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盛极一时的珠宝展会注定无法顺利结束,全美最严密的安保系统以及哥谭最杰出的保全公司,在这晚都不幸遭遇了滑铁卢,成为了一个笑话。

     参加展会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有的是政界的要员,有的是商界的大腕,有的是家族背景深厚的二代三代,更有各行各业的领头人。他们当然带来了一票的保镖,却碍于展会的规矩以及对这家会场下了重本的安保系统的信任,将保镖们留在了场外随时待命。他们自然也大多佩戴了枪支武器,然而却在有备而来的黑斑面前,不堪一击。

     黑斑们定下的行动时间是整九点,撤离则在五分钟之后。八点五十九分,欧米将车停在了会场门口。此时早过了原定的入场时间,再加上来人开的是辆厢式货车,即便不想“以貌取人”的作势利眼行径,守门的警卫还是警惕的对视了一眼,瞬间做好了决定。他们一人留在原地,一人便肃着脸色朝黑斑们走了过去。

     “请出示邀请函,先生。”敲了敲车窗,警卫还算有礼的说道。毕竟他们谁也不敢保证,是不是有些阔佬闲得发慌,就爱开这种便宜货装穷酸。

     车内毫无反应,就连摇下单面车窗露个头都没有,警卫皱了皱眉,将询问的话又说了一遍。

     车内计时的欧米发出了信号,西蒙立刻打了个行动的手势,皮特临到头拦住了他,不放心的追问:“你这回不会再发疯了吧?”

     西蒙翻了个白眼,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头儿我状态好得很!”

     所有人都将信将疑,却还是依言将面具扣到脸上,又整了整帽兜的形状,以确保外貌信息不会透露一丝半毫。皮特给黑斑的成员们配发了突击步.枪,威尔逊和尼尔却只得到了更加娇小的连发短.枪,毕竟他们的主要任务并非控场,又实在还没得到黑斑们百分之百的信任。

     四人准备完毕,逐一向头领发出讯号。西蒙再次打了个手势,欧米点头,迅速按下计时装置。

     行动开始!

     九点整。

     西蒙率先推开车门,跳下了车。还未等警卫发觉不对,消音步.枪便开了火。黑斑的成员们虽是野路子出身,本身枪法却都不错。再加上那个女人还在的时候,曾美其名不愿他们遭遇危险,让自己担心害怕,便将格外系统的格斗枪械训练方式传授给了他们。当时除了陷入爱河不自拔的西蒙,所有人都对那女人的出身产生了怀疑,不过倒也因此,他们不仅格斗水平与特殊部门不相上下,枪械的水准更是有了质的飞跃。

     所以西蒙三枪射完,警卫便捂着右手,双腿无力的轰然倒地,再爬不起来。

     头领弯下身,捡起警卫的手.枪卸下弹夹,又搜走了他的警棍,以防万一。而这个时候,欧米也已经悄无声息的赶到另一名警卫身边,如法炮制的料理了对方。

     随着西蒙冷静的指挥,欧米和皮特在夜色中穿行,特制的夜视眼罩更是大大方便了他们的行动,在夜色的遮掩下黑斑出手极快,警卫和保镖很快就都失去了战力。

     威尔逊则一直在拆卸警报装置,会场虽然在市中心,却是一个近乎封闭的场所,离它最近的商业街,也在数英里之外,只要没有穿透力极强的警报声,仅凭这些被消了音的步枪,是绝不会引起外人的注意从而报警的。

     一分五十三秒。

     警报被拆除,会场外所有的“虫子”也都被清理干净。

     皮特快步走到后车厢,掀开车盖,琳琅满目的枪.支弹药便大喇喇的呈现了出来。几人补给了弹药,又更换了更轻便的枪支,尼尔不知何时摸来了守门警卫的身份识别卡,在门锁处轻轻一刷,隔音性能极佳的特制大门,便“嗑哒”地应声而开了。

     几人隐在门外,威尔逊从口袋里掏出半个巴掌大的金属小盒,在一个漆红的按钮上轻轻一按,便直接遥控着斩断了会场的电源。珠宝展会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男人的怒喝和女人的尖叫响作一团,西蒙猛地朝天开了一枪,让会场霎时陷入了沉寂。

     “交出你们的武器还有手机,然后……所有人,趴在地上,双手举到脑后!”他冷冰冰的吼道:“现在!”

     “……为什么觉得这句台词有些耳熟?”威尔逊在金属盒上的几个按键处飞速点动,闻言一愣,扭头对身边持枪戒备的皮特问道。

     “快干你的活。”皮特拿枪托顶了威尔逊一下,见他继续操作仪器,才慢吞吞的说道:“头儿的台词从来都是那一句,只不过视场合不同有些细微的差别罢了。”

     威尔逊手下不停的接话,“比如?”

     “比如抢银行抢商铺只喊上交手机,而在这种各行各业都有参加的展会里,还要提防有黑道背景的家伙们趁乱出手,给我们制造麻烦。”

     威尔逊一脸受教地点了点头,然后按完了最后一键,眯起了眼睛,“干扰系统已激活。”

     两分三十二秒。

     在夜视眼罩的辅助下,西蒙和皮特解决掉了所有想要反抗的人,无视那些捂着手腕哀嚎的宾客们,欧米拎着一麻袋搜出的手.枪手机外加额外撸掉的戒指项链走了回来。他将东西丢在地上,然后扛起枪,也加入了控场的阵容中。

     三分四十三秒。

     尼尔撬开了最后一个展柜,将在场一百三十四件展品全数收入囊中。威尔逊也趁乱在院长克莱恩的身上投放了微型追踪装置,只等对方一出会场,便将对方撸到直升机里,连夜空运给他家老头子。

     皮特吹了声口哨,“今天的行动倒是顺利。”

     欧米也欣慰的点头,“而且头儿也没有发疯。”

     西蒙隐在面具下的额角立时崩出了一道青筋,语气不善的吼道:“那就提前撤退,这点还用我教?”

     老黑斑们集体缩了缩脖子,心情却还不错的威慑了宾客一番,就有技巧的撤退了。

     他们这一套本就做的轻车熟路,再加上那些以往的大人物们如今成了待宰的羔羊,都老实的趴在地上,乖顺的不得了,实在方便了他们离开。

     然而老天似乎也不愿他们一直顺遂,果然在行动即将结束时,再度出了乱子。

     异动者是左斯亚·布雷。

     和识时务的富商与政界要员们不同,黑道起家的布雷显然没那么容易屈服,更何况就在几天前,这群抢劫犯才刚刚杀了他的幼子,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还没完全洗白,半个身子拖拉在黑道的布雷家。

     布雷家主最近的确很倒霉。

     蝙蝠侠的横空出世阻挡了一干黑帮的利益不假,却也很大程度上间接影响了他们这些依附黑帮或是与黑帮常有利益往来的家族、集团们。尤其是如今被逼的最紧的费康尼家族,领头人甚至都被捉去了监狱,叫那些依附者也跟着倒了大霉,身份地位一落千丈。

     布雷家也是其中一员。他们黑道起家,干了几十年后着手洗白,原本也是风头无两无人敢惹,如今却要夹紧尾巴做人,小心讨好以图能找到新的靠山。没办法,在哥谭若沾染了黑道,再想要脱身却比其他都市要困难百倍,更何况布雷家对他们走的路十分满意,完全没有改变的想法。

     所以这次的珠宝展会就成了他们崛起的重要一环。

     寻到珍贵的珠宝,借由展会壮大声势,再以其作为投诚之礼高调供奉给哥谭接替费康尼的黑帮龙头图求庇佑,他们思来想去,最终决定了这么一个相对稳妥的计划。

     第一步寻找珍宝倒也的确进行的格外顺利。

     布雷家主亲自出马,不出三天,便将绝世珍宝“火山岩”收入囊中。

     火山岩是一块真正的“鸠血红”,其成色甚至超出了风靡世界的“卡门露西亚”,布雷家主威逼利诱,半胁迫着从一个缅甸富商手买了下来,束之高阁就等着展会上一鸣惊人。

     可惜老家主疼幼儿,在小儿子的央求之下,这位曾经杀伐果断的大佬后来阴险狡诈的富商,还是心下一软,相信了对方口中‘借哥谭首富韦恩大少之手推动火山岩名声’的提议,将宝石暂时交托给诺克斯,允他带着前往韦恩的私人宴会充场面。

     结果布雷二少一去不复返,竖着进去却横着出来了。

     这一变故,布雷家上下,恐怕除了下人家主地位时刻受到诺克斯威胁的长子,还能无动于衷了。

     然而火山岩随之的丢失,便连长子亦无法淡定。布雷家主为此甚至被大儿子多加埋怨,直到当天凌晨,他们收到一个变声电话,又紧接着在邮箱里找到了那枚红宝石,大儿子才缓和了脸色,继续陪他去追查害死小儿的凶手。

     可没想到追查还没找到什么线索,那群匪徒又紧接着现身,跑来他的展会捣乱!

     老左斯亚怒火中烧,然后一时没有憋住,如他姓名那般作了把大死。

     如今双眼习惯了黑暗,多少能看到些晃动的人影,他一把摸出别在腰间,被他充斥着肥肉的肚皮挡住而逃过一劫的袖珍手.枪,冲着劫匪的头领就开了一枪。

     威尔逊听到破空声,条件反射的拉了西蒙一把,弹壳便险险地擦着头领的手臂飞过,万幸只擦破了外袍,殷出了一点血迹,并没有大碍。然而所有人都悲伤的发现,他们的老大又发病了。

     西蒙扭着脖子转过了身,一脸温和地询问道:“刚才是谁开的枪?”

     那问话语调轻柔优缓,却叫所有人不寒而栗,受邀的宾客们集体打了个寒战,然后齐齐扭头,看向了会场中间,周围被空出一圈,孤立出来了的布雷家主。

     甚至就连被左斯亚带来见世面的长子,也一脸撇清关系般严肃神情的看了过来,又落井下石地朝旁边挪远了一些,充分用行动表明了什么叫做“可共富贵,无法共患难”、“‘父子’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逆子!”左斯亚怒目圆睁。

     “乖。”西蒙却满意的眯起了眼睛,步履从容的朝布雷家主走了过去。

     已经走到门口马上就要迈步而出的皮特不由得大皱其眉,瞪着一步之遥的门槛愤懑的吐出口气,“作死的是什么人?”

     尼尔显然做了不少的前期工作,“是布雷集团的掌舵人。”

     “又是布雷?”皮特头疼的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然而最为冷静的欧米却偏嫌不够似的雪上加霜道:“四分三十三秒。”

     皮特一时没能忍住,暗啐一声,爆了句脏口。

     #

     阿卡姆的值班室中,不再年轻的美丽女人哼着小调,独自一人下着国际象棋。她捻起白色的王后,将黑马碰倒,而后嗤嗤地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正对面九格的监控画面里,右下角的那一格不知何时竟从阿卡姆的走廊即时画面,变成了展会会场的实况转播!

     她看着那个自己一手调.教出的男人缓慢地走向布雷家主,语气温柔到诡异,唇边不自觉的挑起了一抹浅笑,弧度竟与西蒙掩在面具下的分毫不差!

     女人随意瞟了眼监控屏幕,没有半点焦急,反而凉凉地低哼,“监控没有毁光呢,西蒙这下恐怕要吃亏啦!”想了想,她又假惺惺的叹了口气,“果然没有我的从旁指导,黑斑成不了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