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饥荒·威尔逊X布鲁斯
    把自制“绷带”拆掉,露出完好的手臂,威尔逊便将那两块木板和一根绳索收进包裹,以备不时之需。

     他看了眼天色,和唯一的同伴交代行程,“今天我去探探草原,这片草地看起来不小,也许会有牦牛也说不定。”

     布鲁斯谨慎地询问,“牦牛有什么用途?”

     他今天不打算走太远,只是探探草原,所以时间还很充裕,既然如此,威尔逊索性盘膝坐下,开始好好给这位同伴普及,“这里是恶魔的游戏,除了我们大概再没有别的活人了……”他顿了顿,又不太确定的补充,“也许克拉克和小丑也在?我不太确定,但除了我们,其他的都是以前来到这里的人,死掉后的尸骨。”

     “这里有很多怪物,会主动攻击;也有许多野兽,一般很温和,但如果遭到攻击,反抗起来也十分可怕。我们现在能采摘到的食物只有这种萝卜和浆果,地里的野蘑菇大多有毒,没到致死的程度,却能降低身体的状态,譬如精神力降低、身体变糟,不过等以后我做出锅来,就什么都可以吃啦”

     “现在应该是秋天,食物还算充沛,我们必须赶在可怕的冬季降临前,建造临时的基地、搜集足够过冬的野果、甚至建造一些农场提前储备蔬菜。”

     “临时基地的选址也有讲究,这就是我目前要去做的工作了,我们得找到一群牦牛,牦牛的粪便不仅可以施肥,还可以当做燃料燃烧,甚至当猎狗袭击时,可以借助牛群攻击它们,安全系数也会更高。”

     布鲁斯一直静静地听着,威尔逊又简单的说了些常见怪物的模样习性,哪种动物是他们目前可以招惹并用来充饥的,什么东西看见了要采集拾取等等,直说到口干舌燥,才意犹未尽的闭上了嘴。

     “你很熟悉这里,但我不会再追问原因,谁都有保有秘密的权利。”布鲁斯黑沉沉的眼睛看着威尔逊,他想起在这片大陆醒来的时候,第一次同青年的谈话,他试图询问威尔逊对此熟悉的原因,却被对方委婉的拒绝,他知道事情绝不简单,但他同样明白,一直将蝙蝠侠的身份死死瞒住,欺骗世人的自己,尤其没有资格去逼对方坦诚。

     蝙蝠侠大概是对自己要求最多的义警了,不像绿箭嗜杀,不如铁人随性,也不似超人那样婆妈,恨不得哪里有事都要去掺上一脚。他不杀人、不用枪、捉到的所有罪犯要不丢进监狱、要不送去疯人院。他有原则、有底线,比起合作,更喜欢一个人孤军奋战。尤其在他的哥谭,那里绝不允许其他英雄踏足,那里只属于他自己。

     其实换个角度来看,蝙蝠侠也尤其的偏执就是了,他甚至将哥谭当做了一个执念、个人的私产,不允许他人染指。

     威尔逊到没有考虑那么多,听到那句话,也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坦然的说,“也许未来我会坦诚,但不是现在。”也许当他彻底确定无法回到老头子他们存在的那个世界时,就会吐露秘密,毕竟他不愿看到那些已经认定的亲人,用看陌生人的眼光来看他。

     因为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外来者,一个偷了这具身体的盗贼,哪怕身体的原主人早已死亡,哪怕他并非自愿。

     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威尔逊站了起来,将熟浆果全部留给布鲁斯,他揣着两根萝卜再次出发。

     这的确是个非常大的草原,处在整座孤岛的边界处,划出了大半个圆,威尔逊踩在悬崖的边缘,下面是无尽的怒波狂浪,大海无边无际,根本望不到尽头。他收回视线,退后几步,再次尽职尽责的探起路来。

     好运似乎确实到来了,在他绕完大半个草原,依次路过了满是地洞兔子群居的区域、蜘蛛横行巢穴架起两层的蜘蛛聚集地、干草丛密集区之后,终于看到了自来到这里位置的第一坨粪便。

     深褐色的、可爱的一坨。

     威尔逊几乎喜极而泣!

     吃草牛的粪便并不臭,威尔逊毫不嫌弃的叉起牛粪丢进包裹,超前继续走去,又走了不到百米,收集了十几块牛粪之后,便听到了‘哞哞’的闷叫声。快走几步,果然见到了一个牛群,十几只牦牛低头啃着干草,摇着尾巴,简直惬意极了。

     任务达成,不过天色还早,威尔逊顺便跑到草地入口处,收获了几块兔子肉,顺便收回了那几个陷阱,带着去了蜘蛛区,开始疯狂的捕捉蜘蛛了。

     比起和那些大家伙对战,威尔逊更喜欢用陷阱暗搓搓的捡便宜,这些蜘蛛一被陷阱捉到便必死无疑,很快就掉落了一沓的怪物肉和腺体,蜘蛛网掉的少了点,只有三块,并不顶用,但至少这十来块的腺体,就已经能将布鲁斯的伤治的差不多了。

     算计着时间,威尔逊又仔细规划了一下路线,他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朝斜前方直插了过去,将路程缩短了一小半。

     走到半路突然瞥见地上一抹浅褐色的凸起,在金黄色的草地上格外显眼。几乎是立刻的,威尔逊眼睛一亮,那是虫洞!

     而且还离牛群不远,这地方绝对可以当做基地了!

     不过现在来不及去虫洞那头探路了,威尔逊心里盘算着,脚下并不停。果然如他所料,等回到布鲁斯身旁,刚刚点起一堆篝火,天就突然黑了下来。

     时间刚好,他一颗一颗的把腺体塞进布鲁斯嘴里,眼见对方气色越发红润,到最后四肢痊愈肋骨接合,甚至连这几年受的暗伤都顺便消除了,手里的腺体竟还富余了一颗。

     这时候他又有些庆幸。至少在地球,布鲁斯是绝对不会这么快就好了的,虽然那里的医疗设施更多、水平也更高,可对于这样重的伤势,没有一年半载恐怕根本出不了院,而就算表面上治愈,后遗症也少不了。而如果他们跌入的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没有自己熟知的各种常识,独臂的自己和半瘫的布鲁斯,谁知道能活多久?

     叹了口气,他凑过去问,“感觉如何?”

     “应该已经痊愈了。”布鲁斯捏了捏拳头,骨骼肌肉的确已经长好,但也有点小问题,“只是四肢绵软用不上力,估计还要适应几天吧”

     “要不要起来走走,复健一下?”

     布鲁斯点了点头。

     他伤的时间不长,伤势却很重,再加上对这种不科学的治疗方式不太适应,四肢完全用不上力,的确需要复健恢复一下,找找感觉。

     得到肯定的答案,威尔逊立刻站了起来。

     “我没帮人复健过,可能不太舒服。”他说着走到布鲁斯身旁,半跪着俯下身来,他将左手插.进男人的颈下,右手握住对方的手腕,牵引着环住自己的肩膀,叮嘱,“扶好。”

     时间似乎有一瞬间的静止,威尔逊看着身下的男人,他无疑是英俊的,然而与最常见的韦恩大少式的浪荡模样不同,他的眉头总是深锁着、淡色的嘴唇一直紧紧抿住,就连颊肌都在用力的咬合着,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或许是这里并没有他所要守护的哥谭,也或许是在知道他身份的人面前懒得伪装,布鲁斯常年隐藏在漆黑头盔下的那一面、身为蝙蝠侠的那一面,就这样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威尔逊眼前。

     有点奇怪、有点悲伤,却又出奇的适合这个人。

     威尔逊看得有点久。

     身下的人挑了挑眉,用眼神催促着他,威尔逊就眨了眨眼睛,收回纷乱的思绪,轻手轻脚的将他慢慢扶坐了起来。

     篝火突然噼啪的响了一下,火苗骤然蹿高,升腾着照亮了夜空,被橘色的火光围绕,身上都似乎镀上了一层暖光。

     气氛好像不那么僵硬了,就连布鲁斯那张苦大仇深的脸,都好像柔和了不少,威尔逊咳嗽了一声,率先打破了沉默。

     “可以了吗?我扶你站起来?”

     布鲁斯只“嗯”了一声,便不再多说。威尔逊就双手使力,拖着对方站了起来。

     这是一个不太舒服的姿势。

     布鲁斯的两条腿虚软无力,松松的垂在地上,他能感受到脚底接触地面的触感,可浸入骨髓的酥麻却一直折磨着他的神经,稍一用力,那股麻劲儿便会直窜进脑髓,蓄积的那点力气也便骤然落空消散了。

     无奈之下,布鲁斯只好用唯一还算有点力气的左手扒住威尔逊的肩膀,半挂在他身上,忍着刺骨的酸麻苦胀,将脚一点一点踩实,将重心一点一点侧移。

     那是一个相当痛苦的过程,也是一个多少有点暧昧的姿势。

     只可惜在场的两人,一个一本正经的复健,一个老老实实的充当人力支柱,谁都没有那个自觉。

     作者有话要说:  是不是有苗头了!是不是开始暧昧了!

     举起你们的双手,告诉我,我成功了!

     Q3Q……是成功了……吧?

     啦啦啦,感谢金主小卡毛扔了1个手榴弹!(*  ̄3)(ε ̄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