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布鲁斯·韦恩的右眼皮一直在跳。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好像冥冥中有什么注定了,这次的行动不会顺利。

     腹部的伤口又是一阵钝痛,手臂也疼得抬不起来,布鲁斯的额头不由冒出了一层冷汗。他深吸口气,忍痛摘下面具,随之露出的脸孔坚毅却苍白,嘴唇也浅淡的几乎没有血色。

     他皱紧了双眉,将面具搁置在橱柜的钢架上,又单手褪下战甲,丢在了地上,“我的盔甲太薄了,阿弗。”

     没有蝙蝠衣的遮挡,布鲁斯身上新旧交叠的伤疤便再也掩藏不住,赤.裸裸得暴露了出来。老管家闻声赶来,却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抿了抿唇,眼底滑过一抹明显的心疼。

     老阿弗雷德的一生都奉献给了韦恩家,他没有结婚也没有后代,在韦恩夫妇被杀后,也没像其他仆人那样收拾离开,而是留了下来,将布鲁斯少爷一手照顾长大。他和少爷一起宽慰彼此,一同怀念过往,对他的感情早已超过了一般主仆。

     他将那孩子看做了亲人。

     可现在他唯一的亲人几度深入险境,伤痕累累,他却毫无办法。

     布鲁斯要守护的哥谭,是倾注了韦恩老爷无数心血的城市,他根本无法阻止。老管家不准痕迹的叹了口气,调整心态,将所有的不忍与反对一一隐藏,笑着将端来的早点放到桌上,捡起了那件报废的蝙蝠衣,“那我们恐怕又要麻烦福克斯了。”

     “胸甲的部分就很不错。”布鲁斯活动着手臂,渐渐从僵硬变得灵活,“让福克斯试试把战甲其他部分,也做成相同的材质?”

     “会不会有点重?”

     “……也许?”布鲁斯确定手臂的疼痛不再影响自己的行动,便在展柜里取出一套新的蝙蝠衣,以备今晚使用,“但首先得让他做出来,我穿上试试。”

     老管家将早餐朝布鲁斯的方向又推了推,“不过这些都可以先放一放,在它们凉透之前吃光吧,布鲁斯少爷。顺便说一句,这次伤口缝合的还不错。”

     每次布鲁斯都将伤口缝的乱七八糟,这次却很整齐,想来也不会是布鲁斯自己的手笔。就像是为了印证老管家的猜测,布鲁斯挑了挑眉,朝奥古庄园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应该说,伤口处理的相当完美。我可不觉得有能力买下市郊庄园的富家公子,会有这么一手出神入化的治伤手法。”

     老管家没有说话,只是掀开餐盘的盖子,拉开皮椅,用行动示意他现在该做些什么。布鲁斯投降般地举了举手,老实地坐了下来,插起一截培根,塞进了嘴里。

     “噢,阿弗!你的手艺又进步了!”布鲁斯眨了眨眼睛,一脸诚恳的恭维。

     ……

     悠闲的时光总是结束的很快。

     下午茶时间刚过,克莱恩还未离开阿卡姆,布鲁斯到正好来得及去商区外围遇袭的地点看看,能否找到那只漆箭。考虑到天光大亮时自己的蝙蝠衣太过显眼,也不方便行动,布鲁斯略一思索,便乘升降梯回了卧室,在特地置备的一柜子花花公子行头里随便一翻,套了件骚包的粉衬衫,打了条格纹窄领带,就匆匆下了楼,和忧心忡忡的老管家告完别,飞速飙车离开了。

     袭击他的冷箭并不难找。

     布鲁斯将车停在路边,故作悠闲的在之前遇袭的大厦周围闲逛,没走几步,一束格外刺眼的光线猛地射来,激的眯起了双眼。借着抬手遮挡的空档看去,大厦后的花圃里有什么在泛着光,布鲁斯心头一动,便大步走了过去。

     周围的人并不少,若特地伪装小心翼翼的搜查,难免会引人注意,而像布鲁斯这样大大方方的走来走去,却并不显眼。他朝着反光地点走去,拨开一簇花丛,果然见到了掩在其下的那支长箭。

     长箭箭身漆黑,是夜色中最好的掩体,箭头极为锋利,刻有些曲折回环的古怪纹路,箭羽材质坚硬,却并非布鲁斯所熟悉的任何一种,他努力回忆之前在影武者联盟所见,的极为是相似。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布鲁斯总觉得除了在联盟里的那段时间,在更早以前,他就见过相似的东西。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分明记得,试炼之夜自己一把火烧毁了联盟的基地,忍者大师也意外身亡,没道理影武者联盟这么快就又重整了旗鼓,将目标对准哥谭!

     布鲁斯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他看了眼时间,距离晚间的行动只剩不到三个小时,是时候回蝙蝠洞做些前期准备,便将种种疑惑暂且放下,随手将箭矢丢进副驾驶,他钻进跑车,打算回程。

     恰在此时,一道布鲁斯极为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叫他下意识皱了皱眉。

     他当然不会认错,那是瑞秋·道斯,他的青梅竹马,曾一度迷恋的人。若非自己成为了黑暗骑士蝙蝠侠,有了必须要守护的城市,他早就和瑞秋表白,成为她的恋人了。

     不是布鲁斯过度自信,但身为一名男性,特意关注的女人对他到底有没有好感,他自然是知道的。布鲁斯十分确定瑞秋喜欢自己,可就在刚刚,她却和一个他从没见过的男人有说有笑,态度十足亲昵的走了过去!虽然决定成为蝙蝠侠后自己就有意无意地疏远了瑞秋,但怎么说呢,见到瑞秋有了新欢(?),布鲁斯还是多少有些失落。

     错眼看见副驾驶上戳着的箭矢,还未解决的危机提醒着布鲁斯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叹了口气,收回了巴巴看去的目光,布鲁斯启动跑车,驱车离开。

     汽车开出两个路口,布鲁斯握住方向盘的手猛地一紧,一个刻意被他压在心底的画面突然浮现了出来。

     那几乎可以算是他童年悲剧的起始。

     那时候布鲁斯仍是个被父母宠爱的小少爷,瑞秋是家里帮佣的女儿,他们经常在后院里奔跑嬉闹,那天瑞秋找到了一块锈迹斑斑的矛头,他们两个便为此争夺了起来,他一时使坏,抢了矛头跑开,然后便失足掉进了枯井中,崴了脚,还遭到了蝙蝠的袭击。

     他从那时起开始惧怕蝙蝠,也因此在一家人欣赏歌剧时,演员们另类的表演方式让他回忆起了那个阴森的枯井和扑棱棱乱飞的蝠群,他害怕了,便央求父母离开。然后就在歌剧院后门的那条巷子里,他失去了一切。

     现在想想,那块矛头的确和联盟的箭头十分相似,其上也同样有些浅淡的刻痕,在天长日久的风吹雨打下,渐渐被磨平,到如今仅能勉强看出些影子。

     可自家庄园的院子里,怎么会有影武者联盟的箭头?

     布鲁斯皱紧了眉,也许等这次行动结束,他要去渐渐瑞秋,想办法弄来那柄矛头,再好好对照一番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到了行动之时,布鲁斯嘴唇紧抿,申请肃然,他抖开战甲,一丝不苟的穿好,再扣紧面具,一瞬间便完成了身家亿万的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到哥谭夜行骑士蝙蝠侠间的转变。

     蝙蝠侠最后将装备调整了一番,隐在树影斑驳之后,看着不远处比重犯监狱戒备还要森严的封闭疗养院,深深的吸了口气。钢.弩激射而出,勾爪缠绕住高梁,在伸缩钢索的牵引下,他飞速朝疯人院掠去。

     身体在半空中调整角度,猛地落在近十丈的高压电网上,特制的蝙蝠衣隔绝了电流,他却只停留了一瞬,便在枪械扫视过来的瞬间,倏尔借力,向更高的地方窜去。

     几次闪避借力,下跃途中亦然,蝙蝠侠在距地面仍有丈许高时松开双手,纵身下跃,身体在空中调整好角度,他在落地的瞬间惯性的下蹲,而后稳稳的停了下来。

     阿卡姆威尔诡秘的建筑就在眼前,蝙蝠侠垂首看了眼腕表,将钢.弩别在腰间,迅速隐入了上次离去前偶然发现的监控死角里。

     而与此同时,远在城市另一头的展会会场里,行动也已展开。

     门外陡然想起的枪声,莫名失灵的防御系统,消失无踪的保镖警卫,以及突然闯入的,以漆白无脸面具遮挡住面容的,黑衣劫匪们。

     今夜,注定无法平静。

     #

     阿卡姆的监控室里,值夜的女人懒懒的单手托腮,看着摄像头里一闪而过的黑色身影,眼底划过一抹兴味。

     一阵诡异的铃声突兀响起,女人挑了挑眉,随手拿起了听筒,“你又在我上班的时候来电。”

     电话另一头的人无视了女人的埋怨,通过变声器传出的声音男女莫辨,“阿卡姆已经不安全了,你什么时候撤离?”

     “不,我想你误会了。”女人忽而一笑,她已经并不年轻,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会有浅浅的细纹,然而那股独特的气质却让她看起来完全不输任何的妙龄女子,更比她们多一份了成熟的韵味,“不再安全的只有克莱恩院长,我们这些被雇佣的治疗医师,可是清白的紧呢。”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瞬,才妥协道:“随你高兴。”

     “而且哥谭有趣的人很多,我还没有玩够,怎么可以这么快离开?”女人叹了口气,有些烦恼的说:“毕竟西蒙已经被我玩腻了呀。”

     “真无情呢。”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冷冷的说。

     女人耸了耸肩,也不输对方的冰冷道:“别来打扰我,阿罗。而且……”她将电话拿离耳廓,放到唇边,哈着气般轻声地说:“你不觉得这个蝙蝠侠比我以前所有的目标都要可爱有趣的多吗?”

     她说着嫣然一笑,却在下一秒去掉了脸上所有的表情,将听筒猛地丢到了电话上。

     完全无视监视器里极偶尔才会出现不到半秒的黑色身影,女人面无表情的翻看起桌上厚厚的一沓入职申请。手执的钢笔忽而一顿,笔尖在一个笑容格外灿烂的照片上狠狠地戳了戳。

     “哈莉·奎茵?这么漂亮的笑容,真想毁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