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雷宵古当然知道索拉已死了十多年,不可能复生,当年还是他亲自去再生池接走那具残破的身躯,爱抚、亲吻、梳妆,最后烧灼。索拉的骨灰装进由最坚固材料制作的小瓶中,一直被他随身携带,她又怎么可能出现在千里之外,抢走克莱恩?

     他只是怀着一种可笑的侥幸心理,自欺欺人罢了。毕竟那是他这一生唯一的挚爱,和最深的愧疚。

     不再年轻的忍者大师叹了口气,神情落寞。

     他给布鲁斯讲述的故事并不全都是谎言。

     就像每一个童话故事的开端,穷小子和公主坠入了爱河,他们遭到了公主父亲严厉的反对,最终,他们在一个月色柔美星辰璀璨的夜晚私奔了。

     公主的父亲有着极大的势力,是割据一方的大军阀,毫无疑问,他们被发现,被拆散,一个被带回家中成了笼中的金丝雀,一个丢入监牢,身陷绝望的再生池。

     然而数月之后,穷小子毫无预兆的被大军阀放出了那座恐怖的地下监牢,为了心爱的女人不被牵连,他远走他乡,想要创建属于自己的势力,再来迎娶亦或是抢夺爱人。

     然而还未等他强势归来,却首先迎来了夜色中伤痕累累的瘦弱亲女,以及爱人惨死,幼子夭折的噩耗。

     也是那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于再生池脱身的代价,竟是索拉以身代之,用自己以及未来孩子的自由换来的!

     世上怎会有如此不通人情的父亲,如此残忍的血亲?也是从那时起,早已不再是穷小子的雷宵古,将那位本有可能成为自己岳父的大军阀,当作了一生的仇敌,深恨的人。

     “父亲?”塔利亚见雷宵古双目赤红,不由有些担心,她近来确实越发叛逆以至离家出走,刚相认时也一度对这个便宜父亲不冷不热,可这却并不代表他出了事,她不会担忧。

     忍者大师回过了神来,心下更是忿忿。

     自己那般看不上班恩,不也仅仅是言语上冷落,行动中排挤,最过分也不过是在训练里公报私仇刁难私惩,何曾动过宝贝女儿一根汗毛?

     所以索拉的父亲果然是个犯了病的老疯子吧……

     正不平着,影武者敲门而入,紧接着,长女妮莎也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算算时间,显然是克莱恩刚被带走,就从哥谭赶了回来,一路疾驰甚至没来得及修整。

     雷宵古却并没有理会妮莎。

     “集合完毕了?”他看向垂首的下属,驻扎在雪山之巅的分队长。说实话,这个位置他原本是想留给韦恩的,只可惜那个青年不理解他的理念,否定了他们的目标,然后用一种格外激烈的方式,斩断了彼此的关联。

     没办法,只好从剩下的人里挑挑拣拣,找出个还看得过眼的暂代分队长之职。

     “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分队长身披黑甲,用乌布遮掩口鼻,语气简练恭敬。

     妮莎欲言又止的,“……父亲,您要抽调影武者?”

     雷宵古终于正眼看向妮莎,神情却十分冰冷,“你对我隐瞒,妮莎。”

     妮莎在忍者大师的逼视下微微颤抖,空旷的厅堂里寂静的只剩下几人的呼吸和篝火的噼啪声,沉默蔓延开来,不知过了多久,似是终于鼓起勇气般,妮莎说道:“我正是想尽量避免眼前的状况发生,父亲。我不想您为了夫人放弃一直以来的筹划。”

     雷宵古面无表情,“什么筹划?”

     “当然是毁灭腐朽的哥谭。”妮莎理所当然的说,这不正是他们这么多年来的目的吗?

     雷宵古不置可否的看向塔利亚,她的小女儿便不情不愿的站了出来,将忍者大师放弃哥谭这一决定的可行性与必然性好好地给大姐捋了一遍。

     总的来说,原本克莱恩的改良版毒剂的研究已经到了尾声,不出意外半个多月后就能出产成品。而影武者联盟为了毁灭腐朽的哥谭,早已将联盟成员安插在了哥谭各个不起眼的角落,届时只要大家齐心,一齐将毒剂投入地下水源中,这座毫无察觉的城市很快就将变为一座死城。

     然而坏就坏在克莱恩被劫,毒剂尚未曾研制出来,之前的那些毒剂在空气中传播还好,入水后的药效并不理想,忍者大师也只好暂停哥谭重启计划,先看顾眼前了。

     当然,在场的几人都明白,这不过是官方的说辞,这位联盟首领对幼子的紧张与关注,才是计划更改的主因。

     黑衣黑裤的分队长缩在角落,本就不高的存在感再次骤降,他半被迫地听完了奥古一家子的机密谈话,心里有些蛋蛋的紧张,然而还未等他深思自己会不会因为知道的太多而被迫闭嘴,就听到忍者大师惊讶地说:“你怎么还在?”而后不等分队长回答,又自顾自驱赶般的挥了挥手,“准备一下,半个小时后出发。”

     “……是。”每次面对忍者大师都有满腹牢骚的分队长再次将所有吐槽全数咽下,最后憋出干巴巴的一个“是”字,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正门缓缓掩合,而后“嘭”的一声,将父女三人的说话声关在了里面。

     “分队长还是那么沉孔寡言。”

     “没办法,这恐怕是他唯一的优点了。好了妮莎,塔利亚,准备一下,去中东。”

     #

     与大沙漠接壤的广袤荒地上,布鲁斯遭遇了人生中最奇葩的一次欢迎仪式。

     上百个几乎武装到了牙齿的士兵持枪列队,在一声声雄浑的口令声中做出整齐划一的训练动作,最后在震耳欲聋的喊号声中跨步碰靴,让出一条通路来。

     比起迎接,看起来更像是示威呢。

     年轻的蝙蝠侠抽了抽眼角,索性在蝙蝠面具的遮挡下,没有泄露分毫。

     这时,士兵们安静下来,皮靴踩踏在岩石铺就地面上的“哒哒”声便格外的清晰起来。

     踏地声越来越大,先是一只长及小腿的高邦黑靴,紧接着现出一条包裹在土黄色长裤里肌理分明充满着力量的大长腿,再是半片硬质衣角,整个挺拔宽阔的胸膛,以及终于露出的俊雅脸庞。

     那是一张不再年轻的长者的脸,两鬓早已染上风霜,眉目间尽是沧桑,就连眼角,也盘踞上了数道浅浅的年轮。困苦与磨难使他的双眼蒙上一层虚假的平和,将曾经的锐利与狠辣深藏;时间的打磨又让他的神情柔软,减淡了侧面一成不变的锋锐轮廓。

     但这依旧是位可怕的长者,并不年轻的身体里,仍旧蕴含着可怕的力量。

     看着那张辨识度极高的老脸,蝙蝠侠抿了抿唇,一瞬间猜出了来人的身份。

     埃米尔·萨利赫。

     他是阿拉伯籍的大军阀,也是闻名遐迩的军事家。传闻中他的势力遍布整个半岛,核心却隐藏在危机四伏的大荒漠中,是这里毫无疑问的无冕之王。

     如此看来,他的新邻居奥古一直念叨的老头子,恐怕就是这位大人物了。

     蝙蝠侠正猜测着两人的关系,就见原本绷着脸的长者在看到威尔逊的一刹那脸皮猛地一抽,瞪着眼睛几步跨来,对着讨好笑着的威尔逊就是一记毫不留情的狠辣肘击。

     威尔逊猛一弓身,连退几步,险险地躲了开去,“老头子你干嘛!”

     “揍你。”长者的声线偏低,语速不疾不徐,说出来的话却格外的气人,“莫非你瞎?”

     绝对不瞎的威尔逊自然不满的奋起反抗,士兵们见怪不怪的围作一圈,人圈正中,一老一少斗的正酣。

     长者的技巧更好,经验更多,然而年龄永远是武者的硬伤。面对学会自己所有本事,又比他年轻太多的威尔逊,埃米尔毫无疑问的渐落下风。

     埃米尔喘着粗气急退了两步,然后伸手虚点了四五名士兵,大兵们就像做过了千百遍那般,熟练而快速的控制住威尔逊,将他摆成了双臂大张,身躯伸展的模样,完成了双拳难敌四手的真实写照。

     紧接着埃米尔转了转手腕,狠狠地揍了上去。

     蝙蝠侠隔着硬质面具按了按眼角,总觉得今天眼睛跳的太频繁,都快抽筋了呢!╮(╯▽╰)╭

     ……

     诡异的欢迎仪式终于结束,

     wx-79因为疑似中了病毒被带去给主脑检修,时不时抽搐两下的克莱恩被抬去医疗基地进行紧急处理,蝙蝠侠作为客人以及监督者被埃米尔客客气气的请到书房,至于可怜的威尔逊……

     “违背我的命令,无视军队法纪,明知故犯,还毫无认错心理,你说我该怎么罚?”

     “……你肯定有事瞒我。”不论是救了他多次的直觉,还是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分析力,都告诉了威尔逊事情绝不像老头子说的那般简单。

     果然,埃米尔完全不理会威尔逊的质疑,快速地挥了挥手,又更快的做完总结,“先拖到地牢看管,等我招待客人后再说。”

     “是!”士兵们大声应答,然后一齐揪着威尔逊走开了。

     埃米尔彬彬有礼的领起路来,带着满头雾水的蝙蝠侠走进了城堡,踏入了书房。

     长者大步走向桌案,将短.枪卸下放到一旁,而后从容地转身,正对向门口抱臂而立的漆黑男人。

     “这里只有你和我,其实你可以摘下面具透透气。”长者语气里带了些调侃,表情却是冰冷的审视,他眯起双眼,缓缓念出了那个名字,“布鲁斯·韦恩。”

     蝙蝠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