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蝙蝠铺天盖地而来,蝠翼的扑棱声和吱吱的尖利叫声冲击着布鲁斯·韦恩的耳膜,他艰难的喘息着,伸出手臂遮挡住脸孔,却无法阻挡眼前越发真实的场景。

     他挣扎着爬起身来,却东倒西歪,很快又重新扑倒。布鲁斯每走一步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幼时的记忆突然变得格外清晰,枯井中仿若恶鬼的蝠群是他童年唯一的恐惧,而很快,那些恐惧就变成了永恒的噩梦。

     他仿佛看见了枯井底,睿智的父亲攀着绳索坠下,朝自己伸出手掌;也依稀看到高架列车里,一家人的和乐融融与父亲的淳淳善诱。画面凌乱而破碎,争先恐后的出现在布鲁斯眼前,最后定格在剧院外巷道中的那一幕。

     他永远高大的父亲为了保护母亲委顿在地,他的母亲却仍未能逃脱死神的怀抱。

     父亲一直致力于建设哥谭,然而仅仅是一个不名一文的流浪汉,就将一切毁于一旦。

     那段记忆太过痛苦,布鲁斯一直深埋于心,也是此时,他才重新想起,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父亲握住自己仍旧稚嫩的手掌,怅然的叹息。

     “布鲁斯。”他的眼里满是不舍与宽慰,“没关系。”

     他跪在地上,紧紧回握住那只手掌,就好像这样就能挽留住他的父亲,然而那个从来睿智幽默的男人,却只是遗憾的说完最后一句话,而后闭上了眼睛。

     “不要害怕,布鲁斯。”

     不要害怕……

     眼前逐渐清明,虽然仍有幻觉滋生,蝙蝠侠却也找回了几分理智。他闷哼一声,用力按压住手臂的伤处,疼痛使人清醒,他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挣扎着坐了起来。

     小丑有抗体,他这里也留下了不少,掏出一瓶扭开,直接对着口鼻喷了上去。

     克莱恩出乎意料顺利地解决了蝙蝠侠,又想如法炮制的解决掉其他人,好赢得逃跑的时机。可他却没能想到,就在他喷出近乎半瓶喷剂时,风向突变,猛烈的狂风裹夹着毒剂,竟忽而转变方向,朝自己袭来!

     所有人都因这一变故呆愣当场,小丑更是抱着肚子,笑的直不起身。蝙蝠侠等抗体发挥效用,站起身微晃的走过来,恰巧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并没有呆愣,也没有笑,他关掉开关,将福克斯新研发的强力鼓风枪重新别回腰间,面无表情地看向小丑,“我给你的抗体呢?”

     小丑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而后猛地反应过来,死不承认道:“丢了。”

     蝙蝠侠抿了抿唇。神色越发冰冷了。

     看到这里,威尔逊立刻明白了过来,感情小丑本身就有抗体,却在蝙蝠侠被喷剂袭击后作了个大妖,怀着不知名的隐秘心里没有拿出来救人!

     威尔逊谴责的瞪向自家好友,而后问蝙蝠侠,“现在感觉如何?”

     “不太好,不过现在倒是能够确定了,联盟里用做最后试炼的熏香,的确与克莱恩的喷剂本源相同。只是喷剂更为强烈,所带来的恐惧更加深刻罢了。”

     就比如试炼时他只看到了飞窜的蝙蝠,而克莱恩的毒剂,却让他深陷入那段绝望的记忆,险些无法自拔。

     小丑虽然从没有愧疚和理亏这种情绪,却还是在蝙蝠侠强大的气势下缩了缩脖子,远远的挪开了。

     没注意脚下,他一个踉跄,好险才重新站稳,小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绊了自己一下的,竟是被毒剂回喷了一头一脸的院长克莱恩!

     “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小丑抿动了几下嘴唇,蹲下.身来,伸出一根手指朝对方脸上狠狠地一戳。

     而后就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般,从刚才一直蜷缩着四肢,颤抖痉挛的克莱恩就仿佛承受了某种巨大的痛苦,陡然崩直了身体,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

     “毒剂竟这么厉害?”威尔逊皱了皱眉,看向蝙蝠侠的视线尽是担忧,毕竟之前被袭击时毫无防备,蝙蝠侠所承受的毒剂剂量,甚至比克莱恩还多,始作俑者都成了这幅摸样,比之承受更多的蝙蝠侠,岂不更加痛苦难当?

     然而蝙蝠侠却皱着眉摇了摇头。

     威尔逊只能猜测,“所以他是装的?”

     “不。”一直直愣愣戳在地上不发一言,仿佛死机了一般的wx-79突然出声,“恐怕改良的恐惧喷剂与他体内残留的毒性产生了某种化学反映,将药效提升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怕是连克莱恩自己都没有想到。”的确,对方但凡能想到一点,也不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喷洒毒剂,要知道在哥谭作恶时,这位院长还会佩戴隔绝毒剂的稻草人面具呢!

     不过威尔逊的注意点显然在另一个地方,他回身看向wx-79,不解地问:“什么毒性残留?”

     “克莱恩有许多被大人加密的资料,我也是刚刚才获得权限,能够接触那部分信息的。”

     “老头子?”威尔逊了然,“所以你刚刚是在和老头子联系?”

     机器人管家点了点头,他是看克莱恩状态不对,又想到他们要回老家,需要那边的人接应,这才和那位大人取得了联系,没想到要来权限后,竟查到了那样的内情。

     “大人叫你立刻回家,并禁止任何深入调查。”79想了想,又补充说。

     “我本来就已经打算回去了,但是叫他这样一说,反倒生出了好奇,想继续查下去了。”威尔逊扒了扒短发,嘟囔了一句。

     蝙蝠侠等了半响,眼看话题越来越远,终于忍不住出声询问:“你查到了什么。”

     wx-79遂将之前查到内.幕娓娓道来。

     俗话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克莱恩就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

     他的母亲在火灾中丧生,这是他父亲心底深埋的恐惧,为了不被恐惧支配,他做了很多常人无法理解的事。

     比如为了研制致幻药剂,用数不清的活人做实验,让他们在极度恐惧中死去;比如一次次为自己注射稀释药剂,从最开始望着火海中的女人瑟瑟发抖,到一拳击碎幻影,超脱心魔;又比如精神失控,将大剂量的浓缩毒剂注射进独子的静脉,毁了他的儿子。

     那份药剂没有被稀释过,所带来的效果更是令人绝望。

     乔纳森的大脑受到了无法修复的损伤,处于极度恐惧的恒定状态,所有恐惧的幻影依次出现,永无止境的噩梦伴随着他,而最叫人绝望的是,没人知道这种状态将持续多久……

     而那时,他还不到十四岁。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得知克莱恩身体里的毒剂残留意味着何等痛苦的经历,他们无法不产生同情,然而再想到对方在有能力之后,反而成为作恶者,将这种痛苦释放到更多的人身上,他们也不可能放过他。

     “这个人我要带走。”短暂的相处已经让威尔逊对蝙蝠侠的性格有了些了解,“他虽然在哥谭为恶,本身却不属于这座城市,更何况,我想你们的医疗水平还无法让他脱离这种状态吧?”

     “你们可以?”蝙蝠侠已经隐隐意识到,自己的新邻居恐怕隶属于某个组织,就像等级森严的黑帮,亦或是曾经的影武者联盟。

     威尔逊说:“至少若79所查属实,那十几年前叫克莱恩解脱的,正是我们。”

     wx-79也补充,“一般的抗体对克莱恩已经几乎没有用处,这样的一瓶也不过能让他略微缓和几个小时,根本无法治愈。”

     蝙蝠侠沉默了片刻,最终选择了妥协,他转身登上直升机,步履十分稳健,脸色却尤为惨白,毒剂对他造成的影响显然还未彻底去除,不过,“我要旁观。”

     “当然可以。”威尔逊仿佛害怕对方变卦似的,立刻说道:“而且你们两个都需要专门的治疗,这种临时的抗体可无法祛除体内所有的残留毒素。”毕竟克莱恩的主业是制作毒剂而不是解毒。

     蝙蝠侠点了点头,小丑却出乎意料的拒绝了他,“看来我们要说再见了,小威尔。”

     “你要留下?这可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小丑。”

     “唔……”小丑眨了眨眼,这次行动处处透着诡异,哪怕如今克莱恩已经丧失了攻击力,他却仍旧觉得事情并未结束,这种直觉以及天性中对危险刺激的渴求,促使他拒绝了威尔逊的邀请,选择了留下。不过面对自家好友,他却只是耸了耸肩,笑了起来,“阿卡姆可比你家里有趣得多,而且你的大家长可不怎么欢迎我,我还是留在这里,等你邮寄来抗体吧。”

     小丑的履历的确叫老头子很不放心,思及对方几次想要除掉小丑,却碍于他们之间的友谊选择放弃,威尔逊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接受了小丑的提议,“好吧。”他看了眼时间,说道:“79带上克莱恩,咱们得在警察赶到之前撤退!”

     ……

     远处隐隐传来警笛声,克莱恩仰躺在露台顶,隐约察觉自己被翻了个身,一副冰冷的臂膀夹住了他。随之而来的是颠婆与疼痛。

     无穷尽的幻觉仍旧在不停闪现,意识逐渐消散,最后那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他被父亲注射了毒剂,滚爬着逃出木屋。

     夜色下的旷野却并非救赎,反而像是张大嘴巴的恶鬼,将他所有的希望尽数吞噬。

     阴冷的寒风,不祥的鸦鸟,还有头顶,依稀诡笑着的稻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