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宋文歌站在原地,脸色发青,嘴角泛白,手捏起了一个大大的拳头,看上去是在隐忍着什么,让走过路过的人们看了一眼,便是无尽的心疼。

     “好了,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里哭来哭去的?难道说是谁这么大胆子欺负你了吗?!”

     人海茫茫。

     总有几个智障。

     说完哥本就长得漂亮,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是牵挂着每个人的心,只是吸了一口气,就有人凑了过来,关注了起来。

     “没事没事,只不过是被人家给欺负了一两次而已,没有办法的事情,人家有实力而已,我就算是想要人那也无法忍耐了,这世界还是很不公平啊。”

     送往各写了一封信,努力伪装出一个不速之客的样子来。

     “……”

     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唐韵笙倒是没有想到人家倒打一耙的本事挺不赖的。

     “嫂子,这个人也实在是厚脸皮啊,居然还敢这样子倒打一耙,你说咱们是不是要开头好好的劝说一下人家呀,不能让人家上当了是吧!”很显然,此时的苏苏洗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

     “……”

     “没关系,让他去吧,反正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谁知道这次唐韵笙却是忍不住点点头,微微一笑,严厉加人物突然一闪而过的诧异了,让人心中感慨,过来,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物。

     接着。

     那个男人却更加面露难色了。

     “可不行啊,你不能一直忍耐着,小姑娘,我知道了,你看你这个样子,是一个很善良的小孩子,你要是一直忍耐的话,人家就会你真的是没有日本危险的时候就会得寸进尺。”

     “……”

     那的确是一个好人,看了一下送完哥十分不开心的样子,还是男人不如地利的开口劝说了起来。

     很快。

     说完,科比微微一笑,看上去十分的优雅大方,让人的心理教育遗产感叹中国人是一个很会装的女孩子。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关心,我一定会努力的,您就快点离开吧,我是被看见了就不好了。”

     这是我哥,看来自己要是被人家给台阶了,少不得又是一顿的威胁,他还是感到十分的不满的,心想,那还不如让人家快点离开,也免得让人家财务。

     再送我个号来,自己还真的是很委屈的。

     很快。

     一切都跟着沉默了下来。

     我都没有一丝丝的声音让人感到了有几分无可奈何。

     “好了。”

     “其实在我看来的话,这一切都是浮云,只不过有人非要你记住这一切,那我们也就只好服,承认一下,配合一下了。”

     “醒了感觉到了吗?你看看这几个人还在那边装可怜相,嫂子,你怎么还这么淡定的坐在这里啊?你看我都快要忍不住想要喝,拆穿人家了,你作为一个本人不能够这样子淡定的呀!”推荐人对此做出感觉十分的不开心,还顺带敲了一下。

     “……”

     “随他去吧。”

     “反正群众的眼睛还是很雪亮,他到底做过什么样子的事情?以后再见分晓,我们不用理会的。”

     一如既往淡定。

     “好吧好吧,嫂子你看起来也太淡然了,你这个心态就像是那种老年人一样的,那些老年人,或许是因为看穿了这个世界的沧桑变化,所以任何的事情都不能让他们有一丝丝的,关联。”

     “可是为什么你会这样子呀!”

     很显然。

     苏苏还是觉得十分不对劲。

     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外头也跟你吵闹了起来。

     摊上大事儿了。

     “或许是因为我一直都被别人给不待见,所以说,有点开创了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很在意的,所以才会一直都这样子难听吧?其实如果你和我一样的话,你也不会这样子在意人家的看法了。”

     吸了一口气。

     最后城里人还是忍不住开口说就好像是在给人家讲大道理一样,算是很难得了。

     的确如此。

     要是一般来讲的话,那就还真的只有别人给他来讲大道理的份,只有面前的这个小姑娘看上去十分的天真活泼,总能掀开他心中的一点点的疼爱,所以疼医生还是,毫不隐瞒的说了起来,嗯了一声,自己有点无言以对。

     很快。

     “呵呵,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还以为嫂子你是想到了什么可以对付你的东西,所以才会这么淡定,胸有成竹,原来你是真的没在意呀,这样子的话是不是显得我很皇帝不急太监急,你会不会嫌弃我太多事情了呀?我是真的为了你好所以才会这个样子的!”

     很显然。

     虽然从小到大,都有着很厉害的诠释,还有无数的家庭背景,可是唐韵笙的样子看上去一如既往的淡了,只不过苏苏却是,还依旧纯真的,让人的心里想什么,就多了几分期许的味道在里面,这样子可爱的女孩子的确是很多人的心头的宠物了。

     很快。

     外界也跟着带两个下来。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的态度居然会这么坚决,不过很好这样子你让我感到十分的愉悦。”

     十佳医疗唐韵身边再一次素素说话的声音了,似乎的意思。

     “以前我一直以为一切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做一点,所以也没有十分的放在心上,可是此时我一看也就知道你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好了,我们不要再去理会人家了,他想怎么样那都是她自己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生活还是要解决的,总不能因为这几个,人家而感到伤心,不然的话我们一天上多少次呀,一切都是浮云。”

     很显然,唐雨欣倒是很难能和人家讲起大道理来了,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十分的严肃,让人的心中感慨,果然是人有一瞬之间还真的是必须要成熟一点的,不然的话总会让人轻看或者是小看一眼的。

     很快。

     唐韵身边很近的人加的,带着几分笑意的眼睛。

     “好了好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就放心了,不然的话我还一直担心你会不会处理不好这样的事情,现在一看的话还真的没有那么难搞了,加油吧。”

     下一秒。

     唐玉珍便瞧见了人家眼底下一闪而过的小处。

     似乎再一次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很快作出,再一次开口说了起来。

     “只不过嫂子,我们似乎不能不理他的那个,小婊砸居然靠过来了,眼底下还能忍着挑衅的味道在里面,就好像是要来宣战一样的嫂子,你要是不理会人家的话,他估计还会觉得你是害怕了,不敢来呢!”很显然,此时他也是有点火大的。

     “……”

     “我说航运生意最好也不要欺人太甚,虽然说我看上去很柔弱的样子,但是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你有媳妇了我就可以随便你说什么?你真当以为所有人都是那么那么的想你吗?”下一秒说出便直接开口了一连串的口吻,听起来十分的熟练,就好像是那个课文一样的,本人没有那么的激动。

     但是没有想到事情弄得这么的红。

     唐韵笙的眼里就闪过了一丝丝的尴尬,最后还是忍不住一阵的冷笑,感叹这个家伙还真的是很会颠倒是非黑白,好像上辈子已经经历过了一次,这一次也不会重蹈覆辙了,眼底下多了一丝丝的冰冷的气息在里面。

     “我去你什么意思瞧瞧你这个样子,就好像是我们欺负了你一样的,其实是你最先开始找茬的话,不然我们为什么要和那样的欺负你呀?我们可都是好人,不是那种黑社会。”

     说出来我的声音好喜欢他,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会演了,让人的心里就感觉十分的不喜欢。

     很快。

     “我说这位姑娘,你虽然看上去十分的厉害,你很有家世背景,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要帮着她呀?他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为什么不可以转而帮助一下我呢!”很显然,此时他的话语之间,虽然书上建议的是居住还是忍不住出了一点成绩。

     下一秒。

     “天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总感觉别人的家里面的事情我们是不能够插手的,不然的话分分钟就出来接了一个大逆转,到时候就特别的尴尬,是吧!”

     终于还是有个女孩子忍不住开口解释了起来,就好像自己早已看穿了你。

     “呵呵。”

     “我说送完跟你就算是为了装得可怜一点,你这样子也是够了吧?你昨天回来还是你不嫌累吗?你不嫌累我都看累了,你知道吗?你这个造型确实不太适合你了?”很显然是什么防御针说话的声音里面还带了一丝诧异的气息。

     “我说你这个样子也是够了,我都看你了,你真有这个,世界上全世界的人都应该对你这样怎么太天真了,我想你还是很有必要好好的充实一下自己的,一直装可怜下去,似乎也不像话。”

     很显然,此时的苏苏还是很男人很贴心的说了起来。

     “……”

     咱们上眼睛。

     现在也认不出来了,这个事情的风向变得有点快。

     中原人的还是议论纷纷,似乎是在感叹,这其中似乎是有点隐情的。

     “尽快吧,我也算是看出来了,你这个小白脸还真的是,不愿意屈服的雅兴了行了,随便你吧,我们也懒得和你掰扯了,你要是真的愿意勾引我哥的话,你也随便吧,反正我哥也不是那种人。”

     说出的话语之间带了一丝丝的自信。

     的确如此。

     在素素看来,自家的哥哥一直都是很完美的,无论任何人想要怎么勾引他,是不可能成功的,这是一种谜一样的自信,毕竟素颜在很多人面前,都是不出一个很薄情寡义的样子了,似乎是完全不解风情的。

     “……”

     吸了一口气。

     最后送完哥还是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来。

     “你确定吗?我看那个人似乎不是那样子呀,当初就是你的哥哥呀!”很显然,在此时送完个后来自己还是很郁闷的。

     “当初你之所以看我不是,也应该就是你哥哥对我比较特别吧?当初你一个个把我给留在了公司,你应该是是很愤恨我吧,所以才会连同你的嫂子一起来针对我是吗?应该就是这样子的吧,你们不应该这样子对我的,这是你个人的决定呀,你应该去质疑他不是来针对我!”

     很显然,下一秒送了哥脚上长眼睛,便再一次开口了。

     看上去十分的乖巧柔顺。

     啊呸。

     谁知道下一秒,出去了,不知可能他嘴角感叹,这个是文革,还真的是很会想象。

     要不是自己也是当场其中的一个人,估计也会被人家这个样子给蒙骗过去的。

     “你也是够了吧,居然还能将之伪装,我看也是有点厉害的。”

     很显然,在此时的宋文哥来了,自己还真的是很郁闷。

     “……”

     肯定斗嘴。

     “好了,说说我们还是不用和小辈话说了吧,在讲白话,看来我们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东西都在针对他,既然无心的话,那我们以后就在这个群里给坐实了吧,总不能这辈子被黑过吧。”

     很显然是很原生态的自己很有必要在这一切都要考虑一下的,宋文哥居然这么喜欢b无线别人,那么他就让孙文哥真的常常还被别人给欺负的滋味?

     “哎呀嫂子,你好厉害啊,我怎么忘词这一点呢?竟还说我们针对她,那我们就真的真的一次呗,你看看我们刚才多宽容啊,他不来骚扰我们的时候,我们就真的一句话也不说的,谁知道人家去了还可以帮他一把,现在也是够委屈的!”

     住宿在哪家眼镜店比较散开,一丝丝的亮晶晶的神采,似乎是被一语点醒了一样的。

     ……

     “你们,你们是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学校,你们可不能太放肆了,你们真以为这个学校也是归你们管的吗?”送完客人不知吸了一口气,跟着紧张起来,心跳加快,就好像自己是被谁给威胁了一样的,嗯的,心里才产生了一丝丝的快。

     “呵呵,你现在才知道害怕,刚才不是挺能耐吗?”读书杂了杂眼睛眼底下闪过一丝丝的嘲讽。

     无可奈何。

     倒是没人想到事情会往这样子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