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喷洒抗体见效太慢,威尔逊索性找来针筒直接注射,一整瓶抗体下去,克莱恩的症状才稍微有所缓解,只四肢微有痉挛,间或呻.吟几声,终于不再惨叫了。

     威尔逊他们这时才有功夫去关注一下今晚诸多行动的后续。

     wx-79自从被未知数据入侵就一直没能彻底恢复,不过虽然黑不了太过机密的资料,跟进一下这种类似于半公开的信息,倒还不算困难。

     黑斑全部落网,不算当场擒获的三个,就连因故未曾参加此次行动的汤姆和山姆,也因为逐渐增多的证据法网难逃。尼尔圆满完成了任务,跟皮特离开时的情绪却尤有些低落。

     刚一忙完黑斑的事,回头却发现丢了自家笔友的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他心里能轻松才奇怪。

     尼尔想要留下寻找威尔逊,奈何fbi们急着回去审讯黑斑,他又被皮特监管着没有自由,只得忧心忡忡地找来蚊子,让他暂且留下,帮自己注意下威尔逊的消息了。

     与捕获黑斑行动的顺利相比,阿卡姆的后续就要波折的多。

     毕竟哥谭的警力大半都在围堵黑斑,所以直到蝙蝠侠发出讯息的半个多小时之后,警方才集齐人手,匆匆赶到了阿卡姆。

     主犯克莱恩被威尔逊带走,警方们只好赶去地下密室,打算带走据蝙蝠侠所说的那几个被关押的手下。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等他们打开囚室的铁门时,只看到了一地的死尸。

     无一生还。所有人都大睁着双眼,死的一脸震惊。警方询问了这家疗养院里包括病患的所有人,最后也只得出了“无人接触过密室,这些人畏罪自杀”这种一听就毫无说服力的推断。

     戈登探长无计可施,只好捏了捏鼻子,认了。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威尔逊一行一直向东,穿过了大片的森林、荒漠和岩区,终于远远的望到了一座城堡,并非威尔逊在哥谭居住的那种庄园别墅,而是一座建立在岩区荒地上的,真正的堡垒。

     高耸入云的瞭望塔,厚重坚固的石墙,穿插着旋转巡视的重机枪,以及城堡顶端,随风扬起的灰蓝色旗帜。

     蝙蝠侠心中犹疑更甚,他不着痕迹的看向威尔逊,身旁的青年犹在补眠,头一点一点的,看起来竟十分无害,然而任谁都无法再将这个人,当做一个寻常人,一个普通的富家子。他渐渐皱起眉头,摩挲着手中的联络器,也不知道阿弗雷德收到自己刚刚发出的消息后,会不会对再次深入险境的自己生出不满。

     不过布鲁斯也知道,老管家恐怕只会忧愁的看向自己,然后叹着气妥协。

     这边旅途已近尾声,而远在哥谭的豪华庄园里,爱岗敬业晚睡早起的卢克司机也已经洗漱完毕,精神抖擞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他就住在奥古庄园的佣人房里。空荡荡的一排屋子他挑了离车库最近的那一间,好方便自己能在接到通知后,以最快的速度打火开车,让管家满意。

     不知道为什么,比起便利店里和自己相谈甚欢的庄园主威尔逊,他更怕那个对威尔逊一脸温柔恭敬,对自己面无表情的大管家呢。_(:3」∠)_

     其实兰尼一直很奇怪庄园里为何除了他和管家,没有其他的仆人,但鉴于自己可怕的失业率,还是选择了按下没问。

     兰尼拍了拍脸,不再多想,走出了回廊。

     不对。

     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虽然庄园里人少本就有些空荡荡的,但是今天感觉格外寂静,就好像是……一座空宅?

     “管家先生?”兰尼心中不祥的预感渐渐增多,终于,他忍不住壮着胆子喊了出来。

     然而……无人应答。

     “奥古先生?威尔逊?”

     回应他的是一道道可怕的回声。

     兰尼就算再粗神经,也想明白了一件事。庄园主和他的管家趁着夜深人静他在熟睡,竟然就这么……走掉了!

     他被抛弃了吗?不对,他一个才被雇佣几天的司机,为什么会被这么放心的独自留下?

     仿佛接收到了他的疑惑,手机铃声适时响起,屏幕显示的联系人是被他改的促狭的“you-know-who”,他赶忙接通了电话,“管家先生?”

     “我和先生离开了,我们走的很急,没顾得上通知你。”

     兰尼苦笑,“所以,我又被解雇了?”他就知道自己的职业生涯不会那么顺利,所以他果然是被诅咒了吗,要知道就连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神秘人活着的时候,也不过干不满一年而已,自己最长的记录只有不到两个月是要闹哪样!

     然而管家却说:“当然不,我们归期不定,这段时间庄园就要靠你来打理了。”

     沉默了好一会,兰尼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一个人?”打理这么大的庄园?

     “当然。”管家意味深长地说:“用你那些神奇的小魔术,我知道你可以做的很好,兰尼。”

     兰尼猛地一个激灵,额头冒出了一层的冷汗,然而任由他如何回忆,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露了马脚,叫那位麻瓜管家发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不会被……卖去解剖吧。”小说看得多了,兰尼的脑洞也不由变的有点大。

     但很快,他又自问自答的安下了心,“应该不会,威尔逊那么有钱!”

     哼着变调的霍格沃茨校歌,兰尼欢快的跑去干活了。

     #

     极寒之地,雪山之巅。

     影武者联盟已重建多日,忍者大师端坐在噼啪作响的篝火堆后,神色沉凝。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无处施展的感觉了,最近一次还要追溯到一年前,自己被一手栽培出的接班人布鲁斯·韦恩反叛,就连影武者联盟的成员也被连锅端掉,损失了不少。

     布鲁斯·韦恩……

     他念叨着这个名字,思绪忍不住开始发散。

     其实他与老韦恩颇有渊源,也曾一度将那个睿智阔朗的青年引为知己,只可惜相交到最后难免走入分歧,那人无法理解自己对于*文明一心想要毁灭的心态,自己也看不惯对方一味的付出,想要看到那些绝不可能出现的改变的天真,以至于在相识数年后,分道扬镳。

     韦恩家的独子他是知道的,也曾暗中观察过几次,而那个时候他就知道,布鲁斯·韦恩的身体素质以及反射神经都远超常人,除了当年与塔利亚一同寻回来的少年班恩,少有人能够相媲美,若是好生培养,用心调.教,做他的接班人再合适不过。

     想到塔利亚与班恩间亲密无间的情谊,与甫一相认时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女控雷宵古内心酸涩之余,对那个觊觎自家宝贝女儿的大块头,自然也就毫无好感。

     那时候韦恩夫妇刚刚过世,他想到了小布鲁斯,便生出了将他培养出来配给塔利亚的想法。

     那几年他做了不少事,比如在很多抉择的关键点派下属伪装身份后略做指引,比如掐准时间,在布鲁斯最落魄的时候去监牢里苦口婆心地诱拐,也比如联盟里亦师亦父,以忍者大师代言人的身份与他融洽相处的那几年。

     当然,即便将布鲁斯当做未来女婿培养,雷宵古也控制着没叫对方看到自家宝贝女儿这件事,也是事实就是了。

     忍者大师望着篝火,忧伤的想,自己对那个布鲁斯这般好,怎么他竟也和班恩一样,因为理念不合就背叛了自己呢?

     虽然他们两个一个觉得自己的手段太过温和,一个觉得自己的心理太过偏激,不过结局都一样的叫人心塞。

     刚叹完一口气,雷宵古还未来得及整理衣冠去视察集结中的联盟成员,却在一阵急切的“哒哒”声中,见到塔利亚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塔莉?爸爸就知道你不舍得离家出走,果然回来了呀!”雷宵古扯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半点也不见指挥部下时的杀伐果断,也不似手染鲜血时的冷酷锋锐。

     塔利亚却不着痕迹的避开了父亲黏人的拥抱,直接说道:“妮莎的任务失败了。”

     “克莱恩被他老主子的走狗带走了,妮莎已经报告过了。”

     “那她有没有说……”塔利亚深吸了口气,声音也带了些颤抖,“劫走克莱恩的人,长得极似母亲?”

     “你说什么?”雷宵古猛然起身,脸上头一次显出狂喜之色,“索拉还活着?”

     “她早就死了,父亲。”塔利亚直直的望进雷宵古的眼睛,两双极为相似的深棕色瞳眸映照着彼此冷峻的神色,她缓缓地念出了那个名字,“我说的是科瑞姆,我的双胞胎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