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唐父倒是没人想到自家儿子还能噼里啪啦的说出一大堆理由来,让他一瞬之间有点语塞。

     “那我就和你实话实说了吧,小歌是一个我很喜欢的姑娘,我也打算这辈子都一直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爸爸,难道说你就那么容易相信这样的传言吗?”

     “是不是唐运生那个贱人?你是不是之间看不惯小哥,所以才说出这样子的话来欺骗您的,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他最近实在是太不懂得礼数了,实在是太不知所云了。”

     很显然。

     下意识之间,彭叶楚就觉得,仿佛之所以会这样子,就是因为唐韵笙在旁边煽风点火,不然的话,一切都不会这样子的。

     “……”

     唐父眯了眯眼睛,倒是很期待人家后面混题,于是乎她也没有开口否认,更加没有摇头。

     很有意思的样子。

     “所以那你班怎么办?”很简单头发还是十分疑惑地开口了,原本十分自然的红豆,他的口中居然流露出几分诡异的气息了。

     “统一成这样子,不知所云,还开始约我情人节来了,我觉得一定是要好好的教育一下了,不然的话,万一他以后更加的不得了,那可怎么办呀!”

     “觉得脚跟还不能编排了,他真以为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呢,好好的教训一下他,看看你还敢不敢这样子继续下去!”

     “……”

     巴拉巴拉巴拉的,唐叶楚说出了一大堆的废话,无疑就是说出了自己要怎么教训疼医生,让彭富的心中感觉更加的无奈了。

     很快。

     烦躁的揉了揉眉心。

     他只感觉自己脑袋是空空,就好像要炸裂了一样的。

     “甜的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还能将这个事情?我原本还以为你只不过就是,单纯的喜欢中文歌,但是没有到酱紫的程度而已了,可是我现在必须要承认你已经鬼迷心窍了。”

     唐父的话语已经到了一丝丝的希望。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还能够今天被迷惑,送完了再想法,难道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吗?你是想要这种朋在上位你知道这一点吗?”

     “我告诉你,我可不允许你继续和他交往下去了,不然的话,到时候吃亏的依然是我们自己人。”

     反复的话语之间带着一丝丝情感很容易瞬间无言以对,随后,他先是门卫一顿,接着还是开会说的去了,也是里面的那一丝丝的喷薄而上的怒火。

     “爸爸,看来真的是唐韵笙这个小贱人乱说的呀,而且还把你形容的这么厉害,我告诉你,我可一定好好的教训那个小家伙,太不像话了,连自己未来的嫂子都敢胡乱编排。”

     真的是够了。

     行业出的话与之前的意思是不开心的味道在里面,就好像自己是被谁给欺压了一样的,那么一瞬之间感觉更加的无可奈和了。

     很快。

     慢慢腾腾的,终于还是有人开口说了起来。

     “上也是您我的巧姐,巧姐从来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小姐被人接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竟然开口说话的是一个佣人,用荷塘月色的关系还不错,早就知道了这一点。

     心中感叹,唐家的复制过来是一对很神奇的生物,居然一直对着外人说话,只不过瞧见这一次的捧腹,总算有点回过神来,有人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小姐被冤枉,索性再一次开口了,嗯声音完全说不出话语来。

     “呵呵。”

     “爸爸,你看这个考虑进去,还在我们家里安插了一个眼线,这个想要的很简单,就是能帮助和女生讲话,你以为你有什么用处吗?你以为我们会相信吗,实在是太天真了。”

     腾讯出的话语之间,带着一丝丝的不想起来了,这一切都不是自己所追求的,那么之后一直都选择了沉默。

     人与人之间完全说不出话语了。

     很困。

     再一次吸了一口气。

     “我倒是没有什么事,一切聚会,我这样子情况发展,请在我看来的话,一切都是浮云了,没有那么多东西可以去计较。”

     外面。

     下雨了。

     沥沥的雨水划过屋檐,打在床头,透明的玻璃也瞬间,被,雨水给弄的有点脏兮兮的了,其中还有点模糊不清的,让你一瞬之间感觉,雨滴也算是一个很神奇的马赛克了。

     到处都很潮湿。

     “……”

     “儿子虽然说我也知道你是一个用情至深的人,但是我必须告诉你的一点就是,送我个真的只是单单纯的利用我们而已了,你不能太过于感情用事的,毕竟疼医生也是我们的家人,你不应该那样子对待自己的家人,反而要站在一个外人的。”

     很显然。

     这次是很愚蠢,看来自己还是还有别的一切都会搞定的,不然的话只会让自己感觉十分的无可奈何,最后一天都陷入一片挣扎之中。

     很快。

     外头再一次跟你说闹了起来,仿佛一切都应该如此一样的,给人一种热闹,但是能进入到那一丝丝朴素的味道在里面,嗯的一声,只见清清的真的是跟我的孩子十分的开心愉悦,心情总是这样怎么要的?只要不出现什么大的事,我也是很难被破坏的,鄙视你这样子的成绩,怎样破坏也不是很容易。

     很快。

     “我告诉你儿子,我们聊的时候你做人还是要小心,仔细一点的,不然的话要是被谁给删了吧,别再找难过了,毕竟在我很好没有任何东西比我们好,就跟它的重要了我还怕那个小姑娘就是为了我们唐家所以的人都没,给好好的仔细的查阅,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有点不放心,毕竟这可是一个很大的事情啊,容不得一点马虎。”

     “……”

     很快我就再一次跟他闹了起来,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爸爸,你就够了,我告诉你,无论你虽然很无心的话语我都不会相信的。”

     “……”

     “……”

     一如既往的喧嚣吵闹。

     智商呢!

     同父母出席了一口气,感叹这个儿子过来,身子越来越失望,接着他便再一次开口说了起来,心里那个意思是不可能了。

     “所以说在你看来就是我老糊涂了,不会被人家骂,讲实话,你也敢说出来么过来呀,你的心都跑到人家的身上,完全考不出来了。”

     很显然。

     滕富这话是有两面性的,你承认我就会让人万劫不复的,至于到底会不会成就膨胀,以后业主会不会是真的傻子了?

     很快。

     唐月出任不住再一次的那个眼镜店里的,写满了不开心,话语之间的意思是农牧区其他里面就好像自己三番两次被人家给激怒,真的是一件很不开心很愉悦的事情一样的。

     “爸爸,你真是已经过了,只不过就是这么短短的几天,居然就跟我说这么多次,你让我该怎么办呢?我告诉你,小哥一定会是一个很可爱很善良的女孩子,你一定是没哼一声给威胁了,所以才这样子吧好吧,我告诉你,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将这一切都给整理一下,不然的话我可不会放过你。”

     陪家人朋友出的话语之间的意思是同学的空间里。

     仿佛是在说同一种,要是不听话,直接用1万个方法让他听话,嗯了一声是有点毛骨悚然,穿着心里为你带来一丝丝沙哑的空载。

     “……”

     慢吞吞的。

     外界看上去一如既往的淡定,给人一种无可奈何的味道在里面,让人的心情也跟着综复杂了起来。

     也是没救了。

     痛苦的眯了眯眼睛,很显然,腾飞也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看看这个小子到底是被谁给教的你要去了?爱的这么深沉的人的心情也不自觉跟着沉重了起来,话语之间多了一份愤怒的情绪,在里面的是扣篮都有了,还生不出来鬼混去了?

     “谁告诉你的现在看上去你真的是很喜欢他,只不过我很负责人告诉你,这一切都变成这么简单了。”

     “你真以为这个世上会有哪个小姑娘单纯完全不够了吗,这样子,小姑娘也只不过是在讲台上幼儿园,你这个小姑娘可不会这样子淡定,只会让你觉得十分的关心而已了。”

     很显然叹服,还是再一次一本正经地太过凶险,这里面的绿色菜还能在里面无言以对。

     很快。

     外界更热闹了起来。.

     外界以91分,怎么样知道那一瞬间心情忐忑,十分的复杂,仿佛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但是还能在一天都没有解释清楚,就能继续委屈下去一样的。

     “我也不知道你是谁给爸爸您惯成这样的想法?是小哥一定是很委屈的,她从未要求过我任何的东西,也从来都是一副很安静,很甜蜜的样子,怎么会有其它的心思那一定是你误会了,到时候等同于情怀的我可一定好好的认识一下吧居然都开始说胡话了。”

     很显然。

     老朋友了,彭富琴高层月初一就是一番淡然的样子,嗯,那一瞬之间心里才感觉无比的郁闷。

     最后。

     负重你还是生气了,以后习惯开门洗了,心中感叹自己还是还有别人家感受一下吧!

     外界已经是很安静的样子,给人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的里面。

     思考了一下以后,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看小说的感觉。

     “娴静的气质在我看来,这些都是很简单的事情,你也别这么复杂的,我们还是很有必要在这一个月好好的说清楚呢,不然,指不定又闹什么笑话或者,你有空的人在说话,你这样子我这个做父亲的你感觉十分轻松。”

     来自食堂,还是忍不住和同事他们一起了。

     微微一笑。

     彭富的说话的声音里面带着几分颤抖,很显然他是在打另一个绝情的,要是人家再继续维护的话,他也就只好不给情面了,毕竟这样子呢孩子还是里面没有的,实在是太丢脸了,一天的那一瞬间完全不存在这种比你就好。

     “……”

     “那么儿子如果我和那个送完个一起来,和你说话,然后两个人说的话还是身份证,相信谁呢?”

     很显然。

     唐父觉得通过这样子应该能够看穿别人内心的。

     “……”

     你真的沉默。

     “怎么会呢你怎么会和送两个过来说你们家可能不是呢,嘴硬是不可能的,太不现实了,爸爸知道你是谁要和我说什么话,你听的话,也希望你现实一点吧,或者说你换一个绿巨人,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没有病办法,好好的回答你。”

     很显然。

     这次虽然不可能自己还有别人的一切搞定,不然的话只会徒增伤感而已了。

     很快。

     外界也跟着热闹了起来。

     “我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这样的地步发展,明明是我在这一思维弄出来的,结果还会在我自己的手中,想来想去,心情也是十分的复杂,只不过腾跃出这样子的人的确不适合在我们参加不了了。”

     “明明人家是在欺骗他,他居然还要面子做什么,准备上去十分的心酸。”最后他还是一笑,给了一个总结,话语之间带着一丝丝,所以有人。

     “……”

     又是一阵沉默。

     为何一如既往的安静给人一种恐怖的气息,但是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很放松的起来。

     “只不过我思前想后,也没能想到的一点就是,你居然会这样子开口?我们十分的可怕,但是裁判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影响下,不然的话你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吧?”

     仿佛一切话语之间的粒子成分。

     “……”

     有点傻眼了。

     “爸爸,明天是什么意思我当然是很有希望要保护你了,毕竟在我看来的话,你还是我的父亲,还给了我无上的权力和荣耀,对我们任何人都很好,我当然是很有必要好好的将你保护好了,不然的话我以后应该怎么办呢!”

     很显然。

     在生活的脚步升腾腹地却是给了不少的好东西,那可是一次同时在我心中,孕育的很清晰的声音传了过来,嗯心中涌起了一抹不开心,十分的不甘愿,但实在不甘愿以后又觉得十分的无语。外观既没有多余的声音,但是因为这样子的安静反倒是让人更加怀疑其中的缘由来了,毕竟还没真的没有人可以做到这样资历不够,嗯的一声之间便开始,来转移话题。

     很快。

     再一次陷入沉默。

     “行了行了,既然如此的话,我还是很有必要在一起好好的说清楚的,不然后面还吃亏了一点,毕竟小哥一直都是这样子,温婉性格,也很少和别人较真,突然之间被谁给这样子的看的不顺眼了,我还是很有必要帮助他,你说清楚这一切的,不然的话就会感觉十分浓郁。”

     很快。

     唐韵笙的眼里却流露出了一丝丝的男子七夕他也没有打算多说话,反倒是露出一副高人的样子,让很多人都无言以对的是无言以对,以后又是一阵的沉默,感叹这个家伙的确是一个很厉害的存在,嗯的一声提醒完全说不出话语了。

     很快。

     吸了一口气。

     外界还真的是一份随意的样子,就自己搞一点钱都给搞定了。

     “……”

     “什么行为?其实在武汉的话,这一切还都是很有必要帮助我的,毕竟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比我的更加实用的。”

     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的起来,伴随着一声风的呼啸,嗯了一声,直接给我一丝丝凉意,就好像只要被谁给欺压了,因为这股凉意很快就有人迎了过来。

     吸了一口气。

     我姐依旧淡漠。

     “不过在我看来,我既然如此的话,我还是很有必要将这一切都给搞定一下的,爸爸你看上去真的小哥十分的不满意,难不成突然之间相信了唐韵笙的话吗,我记得你以前和我一样,是从来都不相信朋友什么话,他只不过就是鬼话连篇,顺便吓唬一下我们而已了,难不成我们还要通知吗?想来想去是怎么办,我们都是自己人,没有必要这样子做的?”

     很快又再一次尝到了,洗了。

     “行了,既然不喜欢我也很有必要跟着你都没说清楚,不然的话只会招来更多的误会而已了,我们的确算是很好的关系,但是吧,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还会这样子对任何一个人看上去真的是很好,很好的女孩子,似乎全世界的医院都不在她的身边,反倒是成了一片干净的天空

     放心,一路既往的安静,仿佛风刮过的声音也在那么一瞬之间彻底消失了一样,给人一种无可奈何的气息,就好像在这一切只有下美好的记忆。”

     “天那么高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在这里逛了这么长的时间,其实没有任何的印象了。”

     又是一阵沉默,最后痛苦还是继续开口说了起来,你早已看穿了一切,只不过那样说而已了。

     很快。

     再一次吸了一口气。

     “亲爱的爸爸,您就一定要这样子下去吗!”

     “相信他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很有必要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吧,你真是鬼迷心窍了,我要是玻璃一般的话,你不就在这里出不来了。”

     人前人后的说话的声音里面的但是似乎很冷的时候已经能吃一点粥。

     很快。

     我感到几分恼怒。

     “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毕竟他们都是自己人呀。”

     慢慢的。

     归根结底,一切都是要好好的思索一下呢!

     最后。

     这一下子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儿子,你可不能太糊涂了,我告诉你,作为你的父母,但是不会做任何骗你的事情,更加不会伤天害理了,既然如此的话,难道你的父亲也不愿意相信吗?可能是去帮助那个小姑娘!”

     很简单。

     在以前的时候跑步只顾着和自己的儿子一起去收拾唐生倒是忘记了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危险的存在,现在倒好,已经发现了危险的事,似乎也很难挽回了,让他感觉追悔莫及,这位母亲同时也是感觉,自己还是很有必要认真的事情,咱草除根的,不然春风吹又生也会越来越旺盛,到时候怎样完成除开那就很难了。

     所以放弃。

     很快再一次有人开口说了起来,一辈子受了不少的刺激。

     “谈这么多是不是想到我只不过就是几天没有一会你就开始嚼舌根了,居然还在爸爸面前捅我怎么办?我已经很想了,这个他在我的幻想和你讨回来的!”

     很显然。

     此时男人主义就是鬼迷心窍的,完全不觉得人家是在实话实说,话语之间还在那一丝丝关心的味道在里面,十分的不屑,就感觉人家都是在伤害自己一样的,让人感到一丝丝的无奈。

     “……”

     那边恒生接电话的速度很快。

     不是手机不离手的。

     “我怎么了我才不管什么老公什么关系了?我可一句话都没有,所以在学校里面呆着,那你这样子让我感觉很冤枉,难不成做的事情都会是我干的吗?”

     彭运生此时猎户座足以写成东西。

     虽说已经有了上辈子教训,还是想想自己身边的人都这么稳稳哥,彭医生的眼神里还是带着一丝丝的挫败,按他自己这个主人当的也是太腻歪了。

     “……”

     “呵呵?”

     有时一声低笑,从电话的那一端传过来,行业出微微一笑,话语最简单的一丝丝嘲讽,你早已看穿了一切。

     “不然那除了你还有谁呢?你就只有你和小哥不爽了,小哥,这么善良的帕尼一而再再而三的用了他可是也没有打算和你进厂,反倒是你一直在这里找麻烦,你以为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我告诉你,先不管父亲,打算,反正我是不打算帮助你的,像你这样子的人活该被人给无视掉的。”

     同业存单的事真的很神奇,再一次念叨了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人在,那个人还是唐父。

     “明天没事吧,怎么突然之间来找我出这样的话语来了?我还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你这样子让我感觉十分的委屈。

     他们生产的眼睛,感叹自己似乎什么也没有做吧,为什么突然之间唐也丑得很,第一个将浓郁了。

     “……”

     “呵呵,你真以为自己这样子就可以吓到我们太天真了。”

     “不过我也必须要告诉你的一点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