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四章
    “混账东西!”

     “我说你好歹也是我们唐家的大少爷吧,以后家里的财产都是要给你继承的,你居然这么不识好歹,一点世俗的道理也不懂,你让我以后怎么放心大家里交给你!”

     怒气冲天。

     唐父的话语简单的意思是他现在的气息在里面,很显然,他没能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的确如此。

     所以说自己的儿子,到底有几斤几两,他还是知道的,不过他实在是没想到,讨厌虫居然会这么的是非,不分不识好歹。

     后悔的很。

     面对这样子,儿子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寄予厚望,毕竟他已经在一天之内给了无数次的说,要是继续下去的话,估计只会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吧!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很快。

     康复的那两柱子最后还是开口说那些话已经带了一丝丝情况的信息在里面,不论如何,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担心儿子给安抚下来,不要让他再捣乱了,不然的话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该干点什么比较好了。

     “你应该要好好的,是很想你到底要帮助谁的,毕竟这可不是你的主场了,你应该好好的想一想前因后果,以前这个事情的发生的经过和起因还有结果,不然的话,你一直这样子,代表你的意思来,考虑帮助谁那不是太可笑了一点吗!”

     很快。

     写了一封信以后,唐父终于还是有点不忍心了。

     无论此时的儿子到底是多么的愚蠢,可到底也是自己看中很多年的,也是悉心栽培了很多,他自然不会在那么一瞬之间选择放弃,还是要好好的管教一下,万一有用呢。

     很快。

     面露不悦。

     “爸爸,为什么他只不过是吵了后山而已你为什么非要帮助他?其实我们唐家势力也不是完全不用去害怕别人的呀,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活得肆意简单一点的,一直被别人压制着多难受呀!”

     略微思考了一下。

     同一种还是很快开始说起了关于实践的例子回去就连声音里面带着一丝丝的不开心,毕竟在他看来,有仇必报,这才是最痛快的一天,要是一直被别人给欺负了,还不敢吭声,那未免太懦夫了一点。

     很快。

     再一次露出一个笑容。

     “行了行了,你果然是我的好儿子,这些年来算是我看错你了,我原本还以为再给你一个机会,你应该去好好珍惜,按照我说的话来办事的,现在遗憾的话似乎是我太天真了,你这个样子让谁来相信你呢?就不和你这个样子,我也算是明白了,你一直这样子下去难过,要出事,不出事才奇怪了,这么固执己见。”

     很快。

     微微一笑以后,同步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你拿东西来,仿佛对此感到十分的失望,换一件很难的一丝丝的浓浓的郁闷的感觉在里面,让人一瞬间挑剔不出什么毛病了,最后转弯时看向其他的地方,或许艰难的一次次的迷茫,不在他看来,一切都是简单的敷衍了,也没有什么药物。

     很快。

     “行了行了,我以前倒是没发现你居然这样子的脑洞打开,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应该只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而已,却未曾想到会有这样子的事情发生,既然如此的话,事情已经发生了,那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不然的话要是一直这样子,就让人感到什么都不开心。”

     一如既往的沉默。

     看得出来,这样子成绩还是十分勉强的。

     “其实在武汉的话,这个的事情都是应该好好的酝酿一下的,不然的话只会让人感到十分的厌恶而已,也许是这样子的事情,你应该和人家好好的说清楚,不然的话,人家小孩子心中时刻感到一丝丝的不对劲的,或者是感觉你偏心,你不够爱他,到时候吸引了谁的心情就会更好一点。”

     一如既往的低沉情怀的人怎么还说脏字?我们和医生有点手足无措,最后还是,忍不住抬眼开口说了起来,话语间带了一丝丝的郁闷的轰在里面,他记得自己很明白什么是喜欢。

     一如既往的沉默,会没有必死无疑坏脾气,这样的事情要是这样的人,没有人愿意为之坚持。渐渐的。

     你真的沉默以后,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万一真的那意思是用的混在里面,毕竟要是一直坚持下去的话,是个人的隐私等我呢,要是一直这样子的话,估计验收能感叹这个世界是很奇妙了。

     “……”

     “那我就可以一直以为,事情我觉得应该是有可能的。”

     “现在,我只能说是十分的失望。”

     “里面都可以反应过来,都可以很清楚的开始自己能干什么会躲你,居然还这样子默默吞吞的?”

     很快。

     我们再一次开口的话已经带了因此你的情绪在里面。

     一如既往的沉默。

     “其实在我看来,任何的事物都是应该很快被你给解决掉的,看你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过分了,一点点是难以忍受。”

     很快。

     匆匆的洗了衣服,洗头发的话已经带了一丝丝的希望。

     “我希望你以后做事情之前可以考虑,不要单方面听一个人的话语就想听了,毕竟人家随时都可以骗你啊!”

     “……”

     瞪大了眼珠子。

     似乎是听到了一很好笑的话语。

     “记得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可以理解你,毕竟你得送我一个是真的有感情,可是你不应该盲目的相信,今天是否里面的话语,你应该好好的思虑清楚了。”

     很快。

     再一次看到他一定是一番有道理的样子,让人一瞬间感觉琢磨不透,眼神之中更是透露出了一丝丝的恐惧的气息了,但是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比较好,毕竟一直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渐渐的。

     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

     “原本我以为你只要吸取点教训就可以知道这一切了,现在一看到你居然这么工整,难不成人家还是少女你也要,不过当人家杀死你吗?一家子说话让我感觉十分失望,我们厂家不应该,放在一个怎样子的人手中!”

     很快。

     唐父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自己的儿子好好的改正一下这个毛病,不然的话他可以改掉这个继承权。

     再一次瞪大了眼睛。

     很显然,头部完全没想到人家居然会这么过分我遇见的女子感性。

     “我原本一直以为你应该算是一个很懂得大体的人,经常一看的话我就不是很确定,毕竟你这样不是人太过分了,完全按照别人的话原来的事情,你真以为自己只是别人的一个手下吗?居然这么护着人家我告诉你,我们可不能让他们家来冒险,毕竟我们是那么努力才有了这么好的今天呢。”

     “……”

     巴拉巴拉的。

     和我说了无数的话,眼神之中还透露出了一丝丝不甘心,很显然,这很可能是自己很有必要跟着一起提高。

     “爸爸,我现在是没钱的人,居然会因为她而和我闹开了,明明这一切都应该是按照我说的话你来听听呗,你看看这个小人得志的样子,应该好好的教训一顿的,你为什么非要生气的话语呢!”

     很快,他被拍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眼神中露出了一丝丝的酸爽的气息在里面。

     “我实在是不懂,我们都在,这么厉害的,难不成还要怕人家吗?这样子的话未免太闲的短暂清静一点吧,我们不应该这样子,缩手缩脚呢,在哪里的向前冲呗,应该好好教训了一顿呢,也要这样子的文凭在人家看来,他们的生意都很大吗。”

     一脸的茫然。

     “我当时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子事情发生,我原本以为你怎么回事,好好的思考一下,那你就可以了,现在一看的话才没有这么简单呢,你应该很好地促进了这一件,真的是不能够放过你的,你这样子昏庸无能,居然还被别人给牵着鼻子走你真以为自己是为别人在心中的愿望病秧子吗!”

     再一次泄了一口气。

     很显然,在此时的人家看来,他真的是很过分很过分,眼神之中更是拿出了一丝丝的不耐烦,看得出来他的那么一丝丝的不对劲,就连眼神之间的郁闷的眼神也跟着郁闷了起来。

     你点头。

     “原来我一直以为这样子心情不好,天气冷很的话是我想太多,你一副这样子,一切都和你无关的样子,真的感觉是不懦弱,凭什么一直坚持下去?告诉你一个很好的事,你应该好好的给我解释清楚,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是没办法原谅你了,毕竟我们唐家的公司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要是继续这样子往下发展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有什么样子的决策,很有可能将这唐家送给别人,也不愿意再给你了。”

     你别吸了一口气。

     “把我现在失眠了一天你就会帮着他说话,他们只不过就是和人家吃那个近一点而已,你居然都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呢,难不成在你看来他还会去当兵的那什么东西吗?告诉你就不可能拿到钱的时候我没钱的话,他不可能有一,自由三次的机会当助手!”

     尴尬。

     居然被看穿了。

     “……”

     眼神中多了几分尴尬。

     很快。

     在吸了一口气后,终于,有人还是忍不住开口说了行了。

     “爸爸,如果你这几天帮助唐玉珍的话,我也是没话说了,只不过在你们合同是不是不一定贬低我一下呢?难不成在你看来他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是不是报这么一个好声音居然就这样子帮助他,那未免太不公平了一点,如果我找到一个另类。”

     “那你就先找到吧。”

     谁知道现在都偏爱唐叶处的唐福这一次居然变之间,开口说,显然话语之间的意思,看得出来,唐父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杀气,我感觉到了一点点的不对劲了,毕竟这样子的儿子让他感觉十分的失望。

     唐玉生却在一旁查查眼睛。

     “爸爸,不是我说你要是平时能够这样子那该有多好,我也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憎恨,不会有任何怨言了,因为你向来都是那么的偏心,也从不见过你当回事,甚是很愿意亲手杀死我,这样子,父亲我还真的是不敢恭维的。”

     问一下黄玉生的话语间带着一丝讽刺的气息,突然眼神之中也带了一丝丝的无语的味道在里面,看得出来她是十分的不想要,互相拖下去的,就连伪装也是十分的不屑的。

     很快。

     眨着眼睛。

     很显然,他们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子的事情发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在第一时间看出他的想法,地下城不能一丝丝的伤感,随后再装出一份生气的样子了,话语之间带着一丝担忧,好在他是一个老戏骨了,很快就相当于隐藏住了,看上去真的是一个被惹恼了的长辈一样的。

     “胡说八道,虽然说我对你没有那么疼,但我也不至于现在还是你,毕竟,无你也是我的孩子呀,虎毒尚且不食子。”

     很快便露出了一副很严肃很刻板的样子了,让人一瞬间感到了一丝丝的心酸,万一这种意识带了一丝丝的无语气息在里面,毕竟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只会让人感到一丝丝的心酸。

     渐渐的。

     一如既往的沉默。

     原本我一直以为这样子下去会遇到什么很可怕的事情,可如今一看的话,我才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你要是一直这样子下去的话,我应该不可能出现这尴尬的表情来了吗?我希望你可以弄清楚量子来试试。

     很快。

     更加不愿了。

     “原本我以为只要我好好的思考一下,你便愿意和我好好的享受这一切的,现在看来的话是我太天真了,你一直都这样子的话,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我希望你可以做行政的人是怎么回事,不然的话我完全没有办法来帮助你。”

     “……”

     一瞬的沉默。

     “行为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学好了澡,真的是你爸老了就可以了。”

     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为梁羽生,我也是一口气,忘了现在雷子的讽刺。

     “你放心吧,不管怎么样,我说的意思都是不会相信你们的,你们真的以为我那么好骗吗?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相信你吗?我可以告诉你们前世的我是这样子,可是呢我认为是,让温暖,所以我感觉只要你们愿意对我说一句话,我也是愿意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现在遗憾的话题却是当初的我太过于天真了。”

     这番话与唐医生当时没有说出来,只不过是在心底下对自己说,前世今生的事说出来估计被人当成神经病。

     一分的什么。

     “怎么了你又在想什么呢?看得出来你似乎对我们十分有意见,虽然说我们对你不太好的,以后那也是把你养大了吧,还给你不少的钱财,和名利,难道你不应该好好的感谢一下我们,这样子对待我们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呀!”

     呵呵。

     瞧着这对父子恶心的嘴脸,唐玉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随后感叹,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选择家庭,那个历史时代呀,竟然还没自己开伙食了起来,我与现在的医生都不耐烦。

     “……”

     “既然如此,那我那么就都别过吧,我可不想和你没有任何的瓜葛,毕竟在你们看来,我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已了吧,在我有权力的时候,你们可以利用我一下,无权无势的时候你们很生气啊,我一不开心就可以的呀,我不是吗?”

     无言以对。

     虽然谈不上形成的,必须说的是,这都是实话呀。

     很快。

     “既然如此,到那先告辞了,我可不打算和你聊的那个,像你们这样子的人应该从未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吧,那么为什么非要和你们聊天呢!”

     很显然。

     最好不认为自己还有必要在这这个弄清楚,可是奈何自己是个女儿,实在是太不配合了他最后叫功亏一篑了。

     “爸爸,你看他那个叫什么样子不应该好好教训一下嘛,你这一次居然会打这么多宽容,要是换作以前的话,他应该不知道被打多少次了吧为什么呀?这样做未免太不公平了一点吧,我只不过是说了几句话,你就这样对待我了!”

     很快。

     我也从再一次跟着愤愤不平了起来,话语间带着一丝丝的不悦的气息在里面,看的出来,这样子很严重,还是让他感到了一丝丝的无奈的,毕竟这样子能看不起自己的妹妹,这样子一个人真的是很难遇见的,不承认,这样子的人看了真的是十分的两部没有任何的感情。

     很快。

     “我说,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你的妹妹,难不成就这么希望他死吗?”

     “明明她之前对你没有任何的危险,而你只不过就是安安静静的在唐家做事情而已,你为什么非要这么针对他们?一般来说作为一个哥哥不都是很爱护自己的妹妹的吗?你为什么非要这个样子?我还说我是真的十分好奇,你快点给我解释一下吧。”

     唐父的话已经带了一丝丝的好奇的气息在里面,让这一瞬之间难以解释,毕竟这样子重复只能让人感到一丝丝的阴沉,和冷漠,要是说出来的话,算他就不满意了,他也是不知道自己的会完蛋的,但是面对这样子的他真的是难以说话。

     “对,没错,他对我没有任何的威胁,可是他对小哥有危险,和小哥是一起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里面的,那你很大的竞争关系,所以说,那么多人是好好的长时间讨论,给我的小铺上一条光明的大路。”

     很快。

     讨厌出去再一次开口了,我已经带了一次次理所当然的气息在里面,保护自己,在意看穿了一切的一切本该如此一样的,果然是色令智昏了,为了一个完全不在意的女孩子,就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妹妹,真的是很难得一见的事情,很奇葩,很奇葩。

     让人的心情也跟着烦躁了起来。

     贱贱的一如既往的沉默,周围没有人配合,毕竟一直往下发展的话,可没有什么好事呀。

     “其实在武汉的话你一直都应该是衣服,高冷的样子,为什么突然之间会这样子跟我似的?在你看来还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吗?我希望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以后让我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思考了一下以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

     但他们和我几种简单的意思是不可能留在里面,这样的人一直都是那么傻的差异的,这点才是好朋友,我就跟他联系,似乎十分的好奇。

     “我说了这个送我个真的这么好吗?其实她也不过是利用你而已了,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子帮人家做点什么的吗?难道你知道人家心里怎么可能为了这吵架你都不知道。”

     很快能复原,再一次开口了我以前的例子我们齐心在里面。

     “我不会的,他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我问了他自然是不想帮他,摆平这一切的。”

     “怪只能怪,唐玉是一直等到不然的话,我也不会非要弄出产品的意见,我希望你不要插手,现在的人啊,他一直都是很不踏实的一个,除了以前他们也没有什么问题的,只要她开心就好了。”

     由此可见他对送完歌的喜欢只能到一种地步,一种难以割舍的地步。

     渐渐的。

     “我说他那里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子往下数,难不成在你看来没有什么是你在家跟她重要吗?我希望你很好地说明了一切,不然我真的没有办法帮助你了!”

     “……”

     嘲讽一笑。

     “难道不是这个样子把你的那个他绑着我了吧自从彭宇这样的考生以后,你的副主任胡他一斧头狠狠小心的样子,你这样子我感觉十分讨厌,还是只有那个口哨而已,凭什么这样子呀!”

     很显然,同一种的话你跟的那一丝丝的不耐烦,他是十分讨厌这个妹妹的,本来说好的睡眠带了一丝阴谋的气息在里面,十分温馨。

     “……”

     “行了,其实不管怎么样,他也是我们的家人,我们之前的对吧?他一生气也是领导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能理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