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威尔逊眼皮狂抽。

     他觉得吧,自己虽然身材偏瘦,又长相文秀,但怎么看都该是个男人,他实在无法理解那声突兀的“夫人”是怎么一回事。

     显然女人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她隐藏在帽兜下的神情并不比威尔逊淡定多少,不过想到眼前之人出自他们联盟的死敌,倒也不觉得惭愧。

     帽兜女一把握紧箭尾处的几根钢索,在特质弓.弩的机械牵引下,猛力一抽……

     威尔逊就宛如一片随风飞舞的柳絮一般,被极其轻松地拉扯了过去。_(:3」∠)_

     不过这倒阴差阳错的正合威尔逊心意!

     与帽兜女人间的距离迅速缩短,他飞快弹射出腕间的利刃,准确寻找到钢索的衔接点用力割磨,钢索一根根断裂,当他在被拖拽到帽兜女人面前时恰巧切断最后一根钢索,重获了自由。

     抖落松散的钢索,威尔逊一个纵跃,和帽兜女战作了一团。弓.弩和利刃的碰撞声铮铮作响,拳脚.交叠的锤砸音接连不断,威尔逊并不恋战,可以说他的目的本身也不是和这女人纠缠。他时刻注意着周围,当螺旋桨的嗡鸣声由远及近,威尔逊瞅准一个时机,虚晃一招,而后一跃而起,在半空中猛地旋身,冲破了女人的防线,一把卡住克莱恩的腰身!

     一直躲在帽兜女人背后看热闹的克莱恩还未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被威尔逊夹在腰侧,提了起来,再一回神,就已经离忍者大师派来保护他的女人足有几十英尺远了。

     心中暗道糟糕,然而还未等他想出什么脱身的法门,一架嗡嗡作响的直升机便停在了他们的正上方!

     软梯被放下,威尔逊一纵而起,单手扣住克莱恩,另一只手紧紧攥住梯绳。几乎就在他准备就绪的那一刹那,直升机就十分默契的升上了天空,直冲入云霄,很快消失不见。

     帽兜女追出半条街区,又攀上大厦的顶层,却仅能遥望见直升机几乎消失的影子。女人神色晦暗凝重,她犹豫了很久,才慢吞吞地掏出手机,拨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铃响过两声,一道微讶的女声便透过听筒传了过来,“妮莎?”

     “是我。”被称作妮莎的女人抬手摘下帽兜,却并没有露出真容,她的大半张脸孔被黑色纱巾遮挡,仅露出微卷的黑色长发、光滑饱满的额头、细长的剑眉以及一双冰冷锋锐的漆黑瞳眸,“任务失败,克莱恩被联盟的死对头带走了。”

     “你该去找父亲汇报,而不是我。”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漫不经心,“你该知道,我已经脱离影武者联盟很久了。”

     “两个星期,的确很久。”妮莎嗤笑着吐槽。

     电话的另一头没有接茬,而是紧接着传来一阵音量极低,不注意根本听不到的对话声。

     ‘你又做了宵夜?哦班恩,我不是说过别再做那个了吗,我就知道当初脱离联盟不该带着你,看看我吧,半个月不到就已经重了整整五磅!五磅!’

     而后便是一道宠溺到牙酸的哄劝声,妮莎猜对方八成是早就拿开了听筒捂住了话筒,根本没有听见自己的吐槽!

     其实这很好理解。班恩喜欢塔利亚这件事,整个影武者联盟里除了塔利亚本人,恐怕就没人不知道了,如今两人“双宿双栖私奔而去”,班恩没理由不可着劲儿的宠她小妹,虽然半个月增重五磅,虽然对这种感情有些艳羡,但半个月五磅还是叫她十分的敬谢不敏。

     妮莎倒是对两人如今的状况早有预感,毕竟自从忍者大师看穿了班恩对自家宝贝女儿的觊觎,有意无意的就对他格外苛刻。塔利亚见不得从小与自己相依为命的保护者受委屈,在翅膀硬了之后,带着班恩离家出走,自立门户了简直理所当然。

     妮莎懒得管自己妹妹和未来妹夫无意识的秀恩爱,也懒得吐槽对塔利亚照顾的无微不至就是死活不告白的班恩,她皱了下眉,试探地问:“我当然会去找父亲,不过塔利亚。你还记得父亲书房里的那张照片吗?”

     “你说我母亲的照片,怎么了?”

     “带走克莱恩的男人,和那张照片有九成像!除了脸部的线条刚硬一些,鼻梁高挺一点,几乎和‘夫人’一模一样!”

     妮莎虽然也是忍者大师的女儿,却与妹妹塔利亚不同。塔利亚的母亲是父亲唯一的挚爱,自己却源自父亲尚且年轻时的一次酒后乱性。

     所以即便她有权利唤忍者大师父亲,对塔利亚的母亲,却只能如其他影武者一般,尊称一声“夫人”。

     她是联盟里为数不多有幸见过夫人照片的人之一,也是当初参加过复仇行动的人之一。

     十五年前,她不过十岁出头,□□的水平就已是联盟里的一二之数了,那天她犹在训练,却见父亲拉着一个格外瘦小的幼儿,一步步走入训练室。

     他神情极怒,眼底尽是血丝,仿佛择人而噬的疯兽,语调却平静的甚为骇人。

     他抱起那个不到他腰高的幼童,宣布那是联盟的接班人,自己的爱女,而后便要集结人手,向联盟的死敌宣战。

     没人赶在那个当口询问宣战的缘由,但从来敏锐的妮莎作为在场的为数不多的几人之一,还是隐约明白,此事多半与那个孩童脱不了关系。

     父亲雷厉风行的集结影武者,仅用了不到两天时间,便赶到了半个地球远的荒漠岩区,将再生池一锅端,搅了个天翻地覆。

     无用的狱卒是死敌的手下,被毫不留情的处死;雇佣的医者一时疏忽引发了一切,则被看押起来成为囚徒参,永远失去自由;暴动的囚犯被挨个点出,遭受了惨无人道的凌虐,求死无门;而那些“欺.辱”过夫人的囚徒,下场则要更惨。

     也直到那个时候,跟随而去的妮莎才明白这一切变动的因由,而直到几年后她渐渐长大,才隐约了然,连续一个月都阴森可怖的忍者大师,也不过是个失去挚爱的可怜人。

     那个不能提及名字的女人为父亲牺牲很多,是忍者大师无法触碰的伤疤,她后来无意中见到了对方的照片,就再也无法忘记。也以在今晚看到威尔逊的脸时,她会那般震惊。

     妮莎直觉今晚所见对塔利亚意义极大,这才打了这通电话。却没想到这厢话音刚落,电话那边就突然传出了一阵器物碎裂的声音。

     “塔利亚?”妮莎不放心的叫了一声。

     “我有个弟弟,双胞胎弟弟。”她从来冷静的妹妹,却头一次声音有些发抖。

     “……可复仇行动中并没有他?”

     “父亲带我私审狱卒时,他们说他死在了□□里,被脱出去丢到了再生池外,我和父亲却找遍了那片乱葬岗也没有发现他的身体。”塔利亚的语速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高,到最后竟有些语无伦次,“我就知道他还活着!我能感觉到,我就知道!”

     妮莎瞠大了双眼,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

     对于克莱恩来说,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他被夹在腰间带上软梯,到被卷进直升机里麻袋般丢在角落,不过短短几分钟的事。

     等他反应过来时,一切已成定局。

     该感谢威尔逊没把他那点蚂蚁大的攻击力当一回事,以至于自己没被五花大绑,只是被捆住了双手拴在地上吗?

     克莱恩死死瞪着那根被栓在机底焊接铁环上的绳索,恨不得拥有热视线能将它烤断!

     威尔逊当然顾不上思考克莱恩在想什么,也来不及在直升机里审讯,他忙着询问他的管家。

     “咱们的‘行李’呢?”

     机器人管家熟练的操作着驾驶舱里的各种按钮和滑竿,手指甚至点动出了残影,他抽空回答自家主人,“除了地下密室里的主机,其他的都在储物仓里。”

     留在庄园里的仅是一堆高科技设备,真正的主脑还远在“老家”,分到人形躯体里的不过三分之一,到庄园主机里的,甚至连一成都不到了。所以对此威尔逊倒并不是特别担心,相比起来他更关心另一个问题,“你的程序怎么样?上次那股数据带来的影响过滤的如何了?”

     管家叹了口气,也露出了心塞的表情,“入侵者和我的智能程度不相上下,想将‘病毒’彻底去处,恐怕需要借助主脑的其他部分。”

     威尔逊闻言皱起了眉,“好吧。病毒的问题暂且不提,先飞去阿卡姆,接应蝙蝠侠和小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