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一章
    唐父是个聪明人。

     本来是看着自家儿子话语之间的改变,他就已经尝到了不对劲,只不过暗自藏在心中的猜测而已了,准备自己去好好的查阅一下,毕竟,人家说出来了,还是自己查到得更加准确一点。

     “……”

     只不过。

     事到如今,他还是很有必要,假装一下安慰的。

     “怎么突然之间来和我认错?难不成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或者是十分对不起我的事情吗?说说看,也好让我感受一下?”面带笑容,唐嫣出的样子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冷淡,我话语之间觉得自己很无辜的信息在里面。

     “……”

     很快就有人瞧见。

     “我是真的知道错了,原谅我吧,不然我真的会心里难安的。”同一处的我很直接一脚是一副很可怜的态度,顿时他的眼里早就玩过了一丝丝阴沉,还一抹杀意。

     的确如此。

     有一个突然变卦的父亲,他的心中还是十分复杂的,甚至成为浅薄的只不过,思前想后,还是慢慢来吧!

     “……”

     “知道错了就好,你可是我们唐家的人了,不可以被别人利用了,知道吗!”

     话语之间但每一次的叮咛。

     唐父终于聪明了一回。

     很快。

     一切都跟着安静了下来,毕竟两个人都没有任何的话语可以聊。

     ……

     学校。

     唐运生已经在学校里面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他不熟悉这里的环境,找到前世也是在这里度过的,好歹还是有点悬念和念想的。

     只不过。

     小巷子里和前世一模一样的一花一草一木,嗯一声,还是会忍不住想起了从前,那段自己被别人给欺骗的日子,抽查,冻死了,才知道自己原来是那么的愚蠢。

     很快。

     已经来了一个人。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呆着呢?我发现你似乎不是很喜欢和那些人在一起,是不是?”要怎么你才能出来,我一直觉得你是个笑容。

     “……”

     看着从远处跑来的小姑娘,唐韵笙有点纠结了起来,他实在没懂,苏大小姐为什么突然这几年了?

     唐玉生可不会天真的认为是自己的身上有什么魅力吸引人家。

     很快。

     微微颔首,滕雨欣的话语之间的那一丝丝笑容,毕竟在面对一个小姑娘,她还是无法狠下心来的,反倒是也是之前带了几分柔和的温度。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不过我觉得吧,还是很有必要在这里是瞎逛一圈的,不然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里好无聊,好无聊,这首都找不到倾诉对象,所以这时可以这样子嗯自己的位置了。”

     “……”

     蹙眉。

     嘟起了嘴巴。

     “嫂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不是把你当成朋友吗?天天和你来说话,结果你居然没把我当朋友说自己没有倾诉对象,这样不太好吧?”很显然,素质没有生气的,只不过,是故意做出了一副很友善的态度了,上去,十分的楚楚可怜。

     “……”

     倒是忘了这回事。

     只不过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话语是不能告诉任何的人的,比如重生这样的事情,要是说出去的话,估计大部分人都会觉得他是神经病吧!

     “知道了,知道了,我当时忘记了,还有你的存在了,只不过一直都把话给憋在心里,一直憋着憋着憋习惯了。”唐韵笙仰头,话语之间带了一丝丝的无可奈何,接着便直接,摇了摇脑袋。

     “嘿嘿。”

     “那就好那句话我还以为你完全不在意我吗?现在这样子一看到我似乎也不是那样子的。”

     “我嫂子,你和我哥到底什么关系我看,跟你似乎很好,只不过你却,一直都不能喜欢哥。”

     嗯虽然此时的苏苏还是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关系吗?

     唐韵笙先是一阵的沉默,最终还是开口说了起来。

     在她看来,自己和宿愿就是仇人的关系,前世的仇人,今生的仇家,提醒他可要好好的向人家给收拾一顿的,不然的话真对不起自己的心里的汗的感觉。

     刚才是,如果后面有变动的话那就算了,如果没有大的改变,那一切都应该重点做情况来进行的。

     “……”

     “现在快下课,那我们一起回家吧,这里真的是很无聊的,我找不到任何的好朋友,这里也是够心酸的,还有很多的心机婊白莲花之类的东西。”

     似有所感。

     搜索微微一笑,也是这种带了一丝丝的,后者的气息在里面,自己早已看穿了一切。

     “……”

     他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

     唐禹哲远同学,你才会不理丝丝清爽的气息,就好像自己男人遇见了一个明事理的人一样的,轻松,还是带了一丝丝喜悦的味道的,这样子女孩子可是很少见了,至少唐玉身世,这两辈子才遇到了一个。

     上辈子的时候。

     因为素素的作怪,他完全没有机会认识素素,那么这一切自然都不会发生。

     安静了下来。

     点点头,意思等于真的是毫不疑问的,反倒是看了苏苏一眼。

     很快。

     跟着到了校门外面去,果不其然,素颜已经等了很久了,眼神之中还带着一丝丝忧伤的情绪很显然是因为等待等的时间太长久了,有点忧伤了。

     “……”

     “跟你们,这样子,一副怨妇的样子了呀?”很显然,苏苏已经察觉到的疏远情绪的不对劲,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笑意。

     “……”

     又是一阵的沉默。

     “是那种怨妇了,我看你还是好好的在一旁看着吧,这样子你是会被打的。”

     “对了,你一个也没有了媳妇你呀?跟她离婚其实是什么样子,生怕他会对你不好,只不过,里面人这么多,我也懒得去。”祝愿的话语之间带了一丝丝的关怀支持的人,当然要是后面的话不说出来会更好。

     很快。

     “打我?他为什么打我?”唐僧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诧异,很显然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了,只不过,其实也没打算从人家的话语中得到什么。

     还是自己来探究一下吧!

     “……”

     与此同时。

     宋晚歌也来到了这里。

     “嗯,同业主怎么还不来呀?真的不打算来接我吗!一大早的时候,他就和,唐僖宗吵了一架。

     “会是你呀,怎么了你的哥哥怎么还不来接你呀?你们之前不是说你们俩的关系很好吗?比亲兄妹还要好的,为什么现在突然之间就这样子了呢?果然爱也只不过就是说说看而已了。”

     “……”

     宋文歌虽然说已经将白莲花各种东西吃,但是到底还是处理不少了,尤其是那一副炫耀的态度,让人的心中多了一丝丝的仇恨。

     “你们什么意思?”下一秒,送完哥的眼神就跟着淡然的起来,只不过,当瞧见了不远处看热闹的唐韵笙以后,她的眼底就再一次被铺天盖地的怨恨给埋葬。

     “和你有什么关系?”

     “他只不过是因为今天公事比较繁忙,所以没有时间来接我,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可以了?妨碍我!”很显然,中文歌还是忍不住撕破脸了,在他看来,也许这一点最为重要了,这种被人家给这样子说了一顿,他的心中自然是感觉十分的不愿的。

     “……”

     啧啧。

     最先忍不住的还是足球,眼神中带了一丝丝的笑意,好像这次的剪辑成一样的。

     “告诉你看这个小婊砸终于还是忍不住就原形毕露了,以后他这副嚣张的样子就好像自己是什么,人一样的,或者是傍大款了一样的,可偏偏他网上的人还是你哥哥。”很显然在此,新的诉讼,可能这个人就是一个笑话。

     “……”

     微微仰头。

     “说不准以后还可以抱着你哥哥呢。”逃离什么?你也的确带了一丝笑意,但其中却流露出了一丝丝的危险的气息了,而医生之间完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比较好,十分的恐惧和畏惧。

     “……”

     啊?

     你行李箱带了一丝丝的喜悦的气息在里面很久了,小姑娘是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嫂子去了这句话了。

     既然说出这种头,看向了自己的哥哥,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恳求的气息,总是在恳求素颜不要太责怪了,毕竟人家只是童言无忌而已了,并且这样子放得开似乎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微微蹙眉。

     不知道为什么?素颜一种很浓烈的感觉。

     人家可不是说说而已,毕竟,他已经感觉到了,来自唐玉真的努力了,好像是一抹很浓重的溪水一样的,一天的活在人的心间。

     挥之不去。

     “……”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难道是物流和什么记下来的吗?”很显然此时的,苏烟还是忍不住微微仰头开口说了起来,很有必要了解一下其中的原因。

     “……”

     果然如此呀!

     他越是知道自己的到来是不可能将一切都改变的,接着便直接扭头开口说了起来。

     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笑意,仿佛是在嘲讽人家一样的。

     “我说你们有钱人果然很会玩呀,喜欢女孩要这样子针对,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只不过你要相信我。”

     “但反映了一个侍卫,那就一定会露出破绽来的。”

     一如既往的嘲讽。

     还忍不住可能说嘴角看上去十分可怕。

     “其实这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比起这一切都是浮云啊。”

     “倒是你,很有必要给我好好的解释一下到底什么意思你绝育酱紫对待我也不愿意好好的说话。”

     “……”

     “那个小姑娘我还真的看不上的,看上去十分的楚楚可怜,我以为一不小心就玩到你媳妇,那可怎么办呀,所以说晚上好好的抱着你吧。”

     很快。

     苏宁的宜家袋子带了一丝的光芒,看上去一如即往的美好,但是腾讯却吸了一口气,表示自己伤不起。

     “行了吧什么吧,对你,我真是吃不消的。”

     弄得郁闷。

     微微挑眉。

     都是明显的事情,居然朝着这样的攻方向发展。

     “请问行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还是很有必要将一切给说清楚了,一直问下去似乎也不好,对我们任何人都是一个难得打字。”

     很快,素颜的脸上露出一副笑容来,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平淡,但是了解的人才知,这是有点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很快。

     歪了歪脑袋。

     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诧异的气息了,和女生倒是没能想到,这个夙愿居然会是这样子的态度?

     一般来讲不应该出现这句话都不清不楚的带过去吗?怎么还想深究一下了呀?我自己不理亏。

     很快。

     素颜便再一次开口了,先发制人。

     “你去给我们看,我哪里体现出我的那个女孩子也什么意思了?”很显然,在此时的苏联看来自己真的是很郁闷。

     她室友看着那个女孩子急。

     只不过也只不过就是企业而已的系统,还带有几分威胁信息在里面,很显然是很郁闷的。

     “……”

     外头一如既往的安静。

     这个女生之间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比较好。

     “请问现在既然如此的话,那我还是有别的一些给说清楚了,不然的话我估计还真的要被你不断的误会下去。”

     很显然。

     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的迷茫和纠结,好像是被谁误会了一样的。

     呵呵。

     装的很像呀!

     要不是前世经历,过了一次,同生共死也会感觉,这样子才是事情的真相吗?只不过在经历了一次痛苦以后,还是不会让自己,再一次的感受到那样子酸爽的,于是乎他很快便皱起了眉头,也曾经在了一丝丝的笑意。

     “我当时没想到你的眼睛,觉得你会这么好,果然是你呀,厉害的不要不要的。”微微仰头,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的迷茫。

     “……”

     吞了一把口水以后,最后苏苏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就好像是在劝解两个人之间的态度一样的。

     “你们两个男的说以前就认识的吗?到底是什么回去了其实我也很好奇这一点的只不过一直都没好意思问,而且在你们之前一次性说清楚比较好,一直误会下去,我是要出售的呀!”

     其实他早就感觉到了唐韵笙对组员的态度上的不同,只不过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现在人家自己说出来了,就好多了。

     “……”

     “回去再说。”

     微微抬眼,素颜的眼神落在了其他的地方,很显然,毕竟这里还是这一大波的人群的,就算说话声音压的很低,也会被别人听见,与其这样子,倒不如安安静静的在一旁呆着。

     很快。

     也曾经带了一丝丝的迷茫,他已经完全不记得这一切了,也让人感到了一丝丝心酸的气息在里面。

     “行了,我不介意。”

     “只不过在聊完了以后,你会不会吓着你时?”你竟然在此时的唐玉生,他自己很有必要搞清楚这一天,同时也保证自己的安全,毕竟前世经历过的他可不要重蹈覆辙。

     “……”

     再一次仰头。

     他的眼底下那一丝丝的诧异。

     “我倒是没人想到,这一切居然会去这样子的存在,让我感觉十分的无语。”

     “其实我很好奇,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你居然会这样子认为我,难不成我一直都是一个这样的人吗?居然脸上发火这样子的事情都会觉得我干得出来。”

     很快。

     他的眼里现在的意思是迷茫的气息来,并直接不由自主但开口了,也体现在了一丝丝的哀怨,很浓烈很浓烈,让人完全没有办法做到忽视的地步。“……”

     “行了行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还是回去再好好的聊一聊吧,这里的确不太适合聊天,要是别人给偷听了墙角,然后再传播出去,那就很尴尬了,对你们两个人的名誉也不太好,哥哥你还是很聪明的。”

     “……”

     苏衍没有和唐韵笙开口,就是因为一直的忍耐着的,刚好遇见了苏苏,这一次凭自己开口说了起来。

     “你还是安静的在一旁呆着好了,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对你是什么样子的事情来的。”苏联的话语之间的那一丝丝的威胁,让人完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比较好,毕竟这样子威胁的话语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我是老哥,你不至于这样子吧,居然要杀我灭口!”

     惊恐。

     很些人,或许是和唐骏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久,是不是我也是不自觉的被唐玉珍给带偏了,我就想到了这一层上面去,嗯医生之间有点无语,但是无语的背后就在纳闷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来了。

     “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子折磨我呀?难不成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吗?或者说是,我干了什么让你会误会的事情吗?”

     误会。

     唐玉生呵呵一笑,眼底下闪过了一丝嘲讽,但是很快将此情绪被他的这样的起来,毕竟这样子情绪是不能外露的,也不能让他感觉到一丝丝的不悦,不然的话估计自己会完蛋的。

     “……”

     “没什么,这一切你应该也自己都不知道了吧,只不过我还是感觉到了。”

     “不是说回去再说吗?你为什么现在就开始问了起来?难不成在你心中这一切都应该取决于你的搞定了吗?”

     很快。

     唐医生再一次开口说了起来,也体现在了一丝丝的郁闷的口吻在里面,嗯,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素颜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很快他的毅力还能带来一丝丝的浓烈的忧伤。

     “我倒是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为我觉得那一天,不行,我从出生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人敢质疑我的话语。”

     我因为一向眼神一定是迷茫的,只不过很快唐雨晨就感觉到了来自其中的热议,这样子的素颜也是够了,让她感到了一丝丝的恶心。

     “……”

     车子开的快。

     因为有了这一出,没有任何的人去花心思放在,宋文阁的身上了,送文哥依旧是一个人安静的站在,校门口等待着,人见到了也就这种还带着一丝丝的委屈,嗯,我见犹怜。

     很快。

     “我说这位同学,你一直站在这里似乎也不太好吧,而且我看你的样子似乎和刚才那两位同学,不是很熟悉的样子,为什么一直盯着人家看?难不成你们之间是什么仇恨吗?”

     终于。

     有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人还是开口说了起来,年底前带着一丝丝迷茫和不屑的味道,就好像是特意过来挖苦一下人家一样的,嘲讽那些习惯性的掩饰。

     “……”

     蹙眉。

     “你是什么人找你有点的关心,我劝你最好还是离我远一点,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到时会到什么样?你以为就你这样子,人还可以过来嘲讽我吗?”

     很快。

     唐韵笙的严厉相待的意思是迷茫的气息来了,让你一瞬之间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比较好,很无语,很无语,很无奈。

     慢吞吞的。

     “行了行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很有必要让这一切给说清楚,反正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在里面的,不过我看你这个眼神似乎不太好,居然过来质问我,你以为我会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吗?或者是随便给你揉捏?”

     的确如此。

     这是学校里面的一个小混混。

     协会会长的样子似乎不是那么的可爱,但是也很凶狠,嗯一瞬之间心惊胆战的。

     “……”

     “好啊,那你说说他们,我倒是不介意,只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是在拖延时间而已了,要不要我们单独找一个地方好好的聊聊天呢!”

     眼底夹带了一丝丝邪恶的气息的,她还上下打量了一下,最后落在了宋文歌的,上身。

     丰满的地方。

     很快。

     面色一变。

     宋文阁的眼底下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一丝丝差异的气息了,很显然是没能想到这个人居然会这么大的。

     “你摸哪里狠了?你真以为我是那种好欺负的人吗!”

     眼底下传来了一丝丝的凶狠,很显然送完个是不想和这个混混他们的关系的,可是自己却被人家给缠住了。

     “……”

     渐渐的。

     思绪再一次一点点蔓延开来。

     她记得之前唐韵笙也是被一个混混给围堵过的。

     应该就是这么一个吧!?

     那么这个剧情为什么不望着唐韵笙的身上走,反而到了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