇了摇头,怜悯的拍了拍卢克的肩膀,“你真倒霉。”

     卢克稍微有些局促,“抱歉,是我影响店里的生意了吗?”

     “当然不会,这里一向生意冷清。不过最近你的状态确实不太好,这样吧,我特批你一个星期的假调整心态,回来可就不能再被负面情绪影响,要用心工作了。”

     卢克愁眉苦脸,满心的不情愿。

     店长自然知道自己的店员在顾虑什么,不由笑着补充,“放心,不扣工资。”

     卢克立刻欢呼一声,一溜烟儿的跑掉了。

     看着卢克撒欢的背影,店长眯起眼睛,笑容愈发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