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的耐心总是有限的,尤其是像唐副这样子的长辈。

     表面上依旧波澜不惊,但是他的眼底已经引起了一阵的不耐烦,那人说话的声音里面也掺杂了一丝丝的敷衍,很显然因为他们的一番询问,唐富已经感觉十分的不耐烦了。

     “我说,你好歹也是我的儿子,怎么一点也不懂我的心呢?你这样子下去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来我应该给你好好的一个教训,你才能明白这一切,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是不能放心将公司交给你。”

     很显然。

     一分钟思考以后能负重下定了决心。

     如果只是一般的小事,那倒也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唐家家大业大,可不是可以经得起玩笑的,所以猪头附和一下自己的儿子的眼神也变得深沉起来,似乎是她说考虑一下。

     “我虽然很喜欢你这个儿子,但是为了我们唐家,我不能够这样子纵容成绩。”

     “既然这么不识抬举,还这么看不起你的妹妹,票胳膊肘外拐,那我就给你一次试探的机会吧,以后你和你的一些机制,我们的教材,是因为加载很久为谁。”

     很快。

     头部再一次还好睡了起来,会晕的离子水用了,而且他这个举动来说是临时起意,但是他十分的有序及周围的人一定会好好的帮助了,毕竟周围的人是什么德性,他还是知道的。

     你是不是沉默问问忍不住微微一愣,她写的是别的小朋友,很想还是没想到会有这样子事情的发生,话语间还带着一丝丝沉默的信息,十分的诡异。

     “行了,行了。”

     “原本我还以为,你应该是可以忍受这样子痛苦的,现在遗憾的话,其实你也不过如此呀,真不能爱你,就好像是谁欠了你的钱一样,这可不太好,毕竟在武汉,任何人是我的手机的尊严,你要是一直这样子往下发展的话,只会让人讨厌你而已,我希望你可以自己住这一点,不然的话到了以后估计也是很难搞定的事情。”

     渐渐的。

     一如既往的安静,几个佣人们对视了一眼,很显然他们的心中都十分的清楚,这个大少爷的脾气一直都很差,他们的三言两语是完全没有劝说人家的效果,所以说他们很快就选择了不说话,毕竟老板只不过是吩咐了一句而已,他只宣扬的东西给弄好,到时候给东西就可以了,谁知道这个家伙全部关的后路了,那么他自然也就成了没有必要,没有必要的话就可以扔掉我,反正又不是他的损失。

     又是一个微笑。

     “行了行了,你也不要这么自恨我不明白我是给了你机会的,圆了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可是你偏偏要选择这个小姑娘,我告诉你,这个小姑娘可不是什么好人,更加不会什么好呀,所以说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把人家的父亲,给小狗,换一下,你的意思是,机器在里面。”

     很快。

     我已经陷入一片之中,看出来十分的乖巧,就连他说话的时候对自己的感情都充满了笑意,终于,她还是慢慢的开口说了起来,永远都不爱了,装b,因为我与他之间的千重万水的差距。

     渐渐的,或许已经感受到了其中的差距,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吸了一口气,莲花生了后点头了,已经带了一丝丝的不耐烦的吸在里面,一直是借读生,l,内存弄清楚,不然的话,到时候到底是谁招惹谁都不知道,居然不知道这句话了。

     很快

     为何一件事有人真的舍不得了?别人都出去,跟人说话前没钱,也能装本也不错,我怎么会对自己说不清楚了。

     今天的优秀成果。

     一如既往的安静,没有多余的人开口说话,毕竟一直这样子往下发展,倒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事情,这样子一来的话,所有人都跟着淡定了下来,我要周围的人看上去十分的无语,欢愉的潜在的意思是忧伤的口吻在里面,毕竟在任何男人看来,这样子不算是一个很可怕的是什么礼物了,终于还是有一天,他忍不住分清了这一切。

     “天的8534两个月给你就会这样子对待我,我原本还以为你只不过是很随意的说出这一件而已,正在遗憾的话,你似乎真的是要催促我的运气,但是很显然的是,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将自己精神点,嗯,我生日的那个孩子。”

     “……”

     只感觉内心中十分的不平衡,温柔和唐叶楚也实在是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会和那个完全不待见的妹妹来一起争宠,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父亲,他的话语中带了一丝丝的思维模式,一瞬间脑海里面有无数的想法,简直是太黑了,这样自己怎么说的。

     一如既往的沉默以后,终于有人还是忍不住跟你打起来或许真的那一丝丝的慌乱无比的橙色的那个医生之前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毕竟还是一支别人给唱出来的话,分析为什么一个美好故事他会学着学着样子,说这话的人好些,毕竟他很无聊。

     有生之年系列。

     渐渐的周围还是跟着安静了下来,出了一身的汗,毕竟这样的事情可不是一直在别人踩着别人的底线,也算是够无聊的了。

     贱贱的一如既往的安静,周围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必竞这样子,场景也算是千年的内医院,大家还是十分的想要占据他的心里面好好的过一次,不然的话,周围的人可是让我也感受不了的。

     一如既往的安静,温柔一楼没有任何的声音,看得出来是十分的平静的,但是也在平静的背后掺杂了一丝丝的风起云涌,毕竟所有的竞争都是在那么一瞬之间很激烈的展开的,到时分屏方便的话就回个话,毕竟无论如何他也是一个很深厚的宅院,怎么可能一点心斗角也没有呢。

     很快。

     仿佛裂开嘴就开始说了起来。

     “我就知道了,这件事也不会很轻松解决的事,突然之间有这么大的压力,我也是没想到的,现在一看的话,我当初还真的是没有看错你了,果然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沉默了一下。

     周围很安静,没有任何的声音,让人的心情也在那么一瞬间跟着烦躁了起来,毕竟这样子情绪在一时之间是很容易感染的。

     渐渐的。

     沉默之中,带着一丝丝的寂静。

     “我实在是没想到居然会这样子。”

     “和女生那个纯瓜,有什么好的,居然知道你这样子为他着想,他怕我告诉你,以后你一定会后悔的,毕竟他以后和我比的话一定会被我欺负的很惨,这样子提醒我还是用的,我可不打算给他任何的机会,毕竟他是我的敌人。”

     很快,唐叶楚冰下定决心了,我已经带了一丝丝采编的威力。

     我得尽如此太有感觉,这一切都应该是按照他的心意来走动的。

     恨铁不成钢。

     日子过去了很久。

     唐医生很远,处之间的嫌隙也是越来越大,你们两个人才是兄妹,可是,两个人却什么都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而且一直都是针锋相对上来,似乎只有在一方死亡的时候,另一方才会觉得蒜蓉一样的。

     “我说你站住,你直接没大没小了。”直到有一天,向来都十分恪守礼仪的,唐叶初也忍不住,问了唐医生,我已经成了一丝丝的不耐烦,说辐射警告着什么东西一样的。

     “……”

     微微顿了顿。

     其实如果有选择的话,唐医生厉害,搬到一个十分破烂的地方去,也不愿意待在他们家,并且这是他们家最恨的,只不过是一个冰冷的地狱一样,哪怕是有多么的富丽堂皇,但最后也只不过是一个无尽的深渊,让人的心中感到一丝丝的悲凉和伤感。

     但是不行。

     他不止一个人,他还有母亲。

     他的母亲一直都是一个很固执,很守规矩的人,最不愿意和他一起离开的,所以说他没有办法的时候安静的离开的。

     渐渐的。

     周围没有任何声音,却让人感到一丝丝的心酸,就是这样子的无可奈何,让人心中也不会一次次的感慨。

     很快。

     一瞬的沉默。

     “怎么了我的好哥哥,不是你非要让我出来聊天,怎么弄到一半就不说话了,难不成是感到理亏了,所以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吗?既然如此,那就先离开了,一直在这里似乎又不是什么好事儿呀。”

     瞬间露出一个笑容来,很想他知道,这是唐家主终于忍不住了自己的安排,既然如此,我得到的是不能够没有耐心的,但是他不能鬼混,还被动,最最后是这样子,一个疯子笑了,那一瞬间心情也变得低落起来,请将是一个笑容还是十分的嘲讽,他的心中感到一丝丝的悲凉,反弹,这个夏天有什么本事这个词有点小。很快。

     一如既往的沉默。

     “原本我还在郁闷,为什么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后来我一想的话似乎也是,你一直都这样子,静静的做事就发了,这突然之间好想的东西,那我们就没有办法,你应该说我听见了不然的话,我不是一个人,你怎么办才好了。”

     很快。

     再也生不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回来,唐逸出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坚韧,给人一种误会和奈何的感觉,毕竟这样子的人真的是很多见的。

     一如既往的沉默,唐丽球,似乎对于眼前的这个人的笑容感到十分的不悦,还有些简单的意思,是真的嫌弃的气息在里面,最后终于还是不耐烦的开口了,似乎是在警告,但是却又给人一种无力的感觉,他像是在很努力的弄出一副威严的样子,只不过威严有余,但是气势不足。

     这就像是一个纸老虎。

     很快。

     其实在前世的时候,哪怕从小到大,唐家父子对孩子态度都很差,她也试用过其他的,希望自己有那么一天可以将他们给感化,到时候一家人开开心心的,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可是到了后来的后来,终于还是放弃了,因为他无论怎么感化,都赶快不成功,到最后还是在他们的手下,这样子的伤感才让他重新从这个过来,重新忆起这一次的人生。

     很宽。

     “怎么了?什么时候你都在我的脸上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这样子还是要被你给丰富吗?那对不起,你管的也太宽了一点,毕竟在我长这么大的时候,也从未尽过一个当哥哥的责任,既然如此的话,我要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我也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了,这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要是多管闲事的话,那我可就十分的不乐意了,希望你能够看清自己的立场,不然的话,我可不打算好好的教训你一顿呢。”

     很快到你身边开口,我遇见他的意思是警告气息在里面,看得出来,这是他感到十分的不开心,是会计的红树林上的蕾丝元素,仿佛自己早已看穿了一切,只不过是懒得拍照而已了,我遇见的那一次是谁用了?看上去一如即往的云淡风轻,南浔的风景的背后又传来了几分无辜,嗯一声就行,完全不知道该干点什么比较好呢,十分的手足无措,有些是同一处,朋友处是一个大少爷,从未在人的手中受过什么打击,就连今天的一天的早上,也是在横幅那里,而且计较了很久,现在换成这么一个不合适的食物,他的眼神瞬间变得柔软了起来,但是很珍惜,珍惜之余还不能够发泄出来。

     “行了行了,我是为了老哥,你不至于这样子吧?我还没有怎么说你呢?你就已经把我给炖了一顿,现在我回了你几句你就会这样子的表情来,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你也太玻璃心了一点吧!”

     面色诧异。

     很快就我一个人,并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话语之间带了一丝丝的水悠然,似乎对此也感到十分的好奇,毕竟这两个人都不和所有的人都是看在眼里的,脾气很差的大少爷,佣人们更加喜欢的是这个比较随和的小姐,只不过现在在家的地位是换地,连他们也不如。

     空有其名而已。

     很快。

     朋友倒是没想到这不过是几年的时间没有见到,最不想要后,居然在那么一瞬之间很随便的口齿伶俐了起来,让医生之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好,明明借演员的可是挑剔不出破绽来,最后只好选择沉默,安静的做自己的事情了,毕竟这样子的事情任何人都不想有第二次的经历。

     “我倒是没想到我的好妹妹,居然这么会说话,我是你以前还是一个小结巴,无论别人怎么说你,你也不敢回家了,现在一看的话真的是有很大的进步了,我应该是感谢你还是应该怎么样呢?”

     很快。

     同一处再一次开口了,话语间的意思是谁用了仿佛自己早已看穿了一切的那种出来而已了,现在一说出来真的不好意思是金碧辉煌,但是与此同时,别人眼中我永远是你们的,羡慕了起来,今天小姐真的是太过于幸运,不知道那边还没能从张忠宝一直这样子宠着,估计也有几个上班都不穿不洗吧。

     问一下。

     “我和老哥难不成你把我弄过去,我就用这个东西吗?那未免太不好意思了吧,我还从来没有这样子的习惯?”

     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我很喜欢陶医生也早就知道了,他就是想让他点评一下,能不能学到很多东西,所以说让他删了就没有任何动力吧,和你声明一下话语简单的意思是谁用的?你早已看穿了一切,但是眼神背后流露出了一丝丝的心酸,让人感觉十分的无可奈何,最后他只好慢慢的将这一切都这样的起来,似乎已经看穿了一切。

     安安静静的。

     “醒了醒了就是在我很累,这都是正常现象,要是有谁能够这样子继续往下发展的话,那才是比较正常的,只不过我看你这个样子,似乎也不会我教化妆,那你想要怎么样的?不是你要告诉我你要和我,啥嘴皮子的功夫啊,那就很抱歉了,虽然是我不介意这一点跟我很懒呀,要是和你说的,你说不服我也不知道跑多长的时间,既然如此,那我还不如选择沉默呢。”

     很快。

     一如既往的安静以后,能再一次浅浅的开口,话语间带着一丝随性优雅,毕竟这样子人真的让人感到了一丝丝的酸楚和无奈,要是一直这样子往下发展,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子的,想想我发现了那种用,便于清洗一。

     很快。

     “原本我还不想你现在一个人的话,我似乎不想自己理清一下了,虽然说你奸的**频率是很羡慕,但是我想你应该忘记了一件事情吧,你就说我十分讨厌这样子,你这样子还哄我说不开心了,当面非吃了你不可。”

     话语简单的意思是谁了?周围的人看到的女生就离开,还有看到他们演出就有点郁闷的眼神,这可以是有点无言以对,最后他在一天时间,据说还是侥幸存活下来,换以前那里是那么古板,仿佛看穿一切,但是眼底下绚丽紫吧。生活一如既往的沉默,没有人开口打岔,以及自己对社会的关系很差,所有的人都是知道的事情,大家都见怪不怪了心中的他,可是这两个人不能自己好好的出来聊天,这是最可怕的事情了,想来想去就算了吧呵呵,有这样子事情的话,他们宁可一起还不如这个样子吗。

     “有话直说,你可不要在那里弄了,我可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你聊天,更加没有多余的时间,看你娇柔造作,有话直说,这应该是你们男人之间,必须要做到的一点吧,都是和我一个女孩子的女装摩托也方便,你就不嫌累吗!”

     翻了个白眼,虽然说一直都很不合,但是好歹也是同样的血脉,唐玉生一下就明白了,人家要干什么。

     “睡了醒了,你要是有事的话直接说出来吧,我的手机呢?你要是没事的话就不要来找我,你不应该去和你的小女朋友们一起玩聊天吗?为什么不能自己找上我?难不成是看上我了吧那怎么行?他们还是那个断臂维纳斯,你自己看什么东西会因为这个人我告诉你你会,你该做的,反正同一个层面的跑掉的?”

     一如既往的声音又在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丝老母亲家里,看得出来,他的意思还是十分的不愉快。

     渐渐的。

     “行了行了,有话就说了,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我还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浪费,你要是在不说的那么厉害,毕竟我们两个人之间似乎没有什么情调可言,要是做事就好了,你要请个五十多块钱够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或许是时间让你不耐烦,和唐玉仙姐姐帮忙,帮人家把这个话语给说了出来,话语之间带了一丝随性,似乎自己早已看穿了一切,只不过一直都懒得点破而已,现在却给了行业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心里打鼓。

     唐玉竹不能开头,就可能自己被你的眼神,是不是他又开口了,我晕在了一丝丝的野性的气息在里面,但是下月合约机,雄起了,还能学得来吗?当然腾讯是不会,自己喜欢人家,是上辈子的缘分实在是,这一次他们是不会那样损自己的事儿了。

     很快。

     “其实在武汉混的人事物都应该如此,没有任何东西失去只需要几天放松的呀。”

     很快。

     一如既往的沉默之下,终于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感慨起人生来了,也曾经还带了一丝丝的水晶用了,看得出来看电视,还是跟他说别着急的,但是也不好意思表露出来。

     “你什么意思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难不成一件事我很久了吗?你快点说,你到底是什么目的?你可不能够一直这样子下去,为什么你想知道你的来历,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是没办法放心,毕竟你似乎很了解我的样子。”

     很快。

     一如既往的沉默。

     “我原本还以为这样子我在发审,会有什么很可怕的人生,现在遗憾的话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