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夜深人静。

     宋晚歌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当初那么努力的接近人家,才将唐父给收容了过来,结果人就会被一夕之间,开始针对他对付他。

     呵呵!

     果然不是自己的人就不会有任何的好感。

     “怎么样你吃饱了吗?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做一点。”想一口气说完个人不去感叹,自己还真的是个倒了个霉了,居然还生了一个大少爷在这里,不过此时她还不能够撕破脸,无论如何,这个面具还是要继续待下去了,要是突然之间撕破脸,只会让很难以混下去。

     “……”

     其实,腾跃出入感叹,虽然说是送往各处的东西,但的确很难吃,很难吃,而且还没有任何的调料在里面,只不过就是一碗清汤挂面而已。

     但是真的很饿。

     犹豫了一下以后,他还是点点头,表示自己很弱,需要再吃一点,毕竟啊,反正送我一个月做了很多,他再落实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的。

     “好的。”零点后,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变成了服务员,是给人家准备吃的,只不过吃的东西都很low,嗯一声,直接完全说不出什么话语了。

     “行了行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直接一点吧,总不能一直都这样拖延下去,要不然啊,一切都会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而且完全没有办法说出来的。”

     慢吞吞的。

     周围依旧很安静,嗯了一声,直接完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反正这一切都应该是浮云。

     “嗯。”

     “只不过你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起的争执呀?而且唐伯虎不是一直对你很好吗?怎么会突然之间把你赶出来吗?他一定会不忍心这么做吧,你要是吃好了在屋里睡个几天,然后你就回去吧,不然的话他以为你会感觉十分的伤心的,毕竟你是他最宠爱的儿子呀。”

     换之前的那几分试探是个人都能说的意思就是说当朋友处肯定回去好好的把自己的父亲,不然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

     你却如此纵然哥还是不愿意让自己这么努力,在哪上的线突然间断掉,这样子的话,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岂不都是功亏一篑了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很快。

     再一次回味一下送两个还是开口说了起来,仿佛自己去了一看,仿佛自己遇见了一个很大的难题,让你瞬间无言以对了起来。

     “今晚行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还是和你说清楚一点,毕竟人的一点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浮云?”很显然,他说话你是一名带了一丝丝的,不可奈何。

     很快。

     当业主显然没有那么聪明,还没有理会宋文哥话里的意思。

     他反倒说你从没开口抱怨了起来,就好像自己真的遇见了一个很可怕的事情一样的,说出来的话语,词句们的牢骚的气息,就好像这一切都应该围绕着自己来战斗,无论是任何人都不应该忤逆他的意思。

     “行了吧,去我爸那样子的人了,他估计我却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吧,你知道吗他,他还拿那个,自己来找我,要不是我跑得快,估计早就被打死了,这样子的父亲我突然之间觉得的确不应该有。”

     随后同学出什么事源头话语之间的意思是这个很无奈的举动一样的。

     “不过我当时没能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子的乱糟糕的情况了,现在一想的话,唐医生似乎也挺可怜的,要不是唐韵笙,两次的事情让我感到了一丝的不对劲,估计我还会在父亲编织的金丝熊里面,嗯一瞬之间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比较好。”

     很快。

     慢慢的有人还是感到了不对劲,也很不乐意开口了,但是送完哥没有办法,他很有必要将这个事给劝回去,不行的话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努力功亏一篑,你这样子的事情他是不愿意干的。

     “怎么把你父亲应该也是按你们以前的那个灰色,他才是天天被你父亲打吗?请这一次难得发怒,其实也是为了你好,他过来的,量子的思想很顽固,你想让他改变思想是很难的事情,都不如你快点将他手中的东西给基层发过来,到时候谁拿你没办法了。”

     “……”

     很显然,此时的宋文阁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话语之间带着一丝丝无语的气息在里面,就是一瞬之间,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比较好,最后还是思量了一下。

     “有点道理,只不过我还真的没有打算一直和你说下去,听了你的见解,似乎也不是很好,其实在我看来的话,我还是很有必要离我8月一定会一直坚持下去,对我也不算是个好事,我要是再过去的话,他估计不知道被砸死了,到时候什么财产不财产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倒不如活的好好的。”

     所以后期很显然,此时的他,我倒是完全不在意那些浮云,我的恨了,这些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对了。”

     虽然是一个比较迟钝的人,可是,上次文哥说那么多话也算是有了一丝丝的不对劲了,话语之间带来一丝丝呼吸的气息,就好像自己是被谁给欺负了一样的,但是很快很快,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丝迷茫,虽然是在询问,但是说话的声音却是笃定的,好像自己早已猜出我的一切一样的。

     “其实在我看来,这种事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笔记呢?你还真的没有任何东西应该可以,我可以思考一下,反正和之前公司都很正常的样子,只不过你为什么一直劝我离回去呢?难道你很希望我回去吗?这样子折磨我,回去以后估计也不会很好受的!”

     很快。

     送完各位女朋,话语之间多了一自私的人其实在里面,看上去就像是浮云,都是浮云的背后也是很无语的,让人完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比较好。

     很快。

     再一次吸了一口气,他的声音里面也多了一丝丝,嗓音,就好像是在哭泣的什么东西一样的,让人完全不知道应该说出点什么我可奈何的话语来了。

     “行了行了,既然如此,然后呢我也很有必要在一切都搞定了,反正这些东西都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要是真的让我给说出来了,反倒是会很郁闷很郁闷,行了吧。”

     “……”

     “难不成你以为我是在赞赏你的财产吗?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这样子想我我原本以为在你的心中我是一个很正常正常的,在遗憾的话似乎不是那个样子的,是我高估自己,还是低估了你呢?”

     “你就是我告诉你适合你的财产吧?你这样子想似乎也太为我抽出了一点吧,我们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我向你要过任何东西吗?衣服都没有呀!”

     的确如此。

     宋文哥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为了显示自己的清高,从来不接受同业主的任何礼物,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有这样怀疑的时候,他可以明明白白的说回去,很为自己取得一个很好的优雅的姿势。

     很快。

     业主再一次开口了,声音之中带着一丝丝提醒气息在里面。

     “其实在武汉的都是没有必要的事情,你需花这么多的钱来弄这个都不如啊,把我的房租钱给我们酱紫是会被,推出去的。”

     风信子时候,我还是有点感动,缩了缩脖子,看得出来很郁闷,很郁闷,那是郁闷,背后就是各种各样的喜欢的事情。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一次是我错了,是我们相好,居然会这样子说你,这的确是我的原因,你原谅我好不好?”

     很想自习的同学出去玩却没想到,自己的胸会被一个人给哄骗到,但是思考了一下以后,他又觉得这样子做虽然很不厚道,但是也无可奈何。

     “其实在我看来都没有什么必要,反正人你都一直这样子了,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的为什么非要让我来的?你这样子作息不就是在浪费钱吗?”

     关键词是苏挽歌话语之间还是带着一丝疑惑的事情。

     再一次牛头骑士中文歌曲,我都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儿歌,也没有思考那么多的东西,话语之间还带着一丝丝的淡定的气息在里面,十分的诱人的,释然的背后却是更多的无可奈何,就好像自己一直都被人给欺负了一样,欺负来欺负去,最后也只能变成习惯,要是突然之间没有了那样子欺负,反倒是觉得十分的不开心了,毕竟那已经变成了一个日常了,是突然之间没有了是谁都会觉得十分的不习惯的。

     “难道说在你的心中看来,我就是一个样子女孩子吗?为了金钱才在你身边在一起的吗?你这样子讲话,你这样子讲话也是大错特错了,我何从没想过这些东西不值,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人而已,只不过你现在这样子让我感觉很失望呀!”

     “……”

     足以以假乱真。

     为了你放弃他说话的声音是无可奈何,但是无可奈何之后,更多的便是无言以对了,嗯的心中多了几分待人的气息在里面,我这一切都是浮云,但是其余的人可不是浮云,还有几个人都抬眼看了他一眼。

     “既然如此的话,你不知道一些东西为什么要反复的在我面前提起来吗?就好像你很渴望去东西,但是,不能说出来一样的,这样子的感觉真的很糟糕,你懂吗?”话语之间带着一丝丝不悦的气氛在里面,仿佛这一切都是自己掌握一样的。

     “而且你连襟是我总让我感觉,似乎也是很想要这个东西的,只不过因为我在场,你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了世界这样子的吗。”

     “……”

     “其实也没有什么,其实在我和儿子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对我来说除非世界末日什么的东西,不然我还真很少人请加我好不好?我只不过就是回来一趟而已,你就能这样子说我,嗯,我好像是多么的无助,我都多一样的。”

     很快。

     行业出的面试题就卖了一丝丝的尴尬,很显然是被人家给,像是以情动之以理了,此时再也做不出任何的怀疑的话语了,心里才也跟着一颤的软乎乎,就好像自己已经被谁给征服了一样的。

     “谢谢星星,你卷子出得很有道理,那我就不要胡思乱想,对不起,对不起,这一次是我错了,我居然敢这样子说你,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毕竟你这么可爱,你也不像是那种会伤别人的车女孩子?”

     吸了一口气,他的话你现在的意思就是那会他在里面总感觉他这样子的特点和某一方面很像很像,至少他可以一直这样子肆无忌惮的活着,而他只能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看着,羡慕着,复制一切都是浮云,但是你最后真的留了,一直想要离开找的个家伙,就真的离开了。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这一次是我的错,我这样子,才会让你感到很伤心,但是你还有以后我们真正的调整一下,下一秒是拍东西了,你要是不来点实际的,那就只会让你的事情别人有什么的?嗯心中的意思我不很爱喝。”

     很快。

     外套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让人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但是不是心的红心的,才还是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仿佛这一切都是浮云,都是浮云,最后也是很坚强的,没有多余的气息,但是,依旧选择坚持下去。

     “其实在我看来,你这样的女孩子真的是很少见,但也不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我,像你这样坚强的能够坚持的人,但是真的不多了,我也不要见怪,毕竟三年前的今天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间段,同样的事情也发生过了一次,只顾你已经完全忘记了而已。”

     慢慢的。

     总会出现的事情,你好像是有了转机一样的,但是却没有人转头看下那边很多事。

     “行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就懒得和你多做解释了,反正这一切都是浮云,而我只能安安静静在这边做事情了,毕竟啊,我可没打算回去。”

     面色一变。

     做晚辈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现在问的是他自己还是你们这样的想法,他的心里却很慌乱,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不自觉醒了,我勾了勾唇角,却十分的高贵。

     “星星们既然如此的话,事情都已经有水落石出的地步了,那我就懒得和你计较了,只不过呀,既然如此的话,那我还有别的一起搞清楚,到底是谁想要针对我们的日子才真正的找到了?我一定好好的叫人家给抓到手里面教训一下,不然的话真的对不起我这么长时间的崩溃。”

     “……”

     中文歌的话已经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就好像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家给伤害一样的,但是总归也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没有任何的办法,嗯。

     “行了行了,既然如此,那我还有别的一切给说清楚,烦着呢,在我看来,任何的人事物都是一样的态度,一样的事情去面对的,反正,也没有任何的杂质在里面我也很有必要跟你说清楚这一切,不然的话,我看你一直都是这副模样,也不是很想要继续下去一样的。”

     很快。

     有什么开口的?说话的声音还带了一丝丝淡雅的气息在里面,竟然完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比较好,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慢慢呢!

     一切都很淡定。

     “行了吧,既然如此,那我还有别的一起给说清楚。”

     “我实在是没想到你居然这样子突然之间就会开始忽略了我,你是想自己真的是在意我吗?我看到你似乎对我也是玩玩而已吧,亏我还一把一分的真心放在你的身上,你这样子让我感觉十分的失望!”

     这两个月端了一碗面条过来,看上去一如既往的,清纯可爱,但是清纯可爱的背后,眼底下却流露出了一丝丝的不悦的信息了,很是危险,很是伤感,但是很快被汗给淋湿了膝盖,好像这一切都是浮云。

     很快。

     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你刚刚讲情绪。

     “反正我们两个人还是很有必要好好做月子里应该做的事情,不然的话要是一直被人追魂聚气惨了。”

     “我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能猜猜,你的财产这样子东西我可没有想过,要让我来继承的,都是你自己的东西,不需要什么毕竟,我这样子一个人生活真是会已经很不错了,我没有必要再那么去谈心。”

     微微抿唇,做完个还是强筋壮骨的一副自己毫不在意的样子了,看上去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但是他们心中的却带了一丝丝焦虑,希望自己的演技能够以假乱真,不然的话要是被人家给抓包就很尴尬了,毕竟嘴上那么说身体很诚实,这样子的举动是完全不能够在那里体现出来的,不然的话,他这一辈子都应该坏掉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这一次的确是我的错,我的问题,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了,毕竟人突然自己还是怀疑人,以前也不是我的风格呀,只不过这一次是我开荒了一世界才有了错误而已,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接受这个道歉,然后继续在这里飞翔,毕竟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想要飞翔的,我还没有机会而已了,既然你已经在这里脱颖而出了,不享受一下似乎也不太好,那我们就在这里继续还是早班。”

     很快。

     他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尴尬的小情绪,我这一切都是浮云,都是浮云,也会有觉得十分无语的时候。

     “我们还有必要在一起的考虑清楚,不然的话呀,我们会一直都很郁闷很郁闷的。”

     思考了一下以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不去了,自己一直都在被蚊子欺负,但是欺负来欺负去,也没有一丝丝伤感的小情绪。

     “好了好了,这一次真的是我错了,我知道我错在哪里了,你就不要生气了,你这个面太好吃了,只不过我觉得,清汤寡水也未必就是平淡,平淡的幸福,倒也是不错的事情。”

     “……”

     “所以爷们不是你想放弃吗?那你是想让你们夫妻把钱给谁呀?给谁呀?给腾讯还是给其他的人呢,说不准还要捐赠给小孩,什么无助的小童的,你愿意这样做吗?这一切我们都应该是你的!”

     很快。

     新闻哥似乎成了第二个策略,再一次开口说了起来,所以里面还带了一丝丝的随性,就好像自己应该参加这样子的举动一样的。

     再一次吸了一口气,任何人都不敢说话,毕竟这样子单纯的举动是没有任何人敢说出来的,会随时随地都被人打击报复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这一次是我的不对,我以后再也不意气用事了,之前我还觉得没有什么事被你这么一提起来,我似乎也感觉,要是随意人家这样子做下去的话,会被遭到天谴报应的。”

     微微仰头。

     他说话的声音带了一丝丝的尴尬的小情绪,但是尴尬归尴尬,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

     “所以你知道怎么做了吗?总不能让人家在那里得瑟的。”

     “只不过让我感觉十分诧异的是,你父亲和唐玉是不是十分的不合吗?普通话都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开始了这样子的信任呢?应是中间有什么问题,或者是说你干了什么错误的事情才让他自己发挥的。”

     很快。

     宋文阁似乎感到了一丝力气,再一次开口说了起来,万一进来了一次严肃的口吻在里面,不过很显然,人家是没有在意的。

     “没有什么事情啊,我一直都是这样淡定的小情绪,也没有任何的话语,但是我爸突然之间说这样的话让我感到十分的诧异,但是她穿的真的很老土。”

     “……”

     无言以对。

     “行了行了,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多说了,反正有些事情你自己明白就好了,也不是我一个外人可以插手的,只不过我不希望,你失去这些东西,到时候你也过不好。”

     微微一笑,宋文歌的眼底下闪过一道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