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屁股着地
    “不不不,这都怪我,不是小笙的错,是我突然受伤了,小笙关心我,所以反应才会迟缓的……”知道自己被人厌弃,可为了唐月笙,唐母终于还是无力的动了动嘴角,就好像,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语,就用光了唐母全部的生命力。

     “哼。”唐天忍不住冷哼,暗叹这个女人还真的不太会编造谎话,不免更加鄙夷了起来。

     “我和唐月笙说话,还容不得你插嘴。”语气尖锐,伤人,当然,对于早就伤痕累累的唐母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拳头搭在了棉花上。

     无言。

     唐月笙没有要撕逼的打算。

     可以的话,唐月笙也想好好的骂自己的父亲一顿,也好解解气,可,现在的局势对自己很不利,学校和公司里面还有个宋晚歌,家里更是有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唐夜楚,唐月笙的日子本就不滋润,再闹大了,估计很难混。

     抱着那逆袭的目的,唐月笙只好忍了,也是难得的好脾气。

     该报复的,早晚都会报复,不必急于一时,得不偿失。

     唐月笙深刻的贯穿了这一点,自个儿倒是不在意,看向唐母的眼神却复杂了许多。

     在她看来,唐母向来都是无力懦弱的,可这一世的小心留意,唐月笙倒是从中看出了几分不同,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所谓的强者和弱者,只是一方了无牵挂,另一方情意绵绵。

     显然,前世的唐母愿意被人轻视,被人嘲讽,却也从不反抗,估计为的,也只是护住自己的女儿而已了。

     沉默半晌。

     唐月笙面色不变,依旧默然,可眼底下却透露出了点点坚决的味道,少女本就貌美,目光有神,仿佛是一颗沧海明珠,熠熠生辉,叫人移不开双眼。

     唐母没再吭声,显然是被唐父突如其来的破口大骂给吓到了,随即很快释然,毕竟这么多年来,向来如此,如果唐父突然变得温和起来的话,估计那才叫惊悚。

     然而,唐父却从来都是个强势的人。

     瞧见唐月笙言语上的改变,还有唐母更加懦弱胆小的模样,原本就未曾平息的怒火自然而然的再次冒了起来,语气间带了一丝丝的气急败坏,“我说你们母女两个人,还真是一个德行啊,一个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住,一个连自己哥哥的宠爱也得不到……”

     “我唐家,家大业大,到底是遭了什么孽,才遇上了你们两个祖宗?”

     显然,唐父的不满是积压许久的,甚至,就连在别处吃的亏,此时也全盘算到了唐母和唐月笙的身上。

     眼神微黯。

     对于唐父时不时的苛责,唐母早已习惯,但瞧见唐父连女儿都这么对待,唐母忍不住扯了扯嘴角,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这才有了开口说话的打算。

     只是……

     早就将一切给看在眼里的唐月笙却抢先了一步。

     “对不起爸爸,我知道了,以后一定努力改善和哥哥的关系。”心中不屑,可这次的唐月笙却是难得的乖巧,仿佛,是真的知错了一样的。

     嗯?

     唐父向来心如明镜。

     知道自己女儿虽然乖巧,却也只是伪装出来的,一旦触及到了哪里,那狂躁的小性子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如今,居然被骂了还能笑着回应,一副乖巧懂事的表情,到底还是让人诧异的。

     “哼。”诧异归诧异,唐父微微颔首,很快就开口了,毫不掩饰自己的偏袒,“知道就好。”甩下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就准备走人了。

     唐母:???

     明明按照唐月笙的性格,是会好好的和唐父撕逼的,这次似乎很不对劲?

     的确。

     唐母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可一旦遇见了和女儿有关的事情,就会格外的紧张,这也是刚刚唐母之所以打算和唐父硬碰硬的原有了。

     其实理由很简单,在唐母看来,若是自己和唐月笙之中,注定有一个人要和唐父硬碰硬,那么,这个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的人,还是自己比较好。

     吃了半辈子的苦楚,在多煎熬一些也无妨。

     唐父的心偏的很厉害,原本就看唐月笙不爽,从小也未曾有过父爱和关怀,除开一点的血缘之外,这对父女其实并没有任何的感情,在唐母看来,若是真的让唐月笙和唐父对上了,那么,下场是会很凄惨的。

     可惜唐月笙不知道唐母心中的想法,不然的话,估计是会忍不住给人家点赞的。

     气氛冷凝。

     面对这对母女,唐父心中充盈着吐露不出的怨气,仅仅几句话,心却再次烦躁了起来。

     只是……

     刚走到了一半,原本应该快步离开的唐父就被撞了一下。

     力道很大。

     唐父本就不是个经常锻炼的人,身体素质很差,被猝不及防的撞了一下,完全没有平衡感可言,迅速的跌倒在了地上,给人一种莫大的滑稽感。

     正是这个地方。

     刚刚唐父心情烦躁,也就将手中的瓷器胡乱丢了一通,瓷器易碎,只是轻轻一摔都会支离破碎,更何况是唐父下了猛劲的一砸,碎屑纷飞,唐父是屁股着地的,原本就很疼,再加上尖锐的瓷片扎进肉里,下一秒,唐父的表情就变得狰狞了起来。

     低低的呻.吟,唐父眉头蹙起,脸颊上显现出几丝暴戾,显然是有点难以遮掩不悦的心情了。

     “哪个混账!”唐父被扎到了,鲜血也一汩汩的流了出来,看起来很滑稽,额头上青筋暴起,显然是准备好好的收拾一下将瓷器给丢在地上的人,“我唐家招你们来是干什么的,好好的茶盏摔在地上,就不能小心点?”

     或许因为激动的缘故,唐父还顺带动了动,瞬间,血液流的更快了。

     唐月笙:……

     唐母:……

     佣人们:……

     您真的没事吗?

     显然,大家都被唐父的健忘给吓到了。

     佣人们战战兢兢的,可唐月笙的脸上却露出一抹笑。

     自己受伤都知道痛,无端的开始发脾气,换成了唐母,为什么还就不让人家发出声音来了?

     唐月笙心中对这样的唐父厌恶的厉害。

     “说话,都哑巴了吗?”还跌倒在原地的唐父见到大伙儿都没有反应,不由得更加气恼,声音尖锐,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

     嗯……

     这个年纪了,应该要和蔼慈祥一点的。