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忍一忍
    “小笙,快起来,别蹲着,万一扎到你就不好了……”唐妈妈是很痛,但是第一时间关注的还是唐月笙的身体,语气里面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小心点,会很疼的,你最怕疼了……”唐妈妈再度小心翼翼的开口,很慈祥,可正是这一抹慈祥,让唐月笙的内心觉得更加的羞愧了。

     嗯,很没用。

     暗叹自己的无能为力。

     “妈,你也快起来,我带你去上药。”唐月笙没有再理会唐妈妈的推辞,这一次的口吻倒是难得的坚持。

     “不用不用,小伤而已,小笙,去上课重要。”唐妈妈顺带拍了拍唐月笙的手。

     都到了什么时候,还惦记着她的上课?

     唐月笙心中无奈,放柔了声音,“妈,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唐月笙语气坦然,毫不遮掩。

     若只是难以捉摸,那也就算了,可偏偏,唐父脾气暴躁,觉得全世界都该要顺着他的意愿走,但凡有一点偏离,就会恼羞成怒,这样的丈夫,唐月笙觉得,自己这辈子可千万不要。

     片刻的沉默。

     唐妈妈身上并没有多大的力气。

     堪堪摇头,唐妈妈还是很坚持,“不行的,小笙,你这是开学第一天,当然要早点过去,给人家同学一个好的印象……”

     念叨起来,唐妈妈的本事还是不盖的。

     若不是腿上还一汩汩的流血,估计就连唐月笙都会觉得,唐妈妈没有受伤。

     无奈。

     唐月笙最终还是低喃了起来,“妈,没有什么比你身体更加重要!”自打重生以来,面对这个有点软弱的母亲,唐月笙从来都是轻声细语的。

     原因无他。

     只因为,前世她最对不起的,还是唐母,至于那些对不起她的人们……唐月笙微微蹙眉,总有一天,她会让这些人付出代价的。

     静默。

     时间仿佛静止了。

     唐母不由得一愣,万万没想到,自家女儿这段时间的改变会这么大。

     从前的唐月笙是乖巧的,乖巧的从来不多说一句话,可如今,非但看穿了不少的人,就连煽情的话都说得出来了。

     原本冷却的心渐渐回暖,唐母吸了一口气,随后无奈的开口劝抚,“没事的小笙,妈妈已经受伤了,你别凑过来,再伤到你就得不偿失了。”虽然心中感动,可唐母更加在意的,依旧是唐月笙的身体。

     呼吸一窒。

     果然,这世间,愿意给出一份无私的爱的,也只有唐母而已了。

     “妈,我们先起来再说。”唐月笙见唐母还跪在原地,揉搓着膝盖,手上还沾染了一大片的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

     唐母吸了一口气,瞧见女儿关怀的脸,差点就顺着唐月笙的话起来了,可随后才想起来,嗯,仿佛忘记了点儿什么。

     下一瞬。

     渐渐领悟过来的唐母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小笙,别这么没大没小的,你爸爸还在那里,快去问好。”虽然很讨厌唐父,可到底是个依附着唐家的可怜人,唐母就算再不满,也只能选择将一切都遮掩起来。

     人到中年。

     曾经的小追求已经渐渐的淡去,仿佛后半生怎么过都无妨,唯一牵挂的,也只是子女而已了。

     唐月笙没有什么反应,只当做没听见,保持着下蹲的姿势,显然,是在等着唐母起来。

     使了个眼色。

     唐母虽然不喜丈夫的态度,可女儿将来的好坏,还是和唐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唐母绝对不敢冒险,“怎么了小笙,是太久没见爸爸,太激动了吗?”唐母是个聪明人,很快就开始打圆场。

     依然沉默。

     说实话,唐月笙不是很想和这个父亲说话。

     虽然生在唐家,可唐月笙的确是从未感受过父爱的温暖的,仿佛,她只是个唐家可有可无的存在,就算突然消失不见,,也从未有人会在意,去多想。

     激动个毛线。

     想起唐父,唐月笙就是一阵的恨意。

     唐父叫唐天,大概是有要顶天立地的意思,可是在唐月笙看来,那却是一片塌陷的世界。

     “嗯,爸也在啊。”唐月笙没有多大表示,微微颔首,不远不近的喊了唐父一声,目光便再次落在了唐母身上了。

     “妈,别跪在地上了,起来处理伤口。”虽然知道,自己这么做,会惹来唐父的不满,但是害怕也只是一时之间的事情。

     唐父本就不喜欢她,不是吗?

     果不其然。

     作为一家之主,还有这很强大的势力,唐父早就习惯了被人恭维着,哪怕是在家里,也会情不自禁的摆出一副架子来,让人敢怒不敢言。

     “干什么呢,唐月笙,这是在唐家,一点规矩也不懂。”唐父的心情本就有点烦闷,还在一旁看着唐月笙和唐母腻歪,心中的不耐烦更多了,语气低低的,“赶紧的,拿出点唐家小姐的样子来。”

     显然,唐父对于唐月笙的心情是毫不在意的。

     最为一个被利用的棋子,就该有这一点的觉悟,不然的话,还是算了吧。

     呵呵。

     唐月笙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

     倒是一旁的唐母,见到唐父毫不掩饰对唐月笙和自己的不耐烦,不由得面色发白,心想,都怪自己没用,还顺带连累了小笙,殊不知,一切都本该如此的。

     “不不不,这都怪我,不是小笙的错,是我突然受伤了,小笙关心我,所以反应才会迟缓的……”知道自己被人厌弃,可为了唐月笙,唐母终于还是无力的动了动嘴角,就好像,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语,就用光了唐母全部的生命力。

     “哼。”唐天忍不住冷哼,暗叹这个女人还真的不太会编造谎话,不免更加鄙夷了起来。

     “我和唐月笙说话,还容不得你插嘴。”语气尖锐,伤人,当然,对于早就伤痕累累的唐母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拳头搭在了棉花上。

     无言。

     唐月笙没有要撕逼的打算。

     可以的话,唐月笙也想好好的骂自己的父亲一顿,也好解解气,可,现在的局势对自己很不利,学校和公司里面还有个宋晚歌,家里更是有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唐夜楚,唐月笙的日子本就不滋润,再闹大了,估计很难混。

     抱着那逆袭的目的,唐月笙只好忍了,也是难得的好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