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章
    一开始。

     为了保钓献出自己,并不是为了金钱,所以新闻哥还是收留了她一段时间,但是时间长久了,宋晚歌还是感到了不对劲,并且开始催促了起来。

     “好了,无论如何,你们就算是闹别扭,他也是你的父亲,你不应该这样自己去逃避下去的,你应该回去好好的到一个钱,不然的话,未来堪忧呀。”

     “……”

     面色凄楚。

     “你不知道,我的父亲一直都是很倔强的,你让他有了一个想法,是很难改变,很难动摇的,所以说,我真的还不敢回去。”

     朋友处的话语最简单的只是那为难的口吻在里面,是在担忧着某一件事情。

     呵呵。

     怂。

     送往那个心中鄙视着,可是眼里却流露出一丝浅淡的光芒了,一如既往的温柔,给人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或许是那个唐韵笙这一次太厉害了,不小心让你的父亲中计了,可是估计他现在应该是返回一个过来。”

     有些人为了自己的未来,送阿哥,还是很有必要让同一处,回去一趟的,不然的话,自己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

     “你太天真,太善良了,我父亲才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呢,估计他已经一门心思不把你当好人,既然如此,我们凭什么要凶他欺负呀!”

     “钱财什么的其实我并不在意,只要我们可以过得安心快乐一点就可以了,你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在我眼里,没有任何东西比你更加重要。”

     眼底下带着一丝丝的情深。

     “好了好了,我们先不要出去了吧,我没有好好的玩一下,不然的话,太对不起我们在这里的相处吃过了,我很害怕,他说我父亲真的很离谱。”

     “……”

     无奈的吸了一口气。

     “其实不管结局是怎么样的,是我们都是要面对的,将如此的话你就光明正大一点呗,反正啊,既然唐玉真的可以改变你父亲的想法,那你为什么不能让他的想法改回来了?芜湖对你来说并没有那么难吧,已经在你心中,你觉得,伯父更喜欢你,还是更加喜欢唐韵笙?”

     很显然。

     吸了一口气,送完了,本来告诉自己,只能一下,已经不能够将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只不过现在他也算是明白了,自身的因素,完全就是一个没用的废物,他要是不开口提点意见,估计这一切都泡汤了。

     “……”

     “为什么你比我还要在意这个东西?”

     很显然,在此次论坛业主看来,自己终于还是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顺便看下,送完人的眼神也变得疑惑了起来,就好像这一切都是浮云,但也很罪恶一样嘛。

     “……”

     微微仰头。

     “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聪明一次直播,很可惜的就是,你酱紫聪明,还没有放在一般的点子上,难不成我还会害你吗?”

     很显然,这是怎么个分发可以看得出来他就是个美女吗?

     果然不是一个靠谱的东西,自己都没有弄好,觉得还是威胁他来了。

     吸了一口气。

     “我当然不是担心你会不会伤害我的事,不过你这样子给我一种错觉,教材比起我这个人,你更加在意我的金钱一样的,夹子给我的感觉十分的不开心,这样子你是不是应该安慰我一下,给我一点安稳的力量吧,不然的话我还跑去的,控制不住自己的。”

     很快,他再一次开口说了起来聊聊类似,而且东西在里面,嗯,完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比较好的就最后才选选择沉默,毕竟一直这样子下去,只会让人感到一丝丝的无奈,无奈过后便是再也言不由衷了起来。

     很快,他们也是这种人出了几分诧异。

     “既然如此,然后呢我也还有毕业证,这些东西说清楚,不然的话一直都这样子,郁闷下去,似乎也不是什么很简单的事情,反正在我看来这都是以前无妄之灾,不然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比较好,很郁闷很郁闷。”

     外头很安静,没有一丝丝的声音,让人的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仿佛风吹过的session的声音,还有一丝丝的天空的蓝色,在人的心底的朋友快乐,花开一抹诱人的弧度。

     “其实在我看来,这些东西都是很有必要存在的,不过你一直这么紧张,会让人感觉到不对劲的。”

     一如既往的淡然。

     终于有人还是开口说了起来。

     “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面对这样的事情,不会这样子判断的,你告诉到底是为什么你会有这样子想法呀?难不成在你看来我真的比金钱还有没有重要吗?”很显然,只是因为他们一点点的混乱的思维,抽出来的语句的次序跟着混乱了起来,好在不影响理解。

     “金钱的人没有你重要了,毕竟要是没有了你的生活都没有了乐趣。”

     苏芒格还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就是现在民航业出,心中是十分以后我可是被他这么一说,居然也无言以对了起来,选择了沉默安静的一方看着,让人的心情格外的不跌宕起伏。

     “……”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好好的在一起说清楚,不然的话,你让人感觉十分的不对劲,感觉一丝丝我很暖和的气息在里面,我劝你最后还是要安静一下。”

     很快。

     外头跟贱人起来,仿佛这一切都是浮云一样的,我有真正的实力,那就可以放弃一切了,毕竟,这是一场赌博,没有像样的赌博,那么一瞬之间感到一丝丝的不对劲,但是也放弃了抵抗,毕竟没有任何皇族的力量。

     很快。

     再一次吸了一口。

     “什么什么其实在我们这些东西都是很无语的事实呀。”

     “只不过我和你一直这样子,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说你就干净一点吧,毕竟还没有什么情况是可以被你可以想到的,不然的话那就成为了一个很大的失误,所有的人都担不起这个责任的。”

     我与之前的意思是无语。

     “所以说你们什么安排?我就直接说吧,标签什么的那种让人感到更加的烦躁而已了,毕竟这样子拖拉的事情我们都不是很喜欢。”

     眼底下的划过一丝丝的黯然。

     “其实在我看来,这些东西都是没有必要存在的,比如说你,你明明就是一个很简单很简单的人,是突然之间就被谁给欺压了,或者说是被谁给提拔了你会不会感觉很开心很美好,感觉一切都是在做梦?”

     思考了一下。

     死亡的依旧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颇为心动,哪怕是同一处,也已经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顺便暗叹自己实在是太不对劲了,居然敢怀疑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小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居然开始怀疑你,这一定是我的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样感觉自己脑子完全不受控制。”

     “……”

     呵呵。

     怀疑就怀疑吧,居然还能出这样的话语了,真当自己是什么人吗?!

     同一种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弟弟的来感叹了起来。

     “其实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浮云,毕竟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叫你老丁的,除了那种无语的话语而已。”

     很快。

     腾跃从说话的声音里面夹带了一丝困惑的习气在里面,仿佛一切都可以被自己,积压在心中一样的。

     很快。

     慢慢吞吞的。

     周围都被自己给,喷薄开来,让他的心中带着一丝丝的诡异的气息在里面,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一时半会儿之间完全没有办法被人给,腐蚀开了一样的。

     “其实在我看来,这都是一件很无语的事情,更加是无妄之灾,我应该做好自己的决定的。”

     吸了一口气。

     最后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仿佛自己早已看穿这个世界不,只不过这个世界一如既往的残酷让人完全找不到生存下去的方法,最后只好默默地选择了继续这样子卑微的活下去,完全没有任何的消息。

     很快。

     “我倒是没看到你去还能互相知道你的话语,他们都说我们以前认识吗?你也别和我好好的介绍一下了,毕竟,在我可能认识的人,我可是从来都不愿意放过的,不然的话我们还是很有必要好好的思考一下人生了,反正在我看来真的是没有什么重要的情况的,你要是非想聊一会天多了也没有什么关系,我还是很乐意做这样的决定来的。”

     很快,他便再一次吸了一口气,刚开启自己的思想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你生气了吗?这的确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随便怀疑你了,不然的话,我岂不是成了我爸的样子了吗?对不起,对不起!”

     暗自吸了一口鸡汤,也穿不着给自己扇了一巴掌,表示今天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居然都开始怀疑起送两个来了,在他看来,任何人都有很多小孩的,但是10万个绝对不可能。

     很快。

     “看到这样子对你挺有诚意的,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好了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再敢这样怎么怀疑我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以后会,怎么样子了?毕竟受委屈什么的,可怎么都不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很快,适完歌便再一次开口了,无一台岩岩带了一丝丝的光芒,校正自己才是那个最胖的人一样的,让人的心中多了几分过后海了,但是很快他又将自己的内膜不洗头,还能给这样的气了,嗯,完全难以捕捉到,但的确是真实存在的。

     很快自己了一口气,就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

     “行了行了,其实在我看来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倒是你安静在一旁做事情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这样子做决定?让我感觉十分的无可奈何呀!”

     思考了一下人生,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感叹起来,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很怪异的,嗯,完全找不到任何理由了。

     “……”

     “行不行了,我算是知道了,这个世界果然很奇葩,觉得你这样子能成为我的同事,只不过我思前想后,终于感到了不对劲,你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开始突飞猛进了?在我看来真的是一件很不,无语的事情。”

     慢慢吞吞的还是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

     仿佛自己已经被谁给欺负了一样的,最后还是有点无言以对。

     “行了行了,细致在我看来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在我看来,这都没有任何的感伤我有一点点的思考才可以让我们毕竟太狼起来,不然的话真的没有什么方法了!”

     很快。

     这一路希望带来让人心痛了几分愧疚的感觉在里面。

     但是愧疚总归是愧疚,嗯,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结婚的方法来,最后只好将自己的心思放到不喜欢的地方。

     “醒了醒了,一直在我看来,这都没有任何的问题,反正你应该将这一切都给搞定清楚的,不然的话我,不然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慢吞吞的。

     “行了行了,在我看来,这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你也不必要这么担心这么忧伤,反正也没有什么东西,是我值得去惦记的,你也没有必要摆出这样子,一副防狼的样子来,你放心吗?我还不是那样子的人。”

     “……”

     “我算是相信你的,只不过你还相信我们还没有结束里多了一丝丝防备啊!”很显然,此时的送完跟吸了一口气,忍不住感叹这一次是自己太冲动,差点不行了。

     “其实也算是还好吧,在我看来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没有多余的感情在里面了,还是要淡定一点比较好,不然的话在我们看来,这都是一些很普遍的事实,我没有必要作出任何判断了。”

     那般的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二人的心中带来一丝丝诡异的气息在里面。

     “既然如此,那我还有必要将这一切给说清楚,反正在我看来没有任何的事情是可以去研究的,就让我们慢慢来吧。”

     渐渐的。

     周围没有人开口,更加没有人说什么严肃的话语了,我有一丝丝的风吹过的声音,划过人的心间,给人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好吧,既然如此,还会再见的,相信你一次,可是你要是再开始怀疑别人那个就不怪我了。”

     很显然,送完各需要一个安心。

     “你放心,我会怀疑谁也不会再怀疑了,这一点我必须回报,真的,我也发誓。”

     明天来了一丝浓郁的气息在里面,很显然,此时没有人认为是网购,会是一个很无语的人,但是与此同时,他也会感到一丝紧张的气息在里面。

     很快。

     “好了好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慢慢的聊过这个话题吧,在你看来,有什么东西是值得去尊重的吗?是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东西是那么的宝贝,初看有一点,那就是我们需要去尊重的东西。”

     很快。

     周围的人个人进步起来放回,觉得自己掌握之中。

     “行了行了,我们还是很有别致的一个真正意义上喜欢的,不然的话真的找不到解决的方法,淡定一点。”

     一如既往的沉默。

     “其实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东西是需要防备的,只有一丝丝的恐惧感在心中低,怎么办?看来,嗯,完全摸不着呗。”

     “只不过你之前那句话什么意思?纳闷说,你是为什么这么在意金钱我和你说话,你在一些东西一样的,不然的话你不会一直催促我的,你的心思我还是有点理解的。”

     “……”

     “你现在看,虽然那个他跟我说金钱是身外之物,但是,谁不喜欢钱啊不要是不喜欢的话,谁会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就是为了赚这么一点点钱了,很简单,为了钱,大家都是认可的新老板出来的。”

     “而且生活中处处得用钱,所以说钱这个东西,我们不能太过在意的事,也不能完全不在意,老是被腾云生的讲座那岂不是太亏了一点吗?”

     很显然。

     此时的宋文阁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你连累了一丝丝的委屈。

     “……”

     居然有几分道理?

     “也是很不错,毕竟啊我们很现实的人,要是他儿子也没有了钱,那估计在这个社会很难混下去的,那么我们只能说想法设法的叫,钱给拿到手,所以说很有必要见老爷子年后能开心一点。”

     现在一口气。

     “是这个意思吗?”很显然,此时的唐烨主演深夜在那么一瞬间变得柔和了起来。

     “这一次是我误会了你,是我太莽撞,我居然忘词这么严肃了一点,虽然人家是很郁闷的样子,但是我们也是呀,我没有别的理想中的撕扯开了,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比你来说更加重要。”

     一如既往的诡异的感觉在心中蔓延开来。

     很快。

     “你明白就好了,不然的话,我还的时候要怎么和你解释来避免这些事的理由,说出来也不好听,但是还好你现在明白了,也不用我去思考怎么解释了你回来还是比较理解我的。”

     连忙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了,他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的可爱,也是十分的清纯无比的。

     “那就好,那就好,你理解我了,那就好,不然的话我还要担心你会不会误会我呢!”

     “虽然说你已经误会了我一次。”

     说话间送温暖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小委屈,嗯,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呢,心也跟着软的一塌糊涂了。

     “……”

     “我的错,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敢这样子犯错了,你原谅我好不有的药不能随便。”

     “……”

     “你放心吧,我也不是那种暴力的人呀,而且要是我自己,你酱紫来的话,你的父亲估计会开我们家不是有麻将在城市外,安心的回去把你的父亲给红好吧,到时候我们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微微一笑。

     “虽然说我们可以自己来创业办事情,但是我认为无论我们都不努力,估计也很难做到这样子,真的随便,所以说还是要尽早坚决不行抢不过来。”

     面色无奈。

     “知道了,知道了,所以我等会儿就回去了,要是让他在父亲的名字说好的存在感,让我们的机会就很卑微,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很快。

     原本对于以前的事我都不会毫不在意的,恒大少爷终于还是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来了,一瞬之间,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

     最后。

     选择了沉默。

     “行了行了,我们还是很有必要让你再给他提出来,不然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比较好笔记,没有任何的话,也是足够我们去思考的,不然能让人感觉十分的尴尬事根本无欲。”

     面色冷漠。

     没有任何人敢说话。

     “行了行了,其实在我看来这都是浮云,毕竟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小孩每人五十的,所以说我还是很聪明的选择了,把你们两个人不分开。”

     “……”

     终于。

     在催促之下,唐业成回到了桁架。

     只不过。

     一切都在糖业出人意料之外,唐韵笙和同父并没有多么的亲近,两个人依旧是公事公办的很多,看上去十分的冷漠,但是同一处却再一次从我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

     眼神显得那么一瞬间变得彻底的洗礼了起来。

     “爸爸,您怎么突然之间开始这样子,难道说你改变主意了?准备让他和我一起竞争吗?这样子的事情我很不希望发生了冰河时代是没有这个资格呀,要是他以后胡乱来怎么办!”

     “……”

     “混装,你现在还好意思成这样子的话语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怎么活的人,我可以拿到结婚都不急,你真以为自己是多么的大的老板了吗?就让我这样子对待你。”

     唐副的也是知道的意思是那是人话吗?很显然,他觉得很不开心。

     “……”

     “有吗?”

     谁知道你是同事?彭跃琼却给出了一个很疑惑的表情了。

     “我看看手机啊。”

     “我去居然真的以为什么都没有看见了,对不起,对不起,爸爸,我知道错了。”很显然,这次是糖业出汗了,自己是真的很郁闷的。

     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