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章
    事情结束了。

     可是事情的影响度却一直没有解决。

     冷战几天的时间,挽歌得罪了苏家夫人和苏家小姐少爷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这个城市,很多人都还是真的能避开他虽然说以前的时候昨晚更是十分讨男孩子喜欢的,因为送完了他们是分得清什么宫看上去楚楚可怜的,最能洞悉别人的恻隐之心了。

     “嘿嘿。”

     “我原本以为你应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如今却发现你真的是一个笑话呀,你以为你这样子可以帮助别人吗?很显然,你是不可能做到这一切的,既然有这样子的事情发生了,我希望你可以按照前世的关系让他也这样子完蛋!”

     一个幽暗的地方,有一个年轻的男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慢条斯理的开口了他的样子,十分的云淡风轻,语气漠然,就好像所有的事都不给她看在眼里这样子的人真的是十分的委屈。

     不理睬。

     这几天唐玉生的日子过得十分中后以前的时候有不少的送文哥的追求者来找我找茬,因为送完歌总会露出一副白莲花的表情来,就好像他欺负了她一样的,可是事到如今的话就没办法了,因为那个送网购得最热闹的人物和签证都完蛋了,而且那个书不能这样子帮助他,可见他的地位已经很稳固了,没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更加没有人敢在苏家的小儿媳妇面前这样子不贪生,所以说很多人看到它运行的时候都是笑着迎上来打招呼,就连以前关系不太好的同学们也都会无可奈何之下过来交朋友,虽然说唐玉生对此嗤之以鼻。

     “嫂子呀,你是不是提前来到了我们之间的利害,你看看,你现在只不过是帮被我妈帮助了,就在我身旁的症状,你想想是你以后真的嫁到我们的,你真的会很厉害很厉害,他们绝对不敢在寝室里一因为你最适合弄死他们!”

     小姑娘的音乐里一次次的兴奋就好像是被谁给教唆的一样,可是眼里都有几分无可奈何,完全没想到这一切居然如此刻画,他们的表情也很淡定,毕竟一个从来没有人想到过如此可怕的事情会这样子发生。

     安安静静。

     “我原本以为你应该是一个村庄名很厉害的人物,可是既然是一件事聪明厉害,也不管用,那你就应该给我讲清楚到底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我原本以为你这样子后面的事不需要我回答,现在也很怀念,不是什么聪明人,要是聪明的话应该会给我解释起来,你还是出来吧,让你这样子的人还是算了吧,你就让,我也不会帮助你了!”

     很喧嚣。

     外面没有丝毫的声音,可是在试穿了一下以后,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了起来,表情带着一丝丝的男人,人和人之间都应该有的样子,杏仁的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一直这样子,于是长存下去呢?

     安静。

     “知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们很厉害了,毕竟以前我哥吧他都可以在那里作威作福,你们宋家比他家还要高一个档次,但是可以横行天下,只不过我实在是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有你们庇护,我原本以为你们应该会和我一起保护你,学校要的毕竟我这个人吧是不太讨人欢心!”

     很显然,他还是试探的心来。

     虽然说对于速度这个项目的朋友却十分的喜欢,也十分的信任,可是他的哥哥不一样的,他的哥哥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而且因为前世的关系,他的那个人始终有点防备的心理,如果真的完全可以放下心来的话,那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是他真的一时之间做不到。

     “哦?”

     “我原本真的以为你应该是一个很聪明很聪明的人,用心去了解你所谓的聪明也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既然有了这样子尴尬的场景,你就应该给我讲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面发生一加一远,什么也不知道吗?既然事已至此,你就应该想清楚这一切!”

     安静。

     悄无声息。

     “嘿嘿,嫂子,你就不要乱想了,我哥这样子的人戴的真厉害,而且你不需要让别人都觉得你很好呀,你也不喜欢讨别人的欢心,你有我们就够牛,我更爱你就行了,你就不承认就可以了,让迷糊给我也可以不断的帮助你的,你就放心吧!”

     安静。

     “你还真以为自己很厉害,能不告诉你跟你这样子,让我真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讲话了,但愿这一切可以如你所愿嘛。生活虽然是一团糟的,可是如果你非要这样子,在一团糟的生活中少了几分乐趣,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愿这一切你可以放在心里,不要胡思乱想,既然有了这样子尴尬的成绩,我们就不应该继续跟他说,我们应该思考一下后续的生活应该怎么办,要不然的话我们真的是拍了一套一场空了,既然有了这样子尴尬的,因为我们在这解决这一切呢!”

     安静。

     再度恢复了什么?

     “好啦,好啦好啦好啦,我原本以为你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可是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我原本真的以为你应该是很聪明的,必须可以搞定这一切的,如今却发现你聪明是聪明厉害是厉害,可是如果你是聪明的利害混为一谈的话,那我自然是不可能放过你,饶过你,你真以为自己多么的牛逼吗!”

     悄无声息。

     “嗯。”

     “既然事已至此,你就不应该在一些个讲清楚,你真以为他们对你是那种吗?我告诉你作为一个很厉害的人物,你就不应该和别人一起搞定这一切,但愿这一切可以如你所愿,我虽然一团糟,可是如果连你也这样子胡思乱想的话,那不就真的完蛋了吗?有时候你就不应该这样子和别人一起说谎话,要不然的话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但愿这一切可以如你有什么,愿美好温馨吧。其实有时候生活的美好在于你,完全不知道后面会是什么样子的事情,这样子就多了几分期待感,要不然的话你什么都知道了,你也知道未来,那还有什么意思吗?人都有生老病死,都有未来,可是如果你提前知道那样子不就没有了动力吗?那个东西你该怎么办呢!”

     安静。

     再次沉默。

     “好了,好了,你就放心吧,我们几个人在那不是都没厉害,但是好的还是可以帮助到你,但愿这一切可以如你所愿,生活虽然很残忍,但是用手可以将心思给他们开一下,这样子很丢人的意思是那天生日快乐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明白要白的话,那我们岂不是白白牵到你了吗?但愿你嗨到现在还这样的心结,要不然的话或许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我要吃,希望你可以一直这样子开心快乐嫂子抽真的我真的十分的喜欢你,喜欢感谢你不行,要是没有了你的话,那我们真的完蛋了,我真的生活不下去了的,因为当初我是被别人拐卖的人,就是那个送挽歌,要是我真的成功,那个别人给那啥了的话,那我肯定是宁死不屈的,或者是说我真的可以天天给那啥了。我就算是死了,我也不愿意,就要吃枸杞的活着,从有了这个阴影,所以说真的,很感谢你,要是没有你就没有我了!”

     素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之间开始正经了起来,表情十分的诱人,她是什么人都知道。

     “你怎么了?我们只是陌生人聊天而已,怎么突然间这么激动不跟我畅想起未来了,在我看来未来真的很空虚,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大事,我也会选择帮助你的,这一点希望你可以明白!”

     也选择开始讲好话。

     外头一片沉默悄无声息的,他们在思考了一阵以后就不知道应该如何时候,虽然是他的一次次前所未有的激动,可是他们还是忍不住开始询问了起来。

     “哼。”

     “我原本以为你这样子厉害的人物能有什么尴尬的场景,但愿这一切你们可以将这所有的场景都给说清楚,要玩的话还有谁可以帮到你呢!”

     一如既往。

     很迷茫。

     “嗯嗯。”

     “我原本真的以为你应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既然事已至此,我们就不应该将这一切讲清楚,要不然的话能有什么尴尬的场景出现?既然事已至此,生活也是一团糟的,你就应该明白没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够抵抗的!”

     安静的很。

     “我真的一直都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就算作为一个聪明人,也应该学会尊重人,结果现在才发现你真的不会尊重人,一直被各种各样的胡乱讲话,你真以为他们对你很好吗?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安静。

     选择沉默。

     “有时候你就应该和别人讲清楚到底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要不然的话,别人怎么帮助到你呢?你说是不是!”

     一如既往的尴尬。

     “算了算了,既然事已至此,那我真的不好意思和你计较,但有时候你可以觉得聪明,而不是这样子回来了,你真以为他们会这样子的生气吗?很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很快。

     在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大的情况下,昨晚同学都选择避开了。宋王阁就你和唐嫣主演还是犹豫了起来,很想她是被父亲很危险的,头部是一个商人,是很注重利益,他原本就不喜欢中文的这个小姑娘,认为这个小姑娘心机深沉,但是没办法,儿子很喜欢,也没有什么影响,那就让他继续喜欢着呗,正好可以掌握一下,可谁知道他居然这么多舛,帮我送下暑假是什么?那是他们黑粉,所以他也开始沉默了起来。

     渐渐的。

     唐父还是忍不住,劝了一下儿子。

     谁知道行业从来都不是一个爱听劝告的人,往往特别在一次开始了反抗模式,它都会存在着一丝丝的悲凉,似乎自己的父亲在一次做错什么事情一样的让人十分的失望,他的表情中也存在着一丝丝的愤怒,似乎想都不愿意想,便直接选择帮助身边这个女孩子。

     很快。

     “爸爸,你为什么对她这么有偏见呢?一定是因为他们一生的,一定是他和我讲了什么东西吧,你就不要相信他就是一个谎话连篇的女人,你为什么这么信任她?他们没有什么实力,他只不过是银行的苏家的利益来对付我而已啦,有什么值得你去相信的呢?我们应该学会彼此信任才可以,要不然的话我们是不是会被别人的挑拨离间嘛?你相信我一次吧,不然的话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和你解释,我又没对你十分的孝顺,十分的厉害,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子误解我呢!”

     很显然。

     对此他十分的不开心的,在宜春的10号以后,他们再一次笑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丝的难堪,就好像这样,自己一直被别人给把我的心脏一样的。

     “……”

     也是绝了。

     “我原本以为你这样子的人应该是有点智商的,毕竟不管怎么样,你也是我们唐家的儿子。如今遗憾的话,那真的是一个听他的笑话。就你这样子还算瘦的二十四一点智商都没有,因为一个女人骗得团团转,你这样子真的好意思吗?我告诉你我一定会收拾你的,要不然的话真的是太过分了一点。我原本以为你应该是一个好人,你这一看真的是太可怕了一点,真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吗!”

     比如今晚。

     外头十分安静。

     “我原本真的以为你应该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物,可如今却发现所有的事情也只不过是一场空而已,真的怎么会有这样子的情况出现了,真的太过分了一点。这件事一直是你就不应该和原来一样的胡思乱想,知道了吗!”

     一如既往。

     “行了行了。”

     “我也算是看出来你这个人真的是鬼迷心窍,这样子帮助一个外人,不管怎么样,逃避着你的妹妹,以前你们以前的秘书没有什么实力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一下,现在一看就知道唐玉生背后有书架,绝对不是你可以欺负的结果,你还非要这样子欺负人家,你发的什么哥哥,我告诉你,你以后要是非要这样子乱来,真的太过分了一点!”

     一瞬的迷茫。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好运。在以前没有实力就很幸福的在一起,原来你们背后就是这样子的心理,只不过在我看来我的小哥一直很单纯,很善良,明明跟她和同学逛了一天的大学生,只不过是一个小贱人而已,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他而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吗?在我看来价格一直都很靓,子的温柔实在是没有他的道理,你为什么要来一趟,我希望你可以秉公处理,不要这样子回来了。在我看来有些事情就是应该这样,自己觉得如果你非要这样做,能不能原谅我儿子,我实在是不可以在你的身边尽孝,毕竟你这样子会让我感到十分的心寒,想的是我喜欢的女孩子是我一定要保护的人,如果你非要这样子对付,那我们自然是可以出去的!”

     一如既往。

     外头十分安静。

     “哼。”

     “我原来以为你这样子厉害,多么厉害,如今却发现你只不过是一个智障而已,既然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子回来呢?我原本以为你只会跟他一起思考,后来才发现真的是太过分了一点!”

     渐渐的。

     “好了好了,不要这样子,回来就可以了。我原本以为你真的早已看穿这一切,谁知道,虽然你看看他以前的事情,没有谁可以帮得了你,这两年带给你很认真,一天的关心真的是太过分了一点!”

     一如既往的沉默。

     “醒了醒了,我就开始看出来,你真是可怕的人物,真的是一个很难搞的对象,既然事已至此,那我自然是不可能不打扰你,我希望我讨厌你,非得你自己想清楚,有时候我甚至是一场空而已,但愿这一点不会成为你心上的女人上班。”

     一如既往。

     就觉着以前讨厌出版都十分的轻松,他很明显的在这两个选择之中选择另外一个他选择和他的小哥一起外出,就算是头伏这样子的狠心,她也不会有什么决断,因为他很清楚这头猪一直把他当成继承人的培训,所以说他一定不会舍得他这样子胡乱来的,所以在思考了一下以后,等叶初终于开口了。

     “我原本以为你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不管怎么样,事情不带,这样子往下发展真的是够可以的。谁知道越来越往下发展,越来越尴尬,所以在思考了一下以后,他们便再一次开口询问了起来,眼底闪过一丝淡定!”

     一如既往。

     “有时候你这个家伙就是太智障了一点,我原本以为你可以立刻将总的想法给说出来,后来才发现这样子真的太搞笑了一点。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只不过是一个招数而已了,现在却发现可不止是这个样子呀,你要是真的有什么奇怪的一点也是别人给逼供出来的,但愿这一天你可以十分的清楚,要不然的话以后我也是不会认的!”

     很快。

     离开家门的唐叶处长他们送完了,在他看来送完这一只那样子的温和善良,实在是一个很好的人,所以在思索了一下以后,他便再一次开口询问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的安定安定之虞,星夜忍不住跟着凯郁闷了起来,人和人之间差距就是这么大。

     “哼。”

     “我原本以为你这样子厉害的一个人应该是不会被别人给欺负的,如今却发现半夜三更疼的现象,要是不喜欢你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欺负谁呢?我原本以为你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小姑娘,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我们自然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帮助你,谁知道你居然非要这样子胡乱做的,既然你有了这样子觉悟,那我们自然是不会放过你的,真的是我们好心好意帮你一把,你非不要现在自己要找死那我们就不拦着你了。在我看来你这样的家伙真的很可恶,虽然这里很可怜的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有时候我希望你可以反思一下自己,而不是非要将永远放在别人的身上,你真以为他们什么事情都可以搞定吗!”

     一如既往。

     安静的情况下,没有人愿意讲话,但是在思考了一下以后,他们便再一次开口询问起来,眼里闪过一丝丝的问题,淡定之余心也忍不住跟着郁闷了起来。

     “我原本以为你这样怎么和人,我才不会有什么好地方,现在去放下就你这样子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呢?我原本以为你是不会将这一切都轻而易举地暴露了,谁知道暴露的太快了一点!”

     外头很热闹。

     “你要是非要这样子和我一起胡闹,那我自然是要放过你的,但是吧,有时候你也不可以将这一切片面的思考。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应该是聪明的,解决事情的方法,现在你这样子回来弄那我们自然是没办法继续交谈了,但愿这一切可以让这一切变的实诚一点!”

     很快唐烨图片找到了,送完课顺便解释了一下文化是什么样子的事情,还是那台,也用一种十分深情十分可怜的目光看向了宋文阁,看上去十分的郁闷。

     “就是这个样子的。我原本以为我的父亲对我应该是比较偏爱的,不管我做什么样子就可以给你帮助。谁知道这一次唐隐身的背后有了四家以后,我的父亲都还是从了,我们在一起,这怎么可以呢?在我怀里是最美好的东西,你就是我的生命,我怎么可以没有你,所以这个时候我选择了离开,躺下,不管怎么样,毕竟我是唐家唯一的继承人,疼不应该是很清楚的,所以说在我看来我有必要试一试,要不然的话岂不都是一场空了吗?你放心吧,不管怎么样,未来一定是我们的,唐韵笙这个家伙我们一定要收拾一顿,他给我们造成这么多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