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
    “呵呵,亏你还知道那里是学校,一大早就不消停。”在唐韵笙的身边苏苏忍不住开口了,眼里像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一大早就开始闹腾。

     其实苏苏昨晚是有点失眠的,原本以和彭玉生一起前来讨好的人,那也就好了。

     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屁事真多。

     “……”

     “你可不要欺人太甚,你能不知道你的方法了吗?你看看周围这么多的群众,他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们到底讲不讲道义他们都能够很清楚!”

     “……”

     “我说送小姐,你就不可以安静一下么?太闹腾了。”

     “说真的,我还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子闹腾的女孩子,你真以为你呼吁呼吁一下都迎刃而解了吗?你说我的嫂子不愿意原谅你,可是你说说他,他凭什么原谅你。”

     “当初做错事的人是你现在乞求别人的人也是你,那么凭什么我的嫂子就要非要包容你呢?你以为你才是什么东西?”

     推荐人苏苏是完全不给人家面子的。

     曾经的话语。

     却带了一丝丝的讽刺。

     “果然是苏苏说起话来都这么懂事。”一旁的唐韵笙忍不住扯扯嘴角感叹了起来,但是面色之中未曾流露出一丝丝的不满,但倒是赞赏的点点头了。

     “很不错。”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贴心这么给力,我以前还以为你最多只是在和我聊天而已。”

     很显然,此时唐玉生也算是很,新人苏苏了,话语之间自然也多了几分,随意慵懒的气息在里面。

     就好像这是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

     “嘿嘿,总算你就不用和我见外了,我是你什么人啊?当然知道你是怎么想问题的了,只不过这个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你以前怎么和人家相处那么久都不会发现呀,直到现在才看见人家的真面目,也是够了。”

     最后似乎再一次什么什么东西。

     “哦不对,其实是你最开始没发现,最后也没发现,还是面试那天我看见了,然后告诉你的呢!”素素眨着眼睛,依旧很无辜的样子。

     “……”

     “嗯。”

     无可奈何地吸了一口气,老医生感叹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不遮掩了,要不是他比较好说话,再加上有点感激叔叔的一言一行,估计的话,分分钟就可以吵起来。

     “不过你以后说话还是要淡定一点的,这样子很容易欠打的。”

     显然因为这个小姑娘是在帮助他的,那么唐韵笙也就给小姑娘一个美好的建议,免得人家到时候出社会了要吃亏。

     “……”

     “啊?”

     迷茫的眨了眨眼睛。

     “怎么了呀嫂子?为什么打我呀?难道是我说错了什么事情吗?让你感觉不开心了吗?”素颜底下流露出了一丝丝的,无可奈何。

     “我原本还以为这一切都应该是浮云呢。”

     “我似是遗憾的话,似乎也没有那么简单?”

     唐韵笙微微一笑,远离甲流露出一丝浅淡的气息了,就好像是月底的光华。

     “……”

     “你没有说错话。”

     “我很喜欢你实话实说,很坦然的样子,只不过其他人就不一定这么想了,毕竟你这个样子,人家会觉得你很嚣张了,要是在暗处算计你,那就完蛋了,所以做人还是要小心一点了,小心为上,总不能冒险。”

     “虽说你很有权势,可是有些人剑走偏锋,就会忘却了生死,那样的人,你就会吃亏的。”

     很显然。

     唐韵笙还是给人家说了起来,毕竟宿松的确是一个好姑娘,上辈子唐运生和苏苏没有任何的交集,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记得很清楚,苏苏的结局也是不好的。

     很快。

     “好吧,嫂子,你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严肃了起来?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呢,结果你只是在关心我而已了,好了好了,我知道的,谢谢你的关心,我一定会牢牢的记在心里面了。出场了眨眼睛,眼泪一下流溢出一丝丝俏皮的气息了,让医生之间无言以对。”

     “……”

     “你阿姨还没这么俏皮,让人感觉十分的心疼,难怪是足球小宝贝。”

     很显然,在此时好运生看来自己还是很有必要,真的一天会说出来的。

     “好了。”

     “其实在我看来的话,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不同的,所以说我们没有必要去干涉人家,只不过当人家都那样子不要脸的凑过来了,还是很有必要给人家一个教训的,那里只能是嘴上骂一骂,但是还是要让人家尝一点苦头的,不然的话人家估计还不会知道教训,一直都那样子嚣张下去,受到伤害的也只是我们而已了,有些时候还是不能够手软的,不然的话就是在对自己,残酷了。”

     “……”

     有些沙哑。

     速度能铸造人才引进机制还成为他的喜乐。

     “嫂子,我似乎没有听清楚,这应该是我的幻觉吧,你刚刚说什么呀!”很显然,在此时的苏苏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很郁闷的存在。

     “……”

     “很简单。”

     “我的意思是说,这一次我可不能这么简单的放过他,还是要使点招数出来的。”

     腾越深的话语之间带了一丝丝的无可奈何,心中感叹,孙王阁这个是自己来招惹她,不然的话,这辈子他还真的不打算和宋文各有什么交集,奈何有些人就是不死心啊,这个就完全不怪他了,唐玉珍的眼底下流露出一丝浅淡的光芒来,就好像自己真的是很无奈才出手的一样的,其实也算是给自己的心灵一个安慰了,告诉自己不再是那种很冲动很不忙的人,更多的是,理性思考。

     “阿嫂子,你不会笑,动手打人吧,虽然说我感觉不知大人有什么错,但是周围人太多了,而且你打的过人家吗?我看你这么瘦弱的样子估计会被人家给他报的立场的!”

     睡着了眼睛。

     “要不这样子吧,嫂子!”想不想?叔叔还是不放心,不介意了起来?

     “其实在我看来的话,这一切都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了。”

     “你要是直接动手打人的话,估计这个小婊砸真的,就做实的证据,到时候你就会,变得很尴尬,你的处境也会变得十分的危急,所以说嫂子,我们以后还是要,放在暗处教训他吧,弄几个人来好好的嗨一顿,只要不泄露秘密就好了,到时候只要我们不承认,人家真的没有办法。”

     微微一顿。

     倒是没有想到,苏苏居然也会这么想的。

     “很巧,我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我很郁闷的一点就是,万一有人追查起来怎么办也,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也不留下,这一点才是让我感觉分量的原因。”

     推荐人。

     我如何冷静?

     “怎么又是你们?难道说我每次演戏都会碰见你们吗?”很显然,在此时的唐韵笙看来自己还真的是造孽了,总是碰上同一批人,而且这些人还都会碾压自己,这种感觉其实还是不太酸爽。

     “嘿嘿。”

     “这一点嫂子你就放心吧,虽然我们并不是只手遮天的地步,但是也差不多了,还真的没有一个企业,愿意为了送我一个一个小姑娘而招惹我们,除非他是想要早点关门了。”

     “……”

     “你放心吧,我知道了,只不过我实在是没有想到的一点就是,你们居然真的这么厉害,我以为最多只是,和他说说看而已了,比较好听一点,没想到居然都是真的,这样才是给了我一种反差感,好像是我误会了你们一样的!”

     说话间,唐韵真的没见人少了几分尴尬。

     “……”

     “怎么回事?”

     “我记得你们以前都是很淡定的,跟我们开会是绝对不会说任何的话语,不像是这一次,非但是牵着手回来的,似乎还真的是准备将这份感情进行到底。”

     很显然。

     说出的话语,自己买了一丝丝嘲讽的气息,就是那种好好的收拾一下中文歌,毕竟是玩的,是真的惹恼了他。

     “不过。”

     “你确定要一直这样子下去吗?难道说就没有其他的打算了吗?一直这样子下去似乎也不太好吧,总不能一直都这样子碌碌无为的,感觉,这样子似乎也不会得出什么精神分裂了,估计也只会是一个动作的教我!”很显然,在此时的唐玉生看来,猪猪这样子只会让人觉得十分了。

     “……”

     好在外头还是很安静的,没有杂音。

     “行不行了,这一天都搞定了,这样子总可以说明我到底是在想什么了吧?”

     “只不过有一点我一直都感觉十分的好奇,既然如此的话,你为什么非要选择我们这个世界上,想当你嫂子的人应该很多吧,应该也会有不少的人,天天在喊你一声妈为什么非要这样子!”很显然,这次是郎玉生看来,有一点还是很重要的,那就是好好的拍马屁。

     “……”

     很可惜的是,这样子马匹没有任何的作用。

     “行了吧,你还是安静一点比较好,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安静的,做事情更加好的事情了,所以我说你还是不要再这样子特地的去假装了,这样子真的显得很低端。”

     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声音轻轻的却带着几分敏感。

     很快。

     送完哥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一点的人不对劲,说话的声音里多了几分节日气息。

     “你又在思考什么?总觉得你们在思考这对我有关东西。”昨晚的说话的声音里面的十分不开心,就好像自己已经解决了这个东西很久了。

     “的确如此,倒是很巧,你居然都不懂我在想什么了。”

     “不过你应该是不会选择具体内容吧,毕竟,要是这一切你都知道了,那我还真的没有必要继续活下去了。”

     很显然。

     因为一直都这么郁闷的缘故。

     送完哥还是在这里流浪了很久的,至少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办法取代和宋文革,毕竟送完了再无奈也是永恒家罩着的,还没帮人,却是无依无靠的,他们只能选择卑微的活着。

     “……”

     “呵呵,你真以为我伤害不了你吗?或者说你觉得我一定不会伤害你?”请问你收购了送往各地谜一样的自信,总感觉他的手中一样。

     很不爽。

     “难道不是么这么长的时间了你也没有伤害我,就是不会伤害我吧?你只不过是嘴皮子比较厉害而已了,但是其实你是完全下不了手的,所以我可以很放心的看着你。”

     很显然。

     在此时的唐玉军看来,自己还真的是被送往各个压制的死死的。

     “呵呵,你放心吧,那也只是以前,我现在倒是不会,在喜欢这些东西了,只有你,我说是想要看看你会怎么想。”

     “叔叔,你说什么?我们要是再继续那样的话,那就太没有天理了。”联系人,唐玉生已经思考了很久,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要理解一下人家比较好。

     “现在是的是的。”

     “我们当然不能够放过人家了,他看样子看上去很猖狂,就好像睡觉以后掌握在手中一样的,很讨厌。”

     很显然,苏苏还是立刻说了起来,心里面的那意思。

     春运之间无言以对。

     “这个包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好好的说一下吧,这一点是我一直都知道的,只不过在我看来这个送完歌,虽然那么猖狂,但是应该不会那么大胆吧?”很显然在此时的猖狂的人可就很尴尬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

     周围还很吵闹的人,群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就好像是有大人物来了一样的。

     “怎么了?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安静,都没有人说话了,是被我们的气场给吓到了吗?我怎么没想到我这么厉害呀?”

     “也不都怨你们刚才还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了,突然之间变得这么严肃,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妥,叔叔忍不住抬眼顺着人家的眼神看过去,很不巧就瞧见了在自己身后的人。

     “那你怎么来了我是你以前很少来看我的呀,第一次怎么会这么关心我不起来了,还到我教室里来找我了,难不成你已经开始在意过我妹妹了我一直以为你就是,歌喉很好的哥哥而已了。”

     似乎认不出来了,眼睛很吸引人的预料到了它的六十分的差异。

     “……”

     因为蹙眉。

     “放心吧,我不是来找你的。”

     “好像厂里也没有任何的事情要做的。”

     很快,无言便直接开口了,声音里面带了一丝丝的无可奈何,接着直接转而看向唐韵笙,眼底下酝酿的一丝丝的笑意来,就好像是一湾浅浅淡淡的水花,在他的心底下一点点的敲打开来。

     “你怎么来了?”

     不远不近的距离。

     唐玉珍只要一抬头,就可以调节那个人脸上的笑容,就好像是在和自己的宝宝说话一样的,让人的心里就不由得感到了一丝丝澎湃的气息,但是谁也不敢率先谁开口。

     “怎么能看到我这样子?差一男的说,你觉得我不会离开你吧?那你回你家自己曾拍过女滴卑微了一点。”

     “今天的比较和忙碌,所以我才到了现在才过来看你,没想到一过来就开了一场好戏。”

     苏烟微微一笑。

     “你似乎也是一个说谎都不眨眼的人啊,既然当初选择了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为什么现在不敢承认的?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这样子的女孩子了。”

     话语之间带了一丝丝的嘴,永远很显然他完全不在意这一点。

     很快。

     外界也跟着敞亮的起来。

     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外头总是那样子的撕心裂肺,让人与人之间心的确也感到了一丝丝的悲哀,但是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最后只好默默地将这股几个月能下来,藏在心底下。

     一瞬之间散发开来。

     “……”

     “好了,其实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你的样子。”

     “只不过有点麻烦而已了。”

     “我这个女孩子的确是个难搞的角色,我还是觉得要好好的处理一下呢,毕竟一个女孩子都会这么狠毒了,也免不了以后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并且早上还刚看见你了,现在又看到你来惹是生非了,要是再不快点把你解决掉,那些会让我呢?两个女孩子送啥?这一点我还是不愿意的。”

     很显然。

     疏远的话语之间带了一丝丝的不耐烦,最后还是微微一笑,看了人家一眼,虽然是温和有礼的笑容还是活生生的冒出了一丝丝的冷汗。

     “行了行了行了,谢谢你的帮忙啊,不过我觉得这个小姑娘还是个,女孩子,所以说我一定不能够放过他,不然的话后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包袱,毕竟女人心这个东西你是不会明白的,女孩子最会记仇了,我现在能这样子对他,他估计会记着我一辈子。”

     推荐人彭运生还是开口了。

     “只不过其实我一直都不太明白,我对你这么好,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子对待我呀?你是一开始就从来没有对我产生过任何的友情,还是说,一次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好?”

     思索了一下。

     陶玉生依旧没有明白,这个小姑娘为什么会选择这样子对待她?明明他没有做出任何的事情来呀!

     呵呵。

     “其实你没有做任何的事情,只不过我单纯的看你不爽而已了,凭什么你可以拥有这么多东西我只能安静地蜷缩在原地看着你羡慕你呢?这不公平,所以说我还是嫉妒你,最近有一直都一去不复返了。”

     很显然。

     外界还是很淡定的,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

     “……”

     “所以就神魂俱来分的嫉妒,然后就有了现在的结局吗?我还真的是看不懂滴,明明是可以当一辈子好朋友的,你却偏偏要这样子,那你就不管我了,毕竟你一直都没有让我给当朋友,我也没有必要对你有任何的仁慈,不然的话就是对自己太残忍了,我很不希望在将来的有一天我和你互换了位置,那就很心酸了。”

     唐韵笙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想想自己上辈子临死前,自己不认的爱情,可是人家却都置之不理的样子,心中感叹自己还真是一个智障。

     或许是因为女人的存在,外面的人也不敢大肆放松了起来。

     “看着我干吗?你们两个人是在想什么问题馒头,可以说出来,反正我也不介意。”很显然,在此时他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完全不介意这些东西的,不是一些虚无缥缈的玩意而已了,不需要放在心上。

     外面。

     雷雨交加的天气。

     “我原本是来接你的,只不过现在天气这么差,我也就不打算立刻带你回去了,毕竟一般来说按照套路来讲的话,在小说和电视剧里面,这样子天气是最容易出车祸的世界了,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比较好呢,毕竟这个世界上想要我们能做的事呢。”

     这一次的活动不是人家想太多了,而是这是事实,已经所有的人都盯着素颜来看,最好再能够一眼将人家女孩穿一样的,让你忍不住起一点点疑心。

     很快。

     外头跟别吵了,没起来。

     “不过你们两个人为什么穿的这么大束的呀?就好像是一个,死了人的家庭一样的,让我们觉得十分的郁闷。”这里还有的,不仅仅是那个爱找麻烦的宋文哥,更多的还是刁蛮任性的千金大小姐,他们虽然知道叔叔地位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心中觉得十分的清晰,反正自家地位也不算是很差,说几句话应该算是没问题的吧!

     “哦。”

     “他说我们家里死了人。”

     唐韵笙完全不打算和人家多解释,反倒是太监们注意,眼巴巴的看上去十分的可爱,娇艳欲滴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心疼。

     “嗯,死的好。”

     “反正也没有任何的人关心你,你们唐家的人死就死了吧,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觉得呢?”

     视频,素颜还是露出了一副淡然的样子

     “……”

     也不知道为什么,彭运生总在疏远的话语之间瞧见了一丝丝的兴奋的气息。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思考了一下,唐玉生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病情。

     “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