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殃及池鱼
    或许因为激动的缘故,唐父还顺带动了动,瞬间,血液流的更快了。

     唐月笙:……

     唐母:……

     佣人们:……

     您真的没事吗?

     显然,大家都被唐父的健忘给吓到了。

     佣人们战战兢兢的,可唐月笙的脸上却露出一抹笑。

     自己受伤都知道痛,无端的开始发脾气,换成了唐母,为什么还就不让人家发出声音来了?

     唐月笙心中对这样的唐父厌恶的厉害。

     “说话,都哑巴了吗?”还跌倒在原地的唐父见到大伙儿都没有反应,不由得更加气恼,声音尖锐,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

     嗯……

     这个年纪了,应该要和蔼慈祥一点的。

     “老,老爷……”佣人们心中忐忑,但瞧见唐父已经跌坐着,地上也染上了一大片的红,不由得战战兢兢了起来,说话结结巴巴的,毫不干脆利落。

     “哼,就是你,在地上乱砸东西?”唐父恼火,不由得一阵的怒意,瞧见终于来了个人,可以发泄了,顿时瞪了过去,抄起一旁的碎瓷片来。

     嗯。

     满地都是碎瓷片。

     是以,唐父不敢贸然起身,既害怕会碰到伤口,让自己流更多的血,还有让自己再次受伤的可能性,年纪大了,自然见不得血,尤其是自己的,不过,拿起身边的碎瓷片,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也不算是很碎。

     唐父特地挑了一个边缘的地方,握在手里,手心那一块的瓷片还是光华圆润的,散发着点点光泽,价值不菲,可惜这么一摔,毁于一旦,朝外的则是碎裂的那一面,尖锐的很,只要有人敢靠近,就会被扎破皮。

     佣人脚步一顿。

     尤其是在瞧见唐父手中的动作以后,很明显的害怕了起来,但是奈何自己是佣人,只好不说话,咬住了嘴巴,额头上冒出细密的冷汗,手心亦是微凉的,脚步跌跌撞撞,仿佛下一刻就会摔倒在地上。

     “哼。”唐父见此,不由得哼了一下,“佣人也这么娇气。”

     沉默。

     无人敢反驳,毕竟,刚刚唐父怒斥的样子,还是在许多人的心中留下了阴影的。

     唐月笙眼睑微微下垂,拨开了唐母身边的碎瓷片,可当瞧见唐母身上扎着的小小的碎片以后,心还是疼了一下,“妈,叫医生来处理下把。”语气轻轻的,可在一片的寂静之中,依旧刺耳。

     周围更加安静了。

     其实唐月笙倒也是很想来一把亲自上药的温情戏码,好让唐母的心中好受一点,只是……在想起自己是个手残,并且在这一方面没有什么知识以后,唐月笙还是默默放弃了。

     别回头,自己的温情还没来得及体现出来,就因为处理的方式不对,让唐母发炎感染了。

     想想也就算了。

     虽说还未苍老,却也是一把年纪了,身体上的玩笑,唐月笙开不起。

     唐父还在原地。

     脸色更加难看了。

     “瞧瞧你们,一个个的,都没用!”瞧见唐月笙和唐母温情的样子,唐父怒火中烧,看了一眼身边的佣人,冷哼一下,随后,二话不说的,直接将手中的碎瓷片给丢了过去。

     安静的有点可怕。

     随后,就是一声尖叫。

     佣人知道唐父心情不好,做事自然也是小心翼翼的,却未曾料到,哪怕如此,依旧会招惹来这人的不满。

     “啊……”或许是因为太疼,或许是因为胆怯,佣人的叫声特别响亮,哪怕透过房子,也能被人听的清清楚楚的。

     正好砸在了佣人的腿肚上。

     佣人是个女孩,长得还算水灵,年纪也不大的样子,一眼就知道,这辈子是从未收到很大的惊吓的,此时,痛伴着害怕一起涌流,还有一大片的血滴滚落在地板上,更加的可怕了。

     唐月笙诧异。

     本以为,唐父虽然恶劣,但最多也只是会骂几句而已,却未曾料到,人家居然直接动手了。

     可笑。

     是哦,此时的唐月笙才渐渐的意识到,连自己的妻子儿女都能残忍的对待,唐父显然不是个好货色,区区家中一个佣人而已,哪里会不忍心下手。

     莫名觉得有点儿悲哀。

     但是很快,唐月笙便开口了,“爸爸!”没有多余的劝说,原因很简单,唐父残暴了多时,就算能扯出一大堆的理由来,人家也不爱听,不如直接叫唤一声,让人清醒点。

     果不其然。

     下一秒,唐父便回过神来了,将其余的佣人们的眼神看在眼里,冷哼一下,“一个小小的佣人,还这么麻烦,行了,不用干了,拿了钱就走人吧。”随后,还顺带扫了一眼,声音里头更加暴躁了。

     “其他的人呢,都哑巴了吗,都不会动了吗,赶紧的,过来,把瓷片打扫了,把我扶起来啊!”唐父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仿佛,所有的人在他看来,都是蝼蚁。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大家都是小老百姓。

     为的只是多赚点钱,想到了刚刚的唐父暴躁起来的样子,就有点胆怯,再加上那位佣人身上的触目惊心的伤口,以及唐母膝盖上的一大块的血迹,心中感叹,连妻子女儿都能这么对待,绝对不是好人,当下就打算辞职了。

     “人呢?”然而唐父疼的很,并没有将这些看在眼里,继续发脾气,“都死了吗,慢吞吞的干什么?”

     “……”

     辞职的心更加坚定了。

     几个佣人对视一眼,随后纷纷扭头,去领钱了。

     还有两个和那位受伤的佣人关系比较好的,连忙将人家给扶起来,小心翼翼的照料着。

     “小笙……”唐母见此,心下一跳,膝盖下面虽然疼的厉害,但还是忍耐了下来,“把我放到椅子上,然后去扶你爸爸。”话语之间带了点点劝说。

     唔……

     努嘴。

     虽然十分不愿,可不用唐母提点,唐月笙也知道的。

     此时,还绝对不是和唐父闹翻的时候,否则,唐父有一万种方法,让她在这个世上混不下去。

     “那妈你做好。”表面上乖巧,唐月笙还小心翼翼是将唐母给扶到了周围的板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