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皮靴踩踏的声音由远及近,小丑略心塞的叹了口气,对着满是裂缝的镜子扭了扭脸。他看了很久,欣赏得很是认真,就像是要把如此完美的自己牢牢印刻在脑海中一般。

     很难有人能理解这一点。毕竟揽镜自照的人若真帅的惨绝人寰,倒也算有些自恋的资本,可眼前之人分明长了一副非主流的样貌,漆白的脸熊猫的眼,水藻的发和血红的唇,再加上嘴角落了疤的狰狞刀伤,实在糟心的让人看了第一眼便不想看第二眼。

     可小丑本人却看得十分起劲儿,还尽兴的哼起了歌。

     隔壁囚室的牢门被推开,留给小丑善后的时间已经不多。他最后拨了拨自己草绿色的卷曲半长发,不甘不愿的撩起水,将脸上劣质的油彩洗了个干净。捻起病号服的下摆拭了拭脸,他几步走到门口,在窗口处一拨弄,便迅速抻出一条细钢丝来,紧接着那监视窥探用的小窗便重新闭合的严丝合缝,隔断了铁门内外全部的声音。

     小丑算计着时间,慢悠悠的走到床边,他拍了拍床铺悠闲地躺倒,又自动将床侧的束缚带逐一系紧,最后闭上眼睛装昏。

     下一秒,门锁便“嗑哒”地响了一声,铁门应声而开。

     “睡得倒香。”来人嗤笑一声,却也不得不承认,“不过比起其他实验体的乱吼乱叫,这个倒是好得多。”

     几乎他的话音刚落,小丑就突然呻.吟了一声,身体也猛地痉挛了起来。床铺剧烈地晃动,束缚带在挣扎中“啪啪”作响,来人一愣,不知道小丑出了什么事,只好几步走了过去,弯下身检查了起来。

     小丑的双目依然紧闭,捆扎的束缚带却不知何时松散了下来,他的手指摩挲着衣袖里堪堪冒了个头的锋锐匕首,随时准备暴起一击。

     然而还未等他有所动作,耳边就突然传来一声闷哼,而后那个人高马大的院长手下,便“嘭”地一声轰然倒下,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身上。

     小丑伸出脖子看了一眼,男人呼吸平稳绵长,陷入了深度的昏睡,而造成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显然与戳进对方肩头的蝙蝠镖脱不了干系。

     不过……“这个见面礼我可不怎么喜欢。”

     小丑抖了抖四肢,震开了虚绑着的束缚带。他将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拨弄下去,猛地跳下了床,朝门口那道漆黑的身影直直地看了过去,他眯着眼睛,心情颇为不错地哼哼,“不过心意可嘉,小蝙蝠~”

     最后三个字小丑念的格外缠绵,直叫门口抱臂而立的骑士先生板紧了脸,嘴角狂抽。他看着“洗净铅华”后显得格外虚弱憔悴的小丑,打消了教训对方一顿的念头,冷声催促,“带路,去实验室。”

     “我不知道。”小丑无辜地说:“每次被带到实验室,我都被注射了针剂,陷入昏迷,根本无法记路。”

     这当然不可能是真话,蝙蝠侠不愿再陪小丑玩拙劣的游戏,只用堪破一切的眼神直直地看了他一眼,“我先去解决守卫,你准备一下,带我去捣毁克莱恩的实验基地。”

     说完便猛一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漆黑的披风猎猎作响,带着股逼人的气势,小丑委屈的瘪了瘪嘴,垂头丧气的跟了出去。

     ……

     蝙蝠侠和小丑的行动顺利的不可思议。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院长克莱恩的死忠守卫们便被捆绑着丢进了小丑的囚室,关门落锁。

     小丑带着蝙蝠侠,在夜色中穿过一条又一条长廊,再拾级而上,然后七拐八扭,如入无人之境地绕行了大半个主建筑群,最后停在了一处铺满了白瓷砖的墙壁前。

     敲开一块方砖,他在浮起的密码锁上按了几个数字,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硅胶指纹膜,一只特制的瞳膜隐形眼镜,装备齐全后再在验证设备中一扫,墙壁外嵌的那些方砖便一阵挪动,不知如何空出了一道门型空隙来。

     小丑朝蝙蝠侠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笑眯眯的退了开去。蝙蝠侠上前一步,手抵住那道“门”,微一用力,便轻而易举的推开了门。

     门内便是克莱恩的实验基地,面积并不算大,设备却很齐全。手术台上血迹斑斑,束缚带也被染成了暗红色,不难猜出有多少人曾为此生不如死,丧失生命。

     蝙蝠侠的脸色不由得更加难看了。

     毕竟在他守护的哥谭发生这种事情,简直无异于挑衅!

     “看这!”小丑突然出声,他打开铁柜的柜门,里面整齐码放着上百份试剂,除了浓度各异毒剂,更有几瓶颜色迥异的小瓶,被特别标注后放在了底层。

     “是抗体?”蝙蝠侠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小丑嗤嗤一笑,按住按钮快速在脸上一喷,竟不顾小瓶里盛放的试剂,还有一半几率是改良毒.药的事实。

     蝙蝠侠阻拦不及,眉头皱的更深了。

     小丑倒坐在靠背椅上,发呆了片刻,而后用事实证明,“不是毒剂哟。”

     蝙蝠侠立刻将抗体收拢,说道:“那瓶拿去给囚室里的实验体,注射效果应该会更快些。”

     “那你呢?”小丑眨了眨眼。

     “我?”蝙蝠侠掏出了小威力定.时炸.弹,格外认真的固定在了试验台上,“当然是毁了这间实验室!”

     ……

     在自家主人的催促下,wx-79将直升机操作的极为平稳,却又极为快速地朝阿卡姆飞去。

     威尔逊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从开始行动到现在,他的眼皮就没有停止过狂跳,所以在他成功掳走克莱恩后,仍不敢掉以轻心。

     事实上他倒不是担心蝙蝠侠和小丑联手还搞不定阿卡姆里遗留的爪牙,相比起来,他更担心精神状态一直不稳定的好基友奈皮尔,一时激动作出妖来。

     遥想过去种种,这点并非杞人忧天。

     好在阿卡姆已经到了眼前,wx-79将直升机切换到隐形模式,一层连新型雷达都探测不出的特制薄层瞬间包裹住整个机身,十分轻易的躲避开了那几架巡视的重机枪。

     直升机在建筑群绕了一圈,最后降落在了主体建筑的露台上。

     威尔逊刚刚跳下直升机,便看见了几乎融入黑暗的蝙蝠侠,半夹半抱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清秀男性,荡着根钢索飞射了过来。那姿势……极其惹人遐想!

     这位哥谭的骑士先生大约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在威尔逊的视线逡巡着打量过来时,他下意识地一松手,严肃地正了正披风,目不斜视的朝直升机走了过去。

     小丑“啊哟”一声痛呼,被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可他却奇迹般的并未发怒,而是捂着被摔裂的臀部,一脸荡漾的跟了过去。

     威尔逊遥望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背影,惨不忍睹的抽了抽嘴角。

     然而恰在此刻,异变突生!

     当威尔逊和79先后离开直升机,一直安静蜷缩在机舱里的乔纳森·克莱恩终于等来了机会。

     他手腕处的绳索捆绑的很紧,又被铁链束扎着锁在了舱底,对于一个四体不勤的科研工作者来说,几乎不存在挣脱的可能。然而对克莱恩来说,要想挣脱却并不困难。

     他不着痕迹的撑坐起来,小心的探头看向舱外,老对头威尔逊和他的机器人却并没有关注自己,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另外两个人的身上。穿着病号服的那个人是他迄今为止最为满意的实验体,不管投放多大计量的毒剂,对方似乎都能很好地适应下来,从不会被玩坏。而另一个黑漆漆的大家伙,则是哥谭最近一年频频出现,专门和黑帮罪犯们过不去的蝙蝠侠。

     克莱恩眼睛一亮,动作迅速的在腕表上一阵拨弄,不一会儿便听到一声极轻微的机括声,透明表盖随即旋转着撤向四周,露出表盘正中那颗棱角分明的巨大钻石来。

     克莱恩控制着力道,在锁链连接处小心地割磨,直到那跟铁索连根断裂,才撑扶着机舱内壁,摇晃的站了起来。腕表距离绑缚的绳索太近,割磨起来很不方便,时间紧迫,克莱恩便直接束着双手,在西装口袋夹层里,掏出一个拇指大的玻璃小瓶来。

     他眯起双眼,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眼底闪过一抹恶意。

     轻视他因而只做了简单的捆绑是威尔逊最大的失误,克莱恩微微摇晃着小瓶,淡紫色的液体在灯光投射下闪出猩红的光,他一脸的满足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小心翼翼的走出机舱……

     异变就是这时发生的。

     蝙蝠侠在前,wx-79在后,四个人正朝着直升机走去,克莱恩却突兀地出现在了机舱门口。他迅速扭开小瓶,蝙蝠侠还未反应过来,便被迎头喷了一脸的毒液!

     毒剂对机器人管家来说没有丝毫作用,威尔逊也及时掩住口鼻退了开去,小丑离得稍远又习惯了毒剂倒没有太大影响,反而是离克莱恩最近的蝙蝠侠,眼前一花,踉跄的歪倒了下去!

     “蝙蝠!”

     威尔逊猛地跑了过去,却并没有发现小丑的眼神一阵闪烁,手移到盛放抗体的口袋旁,抖了半响,最终又若无其事地挪了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