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心更痛
    人一着急,叙述也就模糊了起来。

     “小,小姐,您等等,不是这么简单的……”一番思量以后,那位佣人还是急促的解释了起来,“是,是这样的……”结结巴巴的,仿佛是在酝酿一个完美的措辞。

     唐月笙:……

     嗯?

     心下纳闷。

     但是,不得不承认,虽然是佣人,可这位佣人还是在唐月笙的心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的。

     佣人的年纪不算很大,四十出头,却没有一个孩子,在唐家做了十几年的保姆,早就成为了自家人,唐家的人都亲切的称呼她为张妈。

     唐月笙记得张妈,当然不是其他的原因,而是在前世,被抛弃了的时候,几乎整个唐家都在于自己为敌,唯有张妈,选择了陪在唐妈妈的身边,安抚,劝慰着……

     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但也算是一点安慰,一丝念想,一抹温情了。

     “嗯,怎么了?”瞧见张妈有点语无伦次的,唐月笙莫名觉得,有点心慌,但是很快,唐月笙就将一切都归功于,自己想多了,语气悠然,还带了几分往日里从未有过的轻松。

     “我……小姐……太太她……”张妈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足足结巴了好半会儿,张妈这才将事情的原委给说了出来。

     “是这样的小姐,因为少爷带着宋小姐出去,却忽略了你这个妹妹,董事长觉得很丢脸,一生气,就直接拿站在一边的太太撒气,又打又骂的……”

     至于到底是怎么打,怎么骂,张妈却是说不出来了。

     向来也是,在张妈看来,唐家的母女在这里收到的苦也够多了,并且人家还越来越过分,大家也该是习惯了的。

     什么?

     纵然唐月笙有点不详的预感,却也没想到,张妈带来的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谢谢张妈。”手掌攥起,捏的紧紧的,拳头看上去很脆弱,不会给人带来多大的伤害,可是,张妈还是从中瞧见了唐月笙的愤怒。

     的确很愤怒。

     张妈表示理解,甚至还经常会替唐妈妈和唐月笙觉得不值得,哪怕,张妈和唐家的人关系还算是很融洽的。

     “不用客气,小姐,我也算是看着您长大的,当然会比较心疼你……”说起这个,张妈心中亦是片刻的柔软。

     没有生育能力,这对一个女人而言,是很痛苦的,好在当年,遇见了唐月笙这个小活宝。

     小时候的唐月笙虽然备受冷落,却也只是个孩子,不明白唐父不常见到自己,是因为厌弃,而是唐妈妈百步好了的说辞,说是,唐父很忙。

     思绪飘得很远。

     唐月笙从小都是一副乖巧的模样,偶尔爱撒娇,唯一的日常就是等待着爸爸回来,然后求抱抱。

     只不过……

     这么一个希望,到了长大?从未实现过。

     不喜就是不喜,哪怕这个孩子有多么的乖巧,也不会得到任何人的芳心。

     “小姐,我也知道,在唐家,你生活的很不容易,所有的人都对你很不公平。”话语之间多了几分哽咽,显然,这个时候的张妈是真的将唐月笙给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照料的,哪怕到了现在,也不会忘记好好的嘱托一下。

     “但是小姐,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不要以为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后半生。”

     “我也心疼夫人。”

     这话也是说的很明显了。

     眼眶湿润。

     唐月笙可算是感受到了亲情的滋味。

     渐渐的,原本还很恼怒的思绪也算是回转了过来,忍不住低低的吸了一口气。

     刚刚是冲动了。

     唐月笙甚至料想到,若是没有张妈的劝说,自己估计会二话不说的,一股脑的直接过去撒气了,虽然说,自己的确值得这么做。

     但是不能。

     还有任务的。

     唐月笙微微颔首,表示自己明白了,飘远了的思绪也渐渐的回转,“我知道了张妈,会温柔点的。”显然,在这个唐家,除了唐妈妈,唯一懂她的,也只有张妈了。

     虽说外表看上去高雅的很,表面上也文文静静的,可唐月笙的脑海之间,到底还有点暴力因子,刚刚便差点忍不住了。

     ……

     很快,就到了客厅。

     客厅很大,似乎为了显示出气派来,到处都是值钱的东西,有条理的摆放着,就差在门口挂上一块匾,上面写着“我们家很有钱”。

     见此,哪怕做好了准备,可唐月笙还是不由得拉下脸来。

     唐妈妈还在地上半跪着,陶瓷做的茶杯落在地上,一碰即碎,碎片有的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更多的则是扎在了唐妈妈的腿上,很疼,还流出了一股股的血,染就了一大片的红。

     唐妈妈本想痛呼,可余光却瞧见了一旁安安静静的看着的唐父,瞬间,什么想法也没有了,只好默默的将心中的郁闷给遮掩起来。

     很疼……

     但是心更疼。

     到了这么一刻,唐妈妈才发觉,自己坚持了这么多年,得到的也只是一场物是人非,似乎很不值得,也很想拂袖离开了……

     空气中也弥漫开一丝丝的血腥味,很刺鼻。

     唐月笙咬咬牙,强行压抑住那颗想要和唐父争吵的心思,二话不说,直接跑到了唐妈妈的身边,蹲下身子,仔仔细细的帮忙检查了起来。

     “妈,是不是很疼啊,留了这么多血……”唐月笙忍不住喃喃,虽然是在询问的,可是语气了然,看样子就知道,绝对不会不疼的。

     心中哭泣。

     嗯哼。

     两个人倒是语气自然,却让一旁的唐父觉得不爽了。

     唐妈妈的脸色是苍白的,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还是因为心累了,给人一种精神涣散,萎靡不振的感觉,让唐月笙也觉得,更加心疼了。

     “小笙,快起来,别蹲着,万一扎到你就不好了……”唐妈妈是很痛,但是第一时间关注的还是唐月笙的身体,语气里面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小心点,会很疼的,你最怕疼了……”唐妈妈再度小心翼翼的开口,很慈祥,可正是这一抹慈祥,让唐月笙的内心觉得更加的羞愧了。

     嗯,很没用。

     暗叹自己的无能为力。

     “妈,你也快起来,我带你去上药。”唐月笙没有再理会唐妈妈的推辞,这一次的口吻倒是难得的坚持。

     “不用不用,小伤而已,小笙,去上课重要。”唐妈妈顺带拍了拍唐月笙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