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怒火中烧
    辞职的心更加坚定了。

     几个佣人对视一眼,随后纷纷扭头,去领钱了。

     还有两个和那位受伤的佣人关系比较好的,连忙将人家给扶起来,小心翼翼的照料着。

     “小笙……”唐母见此,心下一跳,膝盖下面虽然疼的厉害,但还是忍耐了下来,“把我放到椅子上,然后去扶你爸爸。”话语之间带了点点劝说。

     唔……

     努嘴。

     虽然十分不愿,可不用唐母提点,唐月笙也知道的。

     此时,还绝对不是和唐父闹翻的时候,否则,唐父有一万种方法,让她在这个世上混不下去。

     “那妈你做好。”表面上乖巧,唐月笙还小心翼翼是将唐母给扶到了周围的板凳上。

     “嗯。”唐母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还真的默默的坐在了原地。

     一片的狼藉。

     周围血花四溢,以及大片的扎人的碎瓷片。

     唐月笙张望了一会儿,没打算玩儿苦肉计,那类得不偿失的东西,不太适合她,倒是宋晚歌,玩起来得心应手的。

     唐父的脸色依旧黑沉,仿佛是个追钱的债主,阴森森的,叫人不寒而栗。

     “爸。”唐月笙踱步,慢吞吞的挪过去,话语之间带了几分拘谨,终于渐渐的靠近了唐父。

     “哼。”唐父更怒了,“瞧瞧你这个女儿当的,我都在地上坐了多久了,现在才出来,还真好意思。”唐父见到佣人们都纷纷离开,气恼的很,语气也愈发的不客气了。

     唐月笙:……

     果真还是那个德行。

     可还是惹不起。

     努嘴。

     唐月笙知道不能和唐父吵架,也吵不起,从一个角落里找来了扫帚,将碎瓷片扫干净,这才松了口气。

     “慢慢吞吞的,还不快点来扶着我!”唐父本以为还快就能解脱,见状,忍不住错愕,接着就来势汹汹的说起来了。

     ……

     没有佣人,自然乱糟糟的。

     出于不闹翻的原则,唐月笙自然小心翼翼的将唐父给扶了起来,不过……

     因为碎瓷片扎在屁股上,鲜血喷涌,唐父脸色苍白,却也不能坐下,只好站在靠在原地,不过,看向唐月笙和唐母的目光,就更加不善了。

     哼。

     凭什么她们都好端端的坐着,就他,在这里动弹不得。

     目光危险。

     唐父忍不住扫了唐母一眼,“我说,既然好好的,在这里坐着干什么,不来照顾一下我?”唐父的语气恶劣,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

     沉默。

     唐母眉头蹙起。

     因为先前被唐父骂了一顿的缘故,哪怕很疼,可唐母都是忍耐着的,一声不吭,本以为,这样的沉默能够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可以为,能不被唐父当做泻火的工具。

     可如今……

     似乎是她将唐父给想的太简单了。

     唔。

     本欲不再忍耐。

     可想起自己已经熬过了这么多年,唐母到底还是咽下了这口气。

     再忍忍吧,小不忍则乱大谋。

     “怎么了,和那帮佣人一样哑巴了?”唐父见此,忍不住接着开口。

     嗯……

     唐母挣扎了一下,心中一阵唏嘘,随后瞧了一眼还在流血的膝盖和大腿,还是准备起身照顾唐父,现在的唐父,自己和唐月笙,无论是谁都招惹不起。

     唐月笙却有点难以忍受了。

     若是不可估计的伤害,始料不及,那也无法抵抗,可如今就不同了,唐母已经受伤,总不能,再一次被唐父给折磨着了。

     心塞的很。

     “爸……”唐月笙的话语间多了几分冷意。

     正打算开口。

     就被唐母给拦住了。

     唐母的面色之中多了点警告的味道,“好了小笙,安静下来。”知道唐月笙即将开口的并不是好话,很迅速的阻拦。

     唐月笙:……

     原本还想说点什么来着的。

     不过还好。

     老天到底还是眷顾人的。

     唐父的为难还未来得及展开,便有人敲响了门铃,语气里透露着尊敬,显然,之前在屋子里面围观了一切的佣人们,将刚刚的唐父的举止说了出去。

     战战兢兢的。

     面色之间多了点犹豫,佣人不由得吞了把口水,话语慢吞吞的,“老爷,外面来客人了,您要不要……”

     佣人进来前,还顺带扫了一眼地面,瞧见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让唐父乱丢的东西,这才松了口气。

     “哼!”然而唐父依旧大怒,话语间带了几丝不悦,“不见。”

     一个个的,都没有眼睛吗?

     没看见他都伤成了这样吗,还来客人了,他这个样子还能见客吗,显然就是在丢脸。

     佣人:……

     忍不住晃神。

     但是很快,佣人就开口了,带了几分忐忑,“可是,老爷,来的人是……”

     废话真多。

     唐父恼怒,下意识间摊手,准备捞个重物丢到佣人的身上去,发泄下心中的不满,然而……

     四周空荡荡的。

     没有什么能被他丢的东西,手中也很空荡,只好捏起拳头来,却也因为距离太远,打不到。

     更恼了。

     支支吾吾了半会儿。

     佣人看见唐父面色不善,心中固然觉得害怕,可更为重要的,还是要说明情况,免得,之后会后患无穷。

     片刻的沉默。

     “老爷,是这样的,来的是苏家的人,那个和大小姐的未婚夫,还有苏家的小姐……”或许是受到了惊吓,佣人的话语结结巴巴的。

     唐月笙:……

     还好。

     还好,她已经将地上的碎瓷片清理了,不然的话,估计唐父再一扔,又能弄出个伤患来,估计连她也不能幸免于难。

     心中一阵的庆幸。

     “我说了不见……”唐父心中更加暴躁,立即破口大骂,但是骂到了一半,又和想起什么来了呀一样的,微微一顿,征询一般的开口了。

     “苏家?”下一刻,唐父更加烦躁。

     “是的,老爷……”佣人话语依旧低迷,仿佛是害怕会沾染到唐父的怒火。

     ……

     “还不快把人请进来!”暴怒之后,就是清醒,唐父连忙要人请苏家的人进来。

     虽说唐家有权有势,可在苏家人看来,显然就是个蝼蚁,惹不起,只好招待着。

     不过……苏家怎么好端端的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