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哥谭是个充斥着暴力与犯罪的都市,自然不能与其他地方同日而语。所以当黑斑打伤守卫保镖的时候,想要冲过去支援的彼得便被他的老朋友戈登拦了下来。

     “我们埋伏的太远,就算现在行动,除了打草惊蛇也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倒不如仍依计划行事,等黑斑撤退,再去老巢抓他们个人赃并获。”参加展会的都是哥谭有头有脸的人物,与哥谭盛行的黑帮势力,也有或多或少的牵扯,为了迷惑黑斑,也为了躲开这些人的耳目,警方和彼得的小组的确离得很远。如今再想要加以阻止,更多了不少不便。

     戈登安抚彼得,“况且他们一向很懂克制,行动只有五分钟,又轻易不会伤人。”

     但彼得却依旧眉头紧锁,“但上次劫案已经有一人丧命了,就怕他们破例后停不下来,而且黑斑首领的状态很不对劲儿,我曾请bau的资深侧写师吉登探员给他做过侧写,这种人一旦脱出约束,恐怕会带来不小的灾难。”

     戈登没话说了,只好拍了拍对方肩膀,给予无声的安抚,“再等等吧。”

     “也只能如此了。”彼得看着戈登的老脸,不禁想起十几年前那个正义感爆棚的冲动少年,忍不住叹息,“你倒是变了不少。”

     戈登摇了摇头,苦笑,“在哥谭呆久了,若我还是曾经那副样子,恐怕早就去天上陪马丁了。”话一说完,两人不由都陷入了沉默。

     十几年前还在斯塔灵市念警校时,詹姆斯、彼得和马丁便是最好的哥们,彼得更冷静些,马丁和詹姆斯却都很冲动。可惜就像每一个不完美的故事那样,形影不离的三个人,顺利毕业的却只有两个。

     马丁·安斯蒂和他们两个不同,本身就是斯塔灵人,却在学期的最后一个假期里死的稀里糊涂,牺牲的毫无意义。

     那时有富商将化工厂设立在贫民区,污染了空气和水源,叫越来越多的贫民生病死去。再加上富商和黑帮的勾结,政府要员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使相关的新闻播报消失无踪,也让这间本该取缔的工厂,开的如火如荼。马丁为了帮那些贫民讨回公道,暗中着手调查搜集证据,一切已有眉目,却不知怎地,在开学前一周马丁莫名失踪了。

     亲戚们找了两天毫无音讯,最后还是听闻噩耗的彼得戈登连夜赶来,才循着线索,在那个滚烫的化工池里,找到马丁的半个皮靴,和一些仅剩下残渣的外衣碎片。

     马丁的尸体早就融化在腐蚀性极高的化工池中,寻不到分毫,彼得和詹姆斯疯了一般的报警、调查,却只得到了那名富商清白至极的结果。虽然到最后那间化工厂还是因为污染太大被迫关闭,他们却仍旧没给马丁讨回公道。

     这件事一直是两人心中的一根刺,除非找到凶手,将他绳之以法,否则他们根本无法释怀。

     知道如今想这些时间地点都不对,这对儿好友移开视线,默契地看向监视屏幕,将重点转移回劫案。还要多亏尼尔连夜做的手脚,警方连接了会场的监控装置,倒能多少了解些会场内的情况。

     情况并没到最糟。

     黑斑的确超时了,但感谢上帝,彼得探员的担忧并没有成真。因为就在西蒙歪着脖子,一脸兴奋的一枪射穿布雷家主手腕时,威尔逊突然收到了wx-79发来的直升机准备就绪时刻待命的信号!

     为了防止“发疯”的西蒙破坏他此行真正的目的,威尔逊出其不意地出了手。

     他的方法十分简单粗暴,也十分的见效。威尔逊直接动作迅猛的两步抢上,在西蒙射穿了布雷家主四肢,将枪口对准他头部时,一把扒下了对方的夜视眼镜!

     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西蒙整个人都炸了,“你要造反吗,w!”

     威尔逊将西蒙推搡到门口,问欧米,“时间?”

     “……五分十三秒?”虽然不认同,但欧米却也明白,西蒙发疯的毛病一时半刻无法痊愈,威尔逊的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黑斑们都知道,西蒙有个深爱的女人,都到了要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对方却出乎意料地死在了一场银行抢劫案里。

     诚然,除了西蒙,他们在那女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感到些不对劲儿。尤其是皮特,对那女人总怀有莫名的敌意,然而他也要承认,对方的格斗能力是真的很强。只可惜再强却也强不过枪支,监控视频里记录着,那女人奋起反抗,却在即将成功时被劫匪背后偷袭,一枪了结了姓名。

     在之后一场爆炸,连尸体都没有留下,自此西蒙便人格崩塌,陷入了一个怪圈。

     他的伴侣被劫匪杀死,自己身为劫匪却并不杀人,这种坚持没有给他的爱人带来什么好处,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他一时钻了牛角尖,又在行动前受了些刺激,这才第一次开枪杀了人。本就是一点就着的状态,紧接着的第二次行动里,布雷家主又在背后放了暗枪,恰巧叫西蒙联想到了惨死的爱人,一时理智被愤怒占据,也就不是那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虽然理解,但这种脱离再次脱出控制的感受却也叫黑斑们深恶痛绝,好在威尔逊这个临时加入的新成员,另辟蹊径让西蒙老实了下来,也叫皮特和欧米齐齐松了口气。

     在绝对的黑暗下,西蒙果然冷静了不少。威尔逊见此一把将他塞给欧米,低声道:“撤离。”

     真劫匪假劫匪们总算离开了会场,钻进货车扬长而去,完美完成卧底任务的尼尔颠了颠一麻袋的“犯罪证据”,有些不舍的将它们递给冷静下来后板着脸默然无语的头领西蒙,而后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我说……威尔呢?”

     余下几人面面相觑,猛地扭头朝后看去,然而此时的展会会场却早已远到连影子都看不到分毫了。

     西蒙抽了抽嘴角,冷酷无情地命令,“别管他,欧米提速,再在市区里多绕上几圈,我今晚总有些心神不宁,怕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尼尔隐在面具下的神色有片刻的心虚,心道等他们回到据点,数珠宝的时候突地迎来一群警察,的确算不上什么好事。

     好在威尔逊虽然被落在了会场,他却已经和彼得打过了招呼,他的那位笔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威尔逊当然不会有事,他也并不在会场。

     此时的威尔逊正小心翼翼地跟随在克莱恩身后,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出手掳人。

     ……

     一场抢劫案,警方照旧来得最迟。匆匆赶到后,在确认这次除了保镖警卫,只有一名宾客受了轻伤,无人重伤死亡后,彼得和戈登总算松了口气。而为了不被这些大佬们报复,他们不约而同地隐瞒下了刚才只埋伏没出动的部分事实。

     恼羞成怒的宾客们怒气冲冲的离开,只有零星几人留下做了笔录,院长克莱恩显然不在此列。他惦念着密室里的那十几个实验体,更挂念被他大剂量注射毒剂,却仍旧活蹦乱跳保持理智的杰克·奈皮尔。舍不得在外面耽搁更久,他走的很快,一个带着深帽兜穿着劲装的女人紧紧跟在他身后。

     “现在倒是跟得紧,之前劫匪来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对于保护者亦是监视者的亦步亦趋,克莱恩却并不领情。

     “如果你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我一样会出手。”女人的声音冰冷的仿佛机械,话音未落,她却猛然转身,手在背后箭囊里迅速抽出一支漆箭,搭在弓上,低喝,“什么人!”

     威尔逊收回迈出半步的左脚,迅速隐进阴影处。他靠着墙壁,忍不住皱起了眉。

     在组织里,他因为接受了进化,格斗能力最强,然而却没人知道,他追踪的技巧也十分优秀。这样来看,能够这么快就发现自己的女人,恐怕也不容小觑。

     还未等他定计,耳边突然传来的破空声,瞬息之后,一支近乎没入夜色的漆黑箭矢猛地射入墙壁,在他左侧不远处微微震颤。

     女人出手了。

     她甚至模糊地感应到了自己的方位!一股熟悉的兴奋感渐渐从威尔逊心底升起,他深吸口气,而后缓缓吐出,方才让自己重新冷静下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少年时期的矫枉过正,当老头子发现问题时,当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时,威尔逊就已经无一例外的会产生渴战感了,心里疏导无果,他们也只好选择放任,索性从出任务至今,这种无法控制的心态还从未带来过坏的结果。

     其实在之前面对蝙蝠侠和少年克拉克时,威尔逊都多少产生过兴奋,然而碍于当时并无敌对关系,又事态紧急,一时没能交手。如今面对帽兜女,威尔逊却没有这些顾虑,他缓缓侧身,一步踏了出去。

     他与克莱恩和女人之间尤有一段距离,帽兜女三箭搭在弓上,同时射出,而后手再探入箭囊,又三箭而出。威尔逊压低上身,以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朝克莱恩冲去,身体只微微摆动,便轻巧的躲过了所有的箭矢。

     月色下眼前闪过一道银光,威尔逊双目微瞠,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然而此时已迟,就在那一瞬间,被他躲开的箭矢竟齐齐的变幻方向,尾部连接的细钢索猛地缠绕收紧,将威尔逊死死的困在了其中!

     “什么人。”女人将箭囊中最后一支箭搭在弓上,对准威尔逊,语气冰冷森然。克莱恩却在看清楚对方样貌后,惊呼,“威尔逊?!”

     威尔逊闻言挑了挑眉,哪怕被肉眼难寻的钢索捆绑缠绕,他也半点不见狼狈,甚至还朝克莱恩又走进几步,缓缓抬起了头。

     那张过于苍白的瘦削脸孔,便大喇喇地显露在月色下。

     然而这一次受惊的便不仅仅是克莱恩一人了,帽兜女不可置信的描摹着被钢索捆绑的青年的脸孔:线条偏柔的侧脸,高挺的鼻梁以及那双暗藏着星空宇宙般的漆黑瞳眸,脑海里猛然跃出那张她紧见过一次的老旧相片,帽兜女再无法冷静理智,在克莱恩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第一次崩裂了表情,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夫人?”她一脸激动的冲威尔逊低叫。

     “…………”一边正在蓄力挣断钢索的威尔逊便不由得一个岔气,卸了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