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布鲁斯垂下手臂,神情迅速冰冷下来。

     他半侧过身,手扣住腰间的蝙蝠镖,戒备的眯起了眼睛,“那个花花公子?”

     布鲁斯有一把好嗓子。

     当他语速轻快尾音略作上扬,便会显得风流浪荡,能毫无压力的扮演花花公子。而若是刻意压低放沉就会变得尤为沙哑而富有磁性,语速放缓,再经由福克斯友情提供的变声器作以修饰,就又增添了几分危险与诱惑。

     然而不管是作为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还是作为哥谭黑暗骑士的蝙蝠侠,那把嗓子总能在不经意间,用喉间的每一个震颤,侵略般地攻占声控们的耳膜,不留余地。

     埃米尔瞬间顿悟。

     威尔逊是个资深的声控,虽然怕暴露自己的弱点在人前多有掩饰,但做为他抚养人的埃米尔却对此再了解不过。所以,他一听到布鲁斯性感微哑的声线,瞬间就明白了自家倒霉孩子对蝙蝠侠屡次破例,并坚持将人带回城堡的原因了。

     不外乎“色.欲熏心”四个字罢了╮(╯▽╰)╭

     布鲁斯的视线很锐利,埃米尔却无视的非常彻底,他自顾自地按下墙壁的红色按钮,身前的桌面便陡然变得透明,显露出巴掌大的触屏键盘来!

     他在键盘上敲动几下,打开立体投影设备,将收集到的资料与图片一帧一帧地播放了起来。

     “蝙蝠侠的首秀在去年的万圣夜,凑巧的是,就在不到半个月前,哥谭的首富韦恩公子,也才刚刚结束学业,回到哥谭。”

     “巧合罢了。”布鲁斯抿起嘴唇,拇指在蝙蝠镖锐利的棱角处轻缓的摩挲,仿佛在爱抚亲密的情人,又像在鼓舞信赖的搭档。

     埃米尔不置可否,“所有人都知道,韦恩公子在外深造,可实际上,他甚至没能读完大学。”

     电脑放映的照片属于五年前,布鲁斯从普林斯顿大学偷溜回来,参加了杀害他父母凶手的听证会,在法官宣判对方提前假释时,那种被世界遗弃,陷入孤注一掷绝望的表情,给人的印象极深。

     几乎是立刻的,布鲁斯便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形。

     枪击父母的凶手齐利被判了终生监.禁,他和费康尼成为了狱友,阴差阳错的获知了一些费康尼家族的秘密。几年之后费康尼出了狱,而直到五年前,齐利才找到机会,利用自己知道的那些秘密,以扳倒黑道头目费康尼为筹码换取自由。

     他几乎就要成功。

     法官的默许,让曾经的杀人犯便摇身一变,成了为生活所迫而犯下过失的可怜人。他被减刑,被释放,人们开始谴责当时经济的萧条,穷人的走投无路,却忽视了对方犯下的恶性,遗忘了那个骤然失去父母,从云端跌落的八岁幼童。

     父亲留下的痕迹犹在,高价铁路仍然贯连着整座城市,哥谭也依旧配备着全美最先进的医疗设施,可人们却忘了带来这一切的韦恩夫妇。

     那一天,记者们举着长.枪短炮将齐利团团围住,他被仇恨操控着朝对方走去,他内心烦乱,上膛的手.枪在袖口若隐若现。

     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既然法律不再公正,那他便成为正义,亲手处决掉做恶者,为父母报仇!

     然而就在那时,他的手.枪几乎刚要伸出衣袖,罪犯却突兀的死了。

     齐利被伪装成记者的杀手一枪毙命,轻而易举的被费康尼灭了口,死的毫无价值。自己也因此,失去了手刃仇敌,化解愤怒的机会。

     那绝不是一段美好的记忆,但现在的布鲁斯却无比的庆幸。

     他不是律法,无权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如果因为一时的仇恨杀人,那自己于犯罪者施暴者,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现在不是回忆过去的时候,布鲁斯看向这位早已不再年轻的“风云人物”,声音更沉了两分,“有趣的猜测。”

     埃尔米却突然笑了起来。这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宽厚慈和,就仿佛一名普通的长者。他没有对蝙蝠侠说什么,而是叫了另一个名字,“阿法芙。”

     “……”一室寂静。

     埃米尔挑了挑眉,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您有什么需要,大人?”像是终于察觉到了埃米尔迫人的气势,一道声音识时务地响了起来,虽然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又隐藏了点不甘不愿。

     “嗯?79号?”声音十分耳熟,布鲁斯一瞬间就认出了,这分明属于他新邻居的跟班!

     蝙蝠侠边试探的叫出对方的名字,边戒备的审视四周。

     书房宽阔,并没有找到可供隐藏的地方,也没有明显的监控设备。更古怪的是,之前突兀响起的男声,比起来自某个固定的声源,更像是立体循环发自整座城堡!

     找不到对方的具体方位,蝙蝠侠皱了皱眉,激道:“出来!”

     “……”远在城堡正下方密室中的主脑操控着数据在屏幕里留下了长长的一串黑点,来表现它此时无语的内心。

     说起来不管是好像一串代码般随意的“wx-79”,还是这位大人无视自己性别硬灌输的女名“阿法芙”,他都很不想承认呢!

     完全忘记自己只是一串代码,其实根本没有性别的主脑先生叹了口气,忧愁的说:“你确实可以这么称呼我,不过我比较惨,被人活埋在地底下,恐怕出不来呢!”

     主脑太过庞大难以搬运,又坐落在整座城堡的地基内部,他说的倒的确不能算错。

     布鲁斯……布鲁斯感觉自己被愚弄了_(:3」∠)_

     埃米尔没理会互动的两人,自顾自地调出了几个全身立体影像,分别是战甲齐全的蝙蝠侠,和西装革履的布鲁斯·韦恩,“阿法芙,面部重组。”

     话音刚落,立体屏幕上便陡然出现无数的线条,刻录起蝙蝠面具的每一个起伏回折,再经由庞大的数据计算规整,最终化作一条条弧线,在空白处精准的推衍出大小贴合的面具下所隐藏的真容。

     蝙蝠侠紧抿住嘴唇,他看着屏幕上线条堆叠渐渐构造出的熟悉脸孔,心沉了下去,“你的目的。”

     埃米尔眼神微闪,“如果你在哥谭见到了这个人,带她来见我。毫发无伤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格外高挑的女人,棕发披肩,发尾处带着微卷,蓝眸暗沉,仿若海底深渊,她的面容极美,又带着股勃勃的英气,而最为重要的是……她长得像极了一个人。

     “杜卡?”蝙蝠侠吃了一惊。

     他还记得是杜卡将自己从泥沼深渊里拉了出来,他自称是忍者大师的代言人,把他带到影武者联盟里教导调.教,将他打磨成一把利刃,虽然因为理念不合他们分道扬镳,自己也捣毁了忍者大师的秘密基地,可却在最后却救下了杜卡。

     然而……

     “杜卡?不,虽然不愿承认,但她的生父的确是忍者大师。”埃米尔意味深长的看了蝙蝠侠一眼,继续说道:“她叫塔利亚,近期会去哥谭,也许会化名,也许会遮掩自己的样貌,总之你要注意。”

     蝙蝠侠此时却再也听不进其他的东西了,他双目微瞠,刚刚获知杜卡便是忍者大师本人,心底满是震惊。

     而此时此刻,除了布鲁斯,还有一个人深深地陷入了震惊当中。

     wx-79是威尔逊的机器人管家,也是城堡地之下庞大的主脑,他们共用一个系统,彼此间都有联系,所以管家刚在主脑的帮助下清理完“病毒”,就半点不愿耽搁的去地牢“探监”了。

     这个时候蝙蝠侠的真容刚被主脑计算合成出来,管家想到自家主人之前让他调查蝙蝠侠的身份,便直接将结果糊到了威尔逊脸上。

     没有一点点防备。

     盘腿坐在牢房地板上,正吃着机器人管家亲手烤制的小甜饼的威尔逊,直接就给噎住了。

     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后,威尔逊心情复杂的送走了wx-79,又在几个小时之后,迎来了一脸严肃的老头子。

     “克莱恩的事到此为止,你不要再深入了。”埃米尔不容置疑的命令,“在这里冷静几天,之后我会送你去东方,准备一下。”

     威尔逊表示难以理解,“你很久不这么独.裁了老头子,你不对劲。”

     埃米尔对此的回应是转身就走。

     威尔逊突然灵光一闪,喊道:“是因为影武者联盟?”他见老头子脚步微顿,心里的疑惑更深,“你在隐瞒什么?”这个时候,心里的灵感一个个冒头,几乎在顷刻间,他便回忆起了许多之前忽视的事情。

     一直以来老头子对他的另眼相待,偶尔时老头子望着自己脸孔的失神,面对自己时对影武者联盟的三缄其口,甚至是最近,一开始派自己调查克莱恩,却在查出幕后人有可能是忍者大师后换下了自己,并禁止他再调查。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隐隐有了些模糊的猜测。

     “是关于我和忍者大师的?”

     埃米尔的手指颤了颤,沉默了良久,终于转过了身来。二十二岁,不算小了,也应该能够承受了……吧?

     威尔逊看着默然不语的老头子,终于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仿佛印证一般,埃米尔缓缓地叹了口气,“其实,你可以叫我一声外公。”

     哐啷一声,威尔逊打翻了仅剩的半盘子小甜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