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时间仿佛过了半个世纪那么长。

     “……我记得愚人节好像过了很久?”威尔逊小心翼翼的看向埃米尔,突然就有点不太确定了。

     打定了注意冷酷到底的军阀大人只是矜持的颔首,残忍地说:“如果你听话一些,不再掺和雷宵古的事,半个月后大概还能收到我的圣诞礼物。”他看着威尔逊瞬间噎住的表情,会心一击,“所以刚才的话不是谎言也并非玩笑,乖孙。”

     威尔逊的呼吸都停滞了一瞬,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等一下,你若是我外公,那忍者大师呢?”

     埃米尔突然眯起了眼睛,锐利的视线砸向威尔逊,仅是一瞬,他就又仿佛突然想到什么一般克制住了那个名字所带来的怒火,僵硬地收回了视线。

     一想起宝贝女儿和那个败类,大军阀的眼睛就憋得通红,垂在身侧的手也跟着狠狠地攥紧。他尽量不让自己显得过于激动,哑声说:“他?他是一个卑鄙的劫匪,无耻的强.奸.犯!”过了很久,才又沉痛地补充,“当然,在血缘上,勉强算是你的父亲。”

     威尔逊默默地看向老埃米尔,军阀大人理直气壮地板起了脸,而后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套说辞十分缺乏说服力呢。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威尔逊最终发出了一声疑问的单音,“啊?”

     埃米尔便立刻咬牙切齿地说出了那段不堪的“过往”,“索拉是我唯一的孩子,最疼爱的小公主,可那年军中暴.动,我分.身乏术,一时疏于防范,就叫雷宵古那个小人钻了空子!”

     威尔逊不置可否的眨了眨眼,悄悄踢开脚边碎掉的小甜饼,慢吞吞地挪了过去。

     “他不仅刺伤了我布下的护卫,掳走了我的小索拉,还丧心病狂的……”一向冷硬的大军阀几度说不下去,他吸了口气,略过了这段,接着说道:“后来索拉就有了你和塔利亚,常年的折磨让她早早过世,我拼尽全力追查你们的下落,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你的姐姐塔利亚却一直都没有音讯。”

     威尔逊拍了拍老家伙的肩膀以示安慰,脸却悄悄地偏了开去,以遮掩自己抽搐的嘴角。

     这具身体可没有失忆症,再生池底母亲虽然没说过父亲是谁,可瞎子都能看出来她对父亲的情根深种,念念不忘。这边老头子说的故事……恐怕有一半是老头子嫉妒下的诋毁之言。

     威尔逊默默地安慰着埃米尔,与此同时,远在东方的雪山之巅,一架隆隆作响的直升机里,猛地传来了一道斥骂,“那个老疯子!”

     妮莎蹲在角落里擦拭着箭头,到底没有忍住,出言打断,“您已经骂了半个小时,可是父亲,这和您迷晕塔利亚连夜将她送去哥谭有什么关系?”

     “老疯子害死了索拉,又控制了科瑞姆,难道我还要塔利亚也遭他的毒手吗!”

     当初说要带奥古小姐报仇的是谁?临出发又改了主意,飞机底下突然决定把奥古小姐送走,这般出尔反尔,属下我都看不过去了哟!

     再次被迫“偷听”父女二人对话的分队长闻言隐秘地翻了个白眼,满腹积压的牢骚和吐槽翻滚了半天,最终重归寂静。忍者大师心情太糟,考虑到自己的武力值,还是不要触霉头,老老实实当他沉默寡言的驾驶员吧。

     妮莎迷之沉默了一瞬,而后默默地垂下头,继续擦箭头去了。

     她和分队长的思维诡异的联到了一块,到现在她还记得是父亲大手一挥,说要带着她们姐妹去中东砸场子,也是父亲临时改了主意,害怕中东的老疯子同他抢女儿,硬要送走塔利亚……别问她怎么在父亲那张冷脸里看出恐慌来的,她就是知道!

     于是,在一阵诡异的沉默中,飞机终于飞出了雪山,飞进了沙漠,最终降落在了军阀埃米尔广袤的机场正中。

     或许……用击落更为恰当?

     忍者大师淡定地抬头,望着天空中盘旋的十数架直升机,猜测着飞机里自己下属们错愕的脸孔,而后猛地扭头瞪向分队长,眼皮狂跳。

     “你不是熟知军用机各项功能,有着十年驾龄的老手吗!”

     “是。”分队长不着痕迹的瞄了忍者大师一眼,被吓得硬憋回满身冷汗,神情保持冷静,声音更为恭敬。

     然而这点讨好并无什么卵用。

     “所以新手们仍旧在天上飞,驾龄十年的你却坠机了?”

     分队长……分队长很想解释那是因为对方火力集中在了他们这架打头的飞机上,然而想到大师难看的脸色,还是艰难地咽了回去,什么都没有说。

     毕竟他的军用飞机驾驶照至今还未考上,被大师想起来就糟糕了。_(:3」∠)_

     妮莎叹了口气,割掉了降落伞的束带,取出长箭搭在弓间。分队长也跟着清空所有脑内剧场,抽出唐刀戒备了起来。忍者大师向前走了一步,就仿佛一个信号般,所有盘旋的飞机瞬间降落,几十名黑衣蒙面的影武者涌了出来,和一身军装的大兵对峙了起来。

     局势一触即发!

     外面闹得声音有些大,牢房里的祖孙都意识到了情况有变。

     果然,很快便有轻装的大兵快跑着报告:“大人,有敌袭,已击落敌机一架!”

     大军阀调出城堡外围的监控画面,果然看到了那个人,“雷宵古!”

     “忍者大师?”

     埃米尔迅速推开威尔逊,快步走出牢房,又重新将门落锁,“阿法芙,不许私自放威尔出来,你不会想知道违背我的后果。”

     主脑没有应声,可威尔逊却察觉到了埃米尔这次的认真,对着虚空认真地点了点头,“听他的吧。”不然保不住就是个机人两隔的悲惨结局。

     “quq”主脑闷闷不乐地应了下来,“是。”

     看着老头子逐渐远离的背影,威尔逊皱起了眉。

     不能缺席这次对峙,不然会错失得知真相的机会。

     这种感觉十分强烈,威尔逊冷静的看着精钢打造的囚牢,分析着没有机器人管家帮助自己逃脱的几率。

     这里的门锁并非密码也无锁孔,而是由指纹和瞳膜才能打开,指纹每周一换,瞳膜半月一变。如果在平常他做些准备,收集老头子的指纹并不困难,可是如今……

     “你在发愁这个?”一道嘶哑低沉的男声响起,威尔逊猛地扭过头去,就看到逆光中一道漆黑的身影踏入囚室,缓缓走到他面前。

     “布……蝙蝠侠?”威尔逊快速改口,索性蝙蝠侠并未察觉。他狠狠打量了这位神奇的首富两眼,很快就发现了对方手中造型古怪的黑色装置。

     “他之前约见我时敲击过键盘,我扫描备份了下来。”他看了眼门锁前进行指纹验证的凹槽,摆弄起了福克斯的新发明,“指纹刻录仪每刻录一个指纹需要五分钟,冷却时间一分半。”

     “我们恐怕没时间一个个去试。”

     布鲁斯不解,“萨利赫短时间内不会过来。”

     “然而指纹验证只有三次机会,之后就会报警。”威尔逊抿了抿唇,“最重要的是外面正在进行的事对我很重要,不能错过。”

     一直沉默的主脑突然说道:“大人今天的婚戒特别好看。”主脑不愿自家主人失望,到底钻了个空子。

     “左手无名指。”威尔逊瞬间心领神会,猜出了这周的验证指纹。

     布鲁斯闭上双眼,陷入了回忆。

     埃米尔敲击键盘的瞬间仿佛慢动作一般在脑内回放,突然,他睁开双眼,在刻录仪上迅速拨弄几下,而后肯定地按下了开关,“我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有些自信的。”

     看着薄如蝉翼的仿真皮肤上逐渐印刻出的指纹纹路,威尔逊垂下了眼睛,“我欠你一个人情,蝙蝠侠。”

     布鲁斯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可惜有面具遮挡,没人看见。

     ……

     军用机场的对峙陷入了白热化,却出奇的并无枪械声。

     被两拨人马围护在中间的两个男人,一脸厌弃的瞪视着对方,语气冰冷。

     “雷宵古。”那个憎恶的名字从齿缝间挤出,埃米尔声音暗哑,“害死了我的女儿,你还敢来自投罗网!”

     忍者大师也不甘示弱,“老疯子。我和索拉只是谈个恋爱,却被你这个控制狂逼的私奔,最后还硬生生分开我们,把索拉丢到那么可怕的地狱!”

     “要不是索拉吵着要换你,我怎么可能为了吓她送她进再生池!”

     “你明明知道再生池有多可怕!”

     “如果不是你把我军内机密贩卖给敌人,我早就把索拉接出来了!也不会为了保护她不被敌人伤害,把她继续留在再生池。”

     “哈!保护?那那场暴.乱是怎么回事?”

     “敌人的势力渗透进了再生池,才会发生暴.乱!”

     “可除了班恩,我没看到半个保护人!”

     “医生就是,他妈的谁知道他会吸.毒误事,忘记锁索拉的牢门!”埃米尔粗喘了几声,忍不住说了脏话,“而你在打下再生池后不仅不折磨死他给索拉报仇,反而好吃好喝的把他养在了牢里!”

     这对儿翁婿面面相觑,把从各自嘴里扒拉出的真相拼凑在一起,而后齐齐沉默了下来。

     索拉死的……好冤呃。

     刚刚从牢房逃脱,正巧听完了这一整段的威尔逊缓慢地眨了眨眼睛,扭头看向蝙蝠侠。

     “外祖和父亲的情商我简直没眼看了。”

     “蝙蝠,你还是带我回哥谭吧,这个家实在是没法待了。”

     “求让我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